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ight
D-LightLv.2
Unicorn
长篇翻译
R
Updating

何为爱情

Original links: 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139150/what-is-love

This is a translation. Forwarding should be allowed by author and translator first.

你确定你们没有一部分狗的基因?

9,414 12 days ago 5 0
109 6

哦,又是你,你好啊,昨晚怎么样?

 

非常棒,谢谢你的关心,昨晚什么问题都没有。

 

抱歉,用我前几天的小故事打扰你...

 

不过...

 

既然你依然在这里,不如我们继续讲下去吧?我保证接下来的故事也十分有趣;我的意思是,故事里可是有一个实实在在的外星生物!讲完接下来的小故事,我保证会告诉你所有你感兴趣的细节。

 

那么,我们讲到哪儿了?...

 

 

遇到名为Ares的外星生物的第二天早晨,由于我和Shiny小小的“通宵派对”,我比往常还要疲惫。你肯定以为脑震荡会让一匹雄驹慢下来吧,不过对Shiny来说,情况可不是这样,完全不是这样。

 

所以当我们沿着走廊前往Ares的病房时,我的步伐有那么一点点跌跌撞撞,Shiny肯定对此非常得意。我的丈夫微笑着望向我,轻轻依偎在我身旁,“谢谢你陪在我身边,Cadence,”他轻轻地揉着自己的脑袋,“整晚不能睡觉,而且与一只外星生物只有几扇门的间隔,这对任何小马来说都不轻松。”

 

我也靠向他的方向,脸上逐渐浮现出调皮的笑容。“谁不想和像你这样火辣的帅哥熬夜创造幼驹呢?”他脸红的样子真是太可爱了。只需要一点点‘有爱’的话就可以很轻松地调戏Shiny,当我们独处时,我尤其喜欢这么干。除了红晕,我看出他的脸上还带着一丝痛苦的神色,而且这绝对不是因为脑震荡。

 

你也知道,我和Shiny已经结婚几个月了,我们也很努力地想要一个宝宝。这是我们在世界上最想得到的东西,但却一直没有成功。不过我能告诉你,这不是因为缺少尝试。

 

我们尝试不同的姿势,吃特定的食物,还往自己身上抹一大堆愚蠢的混合物,所有可能有效的方法我们都试过了,但它们都没有成功。我们甚至考虑向Stitch医生求助。现在回想起来,我们应该一开始就这么做...我到现在还记得当我把那些臭鼬浆果摸到身上时的那股味道。

 

直到现在那股气味仍然出现在我的噩梦里。

 

我嘟囔道,“别担心,Shiny,”我尽可能安慰他,“等时机成熟,我们的宝宝自然会出现。”

 

听到这句话,Shiny几乎要泄气了,脸上仍是一副不确定的表情。“爸妈一直在唠叨着要抱上孙子,”他几乎是在对着我耳语,“你也知道他们有多守旧,前几天爸和我说这么久我们起码应该已经有两匹幼驹才对。”

 

我咯咯笑了起来,Sparkle先生特别擅长讲笑话,他是Sparkle家里最容易相处的小马。不过说起Sparkle太太,那就要当心了。她曾经就我和Shiny约会的事情缠着我唠叨了几个月,就算我是个公主,他也觉得我配不上他的‘完美男孩’。不过更糟的还是她对我提出的那些问题,为我们都好,我还是不要告诉你细节了。

 

好在最后她还是态度好转了,嗯,那么一点吧。

 

至少她没有当我和Shiny呆在同一间房间的时候就盯着我不放...起码不那么经常。

 

“嘿,只要我们有了第一个宝宝,我很确定,要不了多久,城堡里就会充满哭闹的幼驹来让我们忙得合不了眼,而不是什么怪物呀,黑暗暴君呀,外星生物呀。”我们走过拐角时,Shiny轻笑一声作为回应。

 

“或许应该再做一些血检... Shiny沉思道,担忧地望着我。

 

“如果你想的话,”我说,“不过在那之前,我们得先看看Ares情况如何。”

 

听到Ares的名字,Shiny厌恶地说,“我还是觉得咱们应该把它丢到地牢里去。”

 

“听着,Shiny”我朝他翻了个白眼,斥责道,“记住,他对发生的一切都害怕无比,而且它需要我们的帮助,所以你态度友善一点。”

 

“你就不能告诉公主们我们在水晶帝国边界发现了一只外星生物,让她们处理吗?”

 

前几天我的确这样想过,不过出于一些考量,我并没有写信。CelestiaLuna阿姨都是很体贴的小马,如果让她们知道她们侄女的国家突然出现了一只外星生物,事情可能会演变成两匹天角兽穿着盔甲,挥舞着那种一击就能碾碎任何外星生物的战锤冲向我的城堡。

 

另一个原因,则是因为Shiny的妹妹,Twilight。公主们可能会坚持让她来检查Ares,说不定还有一队Canterlot卫兵。要是那匹紫色小雌驹遇到了Ares,一只她从未见过的生物,她肯定会想尽办法对Ares进行各种科学研究,而Ares对此绝对不会很高兴。光是想想,一幅城堡被火海吞没的图像就映入了我的脑海。

 

最后的原因很简单,那个人类的情况还没有好到可以乘火车前往Canterlot,而如果Celestia阿姨真的来了的话,她肯定会要求Ares这么做。在外面如此极端的环境下呆了这么久,即使Ares已经接受过魔法治疗,他也需要更多时间来康复。

 

这究竟是不是正确的?只有等到Ares康复才能明了。

 

Shiny可能是对的,Ares是某种死亡的化身,被送到我们的星球,准备用他的镭射眼来毁灭我们!不过超级雌驹肯定会...

 

哦,嘿嘿,抱歉,最近漫画看得有点多。

 

 

不管怎样,现在我会对Ares保守这个小秘密,起码等到他情况好转一些或者我找不到送他回家的方法。

 

“拜托,Shinning,”我鼓励道,“我们现在要自己处理一只外星生物,难道你没有感到一点点兴奋吗?想想我们能从他身上学到什么!”

 

“他很危险,CadenceShiny又哼了一声,“我们应该通知你的阿姨。”

 

我不耐烦地挥蹄打断他。“如果我们找不到送他回家的方法或者他的确非常危险,到时我会告诉她们的。在那之前,他是我们的宾客,我们两个都是有能力的成年小马,我觉得我们处理一个虚弱得站不起来的外星生物还是绰绰有余的。现在,让我们去看看Ares醒了没有。”

 

“顺便检查下他有没有吃掉哪匹小马。”Shiny嘟囔着,而我则撞了一下他的腰作为警告。当我们进入病房,走向Ares的床位时,世界上最可爱的画面现在就在我的眼前。

 

Ares躺在床上,看起来还在睡觉,出于某种原因,有一位护士也在床上,他们就这样互相抱在一起。雌驹脸上带着微笑,和床上的人类共享着一块毛毯。

 

我忍不住柔声说,“哇哦,看看吧,Shinning,太可爱了!”我朝Shiny露出胜利的微笑,“而你还说他很危险。”

 

“我超级危险的,”Ares闭着眼用沙哑的声音说,把我和Shiny吓了一跳。“看看我,浑身都是肌肉,还有一股醋味儿,”他疲惫地抬起一只手,放在还没醒的护士头上。“早上好,CandySusan。”

 

“是Shinning Armor!”Shiny几乎快气疯了,朝Ares发出威胁的嘶嘶声。而后者此时正在挠护士的耳后,雌驹发出满足的叹息作为回应。“你为什么挟持那匹雌驹?”

 

“为了执行我的邪恶计划,统治世界呗,”Ares喃喃道,“等我好一点,我就会把她变成一个核弹或者机关枪之类的。”

 

我对他眨眨眼,到现在Ares都没有说一句脏话,我还以为说脏话对他是理所当然的。“Ares,你还好吗?我以为医生已经完全治好你了。”

 

“我也觉得我已经治好他了,”一个声音从我们身边传来,看来Doctor Stitch已经到了。我从没见过Shiny跳得这么高,天,我自己都快撞到天花板了。

 

Faust在上,Doctor Stitch,”我用蹄子试图让自己的心跳回归正常速率,“没有小马告诉过你偷偷接近其他小马是很不礼貌的吗?”

 

医生并没有回应,与我们擦身而过,开始检查插在Ares手臂上的静脉输液管。“没错,没错,没错,Ares先生,你还真是奇怪。”

 

“你就不能去打打高尔夫什-啊哦!别拉!”

 

我看看Ares,又看看医生,担忧地皱着眉,“什么意思,医生?手术出什么问题了吗?”希望这不是手术的原因,不小心让Equestria的第一只外星生物落下残疾可一点都不好。

 

医生摇了摇头,呼,真是松了口气。“不,手术很成功,只是他的身体逐渐-

 

“天,医生,不要拐弯抹角啦,直接告诉他们呗,不然我可能就在无聊中昏死过去了,”Ares小声哀嚎道,医生瞪了他一眼作为回应。

 

Ares先生的这里,”她用一只蹄子指向自己,以强调自己接下来的言论,“和大多数小马不同,魔法产生了不同的作用。当我使用咒语时,魔法并没有像平时一样 瞬间治愈他的伤口,而是渗入他的身体,在其中缓慢地流动。”

 

我眨眨眼,“所以...

 

医生重新摆正她的眼镜,“所以,在自愈的过程中,Ares先生可能不会感到很舒服。”

 

就连Shiny现在看起来都有些担心。“见鬼。”

 

Ares毫无感情地笑笑,“那可真疼,我甚至无法尖叫。”

 

“当我发现这一切时,我不得不把魔力从咒语中抽出;如果我没来得及这么做,他可能会活活疼死。”

 

“你的发现是指一位护士注意到我在床上疼得打滚然后跑去告诉你是吧。”

 

医生没有理他,眼睛都没眨,“所以现在除了手,这位人类必须等着身上的其他伤口自然痊愈直到我找到可以在不杀死他的前提下加速他身体痊愈的方法。”

 

我们都陷入沉默,考虑着医生这席话的严重性。

 

直到Ares开口打破沉默,“嘿,医生,你上过医学院对吧?”

 

医生眨眨眼,随后点了点头,“没错。”

 

“我猜你非常了解小马?”

 

...对,”

 

Ares睁开一只眼低头看向依偎在他身上的护士,“好吧,那么你应该能回答这个小小的问题,我从看到你们开始就一直在想,”

 

我们都好奇地靠向他的方向,“那个问题是?”

 

“你确定你们没有一部分狗的基因吗?”

 

我可真蠢,还以为这个人类会问一些重要的问题。不过,嘿,我一直都是把小马往好的地方想。

 

“什么!?”医生叫道。听到这么具有侮辱性质的问题,我和Shiny的下巴几乎都要掉到地板上了。

 

Ares对医生发出嘘声,示意她安静,脸上仍然挂着疲惫的神情,“这里还有人想睡觉呢,医生,小点声。”

 

“你怎么敢问这种问题?!我们小马不可能和狗有任何关联!”医生对Ares耳语(大吼)道,后者仍然在镇静地挠护士的耳朵。

 

“不需要这么生气欸,我只是简单地提问。我的意思是,看看你们自己,毛茸茸的还很可爱,就像狗一样。还有,看着。”他的手一路向下,直到护士的腹部,随后他开始轻轻地揉搓。才刚开始,护士就发出一声可爱的“唔”,在毯子下缓慢地踢蹬,向Ares的方向凑得更近了。

 

“看到了吗?如果一个东西看起来像鸭子,还会像鸭子一样嘎嘎叫的话...

 

医生狠狠地咬紧牙关,我很担心她会不会把牙咬碎。“我们是小马,不是狗,Ares先生。”

 

Ares笑得更欢了,“哇哦,我们可爱的小医生在生气吗?要不要也来挠挠肚子?”

 

现在我决定介入了;毕竟我可不想看着Ares被医生活活打死。“呃,Doctor Stitch?”医生把抽搐的眼睛转向我,她愤怒的表情让我不由自主往后退了一步。随后我重新靠向医生的方向,向她耳语关于血检的事,我可不希望Ares听到。

 

医生几乎立刻就镇静下来,清了清嗓子,“当然,没问题,您和Shining王子可以找一张空床位先坐下,我会让一切准备就绪。”

 

她离开后,我投给Ares一个无奈的目光,“你也知道如果你继续说下去的话,她绝对会杀掉你的吧。”

 

我和ShinyAres旁边的床位坐下,后者也看向我们的方向,“别担心,Candy,”他抱紧怀中的护士,闭上眼睛,“如果医生真想杀我,她只需要放着我不管就行了。就在你,我,还有那边的Tina之间。”Shiny看起来又要发作了,“我觉得医生挺喜欢这样。”

 

我摇摇头,Ares,不管怎样,请允许我为发生的这一切道歉,尽管医生并不是有意为之。”

 

Ares久久未作出回应,我开始怀疑他睡着了,“你们也想不到你们的魔法会对我产生这样的影响。”他冲我摇了摇他的手指,“至少这个魔法治好了我的手。”Ares接着把手落回护士身上,开始玩弄她的鬃毛。

 

“喂,”Shiny终于忍不住了,冲Ares叫道,“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那么是什么问题呢,Sadie?”

 

Shiny指向护士,不过Ares眼睛还是闭着的,并没有看见,“为什么这个护士在你的床上?”

 

Ares疲惫地摇摇头,“不知道,我醒来的时候她就在这,大概我半夜无意把她抓过来了。”他轻轻哼了一声,“不管怎样,她很暖和,还很软和,就像只可爱的泰迪熊。而且我还很冷得要命。就我看来,这对我们来说可是双赢的好点子。”

 

“她醒之后,你必须让她安全离开。”

 

“五分钟前她就已经醒了,Elizabeth。”

 

Ares怀里的护士突然身子绷紧,白皙的脸变得通红,看起来正尽全力装睡。我忍不住咯咯笑起来。

 

“我感到你的心跳加快了哦,亲爱的护士。”Ares摆弄着她的鬃毛说,“你也听到了,Betty,如果你想的话,你完全可以留我一个人寒冷孤独地呆在床上,我不会阻止你。见鬼,我不觉得我还有力气阻止你。”

 

“不要欺负护士了,Ares,”我说道。护士把脸埋到Ares的手臂里,不过她并没有离开。

 

“好,妈妈,”Ares厚着脸皮说。

 

“作为一个”外星生物“,你看起来适应得不错,嗯?”Shiny几乎是在用指责的口吻说。

 

Anna,”

 

“我的名字是Shining ArmorShining Armor。”

 

“我的名字也不是‘喂’,没礼貌的小子;你这么对我,我就这么对你。所以,听我说,Susan,”Ares看起来抽搐了一下,“魔法,外星小马,耶提?如果不是我虚弱成这副鬼样子,现在我大概已经气疯了。”

 

我开心地鼓蹄,“嘿,看看你自己,Ares,”我说,“我们已经聊了这么久的天,而你只说了一句脏话!”

 

Shiny看起来像说些什么,这是一位护士叫住了他,“Shining王子,”他鞠躬后说,“Doctor Stitch叫您,可以请和我来吗?医生认为血检应该在更加干净的,”她向Ares的方向眯起眼睛,后者也冲她吐舌头作为回应,“环境下进行。”

 

“去吧,Shiny,”我蹭蹭他的脖子,“我就在这和Ares聊聊天。”

 

“哇哦,Mary原来是到这来做性病检测的吗?”Ares问,脸上挂着夸张的笑容,“希望一切顺利。”

 

Shiny离开后,Ares注意到我愠怒的神色,“喔哦,拜托,Candy,别冲我露出这种表情,是他太容易发怒了。”

 

“他已经在尝试对你友善了,Ares,”,我斥责道,“你起码也应该试着同样对他友善吧。”

 

床上的人类叹口气,点了点头,“没错,我真是烂透了,等他回来,我会道歉的,”见到我难以置信的表情,他重新露出微笑,“我也不总是一个混蛋,Candy。听着,我保证会好好和你的小宝宝道歉的,怎么样,Candy。”

 

“行,谢谢你,Ares,”

 

“很好,很好,”他喃喃道,慢慢摇摇头。

 

我刚准备继续对话,但一种异样的声响打断了我。听起来像是一大群小马正在病房外面。哦,拜托,现在又是什么?我抱怨着,转过头去,还真的看见一大群小马。不开玩笑,他们还拿着干草叉以及类似的器具,朝我们走来,我猜肯定不是来打招呼的。

 

马群在据我一蹄的距离停下,而我就这样被夹在马群和Ares中间,幸好Ares还知道把护士藏在毯子里。我站起身,尽自己最大努力朝马群微笑,“哦,你们好啊,我亲爱的小马们,可以告诉我你们为什么来这里吗?”马群朝我吼着一大堆问题,我的耳朵都贴到脑袋上了。直到一只雌驹挤出马群走向我,这时马群又变得异常安静。

 

雌驹清清嗓子,对我鞠躬后说,“公主殿下,我们听说一只耶提进入了水晶帝国,我们特地来除掉它,”马群大声应和着,挥舞着他们从各处收集的武器,“就算是您,公主殿下,我们也不允许您庇护一只耶提,特别是它们在黑晶王暴政期间对我们做出那些事之后。”

 

我仍然戴着一副平静的表情,心里却在无声地尖叫,“现在,我的市-

 

“把它交给我们,公主!”马群里某匹小马大叫道,随即得到其他小马的大声附和。

 

Candy,看在上帝的份上,让开,我想见见这群小马,”Ares用粗哑的声音说,马群被他的声音吓了一跳。“我不是耶提,你们这些蠢小马。哦,天,拜托别杀我...

 

*大叫*它说话了!”

 

“趁它还很虚弱,杀掉他!”

 

“杀掉它!烧死它!”

 

“够了!”我用Canterlot皇家语调吼道,我的小马们见到我严肃的眼神之后都开始微微颤抖。“现在,都听好了,Ares不是耶提!”我指向Ares,“所以为什么不停止你们无理的行径,过来和他打声招呼呢?”

 

这群紧张的小马抱在一起,互相耳语着什么,随后看看我,又看看Ares。最后,所有小马都点了点头。我让开道路,他们都放下武器,向Ares走去。

 

Ares饶有兴趣地看着马群小心地接近他。领头的雌驹试探性地举起蹄子指向它,“...说点什么,”Ares把头转向她的方向,“向我们证明之前你的确在说话,众所周知,耶提不会说小马的语言。”

 

Ares清清嗓子,小马们都好奇地凑过身去,“看看你们这些家伙,都这么可爱,虽然带着干草叉什么的有点吓人。”

 

马群又吓了一跳,接着重新挤到Ares身边,后者慢慢地举起手。“冷静点,冷静点,”Ares慢慢把手伸向马群,马群盯着他的手,仿佛这是世界上最有趣的玩意。“我只是准备摸摸你们中的一个,来证明我是个友好的家伙。不需要把我活活打死,那么我们开始吧。”

 

接着他非常缓慢地伸手末弄其中一匹雌驹地耳朵,刚开始她看起来很慌张,不过一秒之后就闭上了眼睛,满足地叹息着,靠向Ares的手。马群发出一声尖叫,但没有一匹小马站出来阻止Ares

 

Ares回头冲我露出微笑,“这可能是我所经历过最顺利的生死绝境了。”他又转向领头的雌驹,“小姐,你叫什么名字?”他问,同时移开了雌驹耳朵上的手指,后者发出一声不满的哀叹,又重新融入马群。

 

现在马群的视线齐刷刷落在领头雌驹身上,她立直身体,清清嗓子之后说,“听着,我的名字是Grape Vine。”

 

Ares小声打了个哈欠,闭上眼睛重新把头放回枕头上,“好吧,很高兴见到你和你的朋友们,Grape Vine,我叫Ares,”他忍住另一声哈欠,“现在

你们肯定有一大堆疑问,我也非常愿意一一回答,不过我想这对一个受伤的人来说可不太好吧,所以不如你们之后再来,我也可以好好闭上眼睛休息一会儿,嗯?

 

领头雌驹看看床上的人类,又看看我,“有道理,既然我们也已经明白你不是那些怪物中的一员,我们会让你好好修养的。我们马上离开,”Grape Vine说道,带着马群安静地离开了病房。

 

“呼,这比我预想的情况要好上一千倍,”Ares评价道,看起来无比惊讶它没有被马群群殴致死。

 

我点点头,给他一个温柔的微笑,重新坐会我的床上。“我亲爱的小马们可比其他我见过的小马要理智多了。”

 

Ares抱怨道,“‘我亲爱的小马们’?Candy,看在上帝的份上,别这么叫啦,这鬼话听着真尬,还好现在这里只有我和小护士在这。”

 

我试图忽略逐渐温热的脸颊,“闭嘴,”我喃喃着,把床上的枕头扔向Ares,可惜没有命中,Ares还对此笑个不停。

 

Candy,我见过的盲眼园丁准头都比你好,看看-Ares突然坐起身,开始痛苦地大声咳嗽,。此时床上的护士迅速从毯子下脱身,开始拍Ares的背。

 

我靠近Ares,轻轻磨蹭他的脖子。靠近后我才发现他看起来有多么消瘦和苍白。“Ares,”我担忧地说,“冷静下来,你还没好到可以活蹦乱跳的地步。”

 

“我可*咳嗽*没跳*咳嗽*我只是*咳嗽*躺着,Candy,”Ares挣扎着说。护士冲出病房门口,嘴里嘟囔着给Ares拿些水。

 

“你知道我的意思,”我批评道,轻轻揉着他的背,而后者咳嗽越发剧烈,“等你好些之后你可以继续当你的大坏蛋,但现在,你得按医生说的做。”

 

Ares没有回答,直到护士带着一杯水回到病房,他抓起水一口喝完,把杯子小心地还给护士后又一头倒回床上,“该死的医生。”

 

Ares,”

 

“怎么,妈妈?”

 

我克制住,天,我真的克制住了以蹄掩面的冲动。“非要我把你绑起来么?”护士走开后,我不满地对他说。

 

Ares回以微笑,“你知道,如果我现在可以好好思考的话,我肯定会怼回去的,”我轻轻靠在他身上,后者则叹了口气,“嘿,看,Mary回啦。”

 

我转头,对Shiny和医生投以微笑,不过我实在忍不住去想为什么他对刚刚发生的混乱一点意识都没有。这些病房大概是隔音的。Ares的另一阵激烈的咳嗽打断了我的思考。

 

Ares先生,有哪里不舒服吗?”医生小跑向Ares的病床,检查他的体温和脉搏,随后皱起了眉头。“你的体温又降低了。”

 

Ares用力捶击自己的胸口,在努力把自己肺里的什么东西清除。“呃啊,我失去了我的依偎伙计,现在我又冷又孤单。”

 

“哦,你是指Nurse Sweetheart?是她找到我,说着咳嗽什么的。”

 

医生按下病床边的按钮,示意护士病人需要帮助,你知道是哪位护士。Ares露出微笑,“Nurse Sweetheart?天,这可真可爱,”她闭着眼睛说。

 

“他会好起来吗,医生?”我问,后者正拿出一个大针头,轻轻摇晃着注射器。

 

“哈?哦,没错,公主,只要他的生理解剖结构和小马足够接近的话,这药就不会要他的命。”她随意地回复道,拿下Ares的静脉注射包,把注射器里的液体注入其中。

 

“什么?!”我叫到,翅膀都因惊吓而展开。

 

医生轻笑作为回复,“只是一点医生的幽默,为了打破病房里紧张的气氛罢了,公主,不需要这么紧张。我起码有百分之六十五的把握这剂药品不会杀掉他,”Stitch医生说,而病房其他所有小马都惊讶地望着她,“这应该会让他镇定下来,而且还会让他呼吸顺畅一些。”

 

我觉得Ares把我们心里想的已经说出来了,“医生,老实说,我是认真的,去你的医生幽默...

 

Shiny不悦地哼了一声,“还是我熟悉的那个臭嘴生物。”

 

Ares转向Shiny,脸上带着一种奇怪的愧疚,“听着,Shining-

 

“哦,所以现在你知道我的名字了?”

 

Ares脸都气歪了,我决定保持沉默,他们需要自己解决这个问题,“听着,我知道我们昨天的开端不怎么愉快;我撞了你的头,你也试过杀掉我,我们也说了一些不愉快的话。但我们现在不如化干戈为玉帛,从头开始。”

 

Shiny看着Ares,有看我一眼,小声抱怨着,走向Ares,和他握手,“行。”

 

“太好了!Shiny,你不是总抱怨没有好兄弟在身边吗?你们只需要多花点时间待在一起,我保证你们肯定会成为最好的朋友!”

 

我看像正冲我招蹄的护士。“好吧,看来到我了。”

 

Shiny点点头。“好,亲爱的,我想我应该会回去躺一会儿,我的头又开始疼了,”他在我的脸颊上轻吻一口后走开了。

 

当我转头跟着护士走向病房门口时,我注意到之前的那位护士重新钻进Ares的被窝,后者脸上正带着微笑,“哦,亲爱的小马,在我面前你可掩饰不了自己的本性~

 

 

...

 

Shining走回他的房间,此时他的心情糟透了。他的直觉告诉他那个外星生物在打什么鬼主意,绝对不能相信他说的话。

 

“抱歉,亲爱的,”他喃喃着,飘起羽毛笔和墨水。“但你错了。”

 

亲爱的Celestia公主,

...

5
0
Comments
Sorted by Time Ascending
D-Light Lv.2 Unicorn
Commented on 你确定你们没有一部分狗的基因?

还有两个月就要期末考试,因为复习最近都没有什么时间翻译,第二章拖到现在,今天有空,忙到现在才翻完:ftemoji_facehoof:没时间复审,如果发现语法错误还请斧正:ftemoji_raritydaww:以及欢迎提出批评意见。下次估计得等到寒假更新。在这之前我还得去拜读一下其它大佬的译作,揣摩一下一些句式应该如何翻译才不显得生硬。(我什么都做不到.jpg)总之,阅读愉快。:ftemoji_cozyglow:

12 days ago
大黑星 Lv.9 Kirin
Commented on 你确定你们没有一部分狗的基因?

小护士已经沦陷了... 顺便一提,我也想摸...

11 days ago
Commented on 你确定你们没有一部分狗的基因?

我刚刚就想问了,时间线是什么时候?

9 days ago
D-Light Lv.2 Unicorn
Commented on 你确定你们没有一部分狗的基因?

回复63555 @大黑星 : 可爱的小雌驹谁不爱呢?:ftemoji_lunateehee:

 

8 days ago
D-Light Lv.2 Unicorn
Commented on 你确定你们没有一部分狗的基因?

回复63746 @法师白羊_675857 :

这篇小说的背景可以认为是平行世界吧 韵律和银甲的性格有些许不同,不过或许这才是他们真实的一面呢~每个人的想法都不同吧 ,发生在皇城婚礼的几个月之后(文中有讲),可怜的Ares莫名其妙就被送到了Equestria,着陆点还是荒芜的北部冰原:ftemoji_facehoof:,故事就是从这开始,后面和正剧就没有多大关联了。

8 days ago
Commented on 你确定你们没有一部分狗的基因?

嘿嘿~我懷疑主角偷偷跟護士開車喔~

 

4 days ago

Post your comment after logging in.

Channels including story
  • 好看

    Rebor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