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魔法师T_T
魔法师T_TLv.21
站务
短篇翻译
T
已完结

黑夜残烛

原文地址: 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22323/a-fleetng-light-n-the-darkness

如若转载,请与本作的原作者与译者联系。

chrome_reader_mode 14,976 event 2 月 12 日 thumb_up 19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1,467 forum 25 collections_bookmark 11 star 2 file_download 33

 

暗夜残烛

 

作者:Flashgen

翻译:魔法师

 

原文地址: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22323/a-fleetng-light-n-the-darkness

(想了想还是我自己来排版重发吧)


关于这本日记以及4月16日当天镇上情况的说明。

日记是在小马镇图书馆被发现的,而那里也是暮光闪闪搬到镇上之后的住所。日记本用了皮革包边,保存的相当完好,封面上写着:“研究记录 ”。其中大部分的页数都未收到损害,个别特殊的情况我们将在后文标记出来(粗体)。

图书馆内一片混乱,充满了书籍、笔记还有大量的其他物品,包括羽毛笔、墨水、食物还有油灯。它们被散置在地板和书架上,但同时看起来又井然有序,并未遭到任何破坏。所以我们推测,这个“猪圈”——一名调查员如是形容——并未受到外界的闯入。日记本被放在房间正中的一张桌子上,旁边摆着一支普通的羽毛笔和一瓶用干了的墨水。桌面上有一些零星的墨迹,可能是挣扎时留下的,但目前来看还无法确认。

小镇的其它地方也是类似的情况,绝大部分建筑内都存放了油灯和一些基本生活用品,其中有的甚至还安置了障碍物,而个别场所则是完全空空如也。不少街道都留有一些物体残片,但它们只是来自被打碎了的油灯或是从房屋以及商店门板上扯下的木头。没有一座建筑物的正门或窗户遭到了破坏,但一部分房屋内的门有受过暴力的痕迹。

除了这本日记,并未能找到其他任何书写或是记录了事件过程的文件。在市政厅,镇长办公室之外的地方都被钉了起来,办公室内则是和小镇里其他房间一样的“正常”模样。

由于是笔记,接下来的文字如非特殊标注(加粗)都是草书。

 

 


3月26日

今天和斯派克一起采购了下个月的生活用品,刚刚才到家。路上我在一间店铺里发现了这个日记本,想了想觉得用来记录我的试验结果是个不错的主意。毕竟现在我和斯派克要花大量时间去整理家中的羊皮纸,不然想要查看过去的某次研究真很麻烦。

并且我也打算重新开始写日记了,虽然那只是次要目的。希望这两天把材料备齐后,我能够完成一些研究。

 

 

 


3月29日 药草混合试验 

实验 #1

5 毫克苦根(捣碎) 200毫升水

10毫克千里香(捣碎) 4片蜜花花瓣

将蜜花花瓣在水里浸泡两分钟后取出。加入苦根搅拌直至出现酸性反应。等待大约十秒后加入千里香,此时溶液开始出现沉淀。静置十分钟,接着反应又持续了55到60秒,然后停止。

泽科拉关于如何稳定试剂的建议起了很大帮助。另外这东西尝起来确实比我平时喝的茶要甜多了,有机会我得跟姐妹们分享一下。

 

试验 #2

15毫克龙叶(捣碎) 300毫升水

50毫克九头蛇精华(研磨成粉) 25毫克毒笑草(捣碎)

备注:九头蛇精华和龙叶,如果仅按照清单中的分量混合后加入水搅拌,得到的是一种常见的医用镇静剂。这种镇静剂对植物也存在一定效果:适量的药水会让植物的叶片和花瓣出现轻微皱缩,而且根据记录,并不会带来长期损害。毒笑草会对小马产生难以预料的影响,所以我想通过一些实验增加对它的了解。

将九头蛇精华和龙叶用水混合后,取20毫升滴到盆栽向日葵上。叶片边缘出现了向叶中脉卷曲的情况,花瓣也有向柱头折叠的现象。

将捣碎的毒笑草加入混合试剂并充分沉淀,又取20毫升药水加入同一株向日葵,发现叶片和花瓣伸展回原来的模样。向一株新的向日葵单独加入20毫升毒笑草混合试剂,发现在一分钟内花茎上迅速长出两片新叶。然而当叶片完成伸展后,生长也随即停止。

今后我还会进行更多的实验,以期掌握这种药水的性质。

 

 

 


(注明:接下来的三页出现了一些书写压痕,其内容与可见文字并无关联)

4月1日

看起来今年的愚马节萍琪玩了个老把戏:在我周末做法术研究时换上了隐形墨水。而且这次直到我完成实验记录笔记才开始消失。好几天的成果都没了,虽然也不算什么大事。不过为此我也特意给她准备了小小“回礼”:一块会爆炸的杯糕!真期待到时候她脸上的表情!

不管怎样,我还是得等到下周末才能重新实验,因为种植季到了,苹果杰克拜托我去帮忙。今年她打算在农场再添上十来株果树,想要找个帮手一起翻新土地、安装栅栏。希望萍琪的恶作剧今天就能结束吧,别最后影响到我们的工作。

 

若是她能早点察觉那将至的末路,那藏匿在阴影中的存在

 


4月2日

刚刚才和斯派克从香甜苹果园回来。今天真是累得够呛!亏得起了个大早,总算在太阳下山前装好了篱笆,土地也都翻新完毕。阿杰说明天应该就能完成种植,所以这周接下来的日子只需要给树苗浇浇水,或者帮她在果园里打打杂活就行了——虽然阿杰一直坚持说自己家人能搞定不用麻烦我们。

不过要不是在中午被打断了一下,今天应该还能完成更多工作吧。果冻贝那时候突然跑来农场,询问有没有谁见过她的弟弟,似乎那孩子从昨天起就不见了。她不断地问这是不是他和萍琪合作搞的什么恶作剧,但是萍琪坚持说不是的。但她后来又补充说了个什么“实在不行就去蓝色挂包里找找”。

我相信那孩子只是自己在外面玩,大概今天就能回来吧;要不然就是去了骆丁汉,那样也最多会花个两天时间——我倒是记得他有说过打算去趟城里找个商店给家人买点礼物。希望他能尽快现身,也希望萍琪的恶作剧(不管是什么)不要太过分。

 总而言之,睡觉前我得再检查检查上周末用过的书是不是都在原位,确保一有空我就能随时把实验做起来。

 

 

这是第一个,他已成为他们的一员,而他们也找到了新的归宿

 


4月3日

今天帮阿杰完成了果园的种植工作。回到家时斯派克说他会负责打扫卫生,所以我就决定去趟果冻贝的家,想看看她有没有打听到弟弟的消息。果冻贝说他还是没有出现,但介于那孩子以前也玩过几次失踪,所以自己也不算特别担心。她现在最害怕的其实是被突然从橱柜里跳出的弟弟给吓一跳。不过当我准备离开时,果冻贝提到以前,她弟弟就算不辞而别也都会留下个便签,所以我猜这次他应该走得很匆忙吧。

告别果冻贝后,我发现离太阳下山还有段时间,所以就去拜访了泽科拉,告诉她那些关于茶的建议真的很有用,临走之前我们甚至又泡了一些。泽科拉做出来的茶水尝着比我的味道要更好,不过也许是因为她的材料比较新鲜吧。

不出意料,回到家时斯派克已经抱着扫把在楼梯上睡着了。真希望他什么时候能学会注意自己的极限——虽然应该会花上不少时间。

 

他们把自己视为逃兵,他们想要休息。当他们离开时,休息便开始了,而他们终究会回来的

 


4月4日 关于法术融合与增强的研究文献 

《实用法术115条》 作者:摘星

这本书里包含了很多安全又简单的基础法术,用来修改和融合也很容易。在正式实验前大概我会用这些的法术做点参考,简单测试一下之后的研究思路。

 

《编织魔法:创造的艺术》 作者:银色条纹

一本关于法术强化的原理、方法以及安全事项的好书。对我后面的研究应该会有长期帮助。

 

《战斗魔法和法术防卫》 作者:固垒坚坚

在关于如何将法术同飞行结合的方面真的很有用,不过书的其他部分应该适合别的项目,所以暂时留个印象吧。

 

《魔法厨艺》 作者:紫水晶

排开标题不谈,这本书在关于如何进行魔法融合方面真是个不错的指南。对我的初期研究应该能起到很大帮助。

 

《黄蓝搭配,创意不止:法术融合进阶指南》 作者:黄铜蹄

一本关于法术混合的进阶书籍,但其中也多方面地阐述了一些基础知识,可以作为《魔法厨艺》之后的一个过渡。

差不多了,这些书应该能帮我搞定这周末的所有研究。

 

 

 


4月6日

瑞瑞拜托我一起去挑选新的布料。虽然我觉得应该帮不上什么忙,但斯派克性质很高,而且坚持要跟我一起去。今天也没什么特别的安排,出去走走倒也比宅在家里要好一点。

去市场的路上没遇到什么意外的事,不过瑞瑞跑去偷听了路边几只小马的八卦。也许我不该这么说她,毕竟自己也没能忍住,但主要还是因为话题的内容很古怪。杜松子和草原花在聊关于霹雳莱恩的事,好像他跟追云私奔了还是什么,因为今早的天气管理他们都没有出现。

我知道这或许不是什么需要担心的事,但同一周内三只小马都不辞而别似乎有点过份巧合了。

相信他们不久后就会出现的吧。

 

 

 


4月7日 法术强化与融合的初步实验 

光照术 — 让施法者角尖发光的基本法术

 

测试 #1 — 增强注意力/魔力值输入

该法术的强度和施法者的注意力呈线性关系,但同时也会消耗更多的魔力。

 

测试 #2 — 增强魔力输入后转移注意力

在房间某个位置投入足够多的注意力,角上的光点会移动过去。投入的这点注意力不会给施法者带来更多负荷,但若在本次施法终止后再度施法,新的光点依然会从角上出现。

 

融合实验 #1 — 延时术

一旦光点从施法者角上移开,它们就能继续被追加延时术。施法后,光点将维持一开始的亮度固定在当前位置,其持续时间与延时术中注入的魔力值有关。如果二者呈线性关系,那么最多能维持大约两个小时。

 

融合实验 #2 — 延时术和移动术

一旦光点被移动术激活,似乎并不需要多少法力就能让它动起来,同时也不需要任何物理接

 

 

 

 

 

刚刚外面响起了尖叫——时间大约在日落后没几个小时。几乎所有还没睡着的居民都跑出门去寻找声音的来源。然后蛋糕夫妇突然问起有没有谁见过百合跟雏菊,因为他们不久前才在方糖小屋下完订单离开。我试着在周围的镇民中寻找他们,但最终毫无发现。

紧接着果冻贝便大声叫喊她弟弟的名字,朗布尔则提起霹雳莱恩失踪的事,还有追云也不见了。现场随即失控,所有小马都开始吵闹着呼喊自己的亲朋好友。幸好镇长女士及时赶到才让大家冷静下来,她说明早会在市政厅安排一场集会共同商讨事态。时候不早了,我得睡觉去了。

 

 

 


4月8日

集会比我预期的要顺利。谢天谢地,大家比昨晚冷静多了。镇长女士向全体居民保证警方已经介入调查,但还是有不少小马表示担心安全问题。镇长说警察已经在安排夜间巡逻,直到他们确认真相,她希望所有居民天黑后都能待在家里。

不管幕后是谁,我希望他能被早日抓获,还小镇一个安宁。

 

 

 


(注明:这一篇日记被撕掉后折起来夹在日记本的另外两页里。之所以这么认为是由于没有证据显示其内容与夹着它的那两页日记有任何联系。这一页的纸张很皱,就好像一开始被揉成团扔掉,然后才又被重新展开折起来。与之前的草书不同,上面使用的是打印体。)

我站在一条小径上,两边的建筑看起来像是坎特洛皇城。四周很黑,也很冷,但前方不远处有一只蜡烛。我看不出它是在路中间还是在小径外,但我依然走了过去。当进入它的照耀范围时,我觉得很温暖,也感到很安全。烛光闪烁不定,蜡烛剩下的部分也随着时间流逝变得越来越短。几分钟过去了,接着是几小时,然后是好几天,但又仿佛只渡过了短短数秒。我环顾四周,发现刚刚的小径不见了,但蜡烛还在。我看到我的朋友走进了烛光里,冲着我微笑。不只是他们——我的家人,我的老师,几乎所有我认识的小马都站在一起。然后他们便开始唱歌,但我怎么也听不到声音。突然,眨眼之间他们一个个地消失,最后只剩下我的朋友。接着,黛西和阿杰也不见了,然后是小蝶,她消失时皱着眉头。萍琪、瑞瑞还有斯派克依然站在那里,面带微笑,但他们正与蜡烛一同渐渐远去,又仿佛是我正在离开他们。

借着微弱的烛光,我最后看见的是一张面孔。它盯着我,好像对我很失望。它咧开嘴,微笑起来,然后吹灭了蜡烛。

四周又变冷了,我现在孑然一身。

但我知道他们还会回来,然后蔓延得到处都是,就像

 

 

 


4月10日

警方依然在继续调查,但我认为昨晚又有小马不见了。尽管谁都不敢瞎猜,但萍琪说她在给蛋糕夫妇送货时听到了警察的谈话。他们没有提及具体的名字,不过却说到了动物什么的,估计是认为有哪只野兽在夜里袭击并绑架了镇民。我问萍琪这是不是她和斯派克一起搞的恶作剧,但他们都说自己什么也不知道。

我不能任由事态这么发展下去,必须要做点什么,所以决定写信给塞拉斯提亚公主。虽然也许帮不上什么忙,但能得到更多小马的协助,或者更多的警卫,也应该是件好事。我不想再看到类似的事情发生了,不希望再有谁担心受怕。

 

 

 


4月11日

公主没有回信,但至少今天也没什么坏消息。白天甚至有部分居民开始重新回到街上。不知道是不是他们觉得安全了,还是说只是在故作勇敢,但日子回归正常的感觉真好。

我也出门拜访了姐妹们。阿杰已经恢复劳作。她说她打算完成播种,不管怎样的“骚动”都不能妨碍到农场的收成。她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但相信不管是谁在捣鬼,最后都会被绳之以法。云宝黛西也没什么大碍,甚至还在到处宣扬自己被袭击时会如何同罪犯战斗。

萍琪好像一点也没受到影响,似乎大家关心她的程度远胜过她关心自己。不过她也很在意那些消失的小马是否安全。不少居民因为太过害怕不敢出门,所以她便负责起帮蛋糕夫妇配送外卖的工作。

小蝶还躲在家里,而且受的刺激比我预计的更严重。她说她现在晚上睡不着,只要独自呆着就会觉得不舒服。这时瑞瑞刚好也来了,她看起来到还算镇定——至少当着小蝶的面是这样。瑞瑞提议让小蝶到她家去一起住,但小蝶说她不想把动物们落下。我们花了不少功夫,直到瑞瑞表示不介意小蝶带上几只病号才终于把她说服。

时间不早了,但在探望完泽科拉之前我还不想回去。然而到达她家后,我发现灯没亮,门也锁着。本打算在附近找找她,但天色已经渐渐黑下来。倒不是害怕被袭击或者绑架,只是黑暗让我觉得不舒服。于是我全速跑回家,希望泽科拉一切平安。

 

 

 


4月12日

就在太阳刚刚下山时,公主回信了。她为没能及时回复表示歉意,因为这两天正忙于皇家事务,但她保证明早会派来一些帮手。目前还没听说过其他的失踪事件,但就算有,我相信镇长女士也已经让警方保密了吧。或许真的是什么野兽。我是说,如果幕后黑手是只小马,他是逃不过这天罗地网的。

不管是谁或是什么东西在捣鬼,我相信卫兵都能保证大家的安全。

 

 

 


4月13日

坎特洛的调查团今早赶到了。调查员一共有三个,还带着十二名卫兵。我不知道那些卫兵是来小镇帮忙的,还是只是作为调查员的保镖,但无论怎样他们都会派上用场。记者们在询问调查员问题,还有几只小马在恳求他们保证自己家人的安全。几个小时后,他们便在市政厅召集了会议。

会议上调查员希望能有志愿者帮忙在夜间巡逻,因为比起找到真相,公主更关心居民的安全,结果不少小马都举起了蹄子。这让我感到惊讶,毕竟当事件开始发生时大家看起来都那么害怕。云宝、阿杰还有大麦都在其中。我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么,但依然想帮上忙,所以我也报名了。

现在萍琪、瑞瑞还有小蝶都跟斯派克一起待在图书馆里,还有几分钟太阳就要下山了。有了这么多的安全措施,发生危险的可能应该会被降低不少。

 

 

 


4月14日

今天相安无事,直到午夜。

当时我正和阿杰、黛西,以及一名来自坎特洛的调查员——名叫甘糖——在一起。我本打算向他了解一些情况:关于调查的进度还有他们是否发现了幕后黑手的线索,不过他似乎不愿多说。

阿杰和黛西试图安抚我,让我相信调查员的工作,但她们没有成功。就是那个时候,几个街道外传来了尖叫声。我们用最快的速度跑了过去,同时到达的还有另外两个巡警。在现场我们只看到了一名卫兵和一盏打碎了的油灯,除此之外再没有其他迹象表明曾有谁和他在一起。那名卫兵甚至都没有受伤,只是吓得呆住了。甘糖和随后赶到的两名调查员开始询问他情况,另一只小马也匆忙跑去医院寻求帮助。周围的住户全都点灯起床,走到屋外想弄明白发生了什么。

其他卫兵试图驱散围观的好奇群众,告诉他们赶紧回家休息,但这时那个被袭击的卫兵却突然开始胡言乱语。他语无伦次地说当时他和他的同伴看到了什么东西,就在巷子的阴影里。那东西看起来并不是只小马,但却一直死死盯着他们,于是他的同伴决定上前检查。紧接着,巷子里突然响起了惨叫,同伴的油灯也随即熄灭,那声音无比尖锐刺耳以至于现在都还环绕在他脑中。他说就在灯灭的一瞬间,同伴便消失不见了。他还没来得及尖叫,只看到那个东西还在原地注视着自己。他不停地颤抖,一遍又一遍地重复说听见了那家伙在自己耳边的低语。

护士很快就赶到现场把他带走了。调查员们讨论了一下应该如何应对事态,但最终还是决定让大家先各自回家。我向黛西和阿杰提议她们可以到图书馆跟我们待在一块儿,但阿杰说她留在农场不会有事,而云宝也坚持自己独居没什么问题,尽管我看得出她确实被吓到了。

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还应该继续写下去,但不管接下来发生什么,至少在事件结束后这本日记能留下一些信息。

 

 

 


4月15日

很明显今天谁都不愿出门了,除了白天的几个小时。警察在努力保证着居民的安全,虽然或许无法阻止那个东西,但至少能确保大家不要互相伤害,而他们也在街道上添加了新的路灯,试图照亮每一个角落。我猜应该是认为既然那个东西吹灭了油灯,说明它不喜欢亮光——这也不算是太难得出的结论。斯派克和我花了一整天在书里查找关于它的信息:包括各种神话和传说。但现在已经不早了,况且昨晚我也没能入眠,我需要休息。

我得去瑞瑞、萍琪还有小蝶家再多取一些油灯、煤油、蜡烛还有食物。大家待在一起应该会更加安全。

也许明天早上我就能恢复精力继续调查。

 

 

 


(注明:日记接下来的部分其真实性还有待研究。尽管笔迹和之前的文字是同一种风格,毫无疑问是闪闪女士亲自书写,但日记的内容却被认为“发生的可能性很低,”,同时记录的日期也很有问题。继续阅读时请先考虑到这一点。)

(注明:从该页起至后续的数页都有一些较淡的水痕。)

4月16日

我不敢相信自己正在写的东西,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早上斯派克把我叫醒时,外面一片漆黑。当时我迷迷糊糊,还没意识到为什么本应在夜晚保持通明的路灯现在都灭着。我问斯派克发生什么了,他颤抖着,一边吞吞吐吐语无伦次,一边把闹钟举到我面前:早上十点,至少闹钟上是这么显示的。我不敢相信,于是不停地检查,还找来图书馆的其他钟表,结果发现它们都告诉了我同样的时间。

我看向窗外,发现天空一片漆黑。没有太阳,没有云,甚至没有星星和月亮,仅仅只有的墨汁一般的黑色。窗户上结霜了,但摸起来又很暖和。我给公主写信想询问发生了什么,但斯派克吐出的火焰只是把它烧成了灰。我问斯派克是不是他弄错了什么,但他说就和自己平时做的一样。我又写了一封,最后还是送不出去。我不知道这是怎么了,我到现在也没搞明白。这真的真的不可能。

在冷静下来后我把姐妹们都叫了起来。瑞瑞和萍琪很震惊,但小蝶受的刺激最严重。她看起来比平日里还要害怕,我们尽了全力才安抚好她。然而小蝶依旧在想着自己家里的动物们,她担心它们是否安全,也担心着阿杰和云宝黛西。我也希望她们平安,但现在真的什么也做不了。我们只能祈祷。

这一整“天”我都没见到街上有任何一只小马,但却能看到附近房屋的灯光以及窗户上映出的影子,所以或许,至少现在大家都还没事。我甚至能看到有光从香甜苹果园那边照过来,市政大厅也灯火通明——这两个地方非常显眼,但除此之外就再没有什么发现了。我看不见远方的坎特洛皇城,或者任何其它的光源。

更诡异的是,所有黑暗的地方都很冷,而且完全不是冬天的那种冷。仿佛是直接冻到了骨头里,然后再把寒气渗透到我全身。不过只要我点燃蜡烛或者油灯,温度就又恢复正常了。我把整个图书馆照得通亮,毕竟储备还算充足。至少现在是这样。

突然出现的黑暗已经够我受的了,再加上这反常的寒冷以及送不出的信件。我很焦虑,我很害怕。我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我们翻阅了数不清的书籍,但最终一无所获,没有哪怕一种(注明:这里的“种”字后有一个较大的墨点)生物能做到这个地步。

但也许明天就能查出来。今天先到此为止吧。我把门窗都被锁好了,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

 

一点一点,步入崩溃。我还挺得住,因为我听从了劝告。要是他们也这么做就好了

 


4月17日

今天也没什么进展。我查遍了《小马国野生动物大全》、《双头怪兽》、《中世纪民俗研究》还有《真实的传奇》,但找不到任何、哪怕一点点有用的信息。窗外一些房屋的灯灭了,希望他们只是转移了地点。市政厅和苹果园依旧是小镇里最明亮的两个地方。也许有不少居民跑到农场和阿杰他们待在一起吧,那里应该很安全。

但糟糕的是,小蝶今早开始发烧了。幸好有瑞瑞和萍琪在轮流照顾她。希望她们也能注意休息。然而我有什么资格这么说?自从那天巡逻后我就没怎么合过眼,到现在为止都一刻不停地在研究,可还是一无所获!没有线索,没有嫌疑,根本连一点思路都没有!

此时瑞瑞、萍琪还有斯派克在一起聊天,试着调节心情。考虑到最近发生的事,他们真的已经很乐观了。或许他们没错,睡觉前我也该跟着一起放松放松。

 

 

 


4月18日

小蝶的高烧今天似乎退了一些。我提议应该做个轮班表,以保证大家都能得到充足的睡眠,同时也可以预防一些突发情况。小蝶本想要帮忙,但大家告诉她没关系。为了以防万一,我们打算每三小时换一班,而我自愿守第一班——这样我还能继续做点研究。我开始在图书馆里寻找更多记载神话和传说的书籍,但库存已经所剩无几了,并且我也没法得到新的资源。

萍琪建议我可以查一些关于幽灵、妖精和鬼怪的书。我不认为找鬼故事会有什么帮助,但一想到现在发生的事确实和闹鬼没什么区别就感到不寒而栗。或许在睡觉前我真的应该去找找这方面的资料。

我们聊了一会儿各自的家人。瑞瑞说甜贝尔正和她的父母在一起,但她依然很担心因为从图书馆看不到他们的住所。萍琪则表示采石场的位置足够远,能让她的家人免于危险,所以比起关心自己的亲人,她其实更在意蛋糕夫妇的情况。

我不知道小马国的其他地方是否也在经历这一切。但不论如何,皇城一定是最安全的地方。我肯定爸爸妈妈还有银甲现在都没什么大碍。我只希望信送不出去的原因,不是由于公主受伤了。

刚刚外面似乎又有一两盏灯灭掉了。但愿只是那里的小马打算和其他居民聚在一起。或许我可以试着到苹果园去,看看阿杰还有别的小马是否平安,尽管考虑到距离,去市政厅应该更容易一些。但这些都是后话,我现在得打起精神,专心思考。

 

 

 


(注明:这一页从右上到左下被撕成了两半。但应该不是有谁想隐藏什么信息。基于纸上剩下的词组,我们对部分撕裂的文字做了填补。)

4月19日

昨晚的轮班进行得很顺利,在获得充足睡眠后,大家都觉得好

多。另外,我也终于在关于幽灵、妖精和鬼怪的书里找到了线(索)

花了不少时间,但确实有和当前状况类似的记(载)

不多。在小马国北部有过一个传说,来自无尽(之森)

发现的时候。一些护林员和探险者声称看到了奇(怪)

森林里。他们将其称为暗影行者,因为他们只(会?)

眼角处。

我知道这其实不算什么进展,而且那些传说并也不详(细?)

如何做到的,但和现在的情况最为吻合,至少相对吻合

能有助于我更深入的了解,但是整(个?)

恐怖故事集,没有别的可靠资料了。不(论)

在页码上做了标记,还有其他一些

防止标记没被注意到,那是在第4(6或者8,具体数字无法确认)

 

质问着他们从何而来,他们是为何物。她的表现很不妥,就像个暴躁的孩子,想要知道自己为什么被给予糖果。如果她听话的话,她会明白的。我取走了他们的知识,但同时也赋予了他们其它东西

 


(注明:中间还有五页日记被撕掉了,但在其他地方找到了这页折起来的纸。这张纸并不像之前那张一样很皱,但笔记却依然使用了打印体,另外撕裂处的纹路与丢失的五页日记中的第一张纹路吻合。)

和之前一样,记忆里只有一点小小的碎片:小径、蜡烛,不同的是这次只有我自己。蜡烛一点点融化,我坐在地上,盯着那扑朔不定的火苗,就这么过了好几个小时。我感觉有谁在看着我,我能听见他们的窃窃私语,听见他们正在谈论我。“她还能坚持多久?还要再花费多少代价?他们何时才能有所长进?他们应该吗?他们做得到吗?他们配得上吗?”我深吸一口气,缓缓吹灭了烛火。

那张脸又出现了。它在死死盯着我,用那双空洞无神,一片漆黑的眼睛。然后它笑了,仿佛在说我做了正确的选择。我觉得好冷,但随着身体被阴影渐渐笼罩,我感觉好多了。他们在欢迎我,拥抱我,而我也终于放弃,开始接受自己犯下的错误。也许我又将遗忘。但我现在为何还要再去记忆?

 

她选择遗忘是因为太过痛苦。太不合逻辑。太难以接受。她没法把他们抛弃。忠诚并非她的天赋,但她却秉承信念仿佛救命稻草。或许是因为同伴都失踪了,又或许是因为她信任着他们。选择相信我是她犯下的错误,因我终究会与他们背道而驰

 


4月21日

小蝶打碎了一盏油灯。我不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但一听到响声我们四个立马冲到她身边带去新的光源。大概是因为太冷,她在瑟瑟发抖,并且死死盯着窗外。花了一点功夫,我们总算让小蝶回过神来。她面色苍白,而且又有了发烧的迹象。于是瑞瑞便带她回到楼上吃药休息。

萍琪依然在努力表现出正常的模样,但瑞瑞快要崩溃了:今天早些时候,我发现她在角落里哭泣。当我向她问起这件事,她说没什么,但我知道她很焦虑,也许是在担心家人,也许是在担心阿杰和黛西。不出意外的是,斯派克花了大量的时间陪在瑞瑞身边。尽管每次跟我说话,我都能听出他在害怕;但每当他和瑞瑞开始聊天,斯派克总是尽全力表现得很勇敢。我从未预料到这次事故会让他变得如此“成熟”。我知道这听起来很傻,但我真的为他骄傲。

我现在可以确定小镇里的灯正在逐渐熄灭了,但市镇大厅和苹果园还在坚守。我正在计划到果园去找阿杰——如果她还在的话。用闪现术我能在房屋间移动,从而确保呆在灯光里,但我不想把大家抛下,特别是现在小蝶的病情越发严重了。更何况,阿杰他们也许早已离开。

明天我会向瑞瑞和萍琪问问她们的意见,但现在我得专注于守夜。

正在读《战斗魔法和法术防卫》,以防出现什么紧急情况。当然,或许只是为了安慰自己,让我觉得还算有所掌控。

 

 

 


 4月22日

今天和大家提到了去香甜苹果园的事。结果他们比我预计的还要犹豫不决。萍琪和斯派克是真心想让我留下,但瑞瑞认为这是唯一一种改变现状的方法,我也是这么想的。我告诉大家我会再等上两天好好考虑,但最终还是得尽快行动,因为已经没有多少后备燃料了。

谢天谢地,小蝶又能下床走动了。我发现她在时不时地盯着窗外,那应该是她家的方向吧。我问她怎么了,她回答说没事,但后来她又补充说“在担心他们”。我猜她是在说其他小马或者家里的动物,于是告诉小蝶他们都很安全。这似乎让她安心了一些,因为她露出了微笑。但我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相信这句话。我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相不相信。

今天早些时候萍琪让我们帮忙准备一些东西。当时我并没有太在意,但后来她又拿出了随身带着的几块杯糕和几根生日蜡烛。她说今天是六月虫的生日,在这一切发生前,她本打算为她办一个派对的,可惜现在没法做更多装饰了。萍琪说虽然可能没什么意义,虽然六月虫今天不在现场,但我们还是应该祝她生日快乐。我不知道该做什么表情,但萍琪说得没错。无法相见并不意味着我们应该忘记彼此,不管现实变得多么糟糕,我们都要保持初心。

顺便一提,杯糕很好吃。

 

盲目到看不清现实。闭塞到听不见智慧。沉默到说不出真相
麻痹自己,失去感知
没有恐惧。没有快乐。没有痛苦。没有爱。没有悲伤。没有勇气。没有憎恨。
无法接受。

 


4月23日

今天在做出发前的准备。瑞瑞和萍琪帮我标记了地图上几座还亮着灯的房屋,于是我确认了一条应该可行的路线。估计一共要花上两天时间:第一天到达目的地,休息,和其他小马交流,第二天回来。如果最后一切都按计划实施了,我们甚至还能就这么策划出逃离小镇的方法。

也许路上还能碰见其他小马。任何新鲜的面孔或者生命迹象在当前都是充满鼓舞的。萍琪把她剩下的杯糕分了一部分给我,以防我真的找到了幸存者。小蝶希望我能留意她的动物,如果遇见了她想让我转告它们自己现在很安全。

当着瑞瑞的面,斯派克没有多说什么,但看得出他不想让我走,或者至少是想和我待在一起。我告诉他我独自行动不会有什么问题,并向他保证自己会安全返回。结果他还是哭了出来。我强忍住眼泪,告诉他为了萍琪,小蝶还有瑞瑞,一定要坚强。虽然他答应了,但我还是放不下心。

希望他们能平安。

 

 

 


4月24日

已经穿过了三栋房屋。看来到目前为止还算顺利,但路上谁也没能遇见。找不到关于房屋主人去向的线索,不过他们留下了不少补给品。或许在返回的时候我能带走一些。

 

 

 

又穿过了两栋。其中一栋在门厅设置了障碍物:从门口一直到屋内的一个小房间为止。不想花时间闯进去,但我几乎可以发誓听见了什么声音。像是谁在低语,但又可能只是风声或者我的错觉。我需要集中注意力。

 

 

 

走完了一半的路程。但还是谁都没能见到。不过刚刚经过的几栋建筑物被清理得很干净,也许大家真的集中在市政厅和苹果园。希望他们一切顺利。

 

 

 

就快到了。

 

 

 

农场已经近在咫尺。但刚刚路过的房屋让我很不安。我到达那里时发现不仅门被破坏,灯光也忽明忽暗,温度随着光线在冷暖间快速交替,这真的很怪异。我感觉自己被监视着,所以迅速离开了。回去的路上我会试着避开那个地方。

 

 

 

 

 

 

谁也不在

 

 

 


4月25日

他们曾回到镇上,从商店拿走了一些油灯,然后把它们安置在果园四周。一开始我以为大家都躲在屋子里,直到我找遍了所有角落还是一无所获。没有线索表明他们去了什么地方,但刚刚我发现了一本书,旁边还放着一支羽毛笔,看起来像是农场轮作和种植时用的笔记本。或许有谁在里面留下了什么。

我读了笔记的开头。看来阿杰和这里的其他小马最终得出了同一个结论,云宝黛西也曾和他们在一起。我重新环顾四周,然后,我想,我看到了那些坟墓——上面的泥土是新的,并用铲子做了标记。坟墓上没有名字。

我把笔记本埋了。不只是为了忘掉它。谁都不能读到里面的东西。

稍作休息我就会赶回图书馆。

 

她有许多的罪行
忽视他们的信号
遗忘他们的警告
反抗他们的意志
忽视令他们咆哮 遗忘让他们愤怒
反抗,带来痛苦

 


4月26日

我提前到了家,路上顺便拿走了一些补给品:食物、煤油、蜡烛、墨水,等等。但当时我真的没料到家里发生的情况。

萍琪、瑞瑞和斯派克已经等我很久了,尽管迎接我时大家都很热情,但还是藏不住满脸的忧虑。我问他们出了什么事。接着他们便把我带到了小蝶那里。

她被绑着。我问怎么了,瑞瑞说一开始她发现小蝶又在盯着窗外,还在不停地自言自语。瑞瑞试图跟她讲话,但她表现得很轻蔑,还说什么“他们才更为重要”。当时瑞瑞只以为她还在为自己落下的动物而懊恼,但后来她开始整天地看着窗户,自说自话。

结果半夜的时候,小蝶突然起床跑到门口,试图把门打开。瑞瑞和萍琪急忙阻止她,把她绑了起来。过程中小蝶一直在冲她们叫骂,还试图打她们。她们说那声音听起来根本不像小蝶。

我觉得大家都很泄气,特别是在听了我从农场带回的消息后。虽然萍琪依旧认为其他小马正待在某个安全的地方,但我什么也没回答。

小蝶还在咆哮,她说我们不公平,质问我们为什么要把她绑起来,为什么要把她和他们分开;她说自己是被选中的,而他们想要她的加入;并且还说他们给她看了无比美妙的画面。也许我之前听到的低语都是真的,只不过那些声音对小蝶来说更加明显。也许他们正企图让我们全都离开房屋,离开灯光,加入黑暗。

我不会让那发生的。我不会让一切就这么结束。我一定要找到逃出去的方法。

 

 

 


4月27日

小蝶已经一刻不停地自言自语大约15个小时了。我想把注意力集中到研究上,但现在已经用光了所有的线索。之前找到的全部信息都无法连成一串,指向哪怕任何一个方向。我甚至都不清楚自己是否能保护大家,或者保护我自己!

瑞瑞正试着让自己忙起来。她在地下室找到了一台老式缝纫机,于是便开始拆掉自己的其他衣服,打算织几件新的。她近乎疯狂地工作,试图忘掉周围的一切。萍琪在不断地阻止斯派克接近小蝶。她说她其实看得出斯派克被小蝶吓坏了。就算发生了这么多可怕的事,他依然想要保持勇气。

现在只要我停止阅读和写作,耳边就会响起那些低语。他们真的存在,但声音又是如此微小。也许其实就只是风罢了,亦或是我脑内的妄想吧。

另外我也开始做一些怪梦,并且它们看起来和我之前见过的笔记中的场景很像——我还以为那是谁的恶作剧。我把其中一份从垃圾桶里找了出来,还好没有弄丢。我真的忘掉了那些梦吗?怎么可能?太可怕了。

也许小蝶确实见过他们。或许这就是为什么她能清楚地听见那些声音。我现在真的希望她能安静,好让我稍微休息一下。我们试过把她的嘴塞住,但她不停地挣扎,还咬了斯派克!我甚至觉得她再不是小蝶了——小蝶绝不是这个样子。要怎样才能把身体扭曲到那个地步?

(注明:下面几行字迹变得非常潦草。)

我现在必须要保持清醒。至少坚持到瑞瑞上来接班。我必须要集中注意力。我必须要保持清醒。我不会让这一切结束。我不会放弃。不会输给他们。我不会。不会。不会。不会。不会。不会。不会。不会。不会。不会。不

 

 

 


4月28日

小蝶不见了。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哪儿也找不到她。窗户都锁着,门也完好无损。她就这么凭空消失了,还从我的日记本里撕走了几页,是关于我研究记录的笔记。我本来就记不清是在哪里找到的那些线索,现在它们全没了。

低语声变得更加明显,已经到了大家都能听见的程度。我觉得我们正在被监视,仿佛窗外有无数双眼睛。我不断地在眼角看到影子,那拍打在门上的风也变得越发强劲了。

瑞瑞醒来后就没有停止过纺织。萍琪一直在刻意讲着笑话,斯派克则勉强忍住眼泪,努力配合着笑出来。我试图回忆,但却什么都记不起来。我想要说些什么,但是,我又能说些什么呢?

我只希望这一切都是场梦,只要我醒来就会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外面阳光普照。但每次我合上眼睛,见到的都是同一个可怕场景。小径。蜡烛。面孔。

它用那双空洞的眼睛和微笑嘲弄着我。它想让我放弃。但是我不会放弃。

它想要令我绝望,但我会挺住。我还有我的朋友们。

我还有希望。

我还有希望。

希望。

 

 

 


4月29日

想要睁开眼真的太困难了。我担心只要睡着,小蝶就会回来,然后把他们全都放进来。我们都在担心。

低语的内容出现了变化。我听出了我的朋友还有家人。有的声音很愤怒,有的似乎在关心。或许他们也已经黔驴技穷。或许,他们很快就要放弃了。

我不能停止写作。我不能睡过去。

瑞瑞哭喊着甜贝尔还有她父母的名字。他们正在呼唤她,说他们对她很是思念。瑞瑞说想要加入他们。我不断地告诉她那不是她的家人。我也能听见父母的声音。我知道他们不在这儿,但听起来是如此的真实。

萍琪不再开口,她一直保持沉默。也许她知道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也许她明白放弃才是正确的选择。我听见她在祷告。原来萍琪也会祷告。

斯派克已经害怕得说不出话了。他紧紧抱着我。我试图安抚他,但好像起不了什么作用。

低语已经不仅仅是低语。门外的狂风也不再仅仅是狂风。

我不能睡过去。

我不能合上眼睛。

我不会让一切结束,绝不能就这么结束

(注明:字迹变得很长,最后一画笔记一直拉到了纸张低端)

                 能         

放         

 

 

 


 (注明:这是整个日记的最后一页记录。全页都是打印体书写。日记本的后续部分没有找到其他信息。)

我眨眼了,萍琪就在那一瞬间消失不见。瑞瑞开始大喊着有眼睛在看着她,还听到了尖叫。我什么也听不见。她哭喊着,想要我帮忙让这一切停下来。但我做不到。她说她想要醒来。我也想。斯派克一言不发。我觉得好冷,就算被灯光照着也好冷。斯派克把我抱得更紧了。油灯在熄灭。我闭上眼睛努力放出光照,但睁开眼时瑞瑞已经不见了。然后一切都突然安静下来。我全力安抚着斯派克。没有了那些低语,感觉真是轻松。把他就这么推进黑暗,也是如此轻而易举。

我尝试了所有方法但最后都毫无意义。我试图挣扎但锁链反而勒得更紧。我想要忘记但它总是不断出现。希望从一开始就不存在,我为何还要坚持?

光点开始闪烁。不知道那是因为我正在放弃还是因为已经没有了力量。我又看到了那张脸,它就在光点的边缘。不止一个。它们全都一模一样。它们在微笑。它们看起来是那么的幸福。我也想要变得幸福。

我无力反抗。就是这样,不对吗?

结束了?不,新的开始?是的,新的开始,去一个更美好的地方。只有亲眼看见,才会明白。原来小蝶说的没错。

真漂亮。

我准备好了。

只剩这唯一的选择。

 

 

 

 


 

 

译者:

1、这文排版太难受了!

2、你真的看完了所有文字吗?试着涂黑空白之处看看。

3、TS的日记最后的日期是4月29日,但一开始调查员的日期是4月16日,也就是说16日之后的事情都是在一夜之间发生的——小马镇的居民在一夜之间就集体消失。16日发生事件后TS的一切挣扎就是徒劳的,因为她当时就已经和现实世界不在一条时间轴上了。

4、虽然可以认定暗影行者的存在,但我个人觉得还是有内鬼。不过事件的详细过程作者自己也没有回答。原文下方的评论里也有很多读者在思考到底怎么回事,所以想不明白也不必深究,毕竟作者可能只是想要营造恐怖氛围嘛

thumb_up 19
0 thumb_down
share file_download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魔法师T_T Lv.21 站务
评论 黑夜残烛

突然觉得可以把以前在博客的评论也截图存过来,免得哪天博客彻底挂了,评论都没了

2 月 12 日
小微 Lv.7 天马
评论 黑夜残烛

点克的味道

2 月 12 日
小微 Lv.7 天马
评论 黑夜残烛

己収藏

 

2 月 12 日
魔法师T_T Lv.21 站务
评论 黑夜残烛

回复30741 @小微 :

实际上这个故事在FIMFiction上就被收录在洛夫克拉夫特类故事group里面,毕竟这种日记或者调查文本的格式太有感觉了

2 月 12 日
chocolatemilk Lv.5 独角兽
评论 黑夜残烛

盲猜一波。

实验记录说明毒笑草有反转的效果,正对应“窗户上结霜了,但摸起来又很暖和。”还有斯派克的龙火把信烧成灰,小蝶性格的反转。

今天帮阿杰完成了果园的种植工作。”AJ在农场里发现之前种的植物没有任何变化,所以发现时间的问题。

2 月 13 日
魔法师T_T Lv.21 站务
评论 黑夜残烛

回复30826 @chocolatemilk :

小蝶性格反转等等其实都是受“暗影行者”影响产生的幻觉,其实从续作里面能推断出来。哎不过续作的翻译难度加大了,里面除了隐藏文字,还搞了加密,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哭了

2 月 13 日
评论 黑夜残烛

回复30832 @魔法师T_T :

续作里的加密评论有大佬解密出来了,话说要不要试试翻译一些原文的评论。

2 月 13 日
小微 Lv.7 天马
评论 黑夜残烛

回复30832 @魔法师T_T :

加油!

2 月 13 日
魔法师T_T Lv.21 站务
评论 黑夜残烛

回复30858 @爱动漫大本营 :

那样就没味道了

2 月 13 日
小微 Lv.7 天马
评论 黑夜残烛

回复30868 @魔法师T_T :

2 月 13 日
某张姓男子 Lv.9 天马
评论 黑夜残烛

马国版敦威治恐怖事件(未退治成功结局)

2 月 14 日
梅子汽水 Lv.4 天马
评论 黑夜残烛

集体消失是我最害怕的东西之一,断手断脚之类的血腥直接恐怖跟它一比就差多了。生命的迹象在下一秒陡然消失,不复存在,一匹马活着的证明直接被抹去了,实在可怕。

4 月 13 日
SurprisePony Lv.4 天马
评论 黑夜残烛

恐怖气氛真的很足,有种克系文学的感觉,读着就让人掉san...

和不可名状的恐惧做斗争,想想就让人恐慌与绝望

这篇文章似乎有很多值得思考的地方,不过我智商余额不足,不擅长推理,所以就当做是作者为了增强恐怖气氛所做的安排吧~

4 月 13 日
小微 Lv.7 天马
评论 黑夜残烛

回复39870 @橘彩星光 :

不可名状的恐惧,真正的恐惧

4 月 13 日
OP39 Lv.4 独角兽
评论 黑夜残烛

浓浓的克苏鲁味(san清零)

4 月 14 日
Laughing-Heart Lv.25 陆马
评论 黑夜残烛

前段时间不久(也就是5月中旬),这个‘恐怖’系列的作者在fimfiction站上发布了第四部完结了此系列,虽然结局最后并不是很美好(当然结局也不是一般的黑暗同人文的恐怖结局那种)但至少也算有始有终了。全文翻译难度确实不小,也很感激译者对这篇文的翻译。:ftemoji_spikepushy:

也希望以后剩下的三部文能有译者能搬到fimtale上吧。(虽然我平常不怎么喜欢读这些恐怖文,但这个系列在也算是恐怖文的经典了,我有时候还是不愿意读前三部里那些小马在笔记中记录的那些绝望恐惧篇幅:ftemoji_appleroll:)

5 月 31 日
Laughing-Heart Lv.25 陆马
评论 黑夜残烛

其实就我看的这四部作品而言,全文恐怖的要素也就是故事创造出的那些气氛和悬念,以各种小马的日志、新闻条目来讲述整个故事,要说恐怖的话其实也没那么‘恐怖’:ftemoji_appleroll:

5 月 31 日
魔法师T_T Lv.21 站务
评论 黑夜残烛

回复45225 @Laughing-Heart :

这种一般应该叫“惊悚”

6 月 3 日
Laughing-Heart Lv.25 陆马
评论 黑夜残烛

回复45424 @魔法师T_T :

其它三部英语生肉在fim上全出来了,译者加油吧(说实话倒挺想看看后面几篇中文译过来是啥样):ftemoji_sgpopcorn:

6 月 3 日
Lv.2
评论 黑夜残烛

阴影部分的字是那些怪物写的吗

7 月 6 日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噩梦夜故事

    魔法师T_T

  • 洛夫克拉夫特式

    红糖巧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