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魔法师T_T
魔法师T_TLv.22
PegasusManager
短篇翻译
T
Completed

我也没做过!

Original links: 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240438/i-havent-done-that-either

This is a translation. Forwarding should be allowed by author and translator first.

伤口撒盐

chrome_reader_mode 9,376 event 1-28 thumb_up 28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1,429 forum 4

“哈!你又输了!”云宝洋洋得意地冲阿杰喊。她看着自己这半边屏幕上的马里奥赛车跳出“你赢了”的字样,露出一脸胜利的笑容。

“这不公平!你在自己家还能练习这游戏!我可没啥机会!”苹果杰克把胳膊叉在胸前抗议着:“而且别得意,我肯定索娜塔(Sonata)闭着眼睛都能把你打爆!”

“哈?”那位蓝头发的塞壬(Siren)闻声抬头,“我能干嘛来着?”

“会打电动吗?”苹果杰克问,拍了拍自己旁边的位置。

索娜塔从床上爬起来,拖着步子走到阿杰身边。“当然!仔细想想,我玩得还‘真够多’呢!达吉(Dagi)和阿里(Ari)老是自己在那儿对打!于是我有大把时间从她们的对战中学习!”

苹果杰克递过手柄。“好啊,赶紧来秀操作!”

“阿达吉奥(Adagio),这个颜色的指甲油和你真是太配了!”在为一只指甲涂上褐色油彩后,瑞瑞轻声赞叹道,那色彩和肤色搭配得不能更到位。

“不错,看来你的审美和咱一样好。” 阿达吉奥一边回应,一边将右手来回甩动以让指甲油干得更快。“真希望阿里亚也能放松点,她总是绷得比弹簧还紧。”

电视机前的阿杰噗嗤一下笑出声。

“哈,还真抱歉,”阿里亚丢下正心不在焉为自己编着头发的小蝶,啪的一声从萍琪床上站起来,“我可没法习惯这么蠢的睡衣派对!”

云宝黛茜盯着屏幕,一边努力保持第一的位置,一边翻了个白眼。“好吧,那你想咋地?”

“咱们玩个游戏吧。”

云宝猛地按下了暂停,不过又马上重新开始。“玩什么呢?”她问,同时躲开索娜塔向自己发射的龟壳。透过屏幕反光,黛茜看到阿里亚耸了耸肩。

“不晓得咯,你定吧。”

别!”瑞瑞、阿杰和小蝶同时喊了出来。

然鹅已经太迟了。

“不然就,‘我从来没干过’?”黛茜奸笑着说。

阿里亚皱了皱眉。“我从来没干过?那是啥?”

“一个我们都同意不会再玩的游戏,不过多亏了某个彩色头发的家伙让它阴魂不散。”苹果杰克瞪向云宝,后者则满脸淫笑地耸了耸肩。

自从她们上次玩这个游戏已经过去好几个月了,所有人都期望一切能这么保持下去——虽然大家心知肚明,只要一有机会,黛茜肯定会毫不犹豫地打破安宁。

阿达吉奥挑起一根眉毛。“啊?就那个游戏?到底是什么让你们这么忌讳?”她晃动着另一只被瑞瑞涂好指甲油的手。

“它让我们知道了很多这辈子都不需要知道的事!”苹果杰克鼻子都皱了起来。

“就这?”橙发塞壬发出犯恶心的声音,“来试试看和两个傻逼生活一千年吧!然后你就会知道关于她们的所有秘密,还有其他破事儿!而老娘现在居然还没发疯!”阿达吉奥说着指向阿里亚和索娜塔,“光玩一次‘我从来没干过’,根本不够我爆出她俩的全部黑料!”

“不愧是好姐妹。”阿里亚翻了个白眼。

“嘛,别废话,咱们搞起来就是了。”黛茜说完站起身。

苹果杰克急忙把她摁回沙发。“我看还是算了。而且暮光、余晖和萍琪去买吃的还没回来呢。”

就像对过暗号一般,刚刚提到的三个女孩突然提着几大袋零食出现在门口。她们将袋子丢到地上然后脱下外套,拥抱着萍琪房间中的暖气,如释重负地松出一口气。

“今天运气不错!”暮光说着,把零食袋提到房间地板上。

“嗯,外面雪下得好大,我们到便利店的时候都快打烊了!”萍琪欢快地插话,“好在晖晖超会撩,所以收银台的小哥就放我们进去了!”

“才没有!”余晖把手抄在胸口抗议道。“只是他欠过我人情罢了。”

“那他也曾是你的‘顾客’咯?”云宝挤眉弄眼地问。(译注:参见前作

“哈哈,”余晖干笑两声,翻了个白眼。“很遗憾并不是。完全就是偶然认识的。”

“嗯哼,”云宝似乎一个字都没信,“你们买小面包了吗?”话音刚落,甜点就被扔到了她脸上。

“所以说……我们不在的时候发生了啥?”暮光问着,扑通一声倒在阿里亚旁边的床上。

“黛茜提议我们再来玩‘我从来没干过’,”瑞瑞轻描淡写地说,“大家什么反应你应该猜得到。”她一边嘟囔,一遍检查着自己快要干掉的指甲。

余晖叹了口气,也脸朝下倒在暮暮旁边。“啊,结果又要玩这个了吗?”她的声音透过被子变得模糊不清。

“看来是的,”阿杰点点头,“不过我想最好还是让咱们的新朋友来决定,怎么样?”她说完朝向三位塞壬。

阿达吉奥耸了耸肩。“我没意见。”

“嘭!!炸你一脸!”索纳塔高呼一声挥舞拳头,她这边的屏幕上闪烁着“你赢了”三个大字;而旁边的云宝则撇嘴叉腰、闷闷不乐。“我也无所谓!”她开心地说,“干啥都行。”

阿里亚翻了个白眼,“额,行吧,还能有多糟糕?”

“很。非常。就像蘸着洋葱辣酱吃巧克力的那种糟糕。”萍琪强调道。

“谁会蘸着洋葱辣酱吃巧克力?”小蝶满脸疑惑。

“我啊!然后拉了整整一周!”萍琪做出一副难受的表情揉了揉肚子,别的女孩纷纷露出一脸恶心。

“看到没?!这就是我说过的不需要知道的事!”苹果杰克用大拇指指着萍琪,但此时大家已经挨个在地板上坐成了一圈。

暮光叹了口气。“看来又到了咱听你们讲一个小时天书的时候了,而且还得让你们帮忙解释各种荤段子,对吧?”

“嘛,换个角度想想,这次你可不是唯一对我们段子不熟悉的人,”瑞瑞安慰道,她盘起腿,掰着手指。(虽然这动作在她看来很不淑女,但对这个游戏还是很必要的。)

小蝶也把手指掰得啪啪响。“好了,这次谁先来呢?”她问,同时瞥了瞥萍琪,心里希望这次不要再是她了:要再来个像上次那么生猛的开场自己肯定抗不住。

“等等,要不要先给她们解释下规则?”暮光突然发言,“毕竟他们好像跟我以前那样,还不清楚情况呢。”

苹果杰克嘀咕一声,“伸出十根手指。如果你干过某个事,就把手指放下。如果没有,就保持原样。谁最先收起十根手指谁就输了。”突然,她瞥见云宝张嘴准备说什么,便赶紧在对方发言前截了下来,“另外游戏禁止赌博。”她瞪着云宝,表情严肃,“也不准押注。”

彩色头发的运动员愤怒地闭上嘴,气冲冲地回瞪向农家女——她正想提这个点子呢!

“明白。不过讲真,到底谁来给这次自虐式曝光大会开个头?”余晖一边问,一边喝了口苏打水,其他女孩也纷纷做好准备。

“我来吧,”暮光自告奋勇,“我从来没有——”

“等等等等一下,”黛茜突然跳出。她冲苹果杰克做了个怪笑,“不准赌博,也不准押注。但我们来把游戏搞得更有趣行不行?”

瑞瑞挑起眉毛:“哦?怎么说?”

云宝凑过身对萍琪耳语几句。粉色头发的妹子似乎明白了什么,立马笑着夸张地点了点头。

然后她跳起来,一字未吐便跑了出去。

“你对她说了啥?”苹果杰克疑虑地问。

黛茜面无表情地耸耸肩。“马上就知道了。”

阿杰眉头紧锁。她知道黛茜的计划就没啥好事。她不晓得另一个妹子到底是去干嘛了,好在真相很快便得到揭晓。

萍琪回来时带着四箱苹果家出品的苹果汁。不过仔细看来,那和她们在学校时喝的果汁似乎并不一样。

不对,那好像是只有大麦才有资格卖的产品。

苹果酒。

“你你tm拿四箱酒出来搞毛线?!”阿杰大叫起来,萍琪却已经开始给每个人发放酒瓶。“他们在家都不准我碰这些东西!更别说要我卖了!”

“我爸妈一直都在买。地下室的酒窖都摆满了。所以就算少个四箱也没关系啦。”萍琪耸耸肩。

“你应该知道除了余晖和塞壬们,在座都没够喝酒的年纪吧?”暮光嘴上这么说,还是接过自己的酒。

余晖皱着眉头,“我可没不比你老多少。而且要在小马国你也已经到能喝酒的岁数了。还有,那边的苹果家不就一直在卖苹果酒吗?”

“啊对对,没错。”暮暮眨眨眼。“我搞忘记算这边和小马国的年龄差了。”

“不管怎样,”黛茜取过自己的酒瓶。“这就是我的点子!咱也别玩什么小孩子家的伸手指比赛了,来点新规则:如果你做过某个事,那就直接吹瓶,或者尽可能闷一大口。要是你没做的话,那也得小啜一下。”

小蝶拍拍她的肩。“规则……应该不能这么定吧?”

“管它呢?!老子今天就是要不醉不归!”云宝说罢便打开瓶盖,大喝一口。“怎么样?来不来?”她环视一周。

“操,我跟了。”余晖说着举起瓶子。

“我也是。”阿里亚奸笑着,也举起酒瓶。

“这下有意思了。”这是阿达吉奥。

“好耶!”索纳塔兴奋地拍起手,“禁酒令以来我都没见过这么多酒呢!”

“什么令?”萍琪满脸疑惑。

“历史课用用心,亲爱的,总能学到点东西的,”瑞瑞像对小孩那样拍了拍萍琪的脑袋,“然后嘛,貌似我也只能跟进了。”她恼火地叹了口气。

暮光嘟囔一声。“我似乎也没啥选择。”

小蝶小声地表示赞同。“我也是。”

所有人都看向苹果杰克。

农家女叹了口气,拿过一个酒瓶。“好吧好吧。赶紧把事情搞完。”

“好嘞!”黛茜欢呼道,“暮光,开整!”

暮光翻了个白眼。“行叭。我从来没有企图统治学校。”她冲着余辉得意地一笑。
“好你个,开头就这么狠,我可看明白了。”后者说完,将第一瓶酒一饮而尽。

阿达吉奥、阿里亚和索纳塔也照做了。

小蝶紧张地环顾着四周。她知道只要有人说了某个他们知道她做过的事,那自己就得喝酒了。但问题在于,谁都知道她酒量小,要是直接干掉一瓶她估计得当场晕过去,然后就体验不到游戏后期的有趣内容了。(当然她也不是那么想听啦。)

“下一个我,”阿杰自告奋勇,“我从来没撒过谎。”

“这不公平!”瑞瑞尖叫起来,“谁都会撒谎!”

“反正我没有。”

“瞧见没?!这就是个谎!”时装大师指着对方,“重新换一个!”

苹果杰克转了转眼睛,“行吧。那就,我从来没纹过身。”

“干杯!”余辉和暮光碰了个瓶,俩人都喝下一大口。

“卧槽,等等,你们纹在哪儿的?”黛茜激动起来,她来回扫视着两个女孩。余晖还好,但是暮光纹身就有点出乎意料了。

“在小马国,可爱标记基本上就算是纹身了,它一般在你们现在这个年纪出现,并标明你所擅长的事物以及余生会从事的工作。”余晖解释道,“通常是描述了你特别天赋的某个图案。”

“莫不是像后腰纹?”黛茜问道。(译注:tramp stamp,指纹在后腰上的纹身。通常来说有很强的暗示。)

“什么?!才不是!那玩意和我说的根本不一样好吗!”余晖把脸捂住。

“好吧……所以到底纹在哪儿呢?”运动少女挑着眉头,色眯眯地盯着余晖的身体。

余晖站起来走到云宝面前。她轻轻脱掉睡衣,把内裤拔下一点点露出自己的大腿根,然后抓过云宝的手放到自己光滑的皮肤上。“就 在 这。”接着她重新穿好衣服,坐回原先的位置。

“行……吧。”瑞瑞说完小啜一口。

“下个到我了!我从来没有在打手冲的时候叫唤朋友的名字!”云宝说道,淫笑着看向四周。

“你就不能换个更好的方式来说吗?”瑞瑞一脸轻蔑。

“有一说一,确实。”阿达吉奥表示赞同,厌恶地甩了甩头发。

暮光叹了口气。“这里我必须得打断一下,刚刚云宝所说是关于生理性行为,而且专门指代了‘自 慰’行为,对吧?”

“没错。”余晖确认。

暮光叹了口气,拿起自己的半瓶酒,“别多问。”说完,她便一饮而尽。

余晖、萍琪和索纳塔也照做了。

黛茜奸笑着挪到阿杰旁边。“嗯?你呢,小土妞?你有干过吗?” 她蹩脚地模仿起苹果杰克的口音,“哦!哦!瑞瑞!!”

苹果杰克气得鼻孔冒烟,淡橙色的脸颊变得通红。“信不信老子现在就把你打一顿!说到做到!”她瞄了眼瑞瑞,发现后者正用手捂住嘴,脸上泛红。

小蝶轻轻呼出一口气。到现在已经过三人了,而自己才喝了第一口酒。这是好事,说明她能“存活”更长时间。在鼓起勇气后,她开口说道:“我来下一个吧。”她把淡粉色的头发捋到肩上,“我从来没有在争吵中打过人。”

“酒瓶见底!”黛茜大喊。

“终于轮到我了!我可有个好点子!”萍琪说完拍了拍手。“我从来没玩过群p!”

“萍琪!”瑞瑞惊得目瞪口呆。

黛茜则笑得摊在地上。

余晖和苹果杰克瞠目结舌,而小蝶则倒抽一口气。

“啥叫群p?”暮光问,被朋友们的表现搞得云里雾里。“是什么坏事吗?因为你们一个两个的表情都告诉我这是坏事。”

“噢,恰恰相反。”阿达吉奥咯咯一笑,“那也许是你这辈子做过最爽的事。”她突然挑起眉毛,“暮暮,你还是处吗?”

这个直白的问题让暮光感觉有点不舒服,但她还是点了点头。

阿达吉奥哼了一声。“那你还小。今后路还长。如果你真想知道什么是群p,就回去问问那些公主吧。我肯定她们会告诉你的。”

“行——吧。嗯,那可能算是一个我到死都不想知道的事。”余晖说着把瓶里剩下的酒喝完,试图赶走脑海中的糟糕画面。

“打起精神来,妹子!好戏才刚刚开始呢。”黛茜兴奋地搓了搓手,“瑞瑞,到你了!”

设计师叹了口气。“好吧,既然你这么坚持。我从来没从人身上舔过东西吃。”

“这也和性……有关系?”暮暮歪着头,满脸疑惑。

“要不然呢?”余晖模仿着暮光的动作,反问一句。

结果萍琪灌下了一些酒。“当你在蛋糕店工作后,就会忍不住想试试看食物到底放在哪儿会更好吃。”她耸耸肩解释道。

“我其实很好奇,到底什么样的铁憨憨才会任由你去他身上舔东西。”阿里亚说了游戏开始以来的第一句话。随后她喝完了自己的那瓶酒。

阿达吉奥也小啜一口。“当你像我和我的朋友们那样活了足够长的时间,你就能了解一些取悦人类雄性的方法了。”

“没错!我可擅长了呢!”索纳塔骄傲地宣布,满脸欢喜。

“那必须的!”黛茜嗤嗤笑起来,结果被阿杰戳了一下。

“仔细想想,我还真不知道有什么你们仨没做过的事。”余晖突然说,“我的意思是,你们在这个世界呆了整整一千年!所有各种正常或者社情的事情都应该做完了吧?”

三个塞壬对视半晌,然后耸耸肩默认了。至少在印象中,似乎的确想不到她们没做过的事儿。一千年真的太长了,要辩称自己没干过某件事确实有点牵强。

“如果想起来了会告诉你们的。”索纳塔最后说。

“那该我了。”余晖把手指掰得啪啪响。“我从来没用过仙女棒。”当发现瑞瑞和小蝶脸红了时,她意地笑起来。

“比如小仙子用的那种吗?”萍琪好奇地问。

众人纷纷扶住额头。

“不,萍琪。比如按摩器。”苹果杰克捏了捏鼻梁,耐心解释道。

“噢!”粉发女孩咯咯笑起来,“我知道那玩意儿!”她欢快地把一块饼干塞进嘴里,然后满嘴饼干渣地笑起来。“石灰就有一个呢!她管他叫石基!”

突然响起的敲门声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萍琪甚至因为卡进气管的饼干屑咳了好一会儿。

大家迅速把还没开的酒都塞到萍琪的床下,同时把自己身边那些酒藏到身后。

门开了,登场的是石灰本尊。“你们在做什么?”她用单调的腔调问,扫视着房间。

“是你呀石灰!”萍琪大呼一声,笑起来,“我们在玩我从——”

“我们在玩,额,‘灭绝人性’(Cards Against Humanity)!”苹果杰克急忙捂住萍琪的嘴,紧张地撒了个谎。

“但我没看到卡牌。”石灰继续说,微微皱起的眉毛暴露了疑虑。

“是网络在线模式!”余晖急忙接过话,“只有被选中的少数人才有资格玩。”她又补充道,然后点了点头。

所有人也跟着点了点头。

“好的。嗯,萍琪派,等你们搞完了,记得在爸妈回来前把那些酒瓶还有味道都清理干净。”石灰告诉妹妹,转身准备离开。“玩得开心。”说完,门被重新关了起来,留下十个对刚刚发生的一切陷入无尽迷惑的少女。

“她是怎么——但我们——到底怎么回事?!!”黛茜手舞足蹈地自言自语,“我们不是把东西都藏起来了吗?!我还没疯吧?”

“我和你一样迷惑。”余晖小声说着,把床底下的酒箱又拖了出来。

“别纠结细节啦!”萍琪告诉大家,“石灰就是这样!不折不扣的派家人!”

“合情合理。”苹果杰克喃喃道,“算了。谁是下一个?”

“我,”暮光回答,“我还没“做”过。”

黛茜翻了个白眼,嗤之以鼻。“你当然没做过,五秒钟前你刚把这事儿告诉阿达吉奥!”

“准确说是十五分钟前。”暮光纠正她,“而且我虽然没做过,但我知道在座各位全 都 做 过。”

余晖拧开第四瓶酒,自信地喝了个干净。“有一说一,离开小马国时我就不是处啦。”她接着打了个嗝,“话说有人开始觉得晕了不?”她一边问一边环视四周。

暮光举起手。“我有点。在小马国还从没像这样喝过酒呢。”

“你喝多少了?”黛茜盯着暮光脸颊上的红晕。

“一瓶?还是一瓶半啊?反正应该没超过两瓶。”小马公主咯咯地笑起来。“晕呼呼。”

“赞!醉暮暮才是好暮暮!”黛茜欢呼一声,“奥力给!来把衣服也脱了吧!”

阿杰赶紧捂住黛茜的脸,“不,大可不必。”

索纳塔、阿里亚和阿达吉奥也都抿了一小口。

“轮到我了,”苹果杰克宣布道,“我从来没在公共场合放过屁。”

“你是指一般意义上的公共场合还是说只是周围有多个人的情况,这俩可是有区别的。”余晖告诉她。

苹果杰克耸了耸肩,“都算。”

瑞瑞别过身,迅速抿了口自己那温热的酒水,希望不会被其他女孩发现。

遗憾的是,云宝已经看到了。

“你?!”她大笑着指向时尚达人,“你居然公开放过屁?!我的老天鹅!得劲啊!”黛茜笑得弓起身子,眼泪都流出来了。

萍琪把手排在瑞瑞肩上。“没关系的,瑞儿。不知道这么说你会不会好受点:其实俺也放过!

“完全不会!”瑞瑞悲恸地惨叫,而黛茜又一次爆笑不止。“快下一个吧,秋梨膏!”

“运气不错!又轮到我啦!”云宝调皮地咧着嘴。

“额,并不是我刻意要扫你这鬼头的兴,但这破游戏我们到底还要玩多久?我是说,都快半夜了,但还没有分出胜负的迹象呢。”苹果杰克说。

“等到有人喝醉了吧,我想。”云宝耸耸肩。和平时一样,她其实并没有计划。“要不,直到有人喝断片?”

“听起来蛮危险的。”余晖回应道。

“而且也毫无逻辑。”这是暮暮。

“好的,感谢小俩口的提醒。”云宝翻了个白眼,“听着,不如咱们先把这局玩完,然后再来做决定怎么样?”

“这游戏太无聊了,发起人应该自我反省一下。”阿里亚皱起眉头。

“前面说想玩游戏的可是你啊!这不就玩起来了嘛!虽然很龌龊,但终究也算个游戏嘛!”瑞瑞冲她说。

“该我了!”黛茜激昂地吼起来,这让所有人都把视线集中到她身上,“我从来没在春梦里梦到过在座任何一位!”

“嘿!这和你之前说过的那个有啥区别!”萍琪交叉双臂抗议道。

“错错错!那个是关于打手冲的!这个可是潜意识!”云宝解释着。

“也有道理。”阿达吉奥表示同意。

大家面面相觑,谁都没碰杯子。

“哈,”萍琪说,“看来谁都没做个这个了。”接着她扭头看向小蝶,“该你了,小蝶儿。”

小蝶似乎吓了一跳,但是她很快就平静下来。“我从来都没喜欢过云宝!”

“蛮有特色。”索纳塔皱起眉头。

“而且也太显而易见了。”阿达吉奥附和道,转了转眼珠,“能不能说个不那么显而易见的?”

小蝶脸一下红了。“额,嗯,好吧。我从来没和人亲热过。理论上讲亲热和接吻不是一回事。”

“有道理,”余晖一口喝掉了自己的第四瓶酒。“现在轮绕谁了?”她问,舌头已经开始打结。

阿里亚、阿达吉奥、索纳塔、萍琪、云宝还有暮光都喝光了自己的酒瓶。

萍琪突然笑了笑。“我从来没‘品尝’过女人的身子!”(译注:原本的意思太黄了,不能翻。)

“所以你从人身上舔过食物还吹过喇叭,但你却没尝试过女孩?”余晖问道。

“难道你做过?”萍琪反问,挑起一根眉毛。

“有理有据,小机灵鬼。有理有据。”

瑞瑞皱起眉头,“这轮跳过我吧,”她挥挥手,不愿再多说。

“可游戏规定不能跳过你啊。”云宝模仿着瑞瑞的动作,“干就完了,然后你就可以喘口气啦。”

“不管!反正老娘不干了!”

“还搁这儿耍脾气呢,赶紧说!”黛西吼起来。

瑞瑞拨了拨头发,“呸。行吧。我从来没干过社情行业。”

余晖眉头一紧,“有一说一!我那会儿只是为了生存啊!”她生气地喝着自己的(第四还是第五瓶?她自己都不记得了)酒,同时愤怒地瞪向旁边窃笑的云宝黛茜。

阿达吉奥盯着余晖,满脸好奇。“你做过什么?”她问,示意余晖说下去。

余晖恼火地叹出一口气,“我刚到这个世界时,曾做过一段时间的社情电话服务。但在暮光来找王冠之前我就已经很久没干了!”

“真有趣!达吉以前还老打那种电话呢!那会儿她经常在卫生间一坐就坐好久!”索纳塔激动的样子把其他女孩都吓到了。

“当真吗?”余晖得意地看着对面那年长的女孩,“真好奇她当时打给了谁?”

“你不会真就和我想的是同一件事吧?”苹果杰克迷惑地看向余晖。

“额……我是不是错过了什么?”暮光扯了扯睡衣的衣领,“氛围突然好紧张。”

“我想电话对面那位的名字应该是‘阳光’啥啥啥的。记不太清了。反正和太阳有关系!”索纳塔咯咯笑道。

阿里亚啪地一下扶住自己额头。

“信息量好大!”黛茜兴奋地搓着手,“余晖曾经和阿达吉奥调过情?天啊信息量太大了!”

“不敢相信我居然见证了一切。”瑞瑞惊得张开了嘴。

“瞧见没?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不玩这个游戏!这就是我根本不想知道的事!”苹果杰克咆哮着指向阿达吉奥和余晖。

“噢别那么大惊小怪!”黛茜朝阿杰扔去一块枕头,“余晖,该你了!”

余晖叹了口气。“额……嗯……我从来没看过别人缠绵。”

“你是不是在说,偷窥癖?”瑞瑞问。

“没错,就是那个。”余晖朝瑞瑞倾斜酒瓶。

“骚气,”黛西评论道,“我是说,虽然我并不喜欢例如捆绑之类的新奇玩法,但你刚刚说的那个确实蛮骚气的。”

是的嗷没错!”小蝶突然叫出声。然后当她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时,立刻就把嘴巴捂上了。“我-我-我,天-天呐我刚刚是不是说出来了?”她把手盖在脸上,与此同时双颊也彻底红透。

“我……无话可说……”这是瑞瑞。

“我们真的永远不能再玩这个游戏了。永远。就算哪天我们全被恐怖分子绑架然后以死威胁我们玩也不行。”余晖说着捏住自己的鼻梁。

“小蝶。喜欢偷窥。这……不知道为啥但突然感觉还蛮合理……”暮光好奇地看着那女孩,“这就是你为什么总是输吗?因为你本质上真就是个变态?”

说什么呢暮光!”瑞瑞嗔怒道。

暮光转身朝向时尚达人。“哈?那可是她自己承认的,关我啥事!”

够了!”苹果杰克宣布,站起身来。“没人赢,我们全是输家。我再也受不了了。”她走到厨房取回一个垃圾袋,开始收拾满地的空酒瓶、薯片袋还有饼干盒。

“赞同。”瑞瑞说着也站起来。“事情开始不对头了,我可不想参合进去。”接着她把自己的酒瓶放进萍琪床边的垃圾桶里。

索纳塔撇起嘴,“诶诶诶!可我们还没爆出什么料呢!”她把双臂交叉在胸口,“太不公平了!”不过她也知道其他女孩都无视了自己,于是最后便叹气表示认输。至少游戏到结束为止还蛮有意思的,她这么想。

小蝶则很高兴大家的注意力不再集中到自己身上。

“回头我得问问看那边的姑娘们愿不愿意玩这个游戏。”暮光一边铺开睡袋,一边念念有词。“肯定能得到什么有趣的结果。”她很想知道当告诉小蝶她的人类版本其实是个小那个时会有什么反应;或者当瑞瑞知道自己的人类版本曾经在公共场合放过屁会说什么。想到这儿,她笑了起来。那场景多半会终身难忘。

“好啊,其实不用你告诉我后续,”余晖一边说一边从苹果杰克手中接过垃圾袋,然后把一些空包装盒都塞了进去。“那边的情况绝对比这边更糟糕。”

“真的吗?为什么这么说?”暮光皱起眉头。

余晖叹了口气。“暮暮,”她把手拍到年轻公主的肩上,“我非常确定,你的朋友们做过的事远超你的想象。”

暮光盯着余晖,半张着嘴。事实上屋里所有的女孩,除了三只海妖,全都一脸震惊地看了过来。

“算了我不想知道。”苹果杰克举起双手认输,“各位晚安。”

大家也纷纷钻进自己的睡袋里,道了晚安。很快,房间便充满此起彼伏的鼾声。

过了一会儿,暮光突然感到有人在戳自己手臂,想把她叫起来。她抬起头,发现是余晖。当年长的女孩俯下身开始亲吻自己时,她还吃了一惊。

她瞪大双眼,盯着对方。

“所以说,”余晖满脸得意的笑容,“想不想脱 * 处呀?”

thumb_up 28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Sorted by Time Ascending
莫星 Lv.10 Pegasus
Commented on 伤口撒盐

:ftemoji_lyra:完蛋了,酒后乱x的余晖

1-28
Haiter Lv.16 Unicorn
Commented on 伤口撒盐

法师你这就是在骗人去翻原文(:ftemoji_sunsetgrump:)

1-28
左岸 Lv.4 Pegasus
Commented on 伤口撒盐

余晖为什么这么骚

15 days ago
魔法师T_T Lv.22 PegasusManager
Commented on 伤口撒盐

回复60294 @左岸 :

我老婆超骚

15 days ago

Post your comment after logging in.

Channels including 文章
  • “搞黄色”

    魔法师T_T

  • 小马国女孩

    魔法师T_T

  • 海妖三姐妹

    闪烁辉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