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curate_Balance
Lv.15 4147/4500

幼稚的小雌驹 跟随夜骐的尾巴 来到森林中时, 你醒来了。

谁也不准打断我的友谊演说,星光熠熠!!

星光,不开玩笑,快,跑,吧。

本作评价
7()
()0

星光,不开玩笑,快,跑,吧。    Starlight, I'm Serious. Run. Fast. Now. 

 

紫色的独角兽野心家发现她的‘平等’思想面临着巨大的危机。

 

在一座名为‘咱们镇’(Our Town)的小镇里,星光熠熠(Starlight Glimmer)用铁蹄政策统治了所有镇民。表面上看,她是位还算友善的小马,甚至相当可靠。但事实上,她发自内心地厌弃可爱标记,认为某些小马的特别天赋让整个世界都不公平了,坚信小马们丢掉可爱标记变得一模一样会让生活变得更好。要平等。就连观点都应当相等。为了让咱们镇的小马们拥有‘平等’带来的‘真正的友谊’,她用魔法夺走了他们的可爱标记与特别天赋,还用等号形状的‘可爱标记’放在原来的位置,好让他们‘均等’。

 

不幸的是,某些小马对她伟大的平等计划有意见。确切地说,‘某些小马’就是友谊公主暮光闪闪(Twilight Sparkle)和她的五个朋友,云宝黛西(Rainbow Dash)、小蝶(Fluttershy)、苹果杰克(Applejack)、萍琪 · 派(Pinkie Pie),还有瑞瑞(Rarity)。他们认为,小马拥有可爱标记,彼此之间互不相同,是一件好事——星光熠熠才不吃这一套。为了教训这六个朋友,她把她们的可爱标记也取走了,想‘帮助’他们理解她的思想。

 

啊啦啊啦,说这么多也犯困了。不如这样,在座各位都是看过原作的,都知道原版的剧情,对吧?趁着你们还没哈欠连天地把我这篇文弃之不顾,我们直接跳到剧情有变化的地方去吧?

 

-    -    -    -    -

 

好,现在大家都把可爱标记拿回来了,我们来到了‘咱们镇’附近白雪皑皑的山里,星光熠熠的可爱标记被小蝶揭穿之后,她就逃到了这里。现在,星光被暮光闪闪、暮光闪闪的朋友们,还有咱们镇的镇民们包围了。暮光离星光站的那片雪最近,大约只隔了一只小马的距离。星光满面怒容,背后是一个山洞,洞口基本被雪盖住了,只有上端裸露在外。还有,这里毕竟是在山上,冷得很,但在场的小马们谁也没在意。

 

星光的视线集中在暮光身上,用讥讽的语气问道:“我来猜猜,暮光公主,你要拿无聊的友谊演说来折腾我了,是吧?”

 

然而,不似往常,这次暮光皱起眉,摇了摇头:“并不,我有问题要问你。”

 

“什么?”

 

“你记不记得,刚才我想对你进行友谊演说的事情?”

 

“啥...哦,你是说刚才你想烦死我的时候,我叫你闭嘴的事?”

 

“没错。”

 

云宝、萍琪、小蝶、苹果杰克和瑞瑞,虽然站在暮光身后,看不见她的脸,却都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惊得倒吸起凉气。

 

云宝说:“暮暮现在有了可爱标记,你玩儿完了,星光!”

 

“真可怜。”小蝶也说。

 

“你们说什么呢?”星光恼火地问。

 

“千万,千万,千万——一个亿——不能打断暮暮的友谊演说!”萍琪解释道。

 

瑞瑞警告说:“还是快跑吧,星光!不然就麻烦了!”

 

尽管如此,星光却只翻翻白眼:“怎么,她还能把我怎么着不成?最多也就是给我讲讲朋友不该——”

 

“星光熠熠,你知不知道,我为了想出友谊演说,要费多大力气?”暮光用低沉的声音质问。

 

“又怎样?”星光哼了一声,“你知不知道我想办法拿走可爱标记,建起‘咱们镇’,费了多大的力气?我说什么了吗?”

 

暮光的声音听起来更可怕了:“可我为了友谊演说,每天练习五个小时,一天不落下,你能吗?”

 

“诶,没,我没练那么久的可爱标记窃取术,可是——”

 

“那做梦呢?”

 

“啥玩意儿?”

 

暮光恨恨地瞪着星光的波斯猫般的蓝眼睛,紫色的眼睛里射出逼人的视线,在无时无刻不膨胀的怒火中嘶吼。如果暮光有手的话,这会儿也该握成拳头了:“我为了练习友谊演说,发明了专门的法术让我梦里也能练。星光熠熠做得到吗?”

 

“我、我在梦里没练过,可是——”星光的语气里少了几分嫌恶。

 

然而苹果杰克此时开口建议道:“星光,不开玩笑,快,跑,吧。”面对一只强抢了她的可爱标记的小马,她的声音听上去忧虑得有点离谱了。

 

星光对苹果杰克的警告只是嗤之以鼻:“哦,得了吧!你以为我会怕暮光闪闪?友谊公主,闪老师?她能把我怎么——”

 

一道洋红色的魔法打中星光的脖子下方,她痛呼一声,向后跌去。没有造成损伤,但还是痛得厉害。围观的小马们见暮光忽然发狠,都惊讶地叫出声来,只有暮光的朋友们没有反应。

 

暮光的独角亮着,咬牙切齿,威胁地回答:“我能把你这么着。”

 

星光没有退缩,她也咬牙切齿,满面怒容,独角亮起蓝绿色的光:“你想和我打一架吗,暮光公主?那就来吧。”她低哼一声,将一道巨大的光柱全力投向暮光。

 

然而,暮光连魔法护盾都没有用。就在星光的光柱即将击中她的那一刻,暮光一仰头,发光的独角将那道魔法稳稳地打向空中,看上去轻而易举。

 

星光眼看着自己的魔法光柱陨石似地飞过蓝天,傻了眼。她不是小马国最强壮的小马,但看见她的全力一击就这样被轻轻松松地化解掉,还是无比惊悚——天角兽也不能开外挂啊。星光对暮光低下了头,天角兽脸上带着严肃的神色,不知不觉,她从露出了狠厉一面的公主面前慢慢退后了。看上去,星光的蹄子比脑子想得快。

 

只不过,星光的脑子还在坚持带头。她不敢相信地摇摇头:“这...这怎么可能?我光知道你的魔法很厉害,可没有想到会这么强!”

 

云宝摇摇头:“我们尽力了,星光。”

 

“对呀,暮暮一般都不用尽全力,她怕我们觉得她‘秀技术’。”萍琪解释道。

 

“所以你听说过的传闻,最多也就是暮暮的五成力量。”瑞瑞补充说。

 

星光大惊失色,双眼变大了一整圈,惊呼道:“什么?!五成?!”

 

这一消息,加上暮光充满威压的双眼,令星光一阵毛骨悚然。她知道暮光闪闪很厉害,但听说自己的力量连暮光的五成比不上,这就令她不由得觳觫了。

 

然而还未等她开始觳觫,星光便想起一件重要的事。如果没有可爱标记,暮光就会失去魔法天赋,就没什么本事了。意识到这一点的星光又恢复了方才的虚张声势,脸上又露出嚣张的笑:“又怎样!我只要再把暮光的可爱标记拿走,她就不能用魔法了。”

 

但她没机会了。暮光的独角亮起了更加明亮的洋红色光芒,一道纤细的魔法射向星光的独角。星光下意识地惨叫一声,却发现独角没有传来剧痛,只是略有刺痛。一个洋红色的环出现在她的独角中部。星光集中精神,试图随便用个法术。然而,她独角上的环只是变亮了片刻,便又暗下去,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发生。

 

“这...这是怎么回事?”星光的声音比刚才更无力了,“为什么我的魔法没了?!”

 

“你独角上的这叫做‘禁魔’环。”

 

“诶,你还会这种东西的吗,暮暮?”萍琪问道。

 

“你什么时候学的?!”云宝追问。

 

暮光头也不回地解释道:“先回答萍琪的问题,我会。然后是云宝,我变成天角兽之后,学的第一个魔法就是它。我原本希望自己永远也不需要用上这种法术,并且下定决心,只对犯了错的小马这么做——比如打断我友谊演说。”

 

星光不知该说些什么,她声音里满是不确定,结结巴巴道:“你、你这是、是要做、做——”

 

暮光举起一只蹄子打断星光的话:“到此为止,星光。我来告诉你,你该做什么。”

 

这话出乎意料,星光迟疑地点了点头:“好、好的?”

 

情况眼看可能失控,小蝶以温柔的声音说:“那个...暮暮?我觉得你该...”

 

但暮光置若罔闻,她眼中满是烈火,将蹄子放回地面,俯下身慢慢走到星光面前,星光满面恐惧地后退。

 

“你可以欺负我,你可以绑架我的老师,你可以毁坏我的心智。”

 

为了让暮光冷静下来,星光匍匐在雪地上:“好,暮光公主,我错了,对不起!”

 

然而,投降也没能让暮光冷静分毫。她继续一步一步前进,直到矗立在星光面前,蹄子踩在星光面前的雪地上:“你可以欺骗我哥哥,欺骗我的朋友,你可以抢夺水晶帝国(the Crystal Empire)。”

 

看着暮光满面怒容的模样,星光哀求道:“求求你,我——”

 

“星光熠熠,闭嘴——你可以让无尽之森(the Everfree Forest)失控。”

 

其中一名镇民,双钻(Double Diamond),白色的陆马打断道:“那个,暮光公主,我们的可爱标记都回来了,其实原谅她也不是不——”

 

暮光转过身,瞪着双钻怒吼:“我还没说完呢!而且也不是可爱标记的问题!”

 

双钻吓得叫唤一声,向后跳去:“好、好吧,暮光公主。”

 

没谁敢再打断她了。暮光又看向星光。然而星光已经不在她面前了。

 

暮光抬头看向前方,摇摇头,对着星光“啧,啧,啧”起来。星光拼命想从那边被积雪遮蔽的洞口钻进去,身已半入,止露尻尾。如果让雄驹,或者某些别的世界的公裸猴从她的视角看向星光,他们准会一脸绅士样。

 

然而星光没能钻进去,被暮光一把薅住尾巴,拽了出来,丢回刚才的地方。

 

“还有,星光,你可以偷走小马国所有的魔法,你可以炸掉我家,炸掉我的书,你甚至可以抢走我的可爱标记,让我失去自己的特点。但是,星光熠熠,你,听,好。谁也不准,谁,也不准打断我的友谊演说。”

 

星光没了魔法,也没希望逃脱了,这么多年来,她是第一次陷入了无助的境地。看着暮光怒火中烧的双眼,她全身止不住地颤抖。现在,比起她的平等大计遭到破坏,面前的事情显然更要命一些。传言中的暮光闪闪公主,友好、善良,即使再愤怒也不会伤害别的小马一根毛——这样才符合‘友谊公主’这个名头啊。

 

然而,面前怒不可遏、咬牙切齿的暮光闪闪,直直地立在她面前的暮光闪闪,根本就和故事里不一样。谁也没有再尝试营救星光,只沉默地看着这一幕。

 

星光好声好气,惴惴不安地恳求:“求、求您饶了我吧,暮光公主,求求您别伤害我,我其实也很可怜的,我小时候——”

 

闭嘴!!听好,我已经给你安排上了,星光熠熠。”

 

星光的嘴唇颤抖着:“安...安排上什么了?”

 

暮光说话的语气不像是动怒,更像是在讲课:“为了处罚你打断我的友谊演说,我要‘处分’你两个月。”

 

苹果杰克、小蝶、萍琪、云宝,还有瑞瑞,都深吸了一口凉气。她们都知道‘处分’有多可怕。

 

“不,暮暮!‘处分’使不得!”苹果杰克恳切地说。

 

“对啊,罪不至此!”云宝喊道,“确实,星光她偷了镇民和我们的可爱标记,但她以为这是为我们好啊!”

 

“没错,她本心不坏,只是钻进了牛角尖,我们一起,能让她悔改的。”小蝶辩解。

 

“就算是提雷克(Tirek)和黑晶(Sombra),都不至于要受‘处分’呐。”瑞瑞提醒道。

 

暮光没心情听她们说什么,她的眼睛仍盯着星光,解释道:“我惩罚星光,不是因为她偷了几个可爱标记,是因为,她打断了,我,的,演,说!”

 

混沌之主无序(Discord)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眉头紧锁——这是他只有真的真的很担心某件事时才会露出的稀有表情——一般他露出这个表情都是因为担心小蝶:“暮光闪闪,你不会脑子坏掉了吧?就算是我这种喜欢看小马受难的变态,也觉得你‘处分’她这件事太过火了点!”

 

萍琪伸出一只蹄子指着无序:“你瞧?连序爷都觉得你过火了!”

 

“关我什——等一下,”暮光暂时放松了对星光的眼神攻击,转而困惑地皱着眉头看向无序,“先别走,无序,你来这里做什么?”

 

“我一直都看着你们,以免你们捅个什么娄子出来,”——无序凭空变出一个紫色的垃圾篓来,一爪子捅穿——“那样我就能及时来救你们[8|主要是救小蝶。]别转移话题,你绝对不能‘处分’星光!你这么好的马不可以那么铁石心肠!”

 

暮光与无序拌起了嘴时,暮光的朋友们窃窃私语起来,很快达成了统一意见。瑞瑞用魔法一把将星光拉到身边,不让暮光看见,轻声对她说:“喂,星光。”

 

“怎么啦?”星光的回答细若耳语。

 

“听好,等暮暮和无序吵完架,萍琪会帮你拖住暮暮,那时候你就赶紧跑,钻进刚才的山洞里,能跑多远跑多远,明白吗?”

 

暮光可不会让星光逃跑,转头看向瑞瑞和星光的方向吼道:“我全听见了!你要是敢跑,星光熠熠,我一定会抓住你,然后就把你‘留校察看’!”

 

云宝哀求道:“不,暮暮!不要说出那四个字!”她看向星光:“好吧,星光,你千万不要跑,要是真的被‘留校察看’,就完了。”

 

星光自知逃跑无望,叹了口气说道:“好吧,我投降,暮光公主。但你要‘处分’我之前,能不能请先告诉我,什么是‘处分’?”

 

苹果杰克不想让镇民们听到‘处分’的可怖内容——至于‘留校察看’,她宁愿撒谎也不会说的——在星光耳边小声告诉了她答案。一听到自己即将遭遇什么,星光惨叫一声,嘴角恐慌地下垂而抽搐起来。她的眼睛变成了平时的两倍大,盯着暮光。她是个没人拦得住的嗜血变态杀马狂,根本不是什么善良可爱的友谊公主。

 

“不...不...公主不要啊!把我丢到月球上去——不,太阳上去!把我变成石头也行!求求你,求求你,求求你了,饶了我吧,暮光公主!您是友谊公主,您不能做这么变态的——”

 

暮光打断她的话:“有个成语,叫做‘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如果你做的不是这么过分的事情,哪怕是穿越回过去,引发足以毁灭小马国的蝴蝶效应,只要你肯投降,我都会宽大处理——最多也就是成为我的友谊学生,隔几集被玩一次梗而已。至于现在,你的时候到了。”

 

星光想要尖叫求助,但生怕暮光一怒之下会给她‘留校察看’——云宝说她会完蛋,那就肯定会完蛋——因此,她大气也不敢出一声。暮光的朋友们想要试着说服她,然而心里都很清楚,再怎么说也不会有用的。镇民们仍在一旁,六个朋友——包括无序在内——都一言不发地目送着暮光走下山路,用魔法把无助的星光飘在身后。

 

暮光的语气平和下来,听上去更像是平常友好的声音,她没有转头看向星光,直接开口:“听好,星光,等我们到了小马镇(Ponyville),去我的城堡之前,我要先去镇上的蹄铐专卖店买一副蹄铐给你,再去买些纸笔,列好清单——如果‘处分’的步骤有了缺漏,你只会更加痛苦。”

 

“我们能走观光线吗?”

 

“当然可以。”暮光回答时,脸上居然带着微笑,“路上多花的时间,刚好你可以用来反省自己的罪恶。”

 

“呃...我又想了想,要不我们别走观光线了吧?”

 

“不行,我们一定要走观光线,你会喜欢的。现在我们去找点吃的——你想吃什么?”

 

“那个...干草三明治可以吗?”

 

“挺不错,那我们就吃这个——别担心钱的问题,我付账。”暮光的微笑变作了困惑的神情,她马不停蹄,转过头看向星光,“还有,‘咱们镇’这个名字也太差了吧?”

 

“能用就行。”

 

-    -    -    -    -

 

接下来两个月,暮光闪闪公主每一天都会把星光用蹄铐锁在城堡的深处,然后‘处分’她。星光痛苦地哀嚎,乞求饶恕,但除了暮光,谁也听不见他的求饶,因为暮光用法术屏蔽了声音向外的传导。因此,外面的小马谁也不知道这只至今没能取回魔法的独角兽究竟遭受了多大的苦难。

 

在‘处分’结束前,星光被拘禁在城堡里,无法逃跑——尽管有了‘留校察看’一年的威胁在,她本来也不敢跑。不过,暮光也并非铁石心肠,她给星光安排了一间舒服的房间,让她在‘处分’以外的时间可以住在里面,也可以随意在城堡里走动——当然,前提是星光受完‘处分’,还能走得动路。

 

让星光经受了两个月地狱般的折磨后,暮光终于取下了她的限魔环,让星光成为了她的学生。星光仍然需要学习友谊,但她不同往日了。既是因为她改邪归正了,也是因为她受过‘处分’后,留下了心理阴影。

 

那么,暮光闪闪对星光熠熠的‘处分’究竟是什么?你们肯定以为会是‘连续听暮光闪闪的友谊演说四小时’,对吧?

 

答错了。

 

是连续听暮光闪闪的友谊演说小时。

 

你们肯定要问,‘留校察看’又是什么呢?有些东西,你们还是永远都不知道的好。

 

---注 释---

 

 

---感 谢---

 

现在,Acc有了爱发电账号,欢迎愿意资助的小马(或者其他生物)前来赞助。

 

下面是本章发布时,我已有的赞助者(按时间顺序排列,称呼依照赞助者需求):

乘风小姐姐

切拉

Utopia(乌酱~)

Westwind

flicker-气球

thumb_up7
0thumb_down
排序:升序
1楼
Fytus Lv.5 天马
回复 星光,不开玩笑,快,跑,吧。

有些东西还是永远不要知道的为好,对吧?:ftemoji_pinkamina:

13 天前
2楼
回复 星光,不开玩笑,快,跑,吧。

来自别的世界的公裸猴表示十分好奇,甚至想亲自试一试:ftemoji_sgpopcorn:

13 天前
3楼
utopia Lv.14 幻形灵赞助者
回复 星光,不开玩笑,快,跑,吧。

身已半入,止露尻尾。

别吧,这也行的吗。

 

不就两个月处分么,给我来一份,我也要每天听五个小时友谊嘴炮。

 

13 天前
4楼
Mistal Lv.3 独角兽
回复 星光,不开玩笑,快,跑,吧。

绝活 星光洗白那一段暮光闪闪只说了两句嘴炮 大意就是:“归顺于我,送你朋友,给你机会。”

然后星光的就洗白了

:ftemoji_sgpopcorn:

 

12 天前
5楼
LRlicious Lv.14 麒麟小编
回复 星光,不开玩笑,快,跑,吧。

太可怕了:ftemoji_lunateehee:

12 天前
6楼
笛斯Disi Lv.3 陆马
回复 星光,不开玩笑,快,跑,吧。

突然明白了什么……书记之所以会这么快洗白肯定是看到了这篇文章,然后害怕了

2 天前
7楼
上人123 Lv.3 陆马
回复 星光,不开玩笑,快,跑,吧。

建议学习:睁着眼睛睡觉,此神级招数。

不过,我实在无法想象听5个小时友谊演讲有多痛苦。一闭眼一睁眼,5个小时过去了……

1 天前

登录后方可回帖

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有问题?查看用户手册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加群需要正确回答问题,答案在置顶的《FimTale用户手册》中)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