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sy
Wusy
Lv.7 1322/1540

这里是Wusy!

辐射小马国:卧倒并掩护!Fallout Equestria: Duck and Cover!

第三章:失业

本作评价
20()
()0

石头嗅了嗅空气。接着,他把他肥胖的鼻子仰向上方,又闻了闻。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嗅到了除了自己腐烂般的体味以外的什么东西。

他转向树枝——他的个头是自己的三分之二,体量不到自己的三分之一——有些焦虑地看着他。他发现树枝的眼神也同样如此。毕竟虽然树枝身边有这么一个大臭球和自己如影随形,他至少还有一根嗅觉神经没有被熏坏。

“这啥?”

“闻起来像……烟。”

不得不说,我必须得给奋斗在战前制造业的小马们加点鸡腿。在经过历时数年的魔法大屠杀,和数个世纪的保养缺失之后,还是有不少战前机器是能用的。我的意思是,尽管不是每个气缸都能成功喷出火来,但它光是能启动就是个奇迹。

在这整个棚屋爆炸开,把废铁、仪表板、被撕下来的座椅和掠夺者的内脏溅得到处都是的时候,我比以前的任何时候都要清楚以上这个事实。

此爆炸非彼爆炸。这并不是因为火药或者可燃气体而造成的,而是因为强大的推力——其中一个船运集装箱径直撞开了挡在它面前的一堵墙,然后向子弹一样从利巴克体育场中飞射了出去。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且听我一一道来。

在棚屋的残骸之中,躺着三辆战前科技的机动车,而且它们三个都是可以飞天的那种。我在这里还找到了大概十二架升降机,其中七个还能用;这里还有六个火箭推进器——三个还有完整功能;我还找到了1.5个引擎。我说1.5是因为在我尝试启动第二个引擎的时候,它漏了一地的机油。

这三辆车的车身已经锈到了一定程度,以至于我朝它简单地一踢,它就散架了。接着,我把车里的零部件全部取了出来。

集装箱里的其中一只囚马是位机械师,他用焊接的魔法将所有部件和集装箱连接到了一起。

我们同时还需要注意一下门口,因为偶尔会有愤怒的掠夺者把手雷投进来,或者隔着墙对我们大喊大叫着什么,好像这么着就能让我们乖乖从正门走出去受死一样。

很快,我们便做成了一个临时的巨型集装箱装甲战车,我们现在只需要从棚屋里冲出去就行了。

现在(尽管我好像说得太早了),虽然我的专长是十分残忍地让任何事物在一声爆响中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但是如果有了这么一个战前科技来供我们使用,我的这项能力就显得没那么可靠了。

你可能对此没什么概念,但我的力量可比什么“你要拿电脑终端的一角把谁谁谁的眼睛给挖出来”或者“偶买噶我用微波炉热的晚餐比太阳表面还烫所以我要去把谁给告了”要狠多了。这就好比一些故步自封的高管部门拿到了一张长得能拖到门脚的清单,上面写的都是一些危险到一不小心就能杀掉人的玩意,而他们却依旧我行我素,还拿这张纸来擦他们的屁股一样。不过我说的则是一些更广义上的东西。那些在车里因为追尾或者野火炸弹而死掉的小马不是我,而我通过炸掉这些车的引擎而逃离体育场这件事可比他们死的时候要晚好几百年。这就是废物再利用,没错吧?

在等所有小马都钻进集装箱、并各自抓紧了随便什么东西稳住身体之后,我跑了出去,向装备齐全只欠东风的集装箱尾部扔了一颗手榴弹,然后迅速跑回箱中关严大门。

整个集装箱的前半部分被我们垫高了,形成一定角度,以便于之后的发射。我们在集装箱后边还立了几块废铁,以求像漏斗一样高效输送爆炸的推力。

下面我要说的是你永远也不想在未来回忆的一段经历:拉下手榴弹拉环或者引燃导线,直到事物被活活切碎之间的那无穷无尽的三秒。

而我却在这三秒内忽然开口说:“等等,我是应该把手雷丢到那堆东西里面,还是外……

我还没有来得及意识到我感到了恐慌,手雷便炸了开,重力接着便开始围着我们四处转。

向四周射出的光柱和炸开来的废铁,混杂在引擎的低音轰鸣之中。小马们困在弹飞的集装箱里,四处乱撞,在整个飞行过程中不断地砸在各自的身上。

在最终的自由下落过程中,我飞到了箱顶上撑着,因为我可不想在这个时候因为有小马撞到我而丢失掉背包里那些可贵的掠夺品。

在集装箱撞击到地面时,我猛地砸到了某只马的身子上。集装箱并没有径直地镶到地面里——它就像一颗皮球一样沿着地面一边反弹一边快速前进,沿路剐蹭到了不少卵石和野草。

子弹撞击到箱壁上的乒乓声不绝于耳,偶尔也有掠夺者被集装箱压成披萨饼的声音。就算是七个升降机也无法维持这一整个集装箱在前行过程中完全浮在半空。

我拉开了集装箱的门闩,然后把它推了开。除去以上的一切之外,我倒是很想知道我们正在往哪个方向前进,尽管这会很可能会让穿得就像一只刺猬的掠夺者迎面撞进箱子里,把我们都扎成针线包。但我打开门的真正目的是,我只是想胜利性地朝那帮家伙吼那么几万声罢了。尽管他们估计听不到我在吼什么,但是更重要的是,他们打不到我。

说得好像他们真的能打一样。

集装箱继续推进着,直到大约一英里之后才停下来——至少是箱子里其中一只糊涂的家伙跟我说了之后,我才意识到的。

集装箱里没有舵也没有刹车,所以在掠夺者的枪声逐渐远去以至于听不见了的时候,之前那只协助改装的机械师切断了连接集装箱和推进器的绳索,于是集装箱半浮半滑地前行了一段时间,最后在撞倒一棵树后停了下来。

随着一声巨响,引擎熄灭的箱子最后一次降落到了泥土上。

我侧蹄翻出集装箱,大声吼道:“喔,耶!真刺激!我们再玩一次吧!”

其他从箱子里涌出来的小马只是面色呆滞地瞥了我一眼。

一只嘴唇下长着一小撮胡子的公马拍了拍他身上的灰尘,调整了一下他的帽子,擦着我的身子走了过去。

“赶紧来吧,小镇不是很远。如果我们不赶紧走,他们会追上来的。”他说。他的口音在马群中突出得就像是公共泳池里一只发了癫痫的小马一样。

我勒个擦,这个跑龙套竟然得到了一些外观描写和几句台词!尽管如此,那么多外观描写和台词也没能拯救老倾和桑迪。所以谁知道呢。

他们看起来似乎知道自己在往哪儿走,所以我便跟着他们过了去。

我尽力让他们看起来是在跟着我,说实话,这样并不难,因为他们所谓的“走”其实就是如同行尸走肉一样拖着脚向前移动罢了。我想说的是,大屁股在上,我刚刚可是救了你们的小命啊,你们哪怕装也给我装得开心一点好伐?

很快我便放弃了继续和他们聊天的念头,因为我得到的回复尽是清一色的咕哝和哼唧声。

在我们到达科尔顿镇的时候,这帮家伙的脚步加快了一点。

说实话,从外面看,这个地方不比利巴克体育场好到哪里去——倒塌的废墟和糟糕的建筑层层堆叠了起来。看起来他们继承了战前小马们轻视健康和安全性的优良传统。一道围墙绕在科尔顿镇的四周。它们看起来貌似是整座城镇最坚固的东西了,但这也说明不了什么。

我向前跑了过去,想好好看看这个地方。生了锈的大门虚掩着,一名守卫在一座瞭望塔上打着瞌睡。

“嗨!”我向上吼了一嗓子,同时抬起了我的眼镜。

他在一阵抽搐中惊醒了过来,慌乱地在他两只前蹄之间抓了好几次才不让他的枪从塔上掉下来。我咬着牙不让自己笑出来:“我们就直接……走进去吗?”

“你从哪来的?”

“远处那几座山里面的避难厩。”

“我的天……那你是从哪儿搞到你这一身衣服的。”

“就在我找到这帮家伙的地方。”我用翅膀指向那一队朝科尔顿镇走来的僵尸。

“你……”他从他那温暖的小窝里探出身子来,眯着眼睛看着我,然后看向那些囚犯,然后又看向我。接着他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你是说你刚端了那帮掠夺者的老窝吗?”

我耸了耸肩,说:“如果你指的是那帮穿着刺猬皮、踢着头骨足球赛的憨憨的话,那么我猜是吧。大概他们都是一些玩儿杂耍的罢了。”

他的下巴看起来好像脱臼了。接着,他甩了甩自己的脑袋,在蹲回高塔里面之前抬起了一只前蹄。“稍等。”一小段时间之后,他带着自己的一位同事回来,然后在他耳边悄声说了些什么。

他的同事听到了之后,直瞪瞪地看着他,然后上下蹦蹦跳跳。接着,他们对我绽放出了光辉灿烂、甚至有些吓人的笑容,然后便消失在了高塔里。

在第一只囚犯走到大门口的时候,其中一只守卫从塔底的出口探出了头盯着我,另外一只则跑了过来帮忙拉开大门。“快进来,快进来!”

从里面来看,科尔顿镇也是如此不堪入目,大街两侧仅仅放置着一些雨蓬和遮盖物。街道本身也和镇里其他地方一样脏乱差,不过至少不是湿乎乎的。

在护卫带着我在路上走的时候,我看见几只小马在周围漫无目的地转悠着,做着自己的事情。我朝身后瞥了一眼,看向那些进了大门的阶下囚。他们刚进来,就被其他小马一把抱住,然后一边互相拥抱、一边在原地转着圈。呕,多愁善感。

我几乎是被那两只护卫扔到了一只戴着一顶帽子的家伙面前。因为向前冲的惯性,我在那只小马面前直接摔倒了。

在我抬起头来的时候,我看到他正在冲着我咧着嘴笑。他胸前别了一个徽章,它看起来尖得能用来杀马。我现在只是想耸一耸肩,然后起来继续走,可是某种外星神秘原力使我固定在了原处,使我抬着头死死地盯着这个家伙。我甚至连嘴都张不开了!这就好像是整个宇宙都在强迫我跟这只小马对话,即使我现在很显然什么话都说不出口!

“咱听说你不久前做了一件令马惊讶的事情呢!”根据他的嗓音,看起来这两个守卫把我带到了一位爵士歌手的面前。至少这不是最差的选择。

“讲真?我觉得好像我一看他们,他们一个个地就都倒了。”

他大声笑了笑,然后把我从地上拉了起来。我调整了一下我的护目镜和太阳镜,使我的太阳镜稳稳地立在护目镜上。

“谦虚而又机智。哎呀,咱上辈子是做了什么好事才会遇到你啊!”

因为尴尬而扭曲起来的脸庞,被我用轻笑一掩了之。

“啊,看看我多么无礼!请原谅我。咱的名字是孤星(Lone Star),科尔顿镇的专属警官。在有必要的时候咱也充当了镇长和法官的指责。所以咱的游侠骑士叫做?”他对我伸出蹄子。

我斜着眼打量了他一会儿。尽管他为了在我面前彰显出一个西部牛仔的形象而显得造作了一点,但是我还挺喜欢被他捧上天的。或许我会适应这一点。

我和他握了握蹄,然后移开了我的视线:“我是破碎原子,你可以直接叫我小原。说实话,我救下你们这些小马纯属意外……

“不要胡说!咱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过这种连裤衫了。咱就知道你们这些避难厩里的小马心中还有一丝残存的美德,而这正是咱这些生活在废土上的小马在很久以前就被辐射腐蚀掉的品质。你很有前途,小家伙。咱现在就能感受到了。”

我没办法告诉你想要憋回自己已经到嘴边的狂笑有多难,反正我不得不将这一切转化成一副精心策划好的微笑。

“来吧,咱可不能让一只如此英勇的小马空着蹄子回去。”他转身走了起来,然后那两个守卫护送着我跟着他前去。塞拉斯提娅在上,我还真不知道这里的小马都这么看重这种所谓的英雄行为。

这里生锈的棚屋都是一个样,但是孤星似乎对自己的位置了如蹄掌。他带我来到了一座看起来潮湿无比的低级酒吧前,一脚踢开了酒吧的弹簧门。

之前那只戴着帽子、有浓重口音的获救者正站在酒吧的后墙上,以酒洗面;有个家伙正坐在里面读报(我也不知道他们是从哪里搞到报纸的),他的眼镜就跟盘子一样大;一只幼驹正在酒吧的一张板凳上乱蹦;这里的酒保是个长了一张葡萄干脸的家伙。

孤星把自己的一只前蹄甩在了吧台上,然后朝着一个扩音器开始说话。

“给咱和咱们镇的年度最佳英雄:破碎原子,一点酒喝吧!”说着,他对我比了个手势。我鸡皮疙瘩都差点起来了。

吧台后面的葡萄干盯着我看了一阵子,然后哼了一声,把自己的毛巾扔到了柜台上。接着,他蹲到台子底下,找到了两个酒瓶,把它们放到我们俩面前——在这个过程中,他始终都在盯着我。

我瞥了我的瓶子一眼,然后看向他。

他的身子略微倾向了我,仍然一句话不说。

不过他的独角闪起光来。他的魔法能量抓住了两个酒瓶的盖子。仅仅是抓着而已,除此之外什么都没做。

他仍然倾着身子,对着我皱了皱眉。

最终,他还是“啵”地打开了盖子。他把瓶子放回到我们面前,然后把瓶盖装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孤星看起来丝毫不紧张,只是抓起酒瓶来痛饮,然后把一捆瓶盖放到了酒保蹄子里。

“那么!”

他的声音听起来还是那么响亮,以至于我差点没因为冲击波而从椅子上摔下去。

“你为什么离开了你的避难厩?净水芯片被砸了?发现了什么惊天秘密?还是因为爱情?”我敢确定当他说出“爱情”的时候,几里外的大型生物都能听到他的回声。

“我对一只小马一见钟情但是一直都不敢和他说话结果他和我的书呆子老爹私奔了然后我发现了一个机密文件记录了战前秘密团体精心策划了一系列大型事件。然后仅仅是出于恶意,我砸了我们避难厩的净水芯片然后溜了出来?”我看到孤星的眼睛睁大了,然后抿了一口酒。呃呕,这酒还是温的,“逗你玩的,我就是找到出口然后出来了罢了。”

他又笑了出来。我发誓,某一天他的笑声一定会大到足以把一座房子给震塌的。“啊,好奇心!你真的是咱的惊喜源泉呢,小原。”

“所以嘛,我在这儿其实还没制定什么计划。所以有什么适合爆破专家或者拆迁小马的工作吗?”

“这个嘛,咱……

门砰地被打开了,一对夫妇蹒跚着走了进来。

我真不得不怀疑其中一些小马的身体素质。尽管我在这里没有看到任何有关农业的基础设施,但我仍然遇到了不少走得不如滚得快的小马。

“从避难厩来的冒险家在哪里?”那只雌驹以一种近乎约德尔调的嗓音喊道,在发“R”音的时候发着清脆的卷舌音,就像一位歌剧独唱家一样。

因为害怕她把我吃掉,我慌忙指向墙角那只完全不醒目的读报小马。

孤星笑了笑,顶了一下我的肩膀。

“小原,别那么客气啦!咱觉得雌中音(Mezzo Soprano)有点忙需要你来帮。”

“噢,那可真是太棒了。”我仰头又给自己灌了一点酒。

“我渴求一个无畏的灵魂来拯救我!我乞求你向我伸出援助之蹄!”

我深吸一口气,然后把它给叹了出来。“那么是啥?”

“我最上等的饰带和亚麻布被残忍地遗弃在镇北的小溪旁了!我那时正在将污秽之物从它们的表面上冲洗掉,直到……那些骇人的生物贸然地来引诱我。为了我的生命,我只顾着逃跑!双簧(Oboe)!为我擦汗!啊,我感觉要昏倒了!”

“是……是,亲爱的!”她旁边那只公马拿出了一张手帕,无力地擦拭着她的脸。但是她看起来仍然很绝望。

“啊……行。好的。我……嗯。”

“啊,我的天!你是冒险家吗?”另外一个声音从我身旁传了过来。

苍天再一次违背我的意愿,强迫我看向声音发出的地方,这一次是那只坐在酒吧里的小少年。

我的双眼错误地对了焦,让我差点迷失了方向。

“我想我大概是吧?”因为这酒暖和得让我感到恶心,所以我没法一次性把它全喝光。

“我能和你一起去吗?我一直都想去看看废土的样子,经历一场刺激的冒险,卷入一场惊险的战斗……”在此之后我就没有认真听他说话了。

他大概花了得有大半分钟的时间胡七八诌一些一听就知道来自漫画书的狗屎玩意儿,之后,他扑扇翅膀飞了起来:“……所以,可以吗可以吗可以吗?!”

“如果我说可以,你能停下来吗?”

他的脸上绽放出了灿烂至极的笑容,在空中激动地鼓了鼓双蹄。

我一口气喝完了剩下的啤酒。

那孩子的寂静承诺大概持续了有五分钟左右就被他自己撕掉了。

于是,在我们前往小溪的路上,他又开始在我身旁蹦蹦跶跶,问着我一些弱智的问题,并且在我想到怎么回答上一个之前又说出了另外一个所谓“更好”的问题。

我又看了一眼我胳膊上的那块废铁,后悔没有给它安上一个收音机,因为这样广播的声音就可以压过他的了。

我确信一会儿在小溪旁边会发生不少爆炸事件。我把这刻在了心里。

我隐隐约约闻到了一种矿物质、砾石和大量泥土混合时所散发出的独特气味,据此判断到我们距离小溪已经不远了。

这片土地已经成为了一片以烂泥为外表的内在蓄水池。它们彻底被水给浸透了,所以地面已经软到了一定程度,以至于一只马不可能以超过蜗牛的速度跨过它们。一片片的草地被地上的泥块分离开来,这些泥土在下游区域逐渐散开,为一条条河流腾出了空位。

这只母马在哪里洗衣服不好,非得作死来这个地方?莫非她就是那种专挑泥水来洗衣、尽量站在离河岸越远的地方越好、洗完回家的路上发现自己的衣服完全没有如自己预想的那样洗得干干净净、于是立刻回到河岸这里继续洗、然后把自己给套进一个无限死循环的疯子吗?

我被这种彻头彻尾的马类迷惑行为惊呆了。大概就是,我真就站在河岸上茫然地思考着这个差事到底有没有其必要性,考虑了大半天,从而完全忽略了眼前的水,甚至连那小孩的嘀咕声从我耳旁消失了都没有注意到。

当我完全从我的恍惚之中醒过神来时,那小崽子已经跑到了水边,伸着自己的蹄子尝试去抓被那雌驹遗弃在岸边的篮子。

至少在这一点上他还算派得上用场。

不过他身后跟了好几只螃蟹……螃蟹?这就是那家伙口中的“怪物”?!我觉得小镇酒吧里那家伙的镜片都比这螃蟹要大。

我叹了一口气,一屁股坐了下来,揉了揉我的太阳穴。不管怎样,我来这的目的是让什么东西炸一炸的,毕竟让东西炸一炸大概就是我最他娘擅长的事情了。

我不想为了收回我的软弹而再洗一次泥巴澡了,所以我拿出了之前的手雷,然后……我不太清楚我该怎么扔出去。

别理解错,我不久前在利巴克体育场是玩过手雷的,但我当时只是把它们的环拉开,然后把它们滚了出去罢了,本质上并没有把它们“扔”出去。

考虑到我们是这颗星球上的最高级生物,设计这些武器的家伙显然没有把我们放在心中。我把一颗手雷放在我蹄掌心里滚来滚去,尝试把它的拉环弄掉。

那孩子忽然叫了一声——显然是被一只螃蟹夹到了。

我用牙齿咬住了拉环,但立刻又松开了。因为如果此时拉环脱落的话,我的蹄子上就会多出一颗启动爆炸程序的手雷,而如果那时我再尝试把它扔出去,我蹩脚的动作估计只会让它直接掉在我的脚下。

“帮我!”

“稍等一秒。”说着,我用牙齿咬住了手雷拉环,然后试探性地把托在手雷底部的蹄子向下移去,以测试它能承受多少重量。

蹄子移走,拉环没有松开,于是我开始在原地转圈,以给其施加更大的力。

由于旋转的惯性,这颗悬挂着的小球被拉向一侧,但是拉环还是没有松开。

我加起速来,以我能达到的最快角速度和最小旋转半径在原地跑着,直到我听到了一个轻轻的金属的“嗑铃”声——这响声甚至盖过了那小孩因为被螃蟹骚扰而发出的噪音。

然后我当机立断,选了任意一个不是朝着河中央的方向疯狂逃了出去。

妈了个蛋,我还没想好手雷启动之后该怎么做,那就跑吧。

于是我朝着左侧做了个急转弯,然后又朝右拐了个九十度直角,然后又朝左闪电漂移,在此之后一切就都乱得不成样子了。大概在跑到距离小溪六七米的地方时,我一个不小心绊倒了,滚了一段距离,然后背朝地躺到了泥巴上。

我听到了一声砰。

几秒之后,那孩子拿着篮子,从河边走到了我这里,身上沾满了污泥,还有一只螃蟹耷拉在它的耳朵上。

“我拿到……拿到衣服了……”他倒在了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在我恢复体力之后,我站了起来,一把将那篮子舀了起来,搁到了我的背上。我注意到那孩子大概是昏倒了,于是我甩头就走,把他扔在了那里。

呵,螃蟹。吓跑雌中音的“怪物”是螃蟹!难道科尔顿镇的居民都有什么特殊的螃蟹恐惧症吗?它们都还是正常的螃蟹,不是什么辐射变异的巨型螃蟹啊。

大概一分钟之后,那小孩跟了上来,甚至比刚才更能说了。唉。

“你刚才是把我扔在那里喂泥沼蟹了吗?我不太清楚这是不是一个英雄该做的事情……你刚才是受到袭击了吗?如果是的话,那我不怪你,毕竟你不得不把我落在那里。不过我好像谁都没看到啊。那手雷是你的吗?至少我在去河里找篮子的路上没有看到任何小马那么它肯定是你的了。说到这里,你好像不是很擅长扔手雷因为它差一点就炸到我了,而……

嘭!

在那软弹弹飞的时候,我把它收了起来,然后把它放进了弹匣里。

我抹去了枪头上那小孩的鲜血,然后继续朝着科尔顿镇走了过去。

“哦不,我想我今天应该没时间应付你了。”

“嘿女士!我找到你的东西了!”

在双簧和雌中音朝我跑来的时候,我感觉重力都偏移了。

“太好了!简直太棒了!”

双簧从我这里拿走了篮子,而雌中音则吻了我两颊旁边的空气各一嘴。我瑟缩了一下。她闻起来就像是一种爽身粉和体味的混合物。女士,你所尝试的资产主义行为可没法掩盖这里的小马没澡可洗的事实。

“所以我能拿到点什么报酬吗?”

“你能够得到来自我最深切、最真诚的感激!”

“等……你意思是……

“现在,你保重吧!我们必须要走了!来,亲爱的!”

还没等我有时间表现出因为被骗进了一个慈善工作而产生的意外之情,这两个科尔顿镇的庶民便离开了酒吧,跌跌撞撞地沿大街走远,回到了自己浑浑噩噩的生活中去了。

“现在你应该知道为什么平常我们这里是没有英雄的了吧?”柜台后面的葡萄干说,他脸上裂缝一般的皱纹堆成了一副幸灾乐祸的笑容。

忽然有什么东西把我拽向了地面。

我叫出了声,但是一个蹄子按住了我的嘴。

我挣扎着想要站起来,但是那蹄子按得可不是一般的紧。

我感觉到自己的蹄子摸到了什么毛毡制品,接着它们够到了一张脸,那张脸发出了一声哼——是雄性的声音。

几秒钟之后,那东西松开了。不管那东西是什么,我挣扎着把它们全都推开,然后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调整了一下我的眼镜。

“这他奶奶的是在干什么?”

把我摁在地上的家伙正是那戴着帽子的口音小马。他摆正了自己的帽子,放回了夹在他帽身上的三张扑克牌:“差点就让他们看到你了。”

“他们?”我察觉到了一丝剧情推进,“‘他们’是谁?”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四处环视了一通。现在的酒吧与我上次来的时候没有什么差别,只是那戴着盘子眼镜的读报小马不见了。

他朝房间深处的角落走了过去:“来这里,我们得轻点说话。”

“咱这是要策划阴谋吗?我可喜欢阴谋了!”我跟着他跳了过去,来到了靠墙的一张桌子旁。我看着他坐了下来。

“我叫全骑(Full House)。我不知道你做了什么才会这样,但是英克雷正在找你。”

“英啥?”

“你刚刚从避难厩里出来,对吧?”

“嗯,大概今早11点的时候。”

他叹了一口气。“好吧,让我给你上一堂废土政治速成课。出于一切你想得到的目的,废土上有不少帮派。掠夺者部落、铁骑卫、奴隶贩子、刺客、邻里监督组织等等。”他说,“但是废土上有一个组织必然是你不想惹的,那就是大天马英克雷。它由战时遗留下来的天马所组成。”

“你的口音真的很奇怪。你不是本地马吧?”

他皱了皱眉,然后忽略了我的问题。“他们私自贮藏科技,并且在云上建造出了农田。如今没有小马知道他们想干什么,但是我可以告诉你肯定不是好事。英克雷进行着各类实验,并且实行着疯狂的种族纯粹性制度。如果英克雷哪天突然想要从废土上搞到什么东西,你就知道麻烦即将来临。而就在刚才,他们中的两个间谍从门口走了过去,而且他们正在找你。”

“你怎么知道他们想要我的?”

“他们有你的照片。其中一个间谍就是你之前刚进来的时候坐这儿读报纸的家伙。这片区域没有报纸,唯一有印刷的是他们自己的时代周刊。他们以为其他小马会去读它,可是在大多数地方,这种报纸只是被小马当做燃料来烧罢了。所以如果你真的看见一只小马在读那报纸,十有八九那家伙就是个英克雷特工。”

“所以,如果他们用来伪装的方式是做一些其他小马永远也不会做的事情的话,他们怎么可能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然后把它改掉呢?”

他的眼神空洞了起来,然后他思考了一阵子,说:“他们这样子挺好的,别乌鸦嘴了。”

“但是他们又怎么可能会想要我呢?我今早醒来的时候还在避难厩,我飞到空中十五秒就会坠机,而且我唯一的一把枪还是个玩具。”

“这得从我来的地方讲起。小马国……

“噢!那些最初挑起战争的混蛋们之一啊!棒极了,伙计!”

他以头抢桌。

一段时间后,他继续道:“……因为一只避难厩小马,英克雷遭遇了重创。废土上到处流传着啥都不明白的避难厩居民跑到上面来,然后做了一堆英雄事迹的故事。其实这些避难厩小马也没啥特别的,但是因为这些故事,每一个帮派都想找到一只,让他加入自己的阵营为自己效劳。”

“这帮家伙是不是挺迷信的?”

“这已经不重要了。英克雷相信什么,你就得相信什么,因为如果你想要活命,那你就得尽全力积攒你这辈子的欧气。”

我向后靠了过去,思考了一段时间。我想到了自己可以问全骑的两个问题,其中一个问题比较明智,另外一个就是我问的。

“原谅我的幼稚,但是难道云彩不是应该很轻才对吗?天马们是怎么在上面建房子的?”

“那里永远在下雨。他们似乎很轻松就能搞来无穷无尽的云来做地板。”

“只不过这种云地板的底部一直因为下雨在被侵蚀着。”

“你这辈子都活在避难厩里,你不知道。”

“你这只土马(mudpony)。”

他惊呼了一声。

“放轻松,我也是只愤世嫉俗的混蛋,就像你一样。我刚才可以管你叫闪闪小马(sparkle pony)或者愚蠢的羽毛脑袋(featherbrain)的,不过这些称号用在你身上都不太恰当。”

他嘟哝了一声,“行。所以你怎么看?”

“我猜测这个英克雷肯定有个基地的吧?”

“对,在马彻斯特(Manechester)的上空有一艘雷霆之首,但是……

“那么好,全骑先生,我将赋予你权利来见识一下,我为什么叫做破碎原子。”

 

升级!

它又来了!我这次可忍不了,为什

新技能:求职者的津贴——如果你一整天都没有收到任何任务,那么某些部门会赠予你一小点资金补助。

thumb_up20
0thumb_down
排序:按时间 升序
1楼
奇幻光影 Lv.11 麒麟
评论 第三章:失业

她把那小孩给干掉了?!

2 月 10 日
2楼
Wusy Lv.7 麒麟
评论 第三章:失业

回复30428 @奇幻光影 :

eeyup

2 月 10 日
3楼
丢丢之王 Lv.1 独角兽
评论 第三章:失业

催更嘤(滑稽)

2 月 12 日
4楼
评论 第三章:失业

fake 升级

3 月 19 日
5楼
Sunsight_Skytech Lv.7 天马
评论 第三章:失业

1. 杀小孩那段我下巴掉下来了,就连黑杰克都没有这么狠啊(祝贺小原达到了“英雄好汉王八蛋”的新境界)

2. (迟到的建议)Full House不应该是全房嘛?

3. 英克雷真是无处不在啊……

4. 要炸战舰了哈哈哈NICE:ftemoji_pinkamina:

5. 我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弄列表评论了?

6. 这是今天第一篇评论,不知道能赚多少比特……?

5 天前
6楼
Wusy Lv.7 麒麟
评论 第三章:失业

回复44407 @Sunsight_Skytech :

哈哈哈全房是什么操作,还不如翻译成房山(x)。

 

5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有问题?查看用户手册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如果您已完成捐助,您可以将捐助页面截图并联系我们以获得“赞助者”徽章。

FimTale 用户交流QQ群:938048195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民间推荐

    魔法师T_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