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mple
Lv.1 82/160 独角兽

None of us claimed to be perfect

勿忘我

本作评价
8()
()0

原址: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221419/never-forget-me

作者:Rated Ponystar

 

暮光闪闪从来没有去过温蹄华。她父母曾去那度过几次结婚纪念日,每次都对它给予了高度评价。他们甚至还计划六十岁的时候在那儿安度晚年。暮光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只为第一次造访那座“雨城”可以出席一个开心点的场合。一个她用不着穿黑色丧服的场合。

幸好瑞瑞给了她一件朴素的黑裙子,虽然她花了好一番工夫才说服那位专业时尚设计师不要玩得太过。葬礼真的不适合穿那种五光十色的衣服,尤其是像这样的葬礼。一从火车座位上看见即将抵达的城市的摩天大楼,暮光便把那封信浮了起来。信上告知了她一位…呃,不算是朋友的…小马的过世。她只跟死者说过几次话,而且基本都不是什么愉快的回忆。

为了让自己安心,她又读了一遍:

亲爱的暮光闪闪公主,

我们遗憾地通知您,您的一位相识,崔克茜·鲁拉之月,已经在一次悲惨的事故中不幸逝世。依照她的遗嘱,您被邀请参加她的葬礼。地点位于温蹄华的末渡纪念殡仪馆,时间是八月二十一日下午一点。如果有需要,可以携客同来。鲁拉之月小姐给您留了样东西,她希望您能在她离世后收下。请前来领取,如果无法参加葬礼,请寄给我们地址,以便我们寄送物品。

 

同情之至。

末渡

末渡纪念殡仪馆的所有者

她刚收到这封信时,涌上心头的不是悲伤,而是困惑。暮光或者小马镇的任何小马最后一次看到崔克茜的时候还是去年。她为了报复暮光对她的羞辱而试图用天角兽护身符打败她,反而被其腐化,占领了小马镇。崔克茜承认她买天角兽护身符只是为了打败暮光闪闪从而摆脱她狼藉的名声。她不是特意要驱逐暮光或者占领小镇,这些都是护身符的作用。她并不知道自己被控制了,还说永远不会在意识清醒的时候做这种事。塞拉斯蒂娅公主相信了她,所以她没有受到任何指控。有些小马认为她应该被关起来或者至少做点社区服务,但公主愿意给她第二次机会。崔克茜向公主表达感谢之情后便离开了,没有请求暮光的原谅。

虽然发生了那些可怕的事情,暮光还是原谅了她。塞拉斯蒂娅公主教导她所有小马都应该被给予第二次机会,尤其当他们自愿改变的时候。暮光没有把小星座熊那次事件算到崔克茜的头上,毕竟是剪剪和蜗蜗的错。有些小马不这么想,觉得她应该受到更多惩罚,包括她的几个朋友也有同样的看法。暮光尝试和他们理论,但没有非争出来个理儿来。她很确定小马镇的所有小马,包括她自己,都不会再见到伟大全能的崔克茜了。

回忆还是省省吧,暮光想道,同时把信收好。她暗自高兴旅程已接近尾声。这一路上没有同伴也没有书来消磨时光,实在是无聊到了极点;可惜匆忙赶车的时候把本来要带的书落在了家里。有朋友陪的话或许还能不那么尴尬,但她们要么有事要么就不想来。

暮光读信的时候,斯派克和她朋友都立刻觉得这是陷阱。大概崔克茜又在盘算着羞辱或者伤害她。她也曾这么想过,但紧接着便回想起了上次见到崔克茜的时候。对方眼里的悔意和那乞求原谅的眼神仍历历在目。那可是她有生以来唯一一次听到崔克茜道歉。暮光轻轻合上眼睛,感觉到了和那时对崔克茜相同的怜悯,尤其因为这是对她在世时的最后记忆。不,道歉非常的真诚,暮光知道她是真心的。

伟大全能的崔克茜,她过去的老对手之一,去世了,暮光不知道该对此作何感想。她和崔克茜不是朋友,两马也只见过两次。都不是友好的会面。这只让为什么偏偏是崔克茜会邀请暮光参加她葬礼这个问题更加难以理解。小星座熊事件之后,崔克茜指责暮光毁了她的生活,接着便企图凭借危险的魔法向她报仇。友谊或者尊重在她们之间都无从谈起,但她现在竟坐上了这辆火车,准备跟她所谓的“对手”进行最后的道别。

斯派克曾试图指出暮光不是非得过去,她不必对根本不是朋友的崔克茜尽这个义务。虽然确实如此,但她脑袋里有个声音不断在告诉她让她去,哪怕只为了知道崔克茜邀请她的原因也好。况且,既然她现在是公主了,崔克茜也算是她的子民之一。

她朋友中,萍琪派、瑞瑞和小蝶接受了她的选择,并请她替她们给崔克茜的家人带去哀思,她们自己因事务缠身而无法前来。苹果杰克、云宝黛西和斯派克不大赞同她的做法。尽管不能说他们很高兴崔克茜死了,但也丝毫不同情这个几乎两次毁掉小马镇的前魔术师。唯一好像掉了几滴眼泪的是剪剪和蜗蜗,那时她决定去告诉他们他们的英雄去世了的消息。他们都想和她一起去,但他们的父母不允许。

所以那就只是既小又老的我去参加一个……前任敌人的葬礼了吧我想?暮光想到,这时火车开始减速进站。缝隙发出互相刮擦的声音,接着火车猛然停下,列车长宣布到达温蹄华站。暮光走下座位,到站台上后赶紧创造一个护盾以防雨点弄湿裙子。

暮光暗想得找机会买把雨伞。穿过马群时,有几个认出了这位新任公主,立马让路鞠躬。她不禁羞红了脸,尽最大努力无视他们,把注意力放到前面通往停车点的阶梯上。她还是不习惯小马们像对其他公主那样对她鞠躬,很高兴她的到来没有大张旗鼓。提雷克之前这种情况就很严重了,而自从她三个月前打败那个恶魔之后,她几乎被当成了白胡子星璇再世。

至少还没有记者。虽然等小道消息传播开来了恐怕就不好了,暮光一边想一边开始小跑,希望不要在路上遇着狗仔队。崔克茜的家人是不会愿意哀悼的时候有马看着的。虽然对崔克茜来说,她就算在地底下也会享受这样的关注。

暮光径直跑向她所能找到的最近的出租车,进到车里告诉司机去末渡殡仪馆。当然他认出了她,但她赶紧让他不要告诉任何马她的行踪。他在保证守口如瓶后,疾驰而去。

***

路程没有暮光想得那么远。不到一个小时她就抵达了殡仪馆,付了车钱。这栋楼没有周围的高,但起码能容下两个苹果杰克家的饲养场。暮光推开带有珍珠光泽的灰色大理石门,进入了寂静无声的大楼。房间是黄色的,考虑到房间的用途,这颜色不大正常。地上还有一条镶着金边的红色天鹅绒地毯。墙上挂着画着鲜花和天使的画作,还有彼此长得很相像的小马的肖像。暮光觉得这大概是殡仪馆每一代的主人。

真正让她寒毛直立的是,这里好像一匹马都没有。老实说,就像尸体一样安静。还出奇地冷,冷到连自己的呼吸都能看见。暮光环顾四周寻找任何类似办公室入口的门,但大多数门都关着。她不敢进其中的任何一扇,怕里面正在举行葬礼,不想打断他们。她瞥了一眼附近的落地钟,发现离信上的时间还有几分钟,所以这么安静不可能是因为来晚了。

“那个,有马吗?”暮光大声喊道。

她刚喊完,就传来一阵蹄声,把她吓得差点没站稳。从其中一扇关着的门里走出一匹身穿黑色礼服的灰色中年马,他正打理着梳到脑后的白色鬃毛。完毕后,他走过来,脸上微微带笑。“欢迎来到末渡殡仪馆,我是这里主人的儿子,永恒宁静。您是来预订葬礼时间的吗,小姐?”

“暮光闪闪,”她答道,对方向她鞠躬时她无奈地转了下眼珠。“不,我是来参加葬礼的。崔克茜·鲁拉之月?或者说伟大全能的崔克茜,这是她的绰号。”

他看着她,睁大了眼睛,下巴差点掉下来。他赶紧抬起下巴,冲蹄里咳嗽了几声。

“哇,那我想这不是个玩笑了。你真的来了。”

“什么意思?”暮光问道。

“我们读她的遗嘱的时候,都不太确定她是不是闹着玩的,但还是把信寄了出去。可我们本以为您要么会回信说弄错了要么就压根不会来。看来是我们猜错了,”永恒宁静说着,挑起一边眉毛。“您和鲁拉之月小姐是什么关系?不是想冒犯您,但您是公主还是一位英雄,而她,据我所知,是一个旅行魔术师。”

“她是…”暮光咬了下嘴唇。“一个和我……关系有点紧张的小马。”

永恒宁静依然扬着眉毛。过了好长时间,他耸耸肩。“好吧。请跟我来。”他转过身,示意她跟他穿过大厅。暮光边走边来回深呼吸,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她读过的葬礼应有的礼节。她只参加过一次葬礼,还是她五岁时的一个年老亲戚的。

崔克茜的家人看到她会生气吗?还是会感到荣幸?她要不要来个长篇演讲?在葬礼上对死者致挽辞是一个传统,或者她读的书上是这么写的,但她能说点啥呢?她真的不怎么了解崔克茜,尤其是对她的优点。她肯定得有优点的,对吧?也许我可以问问她的家人还有和她亲近的小马。

“到了。”永恒宁静打开她右边的一扇门。门边是一个花圈,上面有一张崔克茜的照片,照片上的她穿着魔术师的行头。

“只有这一场葬礼吗?”暮光问道,向四周看了看。

“是的,今天挺清闲。何况,也不会有很多马。”

“为什么这么说?”暮光边问边走了进去,结果立刻僵住。“呃,其他小马哪去了?”

“没有其他小马。只有您来参加这场葬礼,暮光公主。”

暮光睁大了眼睛,同时永恒打开了葬礼房间的门。里面真是朴实无华…空空荡荡…最糟糕的是,寂静异常。没有抽泣也没有低声哀悼的声音,只有一片死寂,甚至都听得到风声。暮光慢慢走了进去,眼睛依然大睁着,不敢相信眼前她所看到的。崔克茜的家人呢?她的朋友?来几个粉丝也行啊?那些不合常理的奢华装饰还有焰火道具还有崔克茜那一大堆的照片都哪里去了?

一个马都没有。只有她自己。唯一的装饰是一口无盖棺材,周围摆放着花朵,能看见里面一匹小马的上身。熟悉的蓝色皮毛和银白色鬃毛已经昭示了它们主人的身份,但暮光还是不相信。这不可能是崔克茜的葬礼。就是不可能。这不是暮光所知道的那个骄傲自大又夸张的崔克茜。

崔克茜应该让她所有的粉丝都过来,哪怕是和她关系好点的小马,也不该邀请暮光。而且为何不办一个规模巨大的豪华葬礼呢?放一大堆烟花,再在照片周围摆上一圈蜡烛。

什么也没有。只有一个表情平和的魔术师,双蹄放在心口上,穿着那件让她臭名昭著的斗篷。甚至她的魔术帽都被细心叠了起来放在她的遗体旁边。

暮光站在那里,尴尬地看着她曾经的“对手”。“真…真的只有我吗?”

“恐怕如此,殿下。”永恒宁静答道。“我现在要去拿她给您的那样东西了。大约半个小时后,宣布最终权的牧师就要来了。请向她作最后的道别吧。”

他离开的时候,她甚至没有心思跟他说话。就这样了。崔克茜去世了。她大概会称之为她的“谢幕演出”。暮光坐下来,看着面前雌驹微笑的脸庞,她曾经给自己带来了那么多的麻烦。在崔克茜脸上看到这个表情有点奇怪,毕竟和她接触的大多数时候她脸上露出的表情总是自负或者恼怒

她看起来…好平静…暮光想。她之前看到过这样的神情。她的导师,塞拉斯蒂娅公主,在工作整整一周之后经常会露出这种表情。就像崔克茜在艰难的一生结束之后终于得到了安宁。

暮光接着想到了一件事情:崔克茜的马生是什么样的?她知道崔克茜是个旅行魔术师还有……没有了。她对这个躺在棺材里的雌驹了解的是如此之少。她有家人吗?她在哪里长大?她的童年是怎样度过的?她有什么梦想?她是不是对她做过的所有错事痛悔不已?她在这世上有哪怕一个朋友吗?

暮光转身,看着面前空空如也的椅子。这大概就足以回答刚才所有的问题了,但同时又引起了更多的疑问。暮光转过头看着崔克茜,轻声开口,“你怎么什么都没有提起过呢?”

如果暮光知道崔克茜是这样的孤独,她会向她伸出友谊之蹄的。用友谊改变她,这样她就会是一个平易近马的魔术师,而不是既自大又自私。但她以前也没有再想起过崔克茜。想到这里,她的心不禁抽搐了一下。如果我没来的话……她会孤身一马。任何小马都不该有一个没马参加的葬礼…

已经没有必要做演讲了。不仅没有听众,也无话可说。暮光现在甚至根本没法去想致辞的内容,她还没有从震惊中恢复过来。

有多少小马和崔克茜一样?一直是独自一马,甚至死后也是如此。没有马为他们哭泣?没有马为他们道别或者谈论他们有过的美好回忆。暮光意识到自己很幸运,不但有家人还有无数爱她的朋友,眼里不受控制地流出了几滴眼泪。她现在开始可怜起来那些没有这等殊荣的小马了。

“暮光公主?”暮光转过身,看见永恒宁静拿着一个信封。“鲁拉之月小姐给您留下了这封信。”

暮光立刻拿了过来:

亲爱的暮光闪闪,

你在读这封信的时候,伟大全能的崔克茜已经伟大永久地长眠了。如果你在读这封信,那说明你来参加我的葬礼了,崔克茜很感激你。如你所见,你是崔克茜有过的最接近朋友的马了。

崔克茜长大的时候,没有任何小马陪在身边。崔克茜的父母在她还小的时候因为某种原因抛弃了她,崔克茜已经不关心是什么原因了。没有小马愿意收养崔克茜,因为她对他们来说都太过优秀。所以她必须靠自己,而且只靠自己。这就是她成为魔术师的原因,整个世界就都会知道崔克茜的伟大和全能。为了告诉全世界,崔克茜,一个无名小卒,可以在这个冷酷无情的世上拥有重要的地位!

可是…崔克茜似乎搞砸了太多次。

也许崔克茜是有点傲慢,也许她老是为了自己而贬低他人。但伟大全能的崔克茜这样的马又该怎样才能活下去?崔克茜没有像你一样含着金汤匙出生。她生下来就资质平庸。不,崔克茜必须战斗,坚持不懈,来获得她现在的名声。

然后崔克茜就因为她在小马镇的行为,彻底名誉扫地。

伟大全能的崔克茜是不会为小星座熊道歉的,那是那俩没长脑子的讨厌鬼的锅!

但伟大全能的崔克茜确实要为天角兽护身符道歉。崔克茜从没想过要干得那么绝,她只是想打败你。她只是想向世界证明她可以和魔法元素持有者一样强大。但她作弊了,还为了一己快感肆意践踏起生命。

崔克茜很后悔。

崔克茜之后的生活十分艰难。很多小镇甚至连边儿都不让她靠近。崔克茜不得不一直向北走,走到她的恶名还没有传播到的地方。如果崔克茜在你读这封信的时候不仅没有出名还死了…那她就是默默无闻地死去了。

就这样吧。崔克茜可以在来世再伟大全能。

但崔克茜很感谢你能来。崔克茜甚至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邀请你。也许是因为你是唯一一个原谅崔克茜的。唯一一个给予了她真正的善意的小马。

谢谢你。

崔克茜要没地方写了,所以她会以最后的一个请求作结。一个最终的请求。

不要忘记崔克茜。

不要忘记我。

我不想就这样默默地死去。如果有哪匹小马,任何小马,能记得我,我就可以安息了。我只是不想独自一马,被彻底遗忘而已。

哪怕已经入土。

—崔克茜·鲁拉之月。

附言:请替我向你朋友表达歉意。我知道已经晚了,但请一定要传达到。

泪珠从暮光的眼眶中滚滚而下,一滴一滴落在纸上。她抽泣着,看向她为之满怀着同情和尊敬的崔克茜。她经历了这么多,一直是自己打拼,现在她去世了。从来没拥有过她想要的影响力。“她…她是怎么死的?”

“从楼梯上摔下来折断了脖子。真的很可惜。”永恒回答道。

暮光哭得更加厉害,但她现在知道该说什么了。

暮光走向棺材,注视着她的对手…不,现在是朋友了。这是她唯一能为她做的。“崔克茜·鲁拉之月,你度过了坎坷的一生。我几乎想象不到你是怎样的感受。生活在一个没有任何小马对你表露出关爱或是善意的世界上。但你还是在抗争着,努力地去生存,去争取,一路上披荆斩棘。我认为你不算一匹坏马。你只是太孤独了,希望被爱。如果有马和你成为朋友的话,或许一切都将会不同。你有着无限的潜力,但却被残酷的命运埋葬了。安心地去往来世吧,你的苦难已经结束,可以安息了,因为有一匹小马永远不会忘记你。要给予友谊永远不晚,而我向你给予我的友谊,伟大全能的崔克茜。”

暮光俯下身,亲吻她的额头。

“我不会忘记你的。我保证。就此永别了,愿你安息。”

她转向永恒宁静,问道,“牧师来吗?”

“他说他马上就到。他完事之后,我们就可以火化她了。”

“她想被火化吗?”暮光惊奇地问道。

“不,但她买不起坟墓和墓碑。我们对流浪汉和无家可归的马一般都火化,然后把骨灰撒进风里。”

暮光眯缝起眼睛,从包里浮出一包钱币来。“告诉牧师不用来了。我希望用船把她的遗体运往坎特洛特皇家公墓,在那里进行下葬。然后在那再找一个牧师来给予她最终权利。还要定做一个墓碑,上面写着‘伟大全能的崔克茜’。我会和几匹小马一起到场观看的,所以也要准备鲜花和花圈。如果钱不够,尽管联系我,我会再寄给你钱。”

永恒宁静睁大了双眼,但还是接受了这笔钱,点点头。“她一定对您很特殊。”

暮光转向崔克茜,悲哀地看着她。“现在才是。”

thumb_up8
0thumb_down
排序:升序
#1
魔法师T_T Lv.16 站务赞助者
回复 勿忘我

@柚七

来看这个。

 

傲慢的外表下有一颗脆弱的心。不过我觉死后再玩一票表演,可能更适合这位旅行魔术师吧。:

ftemoji_trixiesad:

6 天前
#2
魔法师T_T Lv.16 站务赞助者
回复 勿忘我

@柚七

来看这个,刚刚没at成功 :ftemoji_facehoof:

6 天前
#3
柚七 Lv.5 陆马
回复 勿忘我

回复#2 @魔法师T_T :

看完了!!

6 天前
#4
柚七 Lv.5 陆马
回复 勿忘我

回复#2 @魔法师T_T :

哇法师竟然还记得我是暮崔党ovo感动

怎么说,全文看下来还是不错的,,,气氛到了情节到了,剧情没硬伤。情感也很真挚,崔克西的自白很感人,暮光的落泪也感人。但讲道理还是老套了()从小没爹没妈一人打拼,于是长大过程中形成了不咋样的性格,不理解友谊.....虽然看着自大,但实际上脆弱....之后在暮光的感化下第一次感受到了友谊的温暖......blabla...懂我意思吧()

还有就是从楼梯上摔下来断了脖子这个,太出戏了hhhhh我不是想杠,但本来酝酿的感动的心情看到这里一下子笑场了()或许作者是想形成一种戏剧性的效果:一声追求声势浩大,追求华丽的人结果最后死于这么微不足道而可笑的事。

不过整体还是很好的!我赞一下原作者和译者。

感谢法师推荐!

6 天前
#5
魔法师T_T Lv.16 站务赞助者
回复 勿忘我

回复#4 @柚七 :

哈哈哈哈所以我评论说我觉得死之后再来一场表演才更适合这位魔术师

6 天前
#6
柚七 Lv.5 陆马
回复 勿忘我

回复#5 @魔法师T_T :

附议

6 天前
#7
Wimple Lv.1 独角兽
回复 勿忘我

回复#4 @柚七 :

原文底下就有人因为死法而踩了这篇文,个人认为,还挺符合她平地摔的设定:ftemoji_twisheepish:

4 天前
#8
柚七 Lv.5 陆马
回复 勿忘我

回复#7 @Wimple :

说的倒也有理!

4 天前

登录后方可回帖

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有问题?查看用户手册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加群需要正确回答问题,答案在置顶的《FimTale用户手册》中)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