Haiter_Sothoth
Lv.9 2062/2160 独角兽

快乐的肥宅中的一份子,好饮乌河之水,写沙雕文,看马片(滑稽),玩梗

辐射小马国:小马国废土客指南

商队扑克、“黛西”

本作评价
20()
()0

商队扑克:

超超超好玩的纸牌游戏,只要一到两副牌就行,规则只是魔改的21点。(这句话其实有点毛病,啥纸牌游戏不能是魔改21点?)

规则就是首先你需要建立三个商队,并保证每个商队的点数大于等于21并小于等于26,当点数满足该范围视为商队售出。当你的每个商队的点数都比对方多(必须在21~26这个范围)你就会获胜。或者当你和对方其中一个商队属于势均力敌状态时,谁先将剩下两个商队售出谁就获胜。

2-10为基本点数,A为ace,老K可以放在ace或者2到10上,领主的作用可以叠加。女王可以放在ace或者2到10上,作用是将商队的方向改变同时,领主,女王,爵士,还有公主都可以放在对方的牌上,起到干扰效果。爵士可以放在ace或者2到10上,作用是将所附加的牌从牌桌上取走,而且可以同时把附加在那张牌上的领主,女王,爵士也一样取走。

公主可以用在在ace或者2到10上,放在ace和数字上的效果是不同的,下面分开说当放在ace上时,和所放ace花色相同的牌全部被拿掉。

窍门:反正规则也没说一定要是一副牌里的,所以多往自己牌组里塞些大牌和功能牌也不算作弊不是么?这只是组卡策略而已。

黛西:

强力的有些过头的兴奋剂,能让你觉得自己充满力量,但是只有几分钟时间,使用过后会让你感到极其乏力,大约24小时才会恢复。然而你其实只爽了……5分钟。

怎么想怎么划不来……

所以你每次需要至少两管“黛西”,一管用来爽,一管用来缓解之后的不爽感这样就能……让你再爽5分钟然后在十分钟后更难受?

草,我就说这事划不来。

题外话:这东西使用双头牛粪做的,所以说双头牛身上都是宝啊。

拥挤。

对,就是拥挤,对于这个小房间而言,马实在是有点太多了,三匹脑袋长角的、两匹陆马、还有两个带翅膀的家伙,最东边的角落还堆着整排整排的行李,我们只能各占着一个坐垫的位置,某个摔断腿的家伙占了大概两匹马的身位,而某匹天马则在摆弄着西边角落里的一套设备。

南边角落里还有个报废的差不多的机械精灵,也许是前任房客留下来的家伙,这个可以作为混音的新身体。

西边的角落绝对是最糟糕的,因为除了那套设备,那边还有整罐整罐的双头牛粪。

我闻不到味道,但是就某匹天角兽的表情来看。

那绝对是你想不到的恶臭。

“你到底是怎么……”

“我是个化学家,我在两年前经过新犁诺时得到过‘黛西’的配方,当时我还不信,背住配方后就把那玩意扔进下水道了。”她戴上护目镜,紧接着举起了一瓶酿好的……双头牛粪?

“原本的配方似乎是用到了斑马粪和牛粪,我做了点测试,最后发现双头牛粪效果跟原配方差不多。”她把那瓶牛粪放到一旁,似乎是要准备提取什么。

“所以那些嗑药崽其实是在吸大粪?呕……”我干呕了一下,“不过……新犁诺又是啥地方?”

“一个没有法律的垃圾地方,你可以类比为没有那批机械大军管理治安后的天马维加斯赌城,总之,这里比那个垃圾地方好多了,所以我才会在这里一直等你。”她最终取出一管药,递到我面前“尝尝,我加了新料子。”

一口下去,毫无反应,我摊了摊蹄子,“没感觉,你是不是忘了我现在感觉几乎是废掉的?”

“我没忘,我就是想试试看你什么感觉。现在想想真是……浪费。我猜你肯定要问我:这地方不是规定了禁药么为啥我还有胆子在这里卖药。”

“是的。”我点了点头,这事违反逻辑但是从哪来看都显得合情合理。

“我喜欢把这个叫做‘资本积累’。”那匹棕色陆马直起身子说道,“当……”

“闭嘴,养你的伤去。”

这个时候我倒是和她相当的同步,但是我把话给接完了,“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时,它就敢犯下任何罪行,甚至冒着被绞死的风险。”

“行吧。”

 

之后的事情本来会简单得多,就像所有的拾荒者一样,当夜色降临,休息,无事发生。在这看不到月光的死寂漆黑之中,本就该无事发生,据说有些尸鬼的眼睛位移导致他们根本没法夜视,因此夜晚本应该什么都没发生,掏出一两副扑克,来把黑杰克或者大篷车,本该是这样。

但是有些家伙就是不想要这个夜晚如此平静。

“晚上好,朋友们!有些你无法想象的邪恶正在整个塔中蔓延,你们的老DJ已经派自己最亲爱的助手检验过了,这是‘黛西’!在十马塔中居然出现了‘黛西’!这不仅……”

我稍微思考了一下,然后把混音的收音插件拔了下来,紧接着我把她的主板接进了一旁半报废的机械精灵里。

“混音,调频,给我他喵的调到‘十马塔的DJ-Porn3’频道,试着用我之前教你那招阻隔她的信号。”混音极其高兴的哔哔了一声,然后开始调频,其实这事很好理解,这种中大型广播全是靠这些机械精灵一个个马传马扩散出去的,这是十马塔内离她最近或者第二近的机械精灵,这接力棒势必会传到混音身上,而一到这儿,我不往下传,也就没马能接到下一棒。

我把音量调到最低,只有根本没法睡觉的我,风铃还有堂宏还能听见,其他几位……让他们好好休息吧,夜晚本应寂静,虽然这句话有点对不起露娜公主,算了,都是一百多年前的老黄历了。

我翻出最后一瓶珍奇陈酿,风铃用翅膀接住了它,直接一蹄子锤掉了瓶口,嘴直接对着扎嘴的尖刺来闷了一大口,她咳了一声,略带血丝,然后她将酒瓶递给堂宏,“吹了它。”

“乐意至极。”堂宏接过瓶子,把我仅有的酒喝的一口不剩。

“好酒。”

“这真的是好酒啊……没准还是瑞瑞亲蹄酿造的……结果就被你们两口气全干没了……你们就不能品一品么?”

“不能。”

说回那段广播,我承认,有理有据,令马信服,而且文笔和辞藻明显是进行过精密加工的,最关键的是……都是实话,我们确实做了这些,但是如果没有他的描述,我从来没感觉这些事情有那么……十恶不赦。从来没有过,我感觉我只是在朝着某个目标前进,然后很果断的清理前进道路上的障碍而已。

“保护一个掠夺者,但是他是我朋友。”

“诱骗小雌驹,这只是整件事的后半段,她是自愿的!”

“在新苹果鲁萨大闹一场,这根本是无稽之谈,没有你的广播什么都不会发生!”

“还有那些其他事情!”我和风铃同时说了出来。

只是……只是工作而已,谋份生活而已。我不是很有脸把这句话说出来。

“这……只是工作……工作而已。”脸皮厚比赛,安眠:风铃——0:1.

得找个机会跟他当面对质。

在废土上,谁都做过令自己追悔莫及的事。

“哈,我不这么认为。”堂宏轻蔑的笑了一声,然后从不知哪里翻出了一瓶闪闪可乐。

“我做过,在吠城的竞技场里,我原本答应作我对手那匹斑马她帮我医好翅膀,我带她飞出去。”她绝对开始上头了,这个故事我听过一遍了,“然后我自己一下飞跑了,那天绝对是我的幸运日,刚好竞技场上空没有巡逻的天角兽,刚好没有狙击手盯梢,刚好有特供的治疗药水和长矛作为战斗物资……真的是刚好的我都快肛好了,你没法想我当时有多惊喜,我等了那么多天……”

“要不是那匹斑马的极度配合,你根本不会有后悔的感觉,别扯了。”堂宏果断揭穿了她。

我怀疑现在我又一堆未来我会觉得追悔莫及的事情,前提是那个未来是我变得越来越像余晖烁烁的那个未来。

那应该是个不会发生的未来。

“你为啥一直要拿自己和哪个……什么……余晖……比呢?”

啥玩意?你怎么知道的?

“天角兽的都有些天赋或者说……算了管他的,反正我能感受到你心里想了啥,我还能感受到你能感受到很多东西想了啥。”我看了一眼鞍包里的余晖小雕像,有些传言说瑞瑞把自己的灵魂切割成了43片(或者块?)然后放进了送给六部部长的小雕像里,我觉得这事极其靠谱,虽然印象部对于这种东西管控颇紧,但是……嗯,他们又不能完全。

我怀疑余晖做过类似的操作。

或者换个方向想,也许她没做过,而是她自己那个充满魔力的晶簇中的魔力转移到了雕像中。

就天马维加斯“最后的天马”赌场里的事,在斯派克洞穴里的事以及未来可能会发生的事情,我怀疑这东西打一开始就是冲着害死我来的。

我可以非常不要脸的说,我是匹聪明的小马,但是每次细想这些事总让我感觉我被两个更聪明的家伙玩弄于蹄中,我知道的东西都是他们认为我该知道的,我推理出的东西都是他们想让我推理出的。

我放弃了思考。

就这样吧,都听你的。

“混音,报告我下一个目标地点和下下个目标地点。”

她发出来不满的哔哔声“十马塔广播室……29号避难厩……”

我特么感谢小马国废土!“不对!我特么感谢蛊魅奇葩(Hypnotic Poison)!对!我以后就打算把过去的我叫这个名字了!”

“鬼才。”风铃白了我一眼。

“说得没错!我就是个鬼才!”我搂住她的蹄子用力的摇了摇,“下一站离这里绝对不远!就在广播室!”

我想到了另外一些东西,比如迂回魔法护盾,我在自己的笔记本上看过,该死的蛊魅在笔记本上写了他们负责设计了十马塔内的魔法护盾,除了特定小马没谁能通过那些护盾。

“你消停会,现在的可能的情况是:

  1. 护盾还在,整个暮光学会蜷缩在护盾内呼风唤雨,我们进不去。
  2. 护盾没了,但是有些内部区域还没完全被毁所以我们照样进不去。”

“我可以祈祷‘他’已经替我开好路了吗?”

“不……”她的声音卡壳了一下,然后也许是想到了之前使她被迫来到十马塔的事情,“妈的,你确实可以。”

 

得备点东西,那些能让我们好好聊一聊而不是突然打起来的东西。

“你觉得她打大篷车扑克吗?或者黑杰克?钓鱼?她嗑药么?”我翻出几乎我能找到的能讨好他的东西。

“都是废话,我根本不了解DJ-Porn3这匹马,我只知道她可能嫉恶如仇,可能诚实善良可能……是匹相当好的小马,是有资格做谐率元素的小马。也许就是“诚实”?我是不是该跟斯派克说说这事?算了,不关我的事。”

“你现在是在妄加猜测其他马的美德吗?”某个掠夺者和某个英克雷同时看向我。

“闭嘴,你们这群美德是‘背叛’这种垃圾玩意的家伙。”这句话略微过火,但是也过于合理了,以至于四个懂梗的笑得不行,不懂梗的嘛……

“你们在笑啥?”

“我们想起了高兴的事情!”

“嗯,就当是就行。”K揉了揉自己的肚子,“一些你们不知道的老段子。”

“一群怪胎。”

 

问题一:把某个眼角抽动的家伙恢复正常有多难?

问题二:在不受控制情况下一个淫魔能在一周时间内搞出多少事?

问题一没有答案,不过问题二的答案我倒能告诉你,随便捞一蹄子沙子,数数有几粒沙粒,差不多那么多。

其实见到DJ-Porn3的方式挺简单,毕竟不管你是个什么妖孽,除非是像我这种自产自销或者只是个终端机里的意识,你总得吃饭吧?你吃饭总得买菜吧?我堵了你的门,你买菜总得出来和我见面吧?你和我,我看谁耗得过谁。

前天晚上的事情可能都被DJ-Porn3看在眼里,加之先前种种,他显然是对我极其不待见,我猜可能有些马会好奇怎么突然那天晚上没有晚间播报了。

两天了,我只见过他的助手一面。

那个小女孩……也许不算小,只是和我一样的天生矮小而已,而且灰皮、蓝毛以及完全合理的播音员可爱标记,我觉得应该是某匹淫魔天马的菜。

我突然意识到自己想漏了一件事:凭什么DJ-Porn3就一定要是个小马?这只是个名号,代代相传而已,也许还世代相传了一些别的东西,比如……同样的声音。

“我和她……”

“做过了?”用不上读心,猜得出来。

“嗯呐,那天晚上我刚到这,就在酒吧,她没啥经验但是绝对是个好料子,你根本没法想象一个把一个会不断反攻的家伙压在身下……”

“够了,我不想知道你跟她翻云覆雨的全过程。”

她还是个抖S。

我真的不想知道。

“说回来,你带了什么?”

“他助手最喜欢的玩具,还有一本……《测试你的性癖!》。”

“我觉得不行,所以你闭嘴。”

你有试过“用”你的角么?那天晚上她让我见识过,真的好用。顺带一提,你的角稍微有点弯,我想这东西比一根直角可能更合身……

“停止你危险的想法,顺带一提,我有四分之一的东方独角兽血统,但这不重要。”

“啥?”

我用眼神给了她一句话:对,要的就是你这个懵逼的眼神,保持这个眼神,别思考。

“你们两个要等到什么时候?”那女孩探出头来,眼神中透露出一股熟悉的气息,苜蓿的气息,那种不合理的成熟。

我做了个脱帽礼,并不是因为我真有个帽子,只是因为这个动作或许表达了自己没有恶意,毕竟我不是很懂废土礼仪,不过不懂的主要原因可能还是压根废土里就没这玩意。

“足够长的时间,知道DJ先生愿意见我们为止。”

“于是你就堵着这个门不让他们出去?”她嘘了一声,“没比我想象中好到哪去。”

她打开门,做出一个招呼的动作,“来吧,我没心思跟你们耗着,想要什么就进来看,如果你们能的话。”

另外要是你们敢动歪脑筋,我就用保险箱里的那把枪把你们都脑袋打开花。

“别担心,我不是什么坏小马,我只是个废土客罢了。”

这垃圾地方估计也就我一个会用“废土客”作为自称的,毕竟这不是啥好词,风评估计也就在游商和掠夺者之间,因此她也很自然的投来鄙视的目光。

对,最该死的部分来了,这个护盾,我还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穿过,也许我该打开哔哔小马,这东西绝对能告诉我些什么。

“你有一份录音邮件。”混音令马糟心的音响效果几乎能把我这个只剩下听视触三觉的家伙逼疯,相对于几乎没有的触味嗅,我的耳朵实在是过于敏感了,如果有机会,我一定要给她换套音响,最好是能让我AMSR的。

“混音,播放。”

“嗨,老兄,这是来自自动时间更新程序损坏年前你的一份录音,既然到了这里,说明你已经知道很多东西了,我相信凭你那个和身体比例严重不符的绝顶聪明的大脑瓜子肯定能整明白来龙去脉,不过说白了,你现在这事跟当初有马要收集‘列兵三色堇’、‘四叶贤者’、‘聪明曲奇’的遗体一样——拼图游戏,你在进行一场跨越整个小马国的拼图收集之旅!现在挡在你和下一个碎片之间的……嗯我猜猜,暮光学会?六部?余晖烁烁?算了管他呢,你放一百个心,你现在最大的问题是那个半成品护盾,而这东西有个bug。你得感谢斑马魔法研究组那些家伙,你有带余晖的小雕像吧?那东西的材料来自另一个世界,我估摸着这个法术护盾一开始的咒语就没想过如果被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东西干扰会咋样。说点正经的,我也不知道会咋样,但是你可以试试,我祝你好运,拜拜了您嘞。”

我浮出小雕像,然后轻轻放了上去。

再重复一遍:

小王八蛋往往会得到神明……或者女神?总之被保佑了就是了。

“我爱死排斥反应这东西了。”随着小雕像逐渐靠近,周围被透明护盾扭曲的光线回归了正常,这个法术为了自己的存在,避开了小雕像,我示意风铃先穿过去,紧接着是我自己。而那位女孩这次就算再怎么不情愿,她也得沏茶迎客。

这地方的相当不错,一圈的终端机屏幕以及中间的标准型号信号塔,屏幕上的影像明显来自那无数的机械精灵,这倒是解释了为什么我干了什么事他们都知道。不过我已经见识过小马国花园了,这种?小场面。

没时间闲逛了,我得赶快找到那个东西,其实除了小马国花园的十字军系统、29号避难厩内的硬件核心以外,他压根没告诉我我要找的是啥,要是是个程序,我能叫混音把这里所有终端机的数据都读取一遍,要是是个关键硬件,我自己就能把这地方翻个底朝天。

但是我没有目标,操他个黑晶王的,我只有一个坐标。

而这个坐标特么的在敬心力场里,那是个……什么玩意?一个雪景球?

“呃……你用的上这东西么?”

她拉长了脸,看着我,还好我有那个小雕像,不然要是其他马说话时你总是板着个脸,这谁顶得住?

用不上,但是就之前的情况来看,我也不会给你。意料之中吧,意料之中。

“嗯哼,茶好了,对了,看好你的那位女伴,她似乎刚刚看到某些东西后出神了。”

紧接着,成千上万相同声音组成的无用垃圾信息涌入了我的大脑。

我保证这绝对不是我希望中混音的音响效果。

 

我抿了一口茶,尝不到味道,但是能感受到有些东西划过我的喉咙,很奇妙的一件事:我尝不到东西的味道,尝不到饮料和酒的味道,感受不到强化药物对感官的刺激,但是我仍然很享受这些东西划过喉咙的感觉。

不!你不能也……不……赛拉斯蒂娅操了我的……

她在遏制自己的本能,一种真诚而无法接受虚假和秘密的本能,这是一个秘密,一个关于身份、道德以及其他我没必要知道的东西的秘密。

曾有一瞬间,我闪过了一堆极其不妙的念头,但是我在少做思考后便决定把这些念头扔到墙角走正步。

无所谓的,毕竟她自己选的这条路,我尊重她选择走在一条不归路上。

而出于尊重其个马选择,我很乐意为这“DJ-Porn3”以及他的最佳助手保密。

一般的,能走到这一步,多多少少都会知道些故事,只不过嘛……这些东西倒是多少会有点不可思议,超出脑力可以接受的范围,某匹天马就是如此,她的小脑袋瓜可能能记住数千数万的药剂配方,但是不一定受得了这一下子的冲击。现在她当机了,我和敬心轮流试了几下,毫无反应。

确实也没多少小马能受得了,以至于这些东西不论真假,最终只能成为在《小马国未知事》这种阴谋论杂志里面的读物。这东西虽然被印象部取缔了,但是嘛……肯定秘密售卖了数年,要知道上面的故事可都一直在跟进时政,作为热衷于“事实背后一定有”这一类故事的数万读者之一,受众过广以至于我可以再编一个阴谋论出来。当然了,例如“瑞瑞部长一直在偷偷使用斑马黑魔法”一类的六部八卦也是他们的重头戏。

有一说一,按照真有个专门研究斑马魔法的科研组这种操作来看,没准是真的。

但是那就是另一个阴谋论了不是么?

妈了个黑化萍琪派的,我扯远了,现在我扯回来。

她很正常,够废土,也够小马,你必须得承认也许她是战后出生的最小马的小马,她身上有战争前的小马那种出于本性中的善良。也许战后的这些渣滓身上也有,只不过,鬼知道,深埋心底了吧,只有见识些比自己恐怖可悲生活更加震撼的东西,比如一个遗腹幼驹在自己面前艰难求生,只有这样才能唤醒部分。

在她面前,我再一次感觉自己更像一个废土小马,上一次是斯派克,再上一次是小呆,我也许该为自己感到羞耻?

别扯了,要是我真变成了DJ-Porn3广播里那种“为自己过去所做之事感到后悔的小马”,那这场“安眠 VS DJ-Porn3”的擂台赛第一局我就输了。

我还准备和他当众对线呢。

“来把大篷车扑克吧。”她翻出一副杂号的扑克。

“那么赌点什么呢?我们总得有下注钱吧?”

“你那个漂亮女孩儿的小雕像,以及这个雪景球。”我也许会想对着那个雕像来一发。

我说过,她够废土。

接着,抓牌看牌洗牌码牌。

这把稳了,要说为啥,那就是我作弊了。

“他现在不在,如果你们有什么要求,可以和我说,我尽量替你们转达,我之所以能成为他的最佳助手,就是因为我能够理解并实际支持他传播正义和真相的事业。”

“我不是很确定会毁掉那些甘心悔改的马的真相有必要被传播。”我只要3张牌就能凑出一个26点,这看上去没什么,但是你品,你细品,每匹马一共就三条商队,而我随便两张牌加一个领主都能凑出最大点,这谁顶得住?

“总有马要做的,你是愿意会歪曲事实把一切变得更糟的小马来说还是只会如实报道的小马来说?”她用爵士勾掉了我第一列带领主的8。

“自然是后者,但是我很确信这事没有说到点子上。”而我转眼又抽出一张领主,打在了第二列的9上,又是一个26点。

“我知道,按理确实不该如此,因此我和老DJ讨论了很长时间,以至于我们的报道迟到了好几天,要是这段时间内他出现任何动作就完了,一个愿意改好的小马和一群好小马,我们还是选择了后者。”一张女王堵死了我的第三商队。

“你不认为一个掠夺者可以改好?”对,这句是诡辩,我在第一商队补上一张8。

“别拿你在废土上那套跟我玩,我在这读的书比你吸过的黛西都多。”又一张爵士。

她是不是把我当成什么瘾君子了?我打下一张10,稍微估摸了一下自己牌组的厚度。

不怕。

“澄清一下,我不嗑药,我的……朋友,他们也只是卖药而已,这只是一桩生意,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罢了。”

“就是因为有你们这些家伙,废土才永远只能是废土。”她不屑的呼了呼气,“但是最……唉。”她又打出一张爵士。我想拯救的那些小马大多都是这样的……

我打出一张女王,预备为用力场揉了揉她的肩,“放轻松,我们只不过是在玩牌而已,只不过有个小赌注而已。”

“你真的不知道这是个什么东西?”又一张爵士,我开始受不了了,她到底在牌堆里塞了几张爵士啊?

短暂斗争后……嗯,没必要撒谎,都走到这一步了,没必要了,“不知道,我只是跟随一个百年前的坐标而来。”

“露娜大长角的,我还指望有匹小马能告诉我呢。”

第五张爵士?!没完了是吧?!

 

不是很敢接着下牌了。

我全选了大牌和功能牌,但是她似乎就是来专杀我的,完全就是见招拆招,我一点办法也没有。

呃,收回刚刚的发言,办法总比困难多,劣势对局多多少少也是有点赢面的,赢法嘛……各不相同,掀翻牌桌把对手打晕也算是你赢了是吧?

我现在感觉我像是西进运动里那些牛仔小马,在限定的规则里决斗,六发式蹄枪一把,然后午时已到。

嘣~

也许这就是关键点,别太拘泥于规矩和牌法了,安眠。你缺少绝杀的一招,而这一招需要一个时机。你为了塞入足够多的大牌,放弃了不少爵士和女王,但是却被她的爵士弃牌稳吃,但是现在!

三张公主。

时机到了。

也许我该露出虎不理漫画反派那种志得意满时的表情?莫要逗笑,我是来正经谈事的,这种玩笑真的开不得。

“那么,敬心小姐,愿赌服输?”我对着她行了个礼,她不屑的白了我一眼,然后将雪景球扔进了我的鞍包。

“谢谢,”我尽自己所能的露出一个“友善且自然”的笑脸,然后从自己的鞍包浮出一份简单包装过的礼品“等等,这里有一份给DJ的赠礼,请笑纳。”

“呃……谢谢?”她接过礼物,这算是我精心策划过的礼品,一个是从斯派克那里拿来的黑欧泊石,另一个嘛……我从小呆无所不有百货的垃圾堆里翻出来的好东西,一首战前音乐。

不过她似乎更喜欢风铃那些,也对,毕竟肉体负距离互相接触还是比读心要了解得多啊。

“其实这样……不是挺好么?”她摆弄了一下那堆……唉,就叫玩具吧,我也没啥更合适的词了。

“那么,我们来做笔交易如何?”我小声试探道,“你先别把我们举报给警卫队,我们一天以内休整完毕就离开这里,至于那个和我们同居的陆马游商,他只是刚好被我救下了而已,不必加害于他。”

“当然,那些强化剂我们也会带走。这点我们可以保证。”

滚。

看来没啥可说的了,我对着敬心行了个谢幕礼,然后带着自己带进来的烂摊子迅速退出。

 


 

“所以你就滚了?还连带着我们一起???”

堂宏对于这次撤出……极其不满,作为回应,我打开了混音的小显示屏,让她看了看贪婪现在的情况。

这个可怜的陆马由于一堆与他无关的事被扒了个精光,直到这群警卫意识到自己搜错了马。

我收起显示屏,然后说道,“另外,我也给她留了分大礼。”

“行吧。”紧接着就是漫长的无语。

苜蓿抱在K的头上,不时玩一玩他的耳朵,而由于那笔交易以及K自己的选择,他带上了一个角斗士面具;风铃还没缓过劲来,不断地用自己的蹄子揉太阳穴;堂宏嘛……她还不知道自己上了个贼船,眼睛还盯着风铃的屁股……

……

绝。

“嘿!想听故事么?没有我就当默认同意了。”

“闭嘴。”

“一切都要从一个小小的蓝绿色行星讲起,这个行星有一个问题,那就是:星球上的绝大多数居民都很开心,以至于有点不合理。针对这个问题提出过许许多多的解释,但大多数解释都和一种圆形半径0.7cm的铜制或则铁制的圆柱形金属片以及某个叫做朋友船的玩意有关,这事就奇了怪了,毕竟从头到尾开心的又不是小金属片和船。

“于是乎,问题依然如故,很多居民过的还算不错,但是在距今两百年一十年至一百九十五年突然变得一塌糊涂,什么都不好过了,连玩哔哔小马游戏模组都不例外。

“越来越多的小马认为,当初发展出智能就是个错误。有些甚至说一切的开头都是错的,连发展这一步都不对。

“如此这般,距离某三位仁兄认为大家应该换换思路团结一致、与马为善千年后的某个星期六,有个黄毛雌驹忽然领悟到是那里出了岔子,终于知道了怎么把世界变回那个欢乐和谐的好地方,这个解决方案很正确,能成功,甚至不需要把所有小马塞进地下室做实验论证,也不会有马被雪魔召唤的风暴冻死。”

“闭嘴。”

“她给自己的几位友马通了个电话,其中一位迅速的在自己平时不知道写了些什么奇怪的设计和咒语草稿的笔记本上记了几笔以及其他某些要点。”

“闭嘴!”

“我可没讲话。”我指了指正在放送电台的混音,然后露出了一个轻佻的笑容。

“可悲的是,在她把一切全部规划好前,然后一场恐怖且愚蠢的大灾难陡然降临,这个想法永远失去的实践的机会,这个想法陡然湮灭。”

“而这不是她的故事,是我的,某个DJ-Porn3广播&………%……¥%¥*&@…………抱歉了大家伙,那天占领了我们电台的家伙又来了!但是你们的老DJ-Porn3保证这事没有下次!现在是音乐时间,还是感谢他给我们带来了新的唱片……”

 

蹄注:

宁……够了!我受够你这个阴阳怪气的升级系统了!你再给我搞事情我就把你语音模块都扬了!

……

你升级了。

thumb_up20
0thumb_down
排序:按时间 升序
1楼
T-Coin Lv.5 独角兽
回复 商队扑克、“黛西”

直接大段引用名著还行,绝了

3 天前
2楼
Haiter_Sothoth Lv.9 独角兽
回复 商队扑克、“黛西”

回复33151 @T-Coin :

是名著当然就要大段引用()

3 天前

登录后方可回帖

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有问题?查看用户手册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加群需要正确回答问题,答案在置顶的《FimTale用户手册》中)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辐射小马国
  • FOEt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