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Haiter
HaiterLv.16
Unicorn
中篇原创
R
Updating

废土尽头的故事会

This is an original work. Forwarding should be allowed by author first.

马哈顿十马塔闹市区:废物与婊子

chrome_reader_mode 2,460 event 8 days ago thumb_up 9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34 forum 0

“我比较喜欢闹市的一点就是……这儿脏、乱、臭、闹、杂……”老尸鬼从耳根后面抽出一排子弹,在地上画了个大圈,让两个女孩坐进去,“所以在这听故事主要还是听个响,不会有谁在乎故事本身到底怎样……所以我可以随便给那些正经严肃的玩意添油加醋,没谁会因为我侮辱了什么而把我打一顿……”

“不过比较麻烦的也就是在闹事里讲故事得喊个开场白……”他轻轻坐进圈中,清了清嗓子,示意带着碟机的女孩放点音乐,“各位女士先生们,在下是一位废土流浪游走的废土客,咱没别的本事,就是活了几百年,见的事多了,有一肚子的故事而已。今天您在这听我在这讲那么一两个故事,您要是被逗乐了,那就往这圈里投几个瓶盖,让咱几个垃圾仔出城后有点盘缠;您要是没有,往我这扔点臭蛋破罐头也没问题。”

“马哈顿这地方,友谊城到十马塔,这一块在废土上算是繁华了,但现在这繁华和战前那连成一片的大都市比可不算什么。在那样大的城市里,那自然是有千千万万的故事,甚至很多就是背负着一大堆的故事走进这座城市的。有的想要靠着自己离谱的生意经发家致富的,他们没准觉得自己拿着的那些破玩意跟印钞许可权一样;有生在这里,长在这里,一直在怀疑自己为什么要活在这里的;当然也有没读过书,在钢筋混凝土的森林最底层苦苦坚持等待一个出头之日的……”

“都是投机者。”

“那可不,当年这地方从上到下几乎无一例外,毕竟只要撞上风口,有没有翅膀都能飞,谁不愿意投机呢?不过这里面也有例外,如果你刚好有一笔母亲留下的不大不小的动产的话……

“你可以心安理得的作个废物,每天在公园河边放下一根没饵的钩,自己拿着今日的早报往一旁的长椅上一躺,没钓到鱼?河虾也没有?没关系,走到一旁不算高档的餐吧或者饭馆里,点上一瓶奶昔饮料,再来点土豆加生菜汉堡,在街边的座位上行赏来来往往的小马中的西装丽人和放荡子。

“他就是这样一群废物中的一个,他还有两个一样废物的朋友,不过今天他俩把心思全放在用直钩能不能钓到河蟹的赌局上了,到饭点了,他们还在公园河畔死盯几根鱼竿一动不动。不过既然脱离了那两个更废物的废物,这个不怎么废物的废物‘不怎么’的那个部分就开始动起来了,今晚他想去家新餐馆。

“于是他走进了他平时常驻那家不远处的餐吧,实际上,这家餐吧也开了有一年半了,只不过之前每一次经过时,他心里都会响起一句话‘啊,这里有家餐吧,看上去还不错,好像也蛮便宜的,过段时间来尝尝看吧。’

“不过过段时间……他就忘了,但今天……也许是由于这一整天时间中,他没买报纸、参与了一场赌局、改用直钩钓鱼等一系列不同往常的事件中的一件,使他产生了现在就进去看看的想法。他径直踏进了餐吧,很不错,内设比他想象的还要舒适;很便宜,比他想象中的要便宜;风景很好,只不过这次的风景不在屋外了,屋内那几位服务生中,其中一位极其引马注目,他从来没想过有服饰与身形如此搭调的小马,简单的纸帽子,再加上一套几乎没什么设计,甚至有点随意的制服就能把这个雌驹衬托的如此精致,这样的美景是街上都是少见的,虽然他自己并不知道,但实际上他已经定下了一个想法……”

“他打算娶她,是这个决心吧?”

“不是这样的,我的朋友……你必须得明白字面意义上的一见钟情是从来都不存在的,只是你在生活、处事的过程中,心里已经不由自主的建立的心目中完美伴侣的形象,而这时有个接近这样形象的小马进入了你的生活,你不可救药的开始迷恋她。而大多数时候可没这么刚好,他这会的想法就跟每一个老色批一样,巴不得每天都欣赏这份美景而已,只不过大多数只是想想,而他确实这么做了,除了每周六她的休息日,他在半年内几乎不间断的来同样的餐吧,吃同样的甘草汉堡,喝同样的饮料,啊,对了,实际上饮料不是和原本的配方完全一样,它们加入了更多的成瘾性物质,不过他不怎么在乎就是。

“这样的生活持续了很长时间,他甚至找到了坐在哪个位置时在哪个角度看能够看到她每一次转身时的春光乍泄,一开始他还有点羞耻,但很快他便把这也当成了‘欣赏风景’的一部分,他完全承认他就是馋她身子,毕竟没有这身子的话,这个故事压根就不可能开始。而作为老客人,他很快和店员们熟络了起来,只是明面上,羞耻心还是起了相当大的作用,这使他不敢直接与她交谈,每次的聊天只有寒暄,更没法主动上前表白,他旁敲侧击的询问她的同事许多事,从性取向到择偶标准,再到……”

“等会,他不就是想娶了这女的么?而且这样的行为……跟踪狂?”

“当然!他也意识到这一切不对劲,于是他停止了这些活动。稍微整理了下几个月的情报,里面的信息对他用处很大,她同事们的话虽然不乏矛盾和含糊,但量变产生了质变,他从中还真就拼凑出了一份合理又可靠的择偶标准,别不信,后来那雌驹本驹都承认这份标准和她最终的选择相差无几。

“他也发现了自己在解构和处理信息上的小小天赋,很快,他就脱离了废物的行列,成为了建筑这座城市的无数社畜中的一个,又因为他这份天赋,在不断的对数据进行收集、处理、分析之中,在一次裁员之后,他挤入了中层。巧合的是,同一天,在公司大楼不远处的那家餐吧里,她也刚从老店长蹄中接过了店长之职。”

“我勒个塞拉斯蒂娅的……这也忒刚好了吧,这就是天赐良机?!”

“什么天赐?那是一次小小经济危机时马哈顿的常态,老店长干不下去了,于是店长易马,回家养老;底层社畜被裁员裁掉大半,这也算是个风口,他俩只是审时度势,稳住自己位子还更进一步而已!当然,他也终于决定向她表白心意,实际上中间这段时间,他们在这餐吧还见过许多次,不过这次相比于之前不到三十分钟的晚餐时间实在是长了不少,他跟神经错乱似的一件一件细数着他这几年以来的心路历程,从饭点一直逼叨到了12点的宵夜场。

“而回应简单、明了,还带有一丝讽刺的意味。

“‘抱歉,先生。’她咽了咽口水,脸颊不由得发红,‘我只在周六晚上接客。’”

老尸鬼打开一瓶黎明沙士,喝掉半瓶,将其递给在一旁助演和奏乐的女孩们,在瓶盖和烂罐头的威胁下,他给这个故事贴心的加上了一个好结局。

“后来他们结婚了,移居天马维加斯,过上了你所期望的那种甜腻又幸福的生活。”

thumb_up 9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Post your comment after logging 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