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pusculeFlicker
CrepusculeFlickerLv.5
UnicornSupporter
长篇翻译
T
Updating

精彩神七(润色进度3/22)

Original links: 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235514/spectacular-seven

This is a translation. Forwarding should be allowed by author and translator first.

决战坎特洛特Ⅱ:“闪耀”登场

11,111 12 days ago 32 0
88 2

  两个工作人员将彩虹音爆们领到了体育馆的一条地下走廊中,就算在这里,上方人群的喧闹声也清晰可闻。除去这些,走廊里寂静无声。最终,她们到达了一扇画着星星的大门前。

  “你们的舞台在这边,”其中一人打开门说道,“表演在一个小时之后开始,请在此期间准备一下。”

  余晖环顾四周,明白了他们是什么意思。房间的中心有一个凸起的高台,它的四周装饰着彩灯,天花板上有一个活动门——她们大概要从这里升到舞台上面去。“这看上去很——”大门砰的一声摔在了她们脸上,“不错。”

  “这里是只有我们吗?”瑞瑞问道。

  阿杰跳上台子,“这可是塞壬的地盘,要是有人还没被影响,那才奇怪呢。”

  余晖打开了笔记本,“我们都知道来这里的目的,乐器和咒语也准备好了。只要你们上台小马化起来,塞壬们的咒语就能不攻自破,还有一个小时,你们先准备一下,我去看看能不能找到水晶爱心。”

  “你们几个不用着急,”一个声音从天花板上传了过来。姑娘们环顾四周,萍琪指向一个广播喇叭,声音的来源就是那里。“喜欢这个舞台吗,很抱歉它有点缺少装修,但我们觉得你们不会太在意这件事的。”

  “实际上,我有点在意,”萍琪说道,“你们能不能提供一个好看一点的房间?灰色太无聊了!”

  阿达吉奥沉默了一会,“关于这个,我想我们会在表演结束之后找几个设计师解决一下的。”

  “嗯,如果在表演结束之后才改进的话,那也没有意义呀,因为没有人——啊啊啊!”萍琪猛地想到了什么,“我们是不是不能表演了?”

  “答,对,了!这就是正确答案!…不,阿里亚,我们不能用她来换索纳塔。”

  余晖奔到门口,尝试转动门把手,却发现大门已经被锁死了。她用力踢了一下,但无济于事。她凑近了喇叭,“怎么,害怕我们抢你的风头吗?”

  “你们?抢我们的风头?哈!你们真的以为自己有晋级的本事吗?你们歌就是一堆垃圾!无与伦比的差劲!看看你们的几个成员吧,一个没人看得见的铃鼓手,一个能把贝斯弹成班卓的人,一个自以为时尚的键他手,还有那个领队,在台上蹦蹦跳跳的以为自己很行,实则除了手里的吉他之外一无是处。唯一有点东西的就是那个敲鼓的,那又有什么用?”

  余晖望向朋友们,她们都低着头,被阿达吉奥尖刻的评论伤到了。云宝咬牙切齿地瞪着眼,她脖子上青筋暴起,脸也涨得通红。

  “当然没用了!我们从一开始就想让你们赢,我们要确保你们能到离胜利最近的地方,这样当你们输掉的时候,那种感觉才是最棒的!”

  “为什么你们要选我们?”苹果杰克喊道。

  “你们还不知道吗?”阿达吉奥嘲笑道。

  所有的一切在余晖的脑海里重新排列组合,一个全新的可能出现了,她瞪大了眼睛,无力地靠在了门上,“她们知道了,她们从一开始就知道了。”

  “什么?”云宝大叫到,“她们是怎么做到的?”

  “因为你们身上的魔法在一里地之外都能感觉得到,”阿达吉奥大笑道,“如果你们想要隐藏这一点的话,很抱歉,也失败了。”

  云宝低吼一声,喊道,“你们敢不敢不下来当面说这事?”

  “这我可不敢啊,虽然我可想了,但待会还有个表演呢,不久之后,你们的朋友,家人,所有你们关心的人,整个世界都会在我们的掌控之下了!再加上水晶爱心和你们的小马国魔法——”

  余晖又瞪大了眼。

  “——我想,就算是你们也抵挡不了我们的力量,如果你们侥幸扛住了,欣赏自己关心的人之间的大战应该也很有意思吧,拜拜,彩虹音爆,希望你们能享受这场表演!”阿达吉奥又是一阵大笑,随即,喇叭关闭了,屋子再次陷入寂静。

  “真是不敢相信,”阿杰瘫在了地上,抱着头,“我们一直被那几个塞壬牵着鼻子走,我们从一开始就输了。”

  萍琪俯下身,“拜托,我们还是有机会的,对吧?”

  “赢吗?”云宝干笑了两声,“我们完蛋了!现在我们被关在地下室里…”她掏出了手机,“这里连信号都没有,现在,塞壬们又拿到了水晶爱心,只要唱个歌就能轻轻松松把所有人都给洗脑!就算我们没被饿死在这,来送饭的也只能是我们的朋友,而且那是因为塞壬让她们过来!而且即使我们出去了,我们也只能表演一个大概从一开始就没用的破曲子!”

  小蝶的泪水夺眶而出,她缩到了最近的角落里,把脸颊埋在了手中。

  苹果杰克拍起了手,“太棒了,看看你现在干了什么好事。”

  云宝喊道,“我只是说了事实而已!那本来就是你的元素!”

  阿杰猛地站了起来,指着云宝,“那你想来点‘诚实’吗?我这倒是有一堆呢,自从参赛起,只要表演一开始,你就跟个光腚大青蛙似的在最前面乱蹦!这个乐队只是你显摆自己的工具,对吗?如果你用十分之一的时间教一教其他人怎么表演,我们现在也不至于到这种地步!”

  萍琪挡在了她们两个中间,“嗨,还记得赛琳娜告诉我们的话吗?无论在什么时候都不能搞窝里斗!看看你们在做什么,我们本该联合起来上台表演!但你们却在这里吵架!”

  “那就吵吧!”阿杰狠狠地瞪了云宝一眼,“既然云宝坚信我们完蛋了,那我退出!”

  “很好,我也不需要你呆在我的乐队里!”

  “是我们的乐队!”萍琪和瑞瑞一起喊道。

  “无所谓,反正也没什么用了!”云宝转过身,面向墙角。

  余晖呆坐在地上,几乎没有意识到朋友们正在争吵,“她们是怎么发现那是小马国魔法的?”她喃喃地说道,“她们也来自小马国吗?”在绞尽脑汁地回忆着之前有没有在历史课上学过会唱歌的怪物时,余晖猛地回过神来,“等等,我们要怎么从这里出去?”她从口袋里拿出手机,就和云宝说的一样,这里一点信号都没有。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房间里寂静无声,所有人呆呆地站着,不是满腔怒火就是害怕万分。余晖现在什么都不剩了,塞壬们在游戏还没有开始的时候就已经赢了。余晖捂着脸,自己的一切努力都毫无意义,现在她们别无选择,只能等着一切的终结。

  “不!”余晖的脑海中闪过一道火花,她跳了起来,跑到了门口,“我们已经走到这一步了,不能就这样放弃!”

  “余晖,我们没法从这个房间里出去的。”瑞瑞有气无力地说道。

  “我不管!我不会停下的!”她用尽全身力气撞在了门上,尽管肩膀上传来一阵刺痛,她仍用更大的力气撞向铁门,“我是不会让那些愚蠢的塞壬——”

  砰!

  “接管这个世界的!”

  砰!

  “我要阻止她们,因为这一切都是因为我!”她一次又一次地撞向大门,但就像之前一样,这一切都是徒劳的。随着肩膀上的疼痛愈发剧烈,余晖渐渐站立不稳,终于,她再也撑不住了,倒在了地上。

  “你刚才的‘一切都是因为你’是什么意思?”瑞瑞问道。

  余晖紧紧地抓着受伤的肩膀,这让疼痛更加剧烈了——这是她应得的。她不敢面对自己的朋友,许久,她开口了,“这一切都是因为我,是我把塞壬放了出来。在秋季舞会的那天晚上,我释放出来的魔法创造出了一条超时空线——一个能把塞壬们放出来的穿越门。”她哽咽着,“所-所以,我-这一切都是因为我。”她放开了自己的肩膀,拿出了笔记本,“云宝是对的。回击魔法不会管用,根本没有什么回击魔法!”她把本子扔了出去,“我失败了,我连自己该做的唯一一件事都做不好!我就是个废物,这一切都是我的错。”她擦了擦满脸的泪水,大颗大颗的泪珠如断了线的珠子般滚滚滑落。

  瑞瑞凑了过来,把手轻轻地放在余晖没有受伤的肩上,“亲爱的,你之前为什么不找我们帮忙?”

  “因为我应该自己做这件事!我唯一会的东西就是魔法!你们都有自己的事情要担心,我不能因为我自己的事情来打扰你们!”余晖抽泣着,低下头,喃喃地说道,“我敢说暮光公主一定能把这件事做的很好。”

  “也许吧,”瑞瑞俯下身,给了余晖一个温暖的拥抱,“但那也许是因为她会向我们寻求帮助,我承认,我对魔法知之甚少,但如果你要我帮忙的话,我一定很乐意写歌的。”

  “我一直在写歌,”小蝶轻声说道,“但我们从来没有试过。”

  余晖愧疚地看着她,“我知道,我很抱歉,你们几个让我来做领队,而我没有这个能力。”

  阿杰坐在了余晖的另一边,“别把这件事都怪在自己身上,大伙和和气气的时候,事情一直都很顺利。也许我们没有被塞壬控制,但我想咱还是多少被影响到了。”阿杰长长地叹了口气,“也许是你把她们放走了,但那不是重点,关键是你一直都在尽着全力帮大伙,这才是最重要的事。”

  余晖郁积在胸中的浊气终于一扫而光,化为了最后几滴泪水。她依偎在瑞瑞的怀抱中,“谢谢你们,很抱歉我做的还不够。”

  “别道歉了,”云宝转过身,挽起袖子,“咱们一起想想解决这件烂事的办法。”

  “阿杰挑了挑眉毛,“你不记得自己在十分钟之前说了什么吗?”

  “我刚才确实不对,但是现在,余晖是对的,我们不能就到此为止了,连个反抗都没有!我们应该从这出去,然后给那几个塞壬一发彩虹大炮,因为,别管阿达吉奥说了什么,我知道咱们有多‘超级无敌棒’!”她清了清嗓子,“如果我能明白少炫耀点的话。”她走到了小蝶身边,把她拉了起来,“如果我能听听别人的话。”

  “你在世界毁灭之前竟然学到了这么多!”萍琪欢快地说道。

  余晖站起身来,“这个世界还没完蛋,不只是彩虹大炮,咱们还得做些别的,我们得从这出去,”她打量着大门,控制器一定在另一边,“拜托,好好用用脑袋,一定有办法的。”余晖顿了顿,突然想到了什么,她望向瑞瑞,邪魅地笑了,瑞瑞似乎明白了什么,她望向阿杰,阿杰又看向云宝,云宝则转向了正在看小蝶的萍琪,萍琪正看着小蝶,但她突然发现,小蝶也在看自己,脸上挂着难以捉摸的微笑。

  萍琪环顾四周,发现所有人都不怀好意地朝自己笑着,她的头发瘪了下去,“哦,不。”

  崔克茜和赛琳娜挤进了人山人海的体育场。她们看了看时间,距离表演开始只剩下五分钟了。除了她们,所有的观众都在你推我搡地挤向自己的位置,时不时地发出几声咆哮或是抱怨。此时的崔克茜已被暴躁的人群弄得焦头烂额,而赛琳娜总能恰到好处地安抚她。

  整个体育场挤得像沙丁鱼罐头一样,想要溜进“禁止入内”的地方要比之前难得多。安保人员遍布各个角落,也许是错觉,但崔克茜感觉她们周围的警卫似乎要更多一点。

  终于,她们成功地挪动到了体育场的北侧,那里是阿特米斯最后留下魔法痕迹的地方。闪光灯亮了起来,歌迷们起立欢呼。崔克茜吐了吐舌头,假装排队去洗手间。

  六点的钟声响起,灯光按预先的设定渐渐熄灭了。太阳坠下了地平线,天空中的火烧云渐渐回归了洁白。在最后一批观众回到座位的时候,赛琳娜和崔克茜也同时溜到了一根柱子后面,她们的前方有两个把守着一扇大门的保安。

  “我们怎么绕过去?”崔克茜小声问道。

  “如果是以前的话,我会说我们中的一个去吸引他们的注意力,给其他人创造机会。”她翻过帽子,从里面拿出了一把黑鞘长剑,“但是,从现在的情况来看,这并没有必要,而且,如果单单是搞定他们就要弄出大动静,那也太丢人了,是不是?”她向崔克茜眨了眨眼。

  崔克茜用力地点了点头,“明白了。”

  “我们发现了你们描述的那两个人,”其中一个警卫说道,“女-女士,放下剑,然后跟我们来。”

  赛琳娜手持剑柄,深吸了一口气,“恐怕要让你们失望了。”其中一个警卫奔了过来,但赛琳娜轻轻巧巧地转了个圈,躲开了他的攻击,同时随手一挥,用剑鞘将他击倒在地。

  崔克茜欢呼了一声,但随即发出了一声惊叫,因为另一个警卫的目标就是她。崔克茜向后跳了一大步,勉强躲开了。警卫站定了脚步,又向她追了过来,与此同时,崔克茜拿出了魔杖。你能行的。你是最伟大最全能的崔克茜,这些魔法不过是小菜一碟!她手腕一抖,但是魔杖只迸出了几星火花。

  拜托,这是为了爸爸!在警卫扑过来的时候,她后撤一步,大声喊道,“Lulamoon!”一束白光从杖尖激射而出,打在了那个可怜的警卫身上,当烟雾散去之后,警卫不见了,一个癞蛤蟆代替了他。

  赛琳娜把第一个警卫拖开,拍了拍崔克茜的肩,“这个咒语最好是可逆的。”

  “它当然是可逆的。”崔克茜说道,还沉浸在自己的杰作里。这时,一个刚刚过来的警卫将她从后面拦腰抱住,崔克茜尖叫一声,胡乱地踢动着双腿。

  “崔克茜!”赛琳娜跑了过来,但忽听得背后风声响起,她低下身,躲开了后面的一记攻击,同时剑鞘上扬,击在了那个警卫的下巴上。在那个家伙捂下巴的时候,她左腿横扫,将他踢晕了。她再次奔向崔克茜,但又来了两个警卫,横在她们中间。

  崔克茜把魔杖指向身后,“Lulamoon!”她滚倒在地,回头看去,惊讶地发现那个警卫在地上抽搐着,就像触电了一样。“真奇怪,崔克茜明明想要变青蛙的。”

  越来越多的警卫涌向了这里,崔克茜感到愈发不安。外面的欢呼声渐渐变成了不耐烦的催促。崔克茜望向大钟,现在已经是6:15了,彩虹音爆怎么还没上台?她再次射出了一道白光,打到了另一个警卫,“妈!”

  赛琳娜抢下了一个警卫手中的电击枪,“我知道,出问题了。” 她随手电晕了那个警卫。“我来吸引他们的注意,你去找阿特米斯和那几个姑娘。”

  崔克茜紧张地点了点头,“好吧。”

  赛琳娜给了她一个信心十足的微笑,“你能做到的,你我都知道你有这个本事。”她飞身向前,从刚刚赶来的两个警卫中间硬生生地插了过去,然后双臂一合,那两个家伙的脑袋撞在了一起,晕了过去。

  崔克茜奔向那扇门,小心翼翼地以防踩到那只青蛙。她向身后扔出了一个烟雾弹,浓雾弥漫开来,身后的警卫一片混乱。她指尖一闪,大门打开了。

  她溜了进去,砰的一声关上了门,外面的噪音弱了下去。崔克茜兴奋地向空中打了一拳,她刚才放倒了三个警卫!待会一定要跟爸爸说这件事!

  她把魔杖指向面前的走廊,闭上了双眼,感受着魔法的痕迹。阿特米斯的魔法就像是有人在哈哈大笑一样。尽管十分微弱,崔克茜仍然在走廊的尽头发现了它。她循着踪迹奔跑起来,她马上就能见到自己的父亲了!

  转过拐角,又一个警卫拦在了面前,“嘿,你在这里——”

  “Lulamoon!”崔克茜的魔杖射出了一道绿色的激光,打在了他的身上。起初,崔克茜以为自己又失败了,但马上,那人蹲了下去,像只兔子一样蹦了起来。

  “我是兔子!我是兔子!我爸是兔子,我妈是兔子,我全家都是兔子!”他从崔克茜旁边蹦了过去。

  崔克茜盯着他看了一会,耸了耸肩,“好吧,虽然不是兔子,但也差不多了。”她终于来到了阿特米斯魔法痕迹的源头——又一扇门,她的手指一闪,门再次打开,一束微光进入了房间。崔克茜向前试探了一步,但立刻跳开了,因为一个大铁球掉了下来。

  “什么?”阿特米斯疲惫的声音从黑暗中传了出来,“你把自己设的陷阱给忘了吗?”

  崔克茜打开了电灯,阿特米斯被绑在一张翻倒的椅子上。他的衣服上满是灰土,脸上有几道伤痕。在检查了没有额外的机关之后,崔克茜跑到了阿特米斯旁边,“爸爸,爸爸,是我!”

  阿特米斯抬起头,呆呆地盯了崔克茜一会,“我又做梦了,真奇怪,我明明记得我自己还没睡着啊。”

  “不,真的是我!”崔克茜把脸凑到阿特米斯眼前,“看到了吗?”

  阿特米斯眨了眨眼,惊讶地望着崔克茜,“我的小月亮…真的是你,”他喘着粗气。崔克茜解开了绳子,她再也忍不住了,抽泣起来。阿特米斯伸出手抱住了她,“嘘,没事的,小月亮,我没事。”

  “我-我好想你!”崔克茜紧紧抱着阿特米斯。她伸出魔杖,“Lulamoon!”阿特米斯身上的锁链松开了。崔克茜又抽泣了一声,“她们都对你做了什么?”

  阿特米斯眨了眨眼,“没有你想的那么糟,我用了个小咒语…我在这待多久了?”

  崔克茜心中的紧张和恐惧之情终于一扫而空,她抱住了阿特米斯的胳膊,“我爱你。”

  “我也爱你,小月亮。”阿特米斯蹭了蹭她的头,“但千万别告诉我你是自己来的,你妈妈现在在哪里?”

  一个警卫飞过了阿特米斯的头顶,结结实实地摔在了地上。

  他笑出了声,“别管了,看来我们找到了她。”

  赛琳娜伫立在在门口,腰间系着长剑。她注意到了坐在地上的阿特米斯,“你还好吗?”

  “快过来吧,我经历了什么大家不是都知道吗?”阿特米斯笑着说道。

  “确实,”赛琳娜怒气冲冲地走了过去,俯身抓住他的衣领,把阿特米斯拖了起来,“你不是说只是去打探打探情况吗?”她低吼道,摇晃着他,“那你要怎么解释现在的情况?”

  阿特米斯紧张地笑了笑,“我爱你?”

  赛琳娜瞪着他,大概有过了一分钟的时间,“很好。”她将阿特米斯拉了过来,给了他一个热烈而神情的吻。

  崔克茜望向别处,悄悄地笑了。

  “大家注意了!”阿达吉奥的声音从体育馆那边传了过来。“彩虹音爆似乎忘记了表演的事情,”人群中爆发出一阵喧闹。当嘈杂声渐渐平息的时候,阿达吉奥继续说道,“那么,我们就直接跳到正题吧!炫惑组合来了!”一阵响彻云霄的欢呼声划破了天际。

  “看来我直接跳到了结尾部分,”阿特米斯自言自语道,“那么,你们的计划是什么?”

  “我们得找到余晖和她的朋友们,”赛琳娜简洁地解释道,“她们要用魔法拔除塞壬的咒语,与此同时,我们还要找到水晶爱心,阻止它继续充能。”

  “太棒了!”阿特米斯站了起来,大踏步地走向了门口,但被赛琳娜拉住了。

  她把手放在阿特米斯的肩上,“我们必须要和你一起去。”

  “但是——”

  “我们一起!”崔克茜说道,举起了魔杖,“我们是一家人!我们是卢拉月!”

  阿特米斯大笑道,“这才是我的好姑娘!”

暮光抱着手臂,抿着嘴唇,呆呆地坐在VIP包厢里。这里所有人,包括月舞和她,脸上的神情都一模一样。

  “赢了比赛,却不敢在最后登台?我会称之为无礼至极,但那是她们唯一值得称道的地方!”月舞恨恨地说道,“我不是要批评炫惑组合,但她们真的选错了乐队。”

  暮光点了点头,她现在已经气得说不出话了。余晖烁烁在想什么?她不是没完没了的强调自己有多想赢吗?现在的结果又如何呢?她怎么不敢上台了?暮光感觉自己像是被狠狠地打了一记耳光。

  “不过呢,她们不上台倒是有个好处,至少我们的耳朵不用被折磨了。”月舞突然挺直了身子,“看,表演开始了!”

  绿色的浓雾从黑暗中升腾起来,低音贝斯轰鸣着,欢呼声响彻体育场。暮光的心砰砰地跳着。她为今天的演出已经期盼了整整一个周末!舞台的西侧,一个圆台缓缓升起,闪光灯直射云霄。三个身影出现了。

  “坎特洛特,你们准备好了吗?”

  暮光和月舞和周围的人一样,兴奋地尖叫起来,

  “Ahh,ah-ah,ahh…”

  这可要比听彩虹音爆的歌好多了。但是,暮光还是不敢相信她们竟然真的没有上台。这不就是余晖烁烁要千方百计地打败自己之后才能得到的东西吗?这也说不通啊?

  暮光突然皱起了眉,她为什么这么想赢下乐队之战?暮光本应该呆坐在这里和其他人一样为炫惑组合欢呼,但她似乎意识到了事情有些不对头,彩虹音爆的事情开始在她的脑海中浮现。她们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她们是不是受伤了?

  还有耳畔的音乐声。她揉了揉耳朵。这声音怎么听上去这么…嘈杂?刺耳?几秒之前,炫惑组合的歌听上去还宛如天籁,但现在,暮光只希望塞壬能赶紧闭嘴让自己清静一下。

  眼前的迷雾渐渐消散,暮光眨了眨眼,猛地摇了摇头。什么情况?暮光环顾四周,终于重见光明。我在干什么?她瞪大了眼睛。我都干了什么?她羞愧地回想起自己对余晖说过的那些话。她当时为什么会那么想?

  她的心砰砰直跳,不由自主地跳下了座位。出事了!她的朋友们现在有麻烦了。自己必须在塞壬们唱完歌之前做些什么。暮光低头望向月舞,后者还在随节拍前后摇摆着。“我,呃,要去一下洗手间?”

  “这太完美了,”月舞似乎没有听到,但暮光可管不了这么多了,她跑出了包间。

  “Ah-ha, ah-ah-ah, ah-ah-ah,

“Ah-ah-ah-ah-ah.”

  暮光拿出手机,狂奔到了大厅里。她拨打余晖的电话,却只收到了一片盲音。我真希望她不接电话只是因为生在我的气。她停下了脚步,头脑里乱成了一团。之前和余晖吵架的各个片段像电影一样在脑海中闪过。每回忆起一个镜头,她心中愧疚的大石就沉重一分。“我真不敢相信自己会被塞壬们影响,余晖那么信任我,她永远不会向我使坏,永远不会!”

  塞壬们提高了声音,这让暮光加快了脚步。她们是从舞台下面升上来的,如果她们在西边的话,也许我的朋友们在东侧。那是个不错的起点。暮光现在只能祈祷她们在这个体育场里的某个地方,如果…

  在奔跑期间,还有一个问题困惑着她。塞壬们对自己的影响为什么消失了?是阿特米斯的咒语成功反击了吗?以后再想。她一个箭步飞身到了柱子后面,五个怒气冲冲的警卫从自己的身旁跑了过去,奇怪的是,竟然没有人注意到自己。

  在一阵忙乱之后,她终于到了一扇只有一个警卫把手的门前。好吧,暮光,你要怎么绕过他?那个警卫旁边并没有多大地方能让自己溜进去。和他打一架?她头脑中理智的部分立刻腰斩了这个想法,好吧,有没有别的主意?

  左边的一阵喧闹声把那个警卫的注意力引了过去,卢拉月一家出现了,阿特米斯靠在崔克茜的肩头,赛琳娜紧随其后。警卫们从拐角处冲了出来,却被崔克茜释放的一道屏障拦住。暮光面前的警卫扑了过去,崔克茜魔杖一挥,一道浓烟涌出,当雾气消散之后,警卫不见了,又一只青蛙出现在面前。

  “快停下!”赛琳娜喊道。

  “但这太有意思了!”崔克茜回应道。

  “我同意。”阿特米斯笑出了声。

  暮光从柱子后面跑了出来,崔克茜立刻将魔杖指向了她,暮光举起双手,“是我!别把我变成青蛙!”

  崔克茜怀疑地挑了挑眉毛,“你觉得炫惑组合的音乐怎么样?”

  “太糟糕了,她们的歌就像是‘啊’字复读机一样。”在仔仔细细的观察了暮光的眼睛之后,崔克茜放下了魔杖。暮光如释重负的叹了口气,“我不知道咒语为什么消失了,但我想现在我清醒了,我必须找到我的朋友们。”

  耳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暮光转过头,一大群警卫冲了过来。

  赛琳娜挡在了她们前面,手挥长剑,“你去找彩虹音爆,我们来对付他们。我们需要她们来对抗塞壬的影响!”

  暮光跑向了大门,现在她只能祈祷卢拉月一家能抗住那些警卫了。礼堂的另一侧又暗又冷,但焦急的她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音乐声再次响起,阿达吉奥的嗓音混入其中。

  “Welcome to the show,”

  “Ah-ah-ah-ah,ah,”

  “We’re here to let you know,”

  “Ah-ah-ah-ah-ah-ah…”

  暮光一记滑铲,溜到了一根柱子之后。面前是一个警卫,他把守着一扇画着星星图案的门。找到她们了!

  “Our time is now,”

  “Ah-ah-ah-ah,ah,”

  “Your time is running out,”

  这回暮光不用担心怎么绕过保安的问题了,因为他转过了头,惊讶的瞪着暮光,“嘿,你到这里干什么?”他一步一步地逼近了。

  “呃,我…”暮光后退着,现在怎么办,如果换做余晖,她会怎么办?

  那个警卫抓住了她的手腕,脑海中灵光一闪,暮光猛地抬膝,狠狠地顶在了他的胯部。一阵鸡飞蛋打之后,她手上的力道立刻放松了,警卫躺在了地上,捂着裆部,痛苦的嚎叫着。

  暮光兴奋的向空中打了一拳,“太棒了!”当然,她刚刚打了一个无辜的人,但她的心是好的!她奔向大门,一阵巨响传了出来。

  “好了,再来一次,”她听到了余晖的声音,“萍琪,你还能撑得住吧?”

  “没事,我的头发吃的住劲。”

  暮光拔下来插销,拉开了门。苹果杰克和云宝正扛着萍琪,刚刚退了一步,仿佛她是个大锤一样。不过,在相处了这么长时间之后,看到这一幕也不足为奇。

  “暮光?”

  余晖盯着暮光的双眼,绿色的雾气已经消散了,清澈的星空和明亮的智慧重新闪烁起来。余晖怔怔的瞪着她,“你是怎么…”她摇了摇头,“算了,你终于没事了。”

  暮光摆弄着一绺头发,“是啊,不过我还是不知道具体是为什么,那就像是从一场梦里醒过来一样。”她向前一步,“余晖,我真的很抱歉,我知道你们为什么必须要赢,是我自愿提出放弃的,但一切就像是…”她揉着眼睛,“变了样子,我总想着要证明些什么。”

  余晖拉住了她的手臂,“是啊,但我不该吼你的。”

  “你当时就应该那么做,我不敢想象你当时是什么心情。”

  “你当时被影响了,我本来就知道这个,我还是不该——”

  “拜托!”云宝喊道,“你们两个要亲的话就搞快点!我们还要拯救世界呢!”

  余晖回过神来,将暮光拉入怀抱,捧起她的脸颊,轻轻地吻在了让自己朝思暮念的柔软的嘴唇上。一切不快都融化了,她的恐惧,她的焦虑,一切重新回归正轨,她赢回了暮光,她的朋友们团聚在了一起。在这短暂而甜蜜的时光里,整个世界在她们面前也黯然失色。

  她们喘息着分开了,“我真的好想你,”暮光说道。

  “我也想你。”

  “耶!我们又是朋友了,”萍琪在半空中晃了晃,“我们得唱首歌。”

  “一首歌…”余晖的大脑重新运转起来。

  “Feel the wave of ground,”

  “As it crashes down!”

塞壬的魔法弥漫在整个体育场里,余晖感受到了它的重压,她情不自禁地想要愤怒,为自己和朋友们的无能为力而愤怒,为暮光离自己而去而愤怒,为自己不久前失去了统治世界的机会而愤怒。

  但是,朋友们簇拥着自己,塞壬的力量在她们面前显得微不足道,烦躁的心重归平静。

  音乐就是魔法!

  “音乐就是魔法,”余晖喃喃地说道,“友谊也是如此,”她抬起了头,眼中闪烁着光芒。“就是这个!真不敢相信,答案一直就在我的面前!”

  云宝终于把萍琪放回了地面,“答案是什么?”

  “就是你们!你们的友谊!塔哒!”余晖站在了众人前面,“阿特米斯说过,音乐是这个世界最古老的魔法,友谊也是这样的。”她指向姑娘们,“你们的魔法来源于小马国,它和这个世界的魔法交融,所以,尽管音乐是本源,但友谊能将它无限放大!这就是为什么你们在一起表演的时候能释放出魔法,而这也是为什么你们在争吵的时候不能再小马化。”她抬头望向天花板,“这也是为什么塞壬们把我们关在这里——她们的正下方,因为在争吵的时候,她们就能吸取你们的小马国魔法。”

  “那么,回击魔法怎么办呢?”苹果杰克问道。

  “你们已经有回击魔法了,”余晖说道,脸上露出了大大的笑容,“你们只需要出去表演就可以了,只要你们一起登台,表演的内容是什么并不重要。”她顿了顿,“塞壬们已经得到水晶爱心了,但它只能放大给予到它最强烈的情感。”余晖的脸颊泛起红晕,“在和你们相处的时光里,我感受到了无比炽烈的爱和幸福,如果你们的情感能压倒她们的,那我们就能夺回胜利。”

  云宝举起了手,“那我们还等什么?”她望向小蝶,“而我正好知道一首最棒的歌。”

  小蝶的表情就好似一个圣诞节收到一堆礼物的孩子。

  阿杰拍了拍瑞瑞的肩,“既然我们要去拯救世界的,为什么不穿点好看的呢?”

  瑞瑞兴奋得就像是暖心节的小雌驹一样,“最快的换装来了!”她抓住阿杰,拉出了自己满满一柜的衣服。

  暮光轻轻握住了余晖的手,她们十指相扣,“干得漂亮,余晖。”

  “没有你我不可能做到的,闪儿,”她们拉近了双唇间的距离。

  瑞瑞转过身,抓住了二人的肩膀,“我可没把你们两个给忘了,这里是你们的衣服!”她把二人拖过走廊,完全无视了后者的抗议声。在把衣服递给余晖的时候,瑞瑞笑道,“我觉得你是个不错的领导者,余晖。”

  红潮再次涌上余晖的脸颊,“来吧,我们还有一场表演呢!”

 

 

32
0
Comments
Sorted by Time Ascending
PROPHET Lv.3 Pegasus
Commented on 决战坎特洛特Ⅱ:“闪耀”登场

前来支持~

12 days ago
CrepusculeFlicker Lv.5 UnicornSupporter
Commented on 决战坎特洛特Ⅱ:“闪耀”登场

回复63535 @PROPHET :感谢你呀:ftemoji_lyra:

 

12 days ago

Post your comment after logging 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