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kggd
Lv.3 422/540 独角兽

一个憨批

新秩序:马哈顿

本作评价
2()
()0


  镶着金边的酒红色木桌上正累着两英寸高的筹码,一旁则是一堆杂乱的扑克。我眼前此刻正是一只身穿黑色军服的幻形灵,他小嘬了一口放在左蹄旁的狮鹫烈酒,又用右胸揣着的丝巾擦了擦嘴边冒出的汗,双眼盯着那沓筹码:“你真的不想继续打了?”

  “打?我再打怕是能把我在保护国的资产打光!”我挥了挥蹄子,直当当地靠在真皮沙发上,“真不知道你们这帮军官是怎么学会打牌的......”

  他也没怎么评价我最后那句,只是放下了酒杯,开始收拾起扑克:“不是保护领,是自治领,紫丁香护国主女士早就让这里脱离邪茧的统治了。”他又把筹码一并推近到自己那边,随即拍了拍袖子上的灰尘。

  “这倒是,不过邪茧肯定不喜欢这个说法。”我把头扭向左边,看了看那些其他小马赌客——他们要么是玩着21点,要么就是端着酒杯,准备去楼上看歌舞表演。相比之下,我们这俩找个偏僻的座位喝酒的幻形灵反而显得奇怪了。

  “她不喜欢?她不喜欢自治领这个称谓可没用,幻形灵本部早就和狮鹫一起打得两败俱伤了,其他保护领又是什么货色?东南的护国公还得处理丛林里的抵抗组织;苹果鲁萨的总督连工厂都没几座;至于水晶总督领,那就是个鸟不拉屎的地方!那儿的总督都只能呆在地堡里面缩着;可我们呢?先不论我们交不交爱意税,我觉得护国军的坦克甚至都能开进女王的皇宫里了!”他笑了笑,又喝了一口金色的烈酒,把头往右边扭去,也看向那些赌客,“我们刚来的时候可不是这样子......这现在简直就是一个新的天马维加斯了...十年前的天马维加斯。”

  “你们来的时候?”我有些好奇了,把头转了过来,“弗里温,你们护国军刚来的时候是怎样的?”毕竟,我是在去年才来到这儿定居的,但在当时,保护领也已然一片欣欣向荣的面貌了。

  他浮着酒杯,继续望着那些巨大水晶灯光芒照耀下的赌客:“当年哪是这么和平啊...你还记得我曾经在皇家第三装甲掷弹兵师的职务吧?”

  我点了点头,这不是什么秘密,况且弗里温现在已经快六十岁了。

  “当时你应该还在搞那些什么本土战争创业?是九年前,邪茧刚刚向塞拉斯蒂娅宣战的时候,于是皇家第三装甲掷弹兵师就遵从命令直插天马维加斯;起初一切都很顺利,直到我们正好在维加斯城外遭遇到了炮击。”他往嘴里灌了一大杯酒,“然后我昏迷了两年。”

  好吧,至少我从来没知道过这个。

  “两年的变化的确巨大,我也莫名其妙就领到了一项职务——前去加入马哈顿保护领的卫戍部队。这对一个刚刚从昏迷两年中恢复过来的伤患来说是不合适,但至少比把我拖去大后方的工厂干活好。”他摸了摸放在一旁的黑中带银的军帽,“当时应该塞拉斯蒂娅还在巴尔的马指挥最后的小马国政府,苹果鲁萨和水晶帝国那边的保护领和总督区应该也都建立了,而我刚好遇上了马哈顿。”

  “然后呢?”终于到我关心的部分了,“当时马哈顿保护领是什么个样子?”

  “当时紫丁香才刚刚搬进水晶大道开始行政,如果你要我从宏观形容,那整个保护领就只是三个势力的战场:卫戍部队、当地小马合作者以及抵抗组织;前两者算不上相互明争,但也在暗斗。”他给自己满上了酒,又望了望那些主持赌局的小马庄家,“微观上的话,你就当这里的不少小马都想上来给我们一枪就是了。”

  “我是挺崇敬紫丁香的,但她当时是怎么处理这一切的?”我再次发出了疑问。

  “紫丁香的处理方式...她的转变挺大的,最开始,她全力从本土要求增员幻形灵来扩充卫戍部队从而试图武力处理;不过只来了两万幻形灵,并且邪茧还一而再要求她尽快打开爱意供应线。”弗里温耸了耸肩,“于是她就只好使用有限的军力来清剿抵抗组织,当然,全身幻形灵;毕竟她打算先杀鸡儆猴,这样才能确保那些由小马构成的辅助部队不会出问题。在处理掉几个主要的反抗组织领导者后,她......”

  “是星光熠熠和崔克西·鲁拉之月吗?”我先打断了他,毕竟在我计划来到马哈顿保护领之前,无数幻形灵都在跟我一而再地提起这俩名字从而劝诫我不要离开故土。

  “...是,她们的确都被‘处理’掉了,另外,都快二十年了,你就不能学会好好听完别人讲吗?”他有些半恼,但还不至于生什么气,“在此之后抵抗组织基本就成了一盘散沙,自这时开始,护国主女士就已经准备好处理当地合作者了;萝卜加大棒,给点甜头,再敲打敲打,就这么简单。”他似乎突然又想到了什么:“当时甚至专门组建了一个通过舆论攻击塞拉斯蒂娅形象的组织,不过无非是发表些就塞拉斯蒂娅后期军事独裁统治做文章的话。”

  “你是说‘破灭之阳’?我在马哈顿的图书馆里见到过相关的书,似乎她的统治反而使得幻形灵军队在南方丛林更容易推进了。”

  “是,那的确给那些小马士兵造成了不少打击,几乎跟背后被捅一刀没区别。”摊摊蹄子,“因而当我们开动宣传机器后,反抗组织内部也有了不少分裂...但也正因如此,当时的马哈顿经常遭遇恐怖袭击。”

  “恐怖袭击?他们干的?”了解眼前这个幻形灵,如果是一般的抵抗活动,他可不会用上这个词。

  “...是。在星光熠熠依旧领导抵抗运动时,工厂与军火库被炸毁之类的事就不在少数了...但当她被‘处理’掉后,抵抗组织就越来越像疯狗一样,他们开始使用各种方法,希望我们能反扑回去,露出马脚。”他从军服里抽出一根香烟,叼在嘴上,用火柴点燃沉重地吐出一团白雾,“当抵抗组织濒临分裂时,他们中那批最激进的就愈发愈加激进了;他们的领袖崔克西·鲁拉之月开始故意营造出市民们与一些合作者企图发动起义的假象,想要让我们大开杀戒,不过她没成功。”

  我预料到了什么

  “于是他们就直接冲出了房屋,拿起了冲锋枪、步枪、蹄榴弹甚至是从军械库偷来的新型魔能武器。”的眼角似乎有些湿润,“护国主女士差点被射穿太阳穴,不少兄弟姐妹都在当时被突然袭击夺去了生命,包括她。”

  “...节哀...”

  “不,都过去了,至少小奥瑟还活着,她也还混上了不错的职务,得到了紫丁香的赏识,并且...”

  “并且什么?”

  他把烟头在玻璃烟灰缸里按了按,随即掏出金丝怀表瞥了一眼,没有多说话。

  “好了,女士们,先生们,根据政府例行公事的通报,接下来会播报五分钟的马哈顿电台转播,请先停下蹄中的事吧。”一串声音突然想起,赌客们停了下来——尽管是略显失望地。

  “你好,夜间的马哈顿!我是你们的主持马哈顿先生!我敢说绝大部分马或是虫都在想着今天这个家伙怎么会莫名其妙地跑出来播导,占用大家宝贵的时间。不过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这次绝对是好事儿!”

  似乎有不少的小马都已经在听着了。

  “今天,自治领又在漫漫长路上迈出了巨大的一步!请问您是否听说过这么一个名字,这么一个令马恐惧、厌恶、心跳加速的名字:崔克西·鲁拉之月呢?”故意停顿了一下,“是的!我们今天可以高傲地宣称,我们终于不用成天躲在自己的房屋里躲避这位破灭之阳效忠者的怒火了!她对马哈顿带来了什么,我想大家都有着答案了,上百名忠诚的护国士兵被安葬在了西城区的公墓,而我们的护国主女士也差点遭到刺杀!”

  他突然语气变得有些“爱国主义”,怎么说呢?不像是扯日常琐事的那个马哈顿先生了:“在一支斩首部队的严密计划以及严苛执行下,我们终于清除掉了自治领最大的威胁!尽管她似乎有点好运,在现场就失去了呼吸;如果事实不是如此,那么迎接着她的就是法庭上的论斗了!”

  “‘所以马哈顿先生,到底是谁消除了这一毒瘤,让我们的子孙后代能生活在一个和平年代的呢。’既然提到这儿,我就不得不介绍一番护国军中最近脱颖而出的军官了:正是护国军旅军长奥瑟蕾丝果断且迅速的行动才让我们清除了全东小马利亚自治领的心头之患......”

  我把双眼望向了眼前那个幻形灵,他也只是望着我,但满脸角质层却都被眼泪打湿了。

thumb_up2
0thumb_down
排序:升序
1楼
灭世还山水 Lv.2 独角兽
回复 新秩序:马哈顿

马哈顿保护领诶

16 天前
2楼
tekggd Lv.3 独角兽
回复 新秩序:马哈顿

回复30243 @灭世还山水 :

是,这里就相当于那堆事件全往好的方面点镇压下来了(

15 天前
3楼
魔法师T_T Lv.16 站务赞助者
回复 新秩序:马哈顿

不知为何想起了重返德军总部 :ftemoji_pinkamina:

12 天前

登录后方可回帖

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有问题?查看用户手册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加群需要正确回答问题,答案在置顶的《FimTale用户手册》中)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