棕色教授
Lv.3 352/540 独角兽

愿碧海蓝天永远与你相伴。

败则为寇

中心城篇(下)

本作评价
26()
()0

  “古往今来,有一条法则贯彻了小马们所有围绕权力的斗争:成王败寇。简单解释起来,就是胜利的小马会将自己塑造成完美、正义的代名词;而失败者只会被胜利者肆意诋毁。”   
  
  “在塞拉斯蒂娅被放逐到月球后,再也没有能与梦魇之月分享权力的小马了。于是,她开始采用各种方式把小马国打造成一个只属于她自己的王国。”  
  
  “永夜只是其一罢了,她还想要所有子民都爱戴她。于是作为唯一的公主,她命令除皇家档案馆,任何图书馆都要销毁任何与‘太阳’或‘白昼’有关的书籍;学者们被要求制定对她有利的皇家法律;作家们被要求重新编写与白昼有关的故事,破灭之阳的传说就是那时的产物。” 

  “可是《先驱绿萝藤》……” 

  “自然是一千年前某只小马故意保存下来的。谁会没事对着一部传记施展这种强度的保护魔法?可即使如此,时光的力量也已经让它奄奄一息了。你能想象其他漏网之鱼的下场。”
  
  星光熠熠的后背在冒冷汗。一个黑暗的秘密正在自己眼前一点点绽放,而梦魇之月自小就在她心中扎根的完美形象,却逐渐开裂了。

  “所以,您是说……梦魇之月将白昼原本的概念抹去了,用‘天灾’的概念取代?这对塞拉斯蒂娅而言太不公平了……”

  “哦,那你知道更不公平的事情是什么吗?”直展云冷笑着,“甚至连击败混沌之主他们都变成了梦魇之月自己的战绩!”

  “击败混沌之主?”

  “对!就是那些你耳熟能详的其他传说,混沌之主无序、还有提雷克大王和水晶帝国的黑晶王。”

  “我知道。他们怎么了?”

  “他们和梦魇之月没有半点关系。实际上,他们是在姐妹决裂之前,被两位公主共同封印的!但是你看,有哪个传说提到过塞拉斯蒂娅?传说把功劳全都归给了梦魇之月,而塞拉斯蒂娅却被污蔑成了那些邪恶生物之一。”

  “她……她什么?!”星光熠熠不自觉地大声叫道,心里翻腾着怒火,“就连那些传说也是假的?混账东西,梦魇之月她连本属塞拉斯蒂娅的功绩也能安心抢走?这、这……”她已经有些语无伦次了。

  直展云平静地看着星光,一言不发。待她冷静一些后继续说道:“这很无耻,没有错。然而她作为赢家,就是能干得出这无耻的事,而且无马问责。”

  “这对塞拉斯蒂娅而言公平吗?一点也不。她可不像她妹妹那样对权力垂涎三尺。事实上,她是一只很完美的小马——她可以独自发动六块谐律精华,独自!”直展云强调道,蹄子轻敲着桌面。

  “她非常和蔼亲民,甚至还曾在探访民情时与普通小马坐在同一张桌子前吃饭!你想想梦魇之月可能这样做吗?”

  “可你若问她有什么过错,那我可以告诉你:她犯过最大的错,就是没能狠下心来用谐律精华阻止自己的妹妹。”直展云指着月亮说道。

  “梦魇之月成王了,所以她是正义的;塞拉斯蒂娅被击败了,所以塞拉斯蒂娅就是一个罄竹难书的恶魔。她戴上了唯一的王冠,所以她被小马们万世歌颂;塞拉斯蒂娅曾试着阻止她,所以塞拉斯蒂娅遗臭万年,只配作为一个传说中的怪物被小马们永世唾弃。”

  “一切恶行,不论是放逐亲人还是摧毁世界的平衡,都被美好的传说掩盖。小马们在传说的影响下,对她虚伪的美名顶礼膜拜。反正她是一只永生不死的天角兽!几代之后,小马们就会完全忘记她的无耻行径了。”

  直展云闭上双目,摘下眼镜向后靠去。他飘来一块蹄帕摩擦着镜片。

  摩擦过一次,其上的污渍变淡了许多;第二次,只剩下浅浅的痕迹;第三次,镜片变得像新的一样干净透明。

  星光熠熠双蹄捂头,脑袋突突的痛。她的认知几乎被彻底地颠覆了。她所熟悉的世界……就像一块幕布,在此时此刻无情地被撕成碎片,露出其后黑暗的深渊……

  这就是直展云一直避之不谈的原因吗?有谁能想到,在那些被小马们口口相传的故事背后竟有如此残酷的真相?

  不……她不想坐视这一切谬传下去。塞拉斯蒂娅,她根本就不是破灭之阳。小马们不应该遗忘在一千年前曾有过这样一位如此勇敢、善良的公主与妹妹共同击退邪恶势力,运转日月、创造和谐……

  “我讲完了。这就是破灭之阳传说故事的来历。”直展云打破了沉默,“现在你知道了,所谓怪物,根本不是破灭之阳。真正的怪物,从一开始就端坐在王位之上。”

  “塞拉斯蒂娅的确没有那般不堪,可王冠毕竟戴在梦魇之月的头上。想怎么诋毁她的姐姐,那也只能随她了。”

  直展云长舒一口气,端起了茶杯。
  将已经凉掉的茶水倒进嘴里,直展云暗暗庆幸着总算解决了这麻烦。真不容易啊,现在他终于可以……

  “教授,”星光青蓝色的魔法托起了古老的书籍,“您觉得我们是否有可能把这一切公之于众?”

  或者……他想得太简单了?

  星光的话如同晴天霹雳一般让直展云的动作顿时僵住了,甚至于忘记了咽下嘴里的茶。在一阵剧烈的咳嗽过后,老独角兽的脸都呛红了。他喘着气,难以置信地盯着自己面前的淡紫色独角兽,仿佛她背后突然多了一对翅膀出来。

  “你……要干什么?”直展云用尽全身力气才勉强从嘴里挤出了这几个字。

  “我想知道,”她将每个字都念得很清楚,“假如我将这本书中有关昼夜轮替的片段摘出,呈映给小马们看会如何?”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直展云声音冰冷地问道。

  “我只想给塞拉斯蒂娅讨个公道,小马们应认识到白昼与太阳尚在时,世界要比今天更加和谐美好。”

  “讨公道?”直展云大声叫道,“她跟你有什么关系?她与你的时代间隔了整整十个世纪!”

  “我知道。因此真相才更显得重要。您看,我们已经活在梦魇之月的谎言中长达一千年了,却从未有站出来指正这一切的小马!”

  “我的天,星光熠熠,你真是疯了!”直展云呻吟道,“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你要去帮塞拉斯蒂娅说话,去拆穿梦魇之月的谎话!”
  
  “所以呢?”
  
  “所以呢?我的话你究竟听进去了没有?成王败寇!梦魇之月才是这个世界的主子,不是她!”

  “可她的品性要比梦魇之月高尚太多了!她同样为缔造千年前的和谐世界出过一份力!即使被梦魇之月击败,她的下场也不应如此!”

  “你……”直展云气得都快说不出话了。面前的这只疯言疯语的独角兽真是自己的学生吗?她这要命的想法到底是从哪来的?

  “拜托了,教授,我需要您的帮助。我们可以还塞拉斯蒂娅一个清白!”

  “星光熠熠……”直展云抬起蹄子示意她停下。

  “您也是明辨是非的!您怎能坐视梦魇之月诋毁一只曾经为世界带来平衡与和谐的小马?”

  “星光熠熠,你不要再说了。”直展云皱起了眉头。

  “教授,您先听我说!当年留下这部传记的小马的目的不就是还塞拉斯蒂娅一个公道吗?而既然今天它落在了我的蹄上……”

  “星光熠熠!”直展云声如雷鸣地咆哮道,一蹄捶在桌面上。

  茶杯在与茶壶叮叮当当的碰撞中被震倒,洒得满桌都是茶水。而整张桌子发出了不堪重负的吱嘎声,摇摇欲坠。

  星光熠熠畏缩了一下,马上闭了嘴。导师的吼声久久环绕在她的耳畔,让她双耳嗡鸣,心神发颤。她从未见过直展云这样生气!特别是……对着自己?

  “去吧!你就去给塞拉斯蒂娅殉葬去吧!”直展云额头青筋凸起,涨红着脸吼道,“你就像那些一千年前不识时务的小马一样吧,去当牺牲品吧!”

  牺牲品?为什么?星光的内心一震,慢慢地将古籍放回到了桌上。

  “你想干的事,一千年前就已经有小马做过了!你以为祖先们都是白痴么?”
  
  “他们……是也认为塞拉斯蒂娅……”

  “不是!是因为永夜不能种植向日葵!梦魇之月刚戴上王冠,就有一批花农要求她独自运转日月。你知道结果怎样吗?”

  “……”

  “杀鸡儆猴!听说过吗?”直展云指了指地板,“中心城下方的废弃宝石矿,那帮花农,他们全被扔进了那里,再也没有出来过!”他用力地念着最后几个字。

  什么?!一阵恐惧从心底升起,令她后背毛发倒立。

  “你就和他们一样蠢!还讨公道?你以为你是谁,有能耐去忤逆梦魇之月?一只胆敢对着主人吠叫的狗,会被主人毫不犹豫地用棍子打趴下!”

  “更不用说,”他伸开蹄子指向后方的墙壁,“整个皇家学院,包括我,都被她完全控制着!你凭什么去与她对着干?就凭你蹄中这部连作者是谁都不知道的马物传记?你自己想想看谁会相信你?”

  “我……我也没说要和梦魇之月对着干,我只是……想让大家知道……传说背后的真相,”星光有些发颤地说道,“这不至于会被投入地牢吧?”

  “好,那就试试啊,去啊!”直展云猛地从书架上扯下来卷轴和书本,“顺便再用这上面的魔法把梦魇之月从王座上轰下来!逼着她承认自己的卑鄙行径!”他把书和卷轴直接扔向星光,“反正和这没什么差别了!”

  星光没有接住,任由卷轴抽打在脸上,任由书砸在头上,闭上眼睛,虚弱地向后靠去。她感到恶心、晕眩,仿佛坠入了一个无底洞。

  她再也受不了这一切了,再也不能了。这个世界还有正义可言吗?她仿佛看见梦魇之月正高坐在王位上,将自己一切的恶行名正言顺地标榜为正义之举;小马们被虚假的传说故事淹没,永远活在谎言中,歌颂着那只将世界变得面目全非的黑色天角兽…… 

  “去啊,我看你是把牢底坐穿,还是被她赶出小马国……”直展云吼道,可他的声音在星光听来就像是从隧道的另一边传来的。耳鸣声充斥着她的耳畔。她趴下来想要缓解一下头痛,但随即意识就模糊了。

————————————————————————————————————————

  再醒来时,星光发现自己仍趴在沙发上。迷茫地环顾四周,只看见导师正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背对着她。
  
  一片狼藉的桌子已被重新整好,上面摆放着空的茶杯。幽蓝的月光射入窗户,无声地洒落在地上。房间中静得可怕,她甚至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先驱绿萝藤》正放在身旁。她坐起身来,下意识地把书飘起,但随即又轻轻地放了下去。

  “我懂你的心情,孩子。”直展云沙哑的声音从窗户那边传来。他听上去和星光一样精疲力尽。

  “我知道你痛恨活在谎言里,没有小马喜欢。”

  “可是,你万万不能这样。你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学生,星光熠熠,甚至只凭自己的魔法天赋就能获得来中心城深造的资格。你可是名流谷唯一一只能来这里学习的小马!”
  
  “你在毕业后一定会留在皇家学院从事相关的职业——相当于为梦魇之月工作!这就是我不希望你过早接触这一切的原因!”

  “而你刚说的那一切……”他顿了一顿,抬头仰视着月亮上的彩色流纹,“……无异于引火烧身、自毁前程。明白吗?”

  “我明白……教授……”星光哑着嗓子说道,缓缓地爬下了地,从未感觉如此疲惫过。

          直展云转身,将一只蹄子轻轻搭在星光的肩上。

  “你希望塞拉斯蒂娅能有一个与她相称的名誉,我理解。但遗憾的是,这不可能。”

  “我说过了,那是一场只看结果的战斗。如果成功了,一只小马道德多么败坏都无所谓;一旦失败,她行过再多善也没有意义。无论塞拉斯蒂娅曾是何等高尚的圣贤,今天,被封印在月球上的她,没有任何为自己辩解的权力。”

  “一千年前,在那无法挽回的形势之中,她要么痛失亲人,从此独自运转日月,孤单地统治小马国;要么自我牺牲,将王冠拱蹄相让,承受万世恶名。”直展云深情地说道,眼角闪着晶莹,“而在决定投降的那一刻,塞拉斯蒂娅也一定已经做好接受任何后果的准备了。”

  星光脸色苍白地点了点头,动作微小得几乎看不见。无法抑制的悲伤从她发红的双眼中透出。她慢慢将《先驱绿萝藤》飘给了直展云。

  直展云微微地笑了,独角亮起光芒。

  随着高温将最后一丝保护魔法驱散,古老的传记开始变得焦黄、乌黑。很快,整本书都被火球吞噬殆尽,在烈火中扭曲成了一团灰烬。  

  直展云打开窗户将散发着余热的灰烬挥入中心城的夜风之中。黑色的尘埃飘散着,承载着千年的回忆,消逝在月光中。  

  星光与直展云站在一起,凝望着月光下灯火辉煌的中心城。远处一间间房屋中,灯光不断亮起又灭掉。每处灯光后都藏着许多的故事,无法得知,它们是喜或是悲。

  每一盏亮起的灯总能为中心城增添一抹华彩;每一盏灭掉的灯都将隐入夜色,注定再也不会被任何一只小马想起。

THE END

thumb_up26
0thumb_down
排序:按时间 升序
1楼
魔法师T_T Lv.18 站务赞助者
回复 中心城篇(下)

每一盏亮起的灯总能为中心城增添一抹华彩;每一盏灭掉的灯都将隐入夜色,注定再也不会被任何一只小马想起。

然而城市的光芒是也是由万家灯火组成,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梦魇之月的谎言终会被戳穿。想一想梦魇之月都没法独自控制日月,相比封印塞拉斯提娅的魔法也不够强劲,可能等不了多久大公主就回来复仇了。

这个故事让我想起了另外一个作品:《梦之安魂曲》。内核很像,都是主角在无意间发现了被封印的知识,知道了被隐藏的真相;同时,本文对环境氛围的描写也很棒,至少能看出作者脑子里是有一个成熟的世界观以及场景画面的,否则无法写出:

 千百年来,代代工匠把自己的灵魂献给了这座城市。从这个角度看,几座夜蓝色的塔楼环绕着几乎没入云霄的宫殿,无数面旗帜在夜风中猎猎作响。而皇宫本身的造型极富力量感,就像一只黑色巨龙盘旋在夜空之中,向世界展示着无上的威严。

这样的文字。而一步步地挖掘秘密就是这类作品最大的看点所在。我感觉这篇文章做到了70%吧,如果能设计成星光独自从书本的蛛丝马迹中发现真实的历史就更有代入感了。

 

突然想到,如果不是平行世界,主世界的话应该也可以有类似的故事,比如破灭之阳的确曾经作恶,但塞拉斯提娅为了方便统治将这段历史封印起来了之类的。:ftemoji_celestiahappy:

2020-02-12
2楼
Utopia Lv.15 幻形灵赞助者
回复 中心城篇(下)

所以星光就要成为大魔法师,单挑梦魇之月,加冕为王,成就新的帝国!乌拉!星光万岁!

阅历不够,魔法来凑。只有打不过才需要考虑命的事情!

光从脑洞上来说,honestly,不难想,应该也有类似的文罢。

问题是怎么写。

法师说的没错,我也认为:

本文对环境氛围的描写也很棒,至少能看出作者脑子里是有一个成熟的世界观以及场景画面的

很赞的环境描写无处不在,这不是随便想想一时兴起就能轻松一气呵成的东西。

作者对角色的塑造以及心理描写也有内味了,星光独自坐火车上的那段心理挣扎,星光与自己导师的辩驳……嗯,喜,喜,喜。

啊,以及点名批评法师,什么叫“虽然是平行宇宙”。

平行宇宙有时才能放开手脚罢。@魔法师T_T

以及,这@系统跟没有一样,根本搜不到法师-,-

2020-02-12
3楼
江边鸟 Lv.2 陆马
回复 中心城篇(下)

因法师的推荐而来,是很棒的一篇文章。多年以后书记单挑梦魇之月,加冕成王!

故事的起承转合,以及法师提到的世界观的架构很成熟,对环境和氛围以及心理描写的拿捏很优秀。

平行宇宙类的文章很常见,但想写好很难。显然,作者做的不错,个人看下来就一个词:舒服。

但个人感觉故事的结尾略显悲观了点,我相信梦魇之月的谎言终会被推翻,就像故事的结尾,万家灯火中被点亮的灯就是一点点希望,而这点点希望终会为光明指引正确的方向。

 

2020-02-12
4楼
斯沃 Lv.6 独角兽小编
回复 中心城篇(下)

很高兴能够遇见这位作者,遇见这篇文章,无论文字还是其思想,都高居另一个境界。

我想,每一位现世之马,也当尊重先贤的选择,所有从前的明朗的是非,会在后世变得模糊难分对错,这不是指被掩盖的真相,而是知道真相者的选择。

还先者慰藉,让罪恶得到惩戒,是一种价值;保现世和平,避免浩劫再至,是一种价值;不负自我的观念追求,是一种价值;顾及身旁相关的大家,是一种价值......

而在这种种价值之间,我们往往必须做出选择,而这些选择之间也就没有了是非,这是我们的价值。

即使真的可以有一种至善至美的方法,我们又是否不会笃定历史发生与存在的价值。

诸如此类问题的答案,永远值得思考。

而这篇文章将这个问题展现在我们面前,给予了我们一个可能的答案,并引发我们继续历史的思考。

2020-02-14
5楼
斯沃 Lv.6 独角兽小编
回复 中心城篇(下)

成王败寇是历史的导向,也便无分对错了。

2020-02-14
6楼
斯沃 Lv.6 独角兽小编
回复 中心城篇(下)

尽管如此,单纯的罪恶,可以因缘由而被理解,也可为弥补而被原谅,可发生不能重置,那一刻的善恶无法改变。

2020-02-14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有问题?查看用户手册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FimTale Telegram: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往期推荐
  • FimTale假期活动
  • 文笔流
  • 荒谬与真实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