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佳俊
殷佳俊Lv.12
Earth Pony
中篇原创
T
Completed

心之所愿2 沙漠中的依米花 (小希x明琪)

This is an original work. Forwarding should be allowed by author first.

十三

10,526 12 days ago 7 0
11 0

我的第一反应是我又在医院病房醒来了。不过这次不太一样,房间的墙壁没有医院里那样白的刺眼,EFS也能找到门外的小马……

操。

我打开哔哔小马里的卫星地图功能。这里离海岸线有约100公里远,而地图上很方便地标注出了“胜利号雷霆之首级移动军事基地”。

雷霆之首离开了北岛,而且在往小马国的方向行进?

EFS上,明琪与我的距离只有几百米。英克雷不可能困得住她,而现在胜利号还没有爆炸,说明……无论昨天晚上他们用什么控制住了明琪,现在还有效。时间是上午11点,错过了早饭,问题不大。门口还有我加过的两个好友。枕头边上……很奇怪,是我的撬棍。

“你终于醒了!”向阳花冲进来,“对不起我们来晚了!”欧罗吉跟在她的后面,脸色阴沉。门外还有两匹天马,虽然在战斗鞍上挂着枪,但没有穿动力机甲,军装上印的也是EUP而不是GPE

“停停停,”我伸出一只蹄子,“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为什么会在这?”

“英克雷把你催眠了!不是补心者的那种催眠……就是……麻醉了?打晕了?把你睡了?”

“你失踪之后,英克雷很快就用雷达锁定了你们——他们带走了明琪,不过好像对你没有兴趣,只是对你用了催眠法术。我们到了之后,他们就把你交了出来。”欧罗吉说,“是云宝的嫡系部队帮了我们……不过,还有更糟的消息。我们怀疑英克雷挟持胜利号叛变了。”

“胜利号离开北岛不是小马国的调动?”如果真是这样……我只是个补心者而已啊!我本来不用关心这种事情的!比起那些,我更关心的是……“明琪……有消息吗?”

“没有任何消息。”欧罗吉说,“我们现在在雷霆之首的酒店里,本来我以为是我们成功地进入了雷霆之首……实际上是我们被软禁在了里面。心闪已经下令,补心者组织终止与英克雷的一切合作,北岛的全体补心者撤离。飞艇今天下午就到雷霆之首,会有EUP的部队为我们护航。”

就算撤,也不可能把明琪丢在这里,至少在昨天的事情发生之后不可能了……

昨天发生的事情……昨天晚上的那个梦。

“在做任何决定之前我想先确认一件事情,”我说,“我的哔哔小马里有云宝一周前发给我的一个录音……不过我不知道怎么播放……”

“我会。”一个士兵说,走过来。他昂首挺胸得好像要接受检阅,离我1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我不禁想起,在斑马战争开始前,EUP的主要职责之一是跟游客拍照,“首先在广播界面选择发起广播。”

“嗯哼。”我照做了,接下来哔哔小马让我选择广播的内容,可以是直播,录制新录音或者“本机文件”。我调到本机文件,能用的只有那一段录音。

“接下来选择本机文件……”

那家伙是把说明书背下来了吗?“我发起广播了,然后呢?”

“其实你自己接收也可以,”欧罗吉说,“不过我有你好友……可以直接连。”他调了一下,他的哔哔小马开始发出云宝的声音。

“……你以为我现在跟暮暮一个级别了怎么说也能管管GPE……我现在所有这些都还只是猜想……明琪……她的存在造成了大家的不安,可与此同时我们小马利亚友谊王国又把‘友谊’两个字都写在国家名字里面了,他们不被允许不安,也不敢做那个公开敌对她、违背协律精神的坏马。如果这时候有马杀了明琪,大家嘴上肯定会谴责他,但心里还会舒一口气……这些是智囊团里的补心者告诉我的。而英克雷的智囊团里也有补心者。

“英克雷很可能想要重演海藻滩事件,而且这一次……他们的最终目的是获取杀死明琪的名义。只要你死了,明琪立刻就会被宣传成杀人犯……毒心住院的时候他们已经发动媒体试过一次了,只是心闪太杠了而已……

“真正促成英克雷开始行动的还是这样一件事:奥术科学部弄出了一种用于对抗斑马灵体的法术,在塔塔鲁斯拿怨魂测试都没问题……这种法术并不造成伤害,只是会将其控制住,但是其强度完全足以作用于明琪,之后就只是需要持续地使用睡眠术就可以了——当然,更加简单更加保险的方法,不断地把明琪新长出来的头切掉也可以;在这之后,他们可以直接宣称明琪已死,或者慢慢研究怎么杀死、封印或者放逐她。英克雷可能比暮暮都更早知道这个消息。听到这个消息我就问了智囊团,他们则分析到了这一层,3天前我就把明琪住处上空10公里内都监控着了……那帮饭桶。

“如果英克雷真的想干掉明琪,原因很简单。如果成功了,他们就是英雄,比那些吃纳税人的钱的EUP强多了……英克雷毕竟是商业公司。如果法术没用,明琪发飙了,事情也发生在北岛,她搞斑马国的几率肯定也高于她搞小马国,真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塞拉斯提亚公主也会拿星璇魔镜给他们擦屁股的……还有第三种可能,明琪知道了真相,你、毒心和莹虫就相当于成为了英克雷的人质,如果能就此逼明琪为英克雷作战,最好在过程中牺牲,对他们来说也是很好的结果。

“我知道这样要求你太过了……但我还是希望你能结束与她的工作,和向阳花、欧罗吉、毒心、莹虫一起回国,不是为了你们的安全,而是为了明琪。

“塞拉斯提亚庇佑,露娜守护。Brohoof。”

 

“两位?”欧罗吉跟那个士兵说,我看到那个士兵额头上都是汗,“出去一下。”

……

“操!”我喊道,完全不关心外面的马会不会听到,“我退出!老娘不玩了!我现在就带上明琪一起走,就跟昨天晚上一样找片云就行,也不用等飞艇了,他们英克雷想干什么跟老娘再也没关系了!”

“关于现在要走这一点,我完全不反对。”欧罗吉叹了口气,“云宝她就不能给我也发一份吗……但,出于某种原因,英克雷想要明琪。”

“明琪有危险吗?”我问。我问的太直接了,太快了,他们两个已经在怀疑了……

“不,他们只能暂时地封印明琪,如果他们有足够的资源,也许可以把明琪和稳定设备装在导弹上发射进轨道,但那也不是短期内能发生的事情了。”欧罗吉说。向阳花想问什么,但欧罗吉给她使了个眼色。

“那么现在……云宝说的成真了,毒心不知道在哪,雷霆之首也戒严了,”向阳花说,“还有……你们有谁认识莹虫吗?”

如果不是她说我都没想起来……那个我在飞艇上遇到的专职临终关怀的补心者……等等不对她根本不是补心者……如果她不是补心者那云宝为什么会提到她呢?

那个梦里的东西说的是真的?

……专职临终关怀的补心者……发型和肤色也对的上……冲着派茜道别……

为什么我有种不祥的预感?

 

 

 

最后的安排是这样的:欧罗吉会在一个EUP的陪同下,由布丁带路,接走毒心——英克雷说毒心现在行动没有问题,而且巴不得我们赶紧走;我,向阳花和另一个EUP士兵会去找莹虫。现在还不知道莹虫是敌是友,如果她忠于英克雷,我们就会把她留在这里。

还有一个我没有告诉向阳花的打算。如果她真的忠于英克雷,我会

在他们谈判的时候,我让兰瑞——就是那个待会会跟我们去找莹虫的士兵,他是陆马——跑去商业区帮我买了一条裙子。他很爽快的就答应了,连钱都不要。比起他说的“为小马服务”,我觉得他就是被云宝骂了之后还在后怕。

“你们是朋友?”

和兰瑞一边斜跨的一杆步枪相比,负责领我们的英克雷从武装上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她穿着全套的轻型动力机甲,面部完全被头盔遮住,就连说话都是用盔甲上的扬声器说的。她身上没有带武器,不过豺狼虎豹是否危险,并不取决于城墙是否坚固。她空蹄就可以单挑我们三个。

谁又能想到她是一个话痨呢?

“你刚刚说什么?”向阳花问。

“啊,我看你们都是补心者嘛,就随便问问,还是说她在补心者里面也是一个怪胎?”

“我们不认识,你说她怪?”

“啊,我是跟着胜利号一起来的北岛,有几年了,但是我在报道的时候她就已经在了。她虽然是补心者,但是从来不像医院里的那样接待来访者,平时的行踪很诡异,而且……喜欢抄经。”

不是所有的补心者都会从事临床的,不过……“经?”我问。

“就是协律经啊,她抄了一遍又一遍,抄出来也没什么用,她的上司——好像是军警那边的,就会拿来送人。”

军警?警察中的补心者吗?刑侦、审讯那方面的?还是仅仅是人事而已?

反复的抄协律经……是心理问题吗?

还有,如果她很早就在胜利号工作了……

“她最近是不是回过国?”我问。

“啊对,本来是退休了的,不知道为什么又回来了。她来去自由的很,这边再大的干部好像都不敢惹她。”

听起来像是服从于英克雷而不是补心者组织。

应该是快要到了,我注意到走廊两边开始贴着墙纸,墙纸的底色是淡黄色,上面画着花草、树木,走廊上方的灯的颜色也与其他地方不同。感觉就像……

“莹虫她在儿童医院工作吗?”向阳花问。

“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如果不是命令的话我可不敢来这里,万一她把我洗脑了怎么办?无意冒犯。”

“没关系。”向阳花说。

“她已经在等你们了,我……就先走了。”

但是我从那个士兵身上感到的不是害怕,只是……不舒服而已。她并不是真的认为莹虫会洗脑她,那她为什么要这么说呢……

“小希,我去跟她谈吧,你就在外面等着。”向阳花说。

“为什么?”

“你说过的,她在飞艇上见过你,如果她真的是英克雷那边的,再看到你,可能就会警觉。你在外面也肯定能听到我们在说什么,在你认为需要的时候进来就可以了。”

“好。”我不能反驳她……但那种感觉又来了。因为我比她小,比她矮,资历浅,我必须听她的。她也是为了我好。

向阳花进去了。我在外面听。

“您好,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吗?”

确实,就是飞艇上那匹马的声音。

“你好,是这样的,我是补心者组织的成员,我们刚刚收到了心闪下达的命令……”

那一瞬间。向阳花仍然和往常一样,没有用心盾。但在向阳花提到心闪的时候,我不知道莹虫的脸色有没有变,她突然变得担心、警觉,然后迅速开启了心盾。

我现在才发现向阳花的计划里一个致命的漏洞:如果我能用心灵能力感受莹虫,莹虫肯定也能知道这里有一匹马,而且还能知道我是补心者——她会不会已经猜出来是我了?

向阳花停顿了一下,但莹虫说:“请继续讲。”

“我想问一下,一名补心者在北岛受到了袭击,而我们怀疑这与英克雷有关,你知道什么相关的信息吗?”

我不知道屋里面的情况,但是,很奇怪,我从向阳花身上感觉到的是佯装镇定,她现在紧张的很……她在紧张什么呢?

“我不知道袭击的事情。”莹虫说。她的语气没有变过。然后,她说,“心闪给了我们什么命令?”

她说的是“我们”。虽然说起来有点拗口,但是具有补心者的能力也不一定要加入补心者组织——如果莹虫是组织的成员,她怎么会不知道命令?

“撤离北岛。”

“很抱歉,我没有收到——你能确认那是心闪的命令吗?这里是北岛,如果英克雷真的对我们补心者有敌意,那我对那个命令就有怀疑了。”

等等,如果她根本不知道袭击的事情,这里直接假设英克雷对补心者有敌意……她知道我的事情。

“我……留意到,你是协律教徒?”向阳花现在几乎是在害怕。

“是的,为什么这么问?”

“如果我没记错,协律教禁止自残的行为,因为身体不属于自己,而属于神。”

噢。

“神会原谅我的。”

“如果对方不想改变,补心者也不能强行让对方改变。如果你坚持留在胜利号,我尊重你的选择,那你为什么要拐着弯把我们也留下来呢?”

“因为善良元素。”

这相当于是说“求求你了相信我吧”。

“如果你也是补心者,你就应该知道,在看到其他小马有可能伤害自己或他人的时候,我有权力……”

“你既然是心闪派来的,在你眼中,这是英克雷作战不力、企图兵变,是吗?在你眼中,如果我是英克雷的一员,我说什么你都不会信,是吗?”

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背后另一匹马的声音。

“你的身份牌呢?”

我转过头,眼前就是枪口。

那扇门开了,莹虫走了出来。她看起来和上次我们相见时没什么不同,身上散发着洗发水的味道。

“她是我的客人。”莹虫对士兵说。

“失敬了。”士兵对莹虫点点头。和刚刚那个女兵不同,他见到莹虫并没有觉得害怕。他也是那种,穿着动力机甲但是没有佩带武器的奇怪组合,只是他的动力机甲涂成深蓝色,头顶上有一蓝一红两个小灯。警察。“我就在外面等你。”

“把客人晾在外面,是我的不对。”她看我时候的那种微笑都没有改变,“快进来吧。”

莹虫的房间比我在小马国的办公室要大一倍。我能看到标准的、咨询室的配置,来访者坐的沙发和补心者坐的椅子,但现在两个都靠在墙边。房间里有办公桌椅,有书柜,墙上有着和走廊里一样的花草树木图案,还有不少卡通人物:阿波罗队长,好几个超威小马,彩虹小驴,还有几个我不认识的。就好像外面的那些墙纸是从这个屋子里长出来的一样。地上铺着很厚、很软的地毯,没有摆垫子。

我昨天晚上梦到的地方。

莹虫走到房间中间,席地而坐,我和向阳花站着。她的翅膀现在自然伸开,铺在地上。因为向阳花说的,我专门看了一下,在她身体两侧、平时被翅膀遮住的地方,有几乎微不可见的、已经愈合,而且整齐的伤疤。

“阿姨,”我说,“无论怎样,我还是想帮你的。”

“我想,这就是我们补心者的诅咒吧。”莹虫苦笑着说,“我想帮你们,你们也想帮我,但因为保密协议,我们双方都无法如愿。”

两点信息。其一,她声称想“帮助我们”,之前她试着让我们不要离开胜利号……她不是出于自己的目的让我们不要走的?其二,保密协议,补心者与个案之间的保密协议吗……

个案……

“是你负责的派茜,对吗?”

她的表情完全没有变化,但正因为如此,让我觉得不自然,她是在刻意控制表情。向阳花看看我。

“是谁告诉你的?”

我一开始想含糊过去,但是我想起在飞艇上,那个梦跟我说的——莹虫知道——“我实话实说,我梦到的。”

莹虫微笑着。但从她的微笑里,我感觉不到一点快乐。向阳花则更加一头雾水了。

“杰洛,你出来吧。”莹虫说,“如果我不告诉她,你是不是会直接带她进能量室?”

然后,房间里突然凭空传出来一个男性的声音:“抱歉,我只是想帮忙。”

那和我那天在飞艇上听到的是一个声音。

“那我来介绍一下吧,”莹虫看着我和向阳花之间的位置,“他叫杰洛,种族是昙特巴斯,平时生活在梦境领域,在这里只能用传音法术和我们交流。”

在她说完的时候,我也能感觉到房间里多了一匹马,但哔哔小马没有反应。

“你们好。”杰洛说。

“话说回来,一开始,你要杀死明琪并且把我们弄疯的那个伟大计划进行的怎么样了?”莹虫问。

奇怪。即使我完全看不见杰洛,我也知道他脸红了:“那都是我什么都不懂的时候干的事情了。”

“派茜到底怎么样了?”我问。

莹虫叹了口气,然后放下了心盾。我看到的不是一匹悲伤的马,而是一匹……受伤的马。负罪感。

“你们可以随意使用补心者能力,来确认我接下来有没有骗你们。”她说,然后看向向阳花,“猜猜看,胜利号上现在士兵和平民,总共有多少匹?”

“五千?”向阳花说。

莹虫摇摇头:“足有一万。那么,猜猜看斑马尼卡,斑马国的首都,马口数量有多少?”

“你想说什么?”

“一千五百万。我说这些,不是那种怜悯,不是在说他们会成为战争的牺牲者——我完全支持小马国对斑马国的战争,但不是因为他们所谓落后的信仰,更不是因为什么煤炭条约。而是如果小马国现在没能阻止斑马国的发展,只需要50年,就轮到斑马讨论在针对我们的战争中的伦理问题了。你们都听说过斑马国为什么技术落后,甚至可能被教育要帮助斑马发展、开放。小马国的学者们说,斑马国因为缺乏像公主这样的领导者,导致劳动者之间恶性竞争,如果人力成本低,哪怕有高科技也没有应用之处。但事实远比那简单。” 莹虫站起来,走向门外。我和向阳花跟着她,杰洛也和我们在一起。

莹虫朝着那个穿动力机甲的警卫点点头,警卫便在前面引路。

“就让你们看看,我们小马国的最高科技吧。”她说。

在蜿蜒的走廊里行走了约5分钟,地图显示我们正在接近胜利号的中心。在一个地方,更多的警卫加入了我们,黑压压的一片,但所有马都没有携带武器。

“她们是来看的吗?”一个警卫问莹虫。莹虫点点头。警卫随后对我们两个说:“待会,请不要破坏任何设施,否则我们保留拘捕你们的权力。”我点点头。

在我们到的时候,路上所有的关卡都自动放行。我留意到,明琪的哔哔小马实际上就在这附近。这里的装修比外面要简陋的多,还能看到各种管道和电线杂乱地在天花板上蜿蜒。

我们一直走到了整个胜利号最中心,也就是那个水井的位置。垂直上,我们现在是在中层,可是透过窗户可以看见那个井还一直往下延伸。在那里,一匹被警卫带着的小陆马在等着我们。

“莹虫阿姨好!”小陆马说,他看起来大概10岁。

“嗯,你好,哈利。”莹虫说。哈利现在的心情其实不错,也看不出有多动症之类的情况,那莹虫会负责他……

是绝症的患者吗?

我们,两名警卫,和哈利一起走进了一个电梯。电梯行进的速度极快,但这样也下降了2分钟。打开门的时候,眼前是昏暗的房间,以及面前一个巨大的房间,里面没有开灯。

“姐姐你是莹虫阿姨的朋友吗?”走出电梯的时候,哈利问我。

“对啊,我叫小希。”

“嗯,姐姐不可以哭哦,要笑。”

他……知道。我从来没有想过绝症病人是什么感觉,而患有绝症的孩子……

在整个北岛应该也不会有几个才对。如果莹虫真的专门负责临终关怀,那要么她还有别的咨询室,要么她平时非常闲。可为什么把他带到底层呢?莹虫说这是最尖端的科技,难道是某种实验性的疗法?补心者确实是隶属于和平部没错……

大房间的灯打开了。墙壁,很奇怪,是一种黄色的,类似岩石的材质。整个房间足有蹄球场大小,墙壁上和地板上画满了红色的符文,还有一个玻璃窗户。也就是说在这里使用岩石肯定是出于魔法上的考虑,但我以前从来没见过这么大规模的符文。房间的中央是一个机械臂,机械臂上连接着一张床。哈利和我们道别,走了进去。等等,这是我第三个梦里的场景——翼流在这里出现过。

“你知道治疗药水的原理吗?”莹虫问。

“知道,灵魂保存着身体没有受伤时的状态,治疗药水会将身体按照那个状态恢复。”我说。

“而这个过程中缺少的能量,是直接通过溶解少量的灵魂得到的。”向阳花接上我的话,这是我不知道的东西,“但是因为即使很少量的灵魂也能产生大量的能量,哪怕大量使用治疗药水,也难以产生可观察到的对灵魂的影响。”

“没错。灵魂的损失,和热的东西变凉,物体从高处落下,氢气在氧气中燃烧,是一样的,都是物体从秩序的高能量级跌入混沌的低能量级,并在此过程中释放能量。而灵魂,以及随之产生的生命,本身就是想要有效利用能量的秩序。但是灵魂中的能量有一种特殊的性质,首先,越是复杂、智慧、秩序的生命,其中的能量也会成指数及增长,一匹小马的灵魂中保有的能量相当于整个小马国所有细菌的灵魂中的能量之和;其二,灵魂中的能量,与灵魂的所有者的剩下的预期寿命成正比。小马死亡率最高的年龄,当然是老年,但死亡率第二高的年龄是婴儿时期;这两个波峰互相影响,使得我们发现,灵魂中能量最高的,是812岁,智力健全,身体健康的小马。”

不,不可能。

哈利爬上了床,床上自动伸出类似安全带的东西,把他捆住。

“符文产生的是两个作用,其一是尽可能观察灵魂界,保持他的灵魂处于坍缩状态,减少能量的损失;其二则是将能量聚集到一点,避免损伤设备。从灵魂中得到的能量,会以伽马射线到微波的所有波长的形式释放,最中间的波长最短,最外侧的波长最长,也就是说会在两侧形成两个区域,释放可见光;可见光以红到紫排列。”

“彩虹。”向阳花说。

我撞到了前面的玻璃上,敲着,但哈利没有听到,他只是闭上眼睛,符文开始发光。一个警卫开始拽我。杰洛冷冷地看着。

“小马国的能源依赖煤炭,斑马的策略很正确,没有煤,小马国的工业就会瘫痪;然后我们从古籍中找到了这项技术,对它加以实验、改进,使得它具有经济性,并用它撑起了小马国。”

房间里的光线变得越来越亮,直到出现了莹虫所说的左右两道彩虹,它们向上挽着,汇入房间的顶上。

然后,在EFS上,哈利的体征消失了。

“凡是能在镜子中认出自己的,就是有灵性的,就是你们的弟兄,要如对待小马一样对待他们;凡伤害我的孩子的,也必将受伤害;我与你们立约,并与世上的一切飞禽走兽、花草树木立约,凡有灵性的,必不遭毁灭;取一块三棱、透光的宝石,让阳光从中穿过,那阳光中有世上所有的颜色,那便是我与你们立约的记号。”莹虫背诵着那一段经文,“它当中所说的‘伤害’,就是反应中产生的伽马射线;那个时候,天马用宝石聚焦反应产生的光线,用于在缺乏人手时蒸发水分,或者在战争中用作武器;取决于需求的不同,同样的符文组,使用非智慧的动物或者老马可以产生更低的能量输出。”

从上方,传来了轰鸣的声音,还有水声。这是胜利号每天两次水位上升的时候。

“小马国在战争中能够占据优势,完全是因为这项技术。暮光闪闪严令禁止将其武器化的任何研究,但露娜知道,如果是敌人先将其武器化,他们并不会犹豫对小马国进行先发制人的打击。所以,小马国发展出了超聚魔法武器,但我们的情报也显示,斑马国不知从哪里也得到了这项技术,并且已经准备好了发动袭击。这才是胜利号撤离的原因,如果真的进入了最糟糕的状况,地面因为超聚魔法变得无法居住,胜利号,以及其他几个雷霆之首,将成为小马文明的火种。”

“派茜……”

“我记得她,英克雷的确治好了她的心脏病,这样才能让她的生命……最有价值。”

不,我不能接受。

我竭力地寻找任何说谎的迹象,但是没有。

“小希……”向阳花看着我。

“请你恨我吧。”莹虫说,趴在我的面前,我才意识到我已经站不住了,“我会为偿还罪行而祈祷,我会为小马国赢下战争、为我们不再需要这样的牺牲祈祷,为孩子们的安息祈祷。”

这不是主会想要的,劳伦是不可能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的,一定还有更好的解决方法的!我看着莹虫,她怎么可以就这么接受?去成为这个系统的帮凶?她应该——她应该告诉更多的小马!用恶魔的方式无法战胜恶魔。

尽管在脑海里有那样一个声音,云宝知道,暮光闪闪公主知道,露娜公主知道。其他小马即使知道,也做不了什么。

我的前蹄拉上莹虫的前蹄。我不关心其他的任何事情,就算这个世界是邪恶的,我也不允许一个同僚,一个补心者,在明知真相的情况下还去当恶魔的帮凶!我唤起脑海中负面的情绪——并不困难,然后,顺着我的前蹄,传导到她身上。这是一般咨询室里的情况的反向,相当于强行给她带来一次燃尽反应。我能感觉到那些负面情绪进入她的身体,但是她没有离开,也没有任何要反击的意思。

然后,我感到身侧被踢了一脚。我以为是警卫,但我看到他们只是绕着我们站成一圈——他们真的只是负责保护设备而已。把我踢开的是向阳花。

“小希,你在做什么啊小希!”

我相信如果莹虫想反击,我完全没有胜算;向阳花也是,而且,虽然我相信她不会想伤害我,她也不会放弃自卫;更何况还有那些警卫。如果他们想,我连逃出去都做不到。

但我知道有马能做到。

我站起来,朝着向阳花摆出攻击的姿势。向阳花看起来很担心,但我的注意力放在她的身后。那里有不少的控制设备。既然彩虹反应供应着胜利号的能源,那里的红色按钮肯定也是与能源相关的。我起飞,向阳花并没有试着拦截我。动力机甲也许能提供很强的保护,但这也让他们的反应变得迟缓。我飞过警卫,控制室里的那匹小马,也是天马,已经反应过来,起飞抱住了我。但这个动能和距离已经够了。

我们两匹马继续往前冲,然后我按下了那个红按钮。

和我预料的一样,灯光暗了下来,水声也停止了。但只持续了三秒钟。四周响起了警报声,灯光重新亮了起来,水声也再度响起。三个警卫已经冲了过来,把我按在地上。

“没什么事吧?”向阳花问莹虫。

“没关系,那个确实是紧急停电,但像雷霆之首这么大的机构不可能只有那一个控制装置。”

但是刚刚,有那么一瞬间,整个雷霆之首都停电了。

而明琪被封印的地方,在接近核心的位置,反过来意味着不太可能有备用电源。

警报的声音开始变多了,我的嘴角开始微笑,哔哔小马上明琪与我的位置正在缩短。

然后,天花板上突然出现一个大洞,掉下来不少沙子。明琪从洞里冲进来,一脚踢向我身上的警卫。在她出蹄的瞬间,警卫动力机甲的头盔也变成了沙子,那一踢结结实实地踢到了他的头上。还好,EFS告诉我他没有死,明琪应该收了劲的。另外两个警卫的头盔也受到了相同的待遇,他们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明琪两脚踢飞了。

“小希,不要!”杰洛喊着。

“谁在说话?”明琪问,“小希,你没事吧?”

“我没事。”我调整呼吸,“明琪,他们——他们杀了派茜。”

“哦?”明琪的声音变得阴暗。

“明琪,我是瑞卡的朋友,请你相信我,至少先听完整信息再做决定。”杰洛说。

“你谁啊你?”明琪对天花板说,然后看着莹虫和向阳花,“你们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相信我,我只是不‘杀’马而已。”

向阳花,还有其他好几个警卫,看到这样的明琪,吓的往后退。但是莹虫只是冷静地走上前。

“这是云宝的命令,这是我们能活下去唯一的方式。”莹虫说。

“别听她的,明琪,炸了这里!炸了那个房间!”

明琪转过头,皱着眉头:“虽然我很想听你的话……而且我很想给派茜报仇,但是,小希,你不觉得你现在有点,情绪吗?”然后她转头看着莹虫,想了一下,摧毁了所有警卫的动力机甲,然后问,“你是说,那匹小斑马那么重要?”

“维持胜利号需要能源,唯一能获得那么多能源的方法就是用灵魂魔法。如果有其他方法,我们一定会用的。”莹虫说。

“那你们抓我和小希干什么?”

“我们没有伤害小希,至于你,是上级害怕你的存在会威胁到我们,我是不同意的。”

“明琪你还在等什么啊?”我喊。

“她有说谎吗?”明琪扭头问我。

她当然没有,但我没有回答。

“你能不能向我保证,”明琪问莹虫,“派茜的死,救了更多的马,并且没有其他可以替代的方式?”

“如果有足够的资源和时间,我们可以建造足够多的太阳能和风能机组,但是现在,为了在极有可能到来的灾难来临时,小马的文明得以延续,这是我们必须做的。”

明琪又看了看我。

“她没说谎,”我说,“但是,这样的生存……”

明琪的嘴角上扬:“傻孩子,你以为军人是干什么的?”

我说不出话。

“让一匹马死,让十匹马活,这是每天都在发生的事。”明琪说,然后面向莹虫,“非常抱歉,她还年轻。也抱歉我飞过来的时候造成的损失,不过你们一开始就不应该抓我——他们没打算抓我吧,小希?”明琪看我,我检查了一下EFS,摇摇头,“只要你们别再想着封印我或者伤害她,我理解你们的做法。”

“我会告诉上级的。”莹虫说,“他们会接受我的建议的。”

“很好。”明琪说,朝我飞过来。电梯里,欧罗吉和毒心老师下来了。

我只是停不下的哭着。

7
0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after logging in.

Channels including story
  • FOEtale

    Haiter

  • 连载进度100%

    DreamsSetFree

  • Shipping♥CP合集之其他小马CP

    DreamsSet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