笛斯Disi
Lv.2 304/340 陆马

迈出第一步往往是最困难的

谁来把这只夜骐拖走!

特技飞行

本作评价
7()
()0

  “又是一个美妙的早晨,鲜花在绽放,鸟儿在歌唱。在这样的早晨像你这样的小马,就应该喝口温润的牛奶。——今日好运:欣赏风景的同时喝上一杯温牛奶。”

  风声徐徐将牛奶附赠的纸签丢入垃圾桶。这些公司为了增加销量还真是够煞费苦心的,居然开始学起算命的玩文字游戏。很可惜,他对这些没兴趣。

  他将牛奶倒入马克杯中,然后打开窗户。塞拉斯蒂娅的阳光照在天马身上,薄荷绿的毛皮看起来略微泛起金黄。温热的牛奶顺着食道下滑,奇妙的触感从脊柱升起。他打了个颤,精神了许多。

  窗外的风信子已经开出了花苞——风音瑟瑟可喜欢这种长得像洋葱的植物了,但自己有没有和她说过自己对这种异类洋葱过敏?还是说她只是想借此惩罚这个不称职的哥哥?真是够狠的。不过……话说回来,看着这些植物,感觉心情也变好一大截了呢。

 这本来应该是一个温暖惬意的美妙早晨,直到有只夜骐从云层的高空中收起翅膀,一个猛子朝地面上栽下来为止。

  风声徐徐几乎是一口气把嘴里的牛奶给喷了出来。这只夜骐搞什么名堂?!脑袋进水了还是变浆糊了?眼看这架失控的夜骐以几乎垂直于地面的角度离地面越来越近,风声徐徐毫不犹豫地丢掉了马克杯,纯白的牛奶撒了一地。他纵身一跃,腾空而起,如离弦之箭般冲出窗户,老旧的窗户发出“嘎吱嘎吱”的抗议声。凉爽的晨风如同砂纸一样刮蹭着他的脸,他眯起眼睛加快了扇翅速度。在如此短的时间内狂暴地折磨翅膀,肾上腺素在体内喷涌而出。双眼紧紧盯着那只一路下坠的小马,算准了她坠落的路线,他加快速度,尽力扇动翅膀。脑子里警报声不断,大脑控制不住的胡思乱想。

  “Mayday!Mayday!气压降低无法维持飞行高度!气压降低无法维持飞行高度!”

  “警告,警告,仰角过高,失去升力。仰角过高,失去升力。”

  “引擎过热!重复,引擎过热!请立即降落进行检修!请立即降落进行检修!”

  “嘀嘀嘀嗒嗒嗒嘀嘀嘀  嘀嘀嘀嗒嗒嗒嘀嘀嘀”

  “她是闭着眼睛的!好像是昏迷了!”新得到的消息让他心跳加速。他咬紧牙关,更加不顾一切地加快速度,迎面而来的狂风刮得他直流眼泪。从出生以来,这双翅膀还从没经历过如此折磨。他的身体一阵阵酸痛,好像每一根羽毛都在大声抗议着暴君的统治,好像每一个血细胞都在他体内示威游行,好像翅膀下一刻就会从他身上脱落然后收拾东西去天马维加斯度假。

  不行!这样根本追不上她……必须赶在她落地之前抓住她……

  他降低高度,几乎是肚皮紧贴着地面飞行。草地被他身边带起的风劈成两半,留下长长的一条痕迹。如果此时有不知情的小马经过,肯定会以为这是外星来客流下的痕迹,为其命名为“草地怪圈”。

  尽力忍住不眨眼,风声徐徐如同导弹一样冲向目标。那只夜骐近了,更近了,越来越近了……

  他忍住最后一口气,尽力把蹄子伸向前方。

  就在她快以毫厘之差与他失之交臂撞向地面时,他猛叫一声,紧紧抱住了坠落的夜骐。他把翅膀尽量张开,包裹住怀里的夜骐,为接下来的硬核迫降做准备。怀中的夜骐尖叫起来,眼睛一下子睁得滚圆。她脑袋仰了起来,疯狂地踢腾着这位不速之客。

  薄荷绿和灰黑色团成的圆球在碧绿的草地上翻滚,“疼嗯嗯嗯嗯嗯嗯!”和“呀啊啊啊啊啊啊!”的声音回荡在山坡上,拖出长长的尾迹。两个尖叫同样刺耳,不过前者是疼出来的,后者是吓出来的。两种声音混杂在一起,仿佛有谁在放狮鹫的重金属摇滚。

  翻滚终于停止。风声徐徐几乎是“啪”的一声被踢飞了出去。夜骐扭过头瞪着倒在草地上的天马,眼睛里都像是要喷火了。她朝他咆哮着,就像愤怒的小龙一样,似乎下一秒就会喷出火焰把这里烧个干净。她哆嗦了下,把尾巴从天马身下抽出。这行为让她屁股上一阵剧痛,不由得呜咽着。

  “你有什么毛病!?”夜骐几乎是咬着牙吼道。她望向远处躺着的鞍包,里面的东西全被甩了出去,黑白两色的棋子都撒在草地上。“露娜公主在上!我只是想在睡觉前找你下盘棋而已,你也不用这么大老远的冲过来迎接吧!”

  懵逼的天马只是盯着面前的夜骐,仿佛被鸡头蛇身怪定住一样僵在那里。

  “额……什么?”

  悲痛欲绝的夜骐可怜巴巴地抚摸着自己的尾巴,双眼瞪着他。“我只是想要下盘棋而已。看在公主份上,你到底有什么毛病?”

  风声徐徐停止了思考。他只是盯着面前的夜骐,一脸愕然的表情。夜骐注意到他在盯着她,于是后退半步大声怒斥:

  “干嘛?还不道歉!?”

 迎面这一声吼让他大脑重新开机。风声徐徐终于从懵逼状态恢复,在草地上站了起来。他张了张嘴,似乎有什么想要说出来,却一时间想不出该说什么好,于是又把嘴闭上了。就这样又张,又闭,张口结舌地望了一会儿。深呼吸一口,他总算说出话了。

  “塞拉斯蒂娅在上!你脑子变浆糊了吗?!”

  “什…我才……”

  还没到等她说完,他就直接打断了她的话。

  “你打算从云层直接下坠到地面!?在一千米的高空玩下坠,一头栽在草地上!?你脑子被无序变成巧克力奶了吗!?”

  他指着天空她刚刚开始下坠的那个高度,“那个高度,就连石头都能摔个稀烂。你觉得自己比石头还硬?”

  望着面前这只灼灼逼马的天马,她后退几步,一屁股摔倒在地。但这只天马丝毫没有收敛的迹象,反而也向前几步,像对待犯错的幼驹一样看着她。

  “你差点吓死我!因为从那个高度掉下来……”他举起一只蹄子,“啪”的一声砸在草地上。“你就只能发出这样的一声,然后变成一堆肉泥!我可是拼了命才接住你的!就算我才刚刚起床,脑袋重得就像被牛头怪抡过一拳,身子就像吃了铁饼一样沉,我都拼命扇动翅膀。我那时就只是在想‘天哪,繁星夜从天上掉下来了!天哪,她马上就要摔死了!天哪,我要来不及救她了!’好不容易抱住你你对我是又踢又踹,现在还叫我给你道歉!?塞拉斯蒂娅在上,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

  他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空气,之前的剧烈运动加上刚刚那通发言让他满脸通红,身体每个细胞都在诉求着对氧气的渴望。繁星夜怒视着他,被他刚刚那顿训斥震得脑子有点反应不过来。她嘴张开,想要说些什么来反驳,但很快就闭上了。她瞠目结舌地坐在草地上,惊讶于天马的怒气。夜骐抱着尾巴,鼓着脸挤出一句。

  “我只不过是想在下棋前提提神而已……你真的吓到我了,薄荷……”

  天马发出无声地呻吟,躺倒在草地上。他放弃了,放弃和面前这只夜骐讲道理了。塞拉斯蒂娅的太阳躲在树冠后,无言地投射下明媚的阳光。运动过量的恶心感让他想把肚子里的所有东西都吐个干净,翅膀上的疲劳感伴随着疼痛涌入大脑。剧烈的呼吸让他脑袋发懵,无力感充斥四肢。身上的淤青又疼又难受,他硬是把嗓子眼里往上翻的牛奶咽了下去,重新看着那只夜骐。

  “塞拉斯蒂娅在上,从一千米高空掉下来可不仅仅是提神那么简单……”

  夜骐抬起头,一脸无辜,却让你恨不得捏死她的表情。“那是个特技飞行,我又不是第一次做那个特技了。”

  “什么鬼特技会让你从一千米高空自由落体?哦,等等,让我猜猜,‘地狱直通车’?还是‘天堂快速通道’?”

  她嗤之以鼻,回以一声干笑。“嗯,‘慧星陨落’。就是三个月前神奇闪电在马哈顿表演那个。”

  夜骐从地上站起来,展开了她的蝠翼。暗蓝色的蝠翼并没有像他的翅膀那样凌乱不堪,反而在阳光下还有些发亮。她快步走到天马面前,试探性的碰了碰他肚子上的淤青。

  “嗷!”毫无心理准备,被这突然地一碰,风声徐徐大叫了出来。

  “这个特技最重要的一步就是克服恐惧,在快着地的时候迅速改变翅膀角度,使飞行轨迹由垂直于地面变成平行于地面,快速滑翔而过。”

  天马翻了个白眼,“繁星夜,我看过神奇闪电的那次表演,但她们也只不过是从五百米自由落体到十米而已。”

  夜骐尴尬地笑了笑,“额……好吧,我可能确实……的确……额……稍微……给自己加了点难度。”

  天马挑了挑眉毛,“从一千米坠落到三米?还故意闭着眼睛?”

  “哦,得了吧,薄荷。”夜骐叫道。“你可是相当了解我的老朋友了。我的特技飞行技术有多棒你又不是不知道。”她用蹄子敲了敲他的脑袋,“而且,我是只夜骐,夜骐!你到底要多久才能用你那蠢蠢小脑瓜记住夜骐有回声定位的能力?啊?闭上眼睛能让我对周围的环境更加了解。”她笑了一会儿,又加了句“笨!”

  “我当然知道!”风声徐徐几乎是跳了起来,“只是你那时候的样子……紧闭着的眼睛……张开的翅膀,我以为你昏迷了!在一千米的高空!”

  他扭过头,让夜骐看不到自己的表情,“我还以为你要摔死了……”

  “哦得了吧,我怎么可能会在区区一千米的地方昏迷。”繁星夜继续说道,“你知道我是谁!你明明知道我的特技飞行有多棒!完全可以和神奇闪电相媲美!”

  “而且我也知道,每次你企图做出‘比神奇闪电更危险的特技’时,是谁一脸惊恐地送你去医院。”

  夜骐疑惑地歪过脑袋,盯着风声徐徐。

  “是你?”

  “对,每次都是我。”风声徐徐着重强调“每次”两个字。“每次你不是呻吟个不停,就是直接昏死过去,或者更糟,骨头都露出来半截!塞拉斯蒂娅在上!你还活着而且没留疤没后遗症真是万幸中的万幸!”

  “得了吧,那种时候也就只有……额……”她低下头,回忆着。“四次!就只有四次而已。”然后,她忽然咯咯笑了起来。虽然她用蹄子捂着嘴,但还是“嘻嘻嘻嘻”的笑个不停。

  “怎么了?脑袋撞傻了?”

  繁星夜摇摇头,还是笑个不停。她笑得是这么开心,以至于眼泪都出来了。好不容易笑完了,她便向风声徐徐露出狡黠的笑容。

  “我只是想起来,每次我住院的时候你都会给我煲水果燕麦粥,然后……哈哈哈哈哈!”她又笑喷了。

  “怎么?水果粥很好笑吗?”

  “我……”夜骐擦了擦眼泪,“我一直都想说,水果燕麦粥只有雌驹才会去煲……而且……而且你每次还用老妈子的口吻问我要不要再喝一口……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风声徐徐躺倒在地。并在心里暗暗发誓:以后这家伙再住院,就让她好好感受一把没马照顾的滋味。他无可奈何地长叹一声,望着天空。疲劳感像蜘蛛网一样包裹着他的身心,他现在连起身反驳繁星夜的“水果燕麦粥是雌驹才会做的玩意”这句话的精力都没有了。他已经不想再跟这只夜骐浪费时间嚼舌根子了,他现在只想闭上眼睛,找个地方躺着,睡到晚上才醒。

  “喂喂!别睡啊!好不容易空出一天的闲暇时光,你居然只想要拿来睡觉?”

  这又是谁的错?虽然很想像这样回一句,但是已经没了力气。繁星夜的事情被他丢到一旁,现在他满脑子就只有软得像云彩一样的枕头,刚洗过,带着太阳的味道的床铺,还有暖和的被子。在温暖的阳光下,他彻底沉入了梦乡。

  繁星夜咬了咬牙。

  这家伙居然睡着了?!

  我们还没开始下棋呐!

  而且好像我才是夜骐!这家伙可是日行性的!

  繁星夜咬了咬牙,把东西胡乱收进鞍包。刚刚的特技飞行带来的失重感让她有些晕眩。她打了个哈欠,看向躺在草地上那匹天马。

  也许……我也应该睡一觉?

  繁星夜看了看左右,并没有什么小马。

  嗯,也许……我的确该睡一觉。

arrow_drop_down展开/折叠此处内容

thumb_up7
0thumb_down

登录后方可回帖

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有问题?查看用户手册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加群需要正确回答问题,答案在置顶的《FimTale用户手册》中)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夜骐?夜骐!Eeee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