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PureWhite
PureWhiteLv.3
Kirin
长篇原创
T
Paused

穿越时空的混沌与友谊

This is an original work. Forwarding should be allowed by author first.

第四十四章:子时间线

chrome_reader_mode 13,013 event 11 days ago thumb_up 58 thumb_down 2
visibility 76 forum 0

              在我们解决邪茧所带来的问题后,小马们给我、霜晓、无序、星光、崔克茜和索瑞斯我们六个开了一个庆功宴,有很多小马和幻形灵来参加了这次聚会,我们还被授予了荣誉勋章,我没什么感觉,无序和霜晓倒是对此很开心。

 

 

              聚会之后我回到混沌空间接着研究提雷克吸取魔法的能力和邪茧的王座石,过了一段时间,我算是研究出了一些名堂,现在那些东西对我已经不起作用了,我也学会了新的把戏,一句话说,我变得更强了。

 

 

              现在在这个时间线里目前为止没有任何生物是我的对手了,说真的,我已经开始觉得越来越没劲了,不过我不会因此而懈怠,谁知道第二天会不会冒出一个超级强大的家伙来进攻我们这里呢?

 

 

              话说回来,暮光最近天天窝在图书馆里,不知道在干什么,听斯派克说她打算学习更多的魔法,变得更强,还特地找了星光和霜晓来对练,看上去每次都让我们解决大危机让她有些不自在了,算了,只要她别把自己身体搞垮就没关系,而且那两位倒是挺乐意帮忙。

 

 

              我每天都期待着能遇到一个可以让我痛快淋漓地进行战斗的对手,可过了这么久还是什么都没有,或许是因为我变得太强了吧。

 

 

              最近我在看《龙珠》系列的动画,我觉得里面的人物一段接一段的形态变身很有意思,说不定我可以稍微借鉴一下,让我变得酷一些。

 

 

              于是我就开始了练习,现在我可以做到多种形态的变换了,甚至还学了一种类似《龙珠》里面界王拳的招式,我还稍微打理了下自己,把后颈上那些黑色的鬃毛给剃掉了,还把翅膀给变没了,反正是个摆设。

 

 

              而就在这天,我和无序、霜晓在练功房里对打,不过是他们两个打我一个。

 

 

              在数次激烈的魔法和物理碰撞后,无序和霜晓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哎哟哎哟,你打的还真够猛的,表弟。”无序扭了下自己瘦长的脖子。

 

 

              “二哥你又变强了呢,唉,我们两个拼劲全力上,也只是擦到你一下而已。”霜晓捂着手臂站起身来。

 

 

              “你们也进步了不少嘛。”我拍了拍刚才被能量波擦过的位置。

 

 

              “说真的,表弟,你也差不多可以了吧。”

 

 

              “什么?”我冷静地看着无序。

 

 

              “你看,现在你已经成为这个平行世界里最强大的存在了,你也没必要这么拼死训练了吧。”无序似乎在劝我。

 

 

              “很遗憾,表哥,变强是没有止境的,况且我本来还期待着有一天能够在某个时刻使出全力后超越极限,可至今为止我还是没遇到可以让我全力以赴的生物。”我转过身去,“本以为用谐律元素限制住自己的力量能给我一些挑战,但结果还是有点让我失望。”

 

 

              “可是二哥,你现在魔力太大,尽管你在刚才只用了60%的实力对付我们,但这股力量足以摧毁小马利亚,不,把整个星球给毁掉说不定也只是随便而已。”霜晓走到我面前,“所以你一定要克制住自己,”

 

 

              “我明白。”我叹了口气,“我怎么会不明白呢?”

 

 

              我们稍微沉默了一会。

 

 

              “那,要去吃烧烤吗?”无序问道。

 

 

              “吃烧烤?太棒了!”霜晓兴奋不已。

 

 

              “我不去。”

 

 

              “为什么?”他们两个看向我。

 

 

              “你们肯定又要我来烤,每次都这样。”

 

 

              “今天有土豆和龙利鱼,来吗?”

 

 

              “给,两串烤土豆。”我把左爪拿着的香喷喷烤串分别递给他们两个,右爪继续翻烤着烧烤架上的食物。

 

 

              “果然你做的饭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吃呢,表弟。”无序把几片土豆送进嘴里。

 

 

              我往烤串上撒了点调味料,此刻香味四溢。

 

 

              “对了,二哥、大哥,我有点事情想问你们。”霜晓说道。

 

 

              “什么事情?”我把烧好的烤串放到盘子上。

 

 

              “你们两个有喜欢的小马吗?”

 

 

              “怎么突然问这个?”无序感觉有些好笑,“而且还不确定我们喜欢的是小马吧?”

 

 

              “只是我看你和萍琪、小蝶感情很好,而暮光也和二哥非常亲密而已。”

 

 

              “很遗憾,我们和她们只不过是朋友关系。”我关上了烤肉架的火,毕竟食物已经烤完了,而且我吃都还没吃。

 

 

              “我们可是混沌化身,爱上谁什么的,不可能的。”无序双爪一摊。

 

 

              “真的是这样吗?”

 

 

              “行了,少给我瞎想,吃你的肉和宝石去。”我不耐烦地说道。

 

 

              在我们吃完后,我的水晶球响了,泰普若公主有新的任务要给我了,我这次打算带霜晓一块儿去,是时候在实战中教她些新东西了。

 

 

              我和霜晓来到了时之宫殿,泰普若上前迎接我们。

 

 

              “混煞,你这次准备带霜晓一块去吗?”泰普若问道。

 

 

              “是的,该在实战中让她学些东西了。”我回答。

 

 

              “我早就想和二哥一起执行任务了。”霜晓非常高兴,“这次是什么问题?”

 

 

              “混煞,你还记得你曾经和暮光一起回到过去,去阻止星光改变历史的事情吗?”泰普若看向我。

 

 

              “当然,这次的时空是在那个时候衍生出来的吗?”

 

 

              “这个时空是发生在云宝看到你们与星光争斗后,她一直惦记着这件事,之后她的父母也因此在一次事故中丧生了。”

 

 

              “也就是说,那个世界的云宝姐姐没有爸爸妈妈了吗?”霜晓第一次听说这种事情,会惊讶很正常。

 

 

              “云宝成为孤儿后,赛雷斯蒂亚收养了她,把她带到坎特洛特的学院,和暮光、小蝶一起就读,一段时间后暮光和云宝就成了…呃,那个……”

 

 

              “百合,没错吧?”

 

 

              “好吧,是的,而之后的事情就开始有些变化了,由于那边的无序蛊惑了云宝,让她对星光熠熠非常仇视,所以一次在火车上的时候她们过早的就与星光认识了,然后云宝就和星光争斗了起来,云宝在那场争斗中受了伤。”

 

 

              “天哪。”霜晓捂住了嘴。

 

 

              “我并不意外。”我没心没肺地说道。

 

 

              “而就在之后,邪茧率军在韵律公主和银甲闪闪的婚礼时攻打坎特洛特,云宝当天在小马镇疗养,另外五位需要照顾她,你们应该知道结果会是怎么样的吧?”

 

 

              “让我猜猜,邪茧她成功了?”

 

 

              “没错,霜晓,邪茧她攻占了坎特洛特,囚禁了所有的皇室成员,不过她没有料到一只幻形灵的反叛。”

 

 

              “是索瑞斯吧。”

 

 

              泰普若点了点头,接着说:“索瑞斯带着一只小夜骐从那里逃了出来,和暮光闪闪她们会合,并且一同逃向了水晶帝国。”

 

 

              “二哥,我记得那时黑晶先生还是邪恶的吧。”

 

 

              “嗯,看来情势很严峻呢,不仅受到黑晶王的威胁,还面临着邪茧和幻形灵军队的追击。”我思考着。

 

 

              “所以你们这次的任务是帮助他们打败邪茧和黑晶王,没问题吧?”

 

 

              “没问题。”我和霜晓同时说道。

 

 

              “好,那么出动吧。”

 

 

              穿过传送门后,出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一片寒冷刺骨的雪原。

 

 

              “直接来到水晶帝国的外围了吗?”我观察了下四周,灰蒙蒙的,风雪交加,肉眼看来没有帝国存在的迹象。

 

 

              “霜晓,我听说龙族很怕冷,你没有问题吧?”我有点担心她会不会感冒。

 

 

              “这种程度的风雪难不倒我。”霜晓自信地昂首挺胸,“我好歹也是和二哥你一起经过千锤百炼的,身体好得很。”

 

 

              “还是别逞强比较好,我们先去找找水晶帝国的位置吧。”

 

 

              “可这么大的一片雪,去哪找啊?”

 

 

              “感受下魔力的流动,就像我和无序教过你的,虽然水晶帝国隐匿于风雪中,但里面的小马的魔力波动还是藏不住的,而且他们肯定还没找到水晶爱心,所以绝对会用魔法护罩来保护水晶帝国不受暴风雪的影响。”

 

 

              “明白了,我试试看。”

 

 

              霜晓开始静下心来感受,过了会,她开口说:“二哥,我感觉到有很多的魔力交杂在一片区域往返不止。”

 

 

              “看来那就是水晶帝国的位置了,做得很好,霜晓。”

 

 

              “等等,我还感受到那附近有一股黑暗的魔力在徘徊。”

 

 

              “黑晶王吗,我们快点动身,我可不想这么早就和他发生冲突。”

 

 

              “这边走,二哥,我们可以用隐身术绕过他。”

 

 

              我跟在霜晓的后面在暴风雪中前进,没想到她在第一次任务的时候就这么努力了。

 

 

              在一段时间后,我们避开那些浮动在空中的黑雾,来到了保护罩前,水晶帝国就在里面。

 

 

              “二哥,我们到了,问题是该怎么不被发现地进去呢?”

 

 

              “嗨,妹妹。”我在护罩的里面向在外面的她打着招呼。

 

 

              “二哥?!你是怎么进去的?”霜晓震惊不已。

 

 

              “那些笨蛋都不防地下的,挖进来不就行了吗?”我指了指自己身后的地洞。

 

 

              在霜晓进来后,我把挖出的洞添了一下,我们轻松地进入了水晶帝国,二话不说,直奔宫殿。

 

 

              宫殿虽然有守卫在看管,不过没关系,一个隐身术,他们根本看不到。

 

 

              “我们进来了,现在应该去哪里呢?”霜晓问道。

 

 

              “先挨个房间看一下吧,总会有线索的。”

 

 

              我们两个就这样一个房间一个房间地找,用了穿墙术之后就不用担心开门被发现的问题了,真方便。

 

 

              找遍了很多房间后,还是找不到什么重要的线索,就在这时,一声声痛苦的尖叫声传了过来。

 

 

              “哇!二哥,这是怎么回事?”霜晓被吓了一跳。

 

 

              “走,看看去。”我能感觉到叫喊声传来的地方有魔力在涌动。

     

 

              我们以隐身姿态来到那个房间前,又有很大的声响从里面传来,由于门是开着的,我们在门外可以看清楚里面的动静。

 

 

              云宝在椅子上拼命挣扎,暮光和斯派克在用力地按住她,星光把她的独角对着云宝的额头,似乎在释放什么法术。

 

 

              “二哥,他们这是在做什么呢?”霜晓偷偷问道。

 

 

              “不知道,先看看情况。”

 

 

              星光熠熠在施术的时候看上去相当费劲,汗水直流,过了一会,在一阵闪光后,她把一团红紫相间的魔法从云宝的脑袋里拉了出来。

 

 

              “二哥,那是这个时空大哥的魔法吗?”霜晓示意了下浮在空中的魔力团。

 

 

              “那好像是普通的精神魔法,虽然没有混沌之力,但我还是能看出这是表哥他的魔法。”

 

 

              “砰!砰!砰!”

 

 

              我们两个听到一声声巨响后,注意力回到房间里,云宝正发疯似的对着魔法团一阵狂踩,地板都给踩裂了。

 

 

              “我的上帝啊,果然女人发起疯来,神仙可能都挡不住呢。”

 

 

              “二哥你说什么?”

 

 

              “什么也没有。”

 

 

              那几位互相说了些什么后,就开始在书中寻找应对当前局面的线索。

 

 

              “二哥,你说大哥为什么要在云宝的脑袋里施展精神魔法呢?”

 

 

              “不知道,即使无序只用了很普通的魔法,还是把她们累的够呛呢,可能因为不是一个等级的吧。”

 

 

              “那现在也没什么事情,我们先到处逛逛吧。”

 

 

              “说的也是。”

 

 

              我们悄悄离开了门口,走在宫殿的走廊里。

 

 

              “对了我有个问题想问你,二哥。”霜晓突然说道。

 

 

              “什么问题?”我变出一杯水喝了起来。

 

 

              “百合是什么?”

 

 

              听到这个问题,我僵了一下,尽量保持不要失态,说:“百合吗?那好像是一种植物吧。”

 

 

              “不是那个百合,我说的是你之前说这里的暮光姐和云宝姐是百合,那是怎么回事?”

 

 

              “这个问题,你还太小,我不能告诉你答案。”

 

 

              “诶~~?”霜晓有些不乐意了,她很讨厌我把她当小鬼看。

 

 

              “我们先去找点事做吧。”我加快了脚步。

 

 

              “二哥!等一下!那到底是什么意思嘛?”

 

              ———

 

              我们在那天之后的时间里就是在附近侦查情况,顺便看那几位玩游戏,索瑞斯和那只叫轻语的夜骐也见过了,也得知法瑞克斯被关在了这里的地牢中,邪茧的幻形灵军队正在赶来的路上。

 

 

              在夜里,我得知了云宝和黑晶王签订的协议,这对于他们来说更是雪上加霜,而且更重要的是,暮光和云宝是在一张床上睡的,那样子,我不想说我都看到了些什么。

 

 

              第二天清晨,霜晓从睡梦中醒来,跳下床,走到沙发旁边。

             

 

              “二哥,起床啦。”雌龙摇了摇正在沙发上呼呼大睡的邪龙马。

 

             

              “…呃?”我睁开了眼睛。

 

 

              “已经早上了。”霜晓说道。

 

 

              “是吗?哈啊啊!”我打了个哈欠。

 

 

              昨天我们在宫殿里找了个房间睡下了,反正这里的客房多的是,幸运的是没有什么卫兵过来查房。

 

 

              日常刷牙洗脸吃早饭后,我们潜入了暮光和云宝的房间,在天花板上潜伏着,此刻云宝和暮光似乎都非常憔悴,云宝的一只前蹄上缠满了绷带,想必在之前肯定发生了什么,不过那不是我现在需要在意的问题。

 

 

              这时轻轻的敲门声响起,索瑞斯和轻语走了进来,接着索瑞斯跟她们说起了他的计划,他打算去坎特洛特把谐律元素取来,我顺便还听取并记录了幻形灵的技巧和战术,这在后来肯定有用。

 

 

              索瑞斯和轻语离开后,我和霜晓找了一个有大桌子的房间,里面空无一马,我们便安坐了下来。

 

 

              “邪茧快要到了,我们该怎么做呢?二哥。”霜晓开始着急了。

 

 

              “看情况再说。”我冷静地回答。

 

 

              “可是再这样下去,他们很可能会……”

 

 

              “霜晓,我们在执行任务的时候,最重要的是不能过于感性,不然很可能会导致难以想象的后果。”

 

 

              霜晓听后,消沉地低下了头。

 

 

              我来到她身边,蹲下身,把爪子温和地放在她的肩膀上,说:“霜霜,我知道你很担心,但越是到危机关头,越是要保持冷静,理性、慎重地做出判断,一味地意气用事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我希望你能理解。”

 

 

              霜晓点了点头,微笑着以示回应。

 

 

              “这才是混沌之王的妹妹应该有的样子。”我也笑了起来。

 

 

              接着霜晓向我询问处理此类问题的要领,我耐心地回答她,不知不觉就已经过了好久。

 

 

              这时,我听到有蹄步声传来,我拉着霜晓躲到角落里,还是保持隐身状态,接着陆陆续续地,M6和轻语进了房间,开始讨论作战计划。

 

 

              云宝这家伙居然做起了战斗指挥,看起来这个时空的她成熟了不少嘛,她的作战计划很简单,邪茧有着压倒性的优势,纵使有黑晶王阻拦,也不能保证绝对不会被突破防线,因为与黑晶王的协议,水晶爱心也用不了,所以他们打算在城市里布下天气陷阱,若邪茧来到这个城市里,云宝将独自出击面对她。

 

 

             起初这个计划遭到了反对,不过在局势和云宝的强烈要求下,他们只好答应,很快他们就开始了各自的行动。

 

 

             “二哥,大战就要开始了呢。”霜晓认真地说道。

 

 

             “对于他们而言,是的,再说,云宝那家伙的计划很快就不起作用了。”

 

 

             我戴上了一副墨镜。

 

 

             “因为只要我们两个出手的话,这场游戏的走势,就开始不确定了呢。”

 

 

             不久后,小马们开始不断地收集积雪,远处黑晶王的咆哮声不时地传来,我和霜晓站立在水晶宫殿顶部的瞭望台,观察着远方的情况。

 

 

             “二哥,你说黑晶王能挡住幻形灵军队多久呢?”霜晓看了看我。

 

 

             “应该挡不久,根据情报,邪茧现在有了赛雷斯蒂亚和露娜的魔力,再加上有那么多的士兵,黑晶王的那道防线被突破只是时间问题,我们需要在邪茧进入水晶帝国前打败她。”我说道。

 

 

             “因为我们不能在他们面前现身,没错吧?”

 

 

             “是的,所以我们尽量不要和那些家伙有过多的牵扯。”

 

 

             “了解。”

 

 

             “很好。”我瞥了眼身后,悬浮在半空中的水晶爱心正散发着光芒。

 

 

             “那么,让派对开始吧。”

 

             ———

 

             此刻,邪茧的军队已经在黑晶王暗影的阻挠下成功抵达了护盾之外。

 

 

             幻形灵们随着邪茧的一声令下,开始掩护正在凝聚魔法能量的她,就在她的能量聚好即将发射的时候,一种巨大的魔能波动在她面前爆发开来,把她给震飞了,邪茧利用翅膀在空中调整好姿势,安稳落地。

 

 

             邪茧观察了一下周边,她的虫群被刚才莫名的魔爆给震散了,那只一直在干扰他们的黑色野兽也不知所踪,只剩下她一虫正孤零零地站在暴风雪中。

 

 

             是她的错觉吗?怎么感觉暴风雪和周围的雾变得更大了,基本上什么都看不见了。

 

 

             “是谁?!快点现出真身来!”邪茧顶着风雪怒吼道。

 

 

             “啊哈哈哈!!”一阵邪恶的狂笑从四面八方传来,萦绕在她的耳边。

 

 

             直觉告诉邪茧,这不是她从刚才为止一直在对付的那个“暗影之王”。

 

 

             “邪茧女王陛下,你看起来真狼狈呢,是我刚才的礼物让你不太满意吗?”那个声音调侃道。

 

 

             “你是什么东西?报上名来!”邪茧喊道。

 

 

             “好啊,我名为混煞,是一只邪龙马,你只需要知道我是来打得你跪地求饶的就行了。”

 

 

             “邪龙马,你和无序是什么关系?”邪茧眯着眼睛问道。

 

 

             “很遗憾,无可奉告。”我不打算再回答这个问题。

 

 

             “反正我不在乎,你把我的子民们弄到哪里去了?!”邪茧警惕地观察着周围的动静。

 

 

             “我把他们都打飞了,毕竟我可不想在享受你这道佳肴的时候被打扰。”

 

 

             邪茧俯下身子,蓄势待发,独角上闪起了绿光。

 

 

             突然,从雾中窜出一个冰锥,邪茧心中一惊,连忙侧头,险险躲过这一击,但还是在她脸上留下了一道痕迹,邪茧避开后马上往冰锥飞来的方向发出一记光线,随后隐约传来了石头碎裂的声音。

 

 

             “邪龙马,你和我无冤无仇,为何来妨碍我和我的子民寻找食物?”

 

 

             “的确,我身为邪龙马,本该不需要管你族群的闲事,不过在你吸收了赛雷斯蒂亚和露娜的魔法后,我改变主意了。”

 

 

             “什么?”

 

 

             “你拥有了可以控制日月的力量,对我来说是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所以我要解决你,以绝后患。”

 

 

             又有数根冰柱从雾中射出,邪茧立刻放出护罩进行防御。

 

 

             天气愈加的恶劣,再加上疲惫和饥饿,她不能浪费时间了。

 

 

             “快出来面对我啊,难道你怕了吗?你身为混沌之王,一直偷袭不觉得下流吗?”

 

 

             “不觉得。”

 

 

             一个身影从风雪中闪出,把邪茧击飞出去,邪茧迅速爬起来,寻找那个身影的位置,可他已经消失在风雪中了。

 

 

             “可恶。”邪茧发动了护盾。

 

 

             还算聪明,知道这样下去只会被动挨打,可惜……

 

 

             邪茧蹄下的地面开始轰隆作响,她暗叫不妙,解除护盾后展翅飞到空中,下一秒她刚刚还在的位置就被冰刺布满了。

 

 

             “行了,和你没必要再玩下去了。”

 

 

             邪茧亮起独角,往地上发射绿色的火焰,把附近的雪都融化了,由于温度的升高,风雪之势也缓了下来。

 

 

             邪茧落地,她身上的寒冷感觉逐渐消散了,她开始得意地笑了起来:“这下你没有地方可以藏了吧。”

 

 

             风雪,减弱了,在这白雪纷飞中,似乎夹杂着什么声音,仔细一听,是鼓掌声。

 

 

             “很好很好,看起来你能陪我稍微多玩一会呢,很不错。”那只邪龙马一边拍着爪,一边在风雪中现身了。

 

 

             “总算现身了吗?”邪茧审视了一下我,“不得不说,你和无序长得真像。”

 

 

             “那么,你要继续和我打吗?”我把双爪放下。

 

 

             “当然。”邪茧蹄下冒出绿色火焰,她瞬间潜了下去。

 

 

             “传送门,有趣。”

 

 

             邪茧出现在我身后,亮出尖锐的牙齿向我扑来,我猛地一抬爪,爪背直接命中她的脸,把她击退了一段距离。

 

 

             “怎么了?有了两只天角兽的力量还是这么弱吗?”等她站稳后,邪龙马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

 

 

             “少自大了!”邪茧往身后发出射线,但什么都没打中。

 

 

             我在空中飞起一脚,直击她的面部,她这次直接飞进了一堆乱石里。

 

 

             我站在原地,看着远处的乱石堆,突然,石头被绿色的光芒给炸开,邪茧走了出来,恶狠狠地盯着我。

 

 

             我笑了笑,挑了挑手指,要她过来攻击。

 

 

             “你比我想象的要强多了,混煞。”邪茧拖着腔调说道,但她没有进攻。

 

 

             “邪茧,你要不上的话,我可要上了。”

 

 

             我一跺脚,邪茧的周围浮起数根冰锥,把她的退路封死了,我一挥爪,冰锥一齐向她刺去。

 

 

             邪茧立刻发动护盾挡住了,正准备想飞,发现动不了,于是低头查看,发现自己的蹄子被冰冻住了。

 

 

             我趁她注意力被分散的时候冲了过去,一脚踢碎了她的护盾,紧接着用尾巴一扫,把正震惊的她给打飞,邪茧直接撞在了山壁上,还没等她爬起来,悬崖上的积雪掉落下来,把她埋了起来。

 

 

             我右爪中幻化出一条水做的鞭子,我将鞭子挥出,水流鞭迅速地钻进了雪堆里,我接着往上一提,被鞭子缠住的邪茧飞了出来,我握紧鞭子,把她重重地砸在地上。

 

 

             邪茧顿时感觉自己周围天旋地转,不过她要是觉得我这样就停止攻击,那她还是太天真了。

 

 

             我往后一拉,把她给拉近,往她的腹部就是一踢,邪茧因为疼痛而呕吐起来,向后飞去。

 

 

             我再次拉紧鞭子,把她拉近,再来一脚,将她击飞,接着又拉紧鞭子,把她拉近,又是一脚……

 

 

             邪茧发出愤怒的咆哮,使用独角射出魔法,把我的水流鞭给击断了。

 

 

             落地后,邪茧顺势发出庞大的魔法火焰光束,庞大的热浪把我给吞噬了,周围的白雪和地面都被烧融了。

 

 

             邪茧以为我被击中,狂笑了起来。

 

 

             等火焰褪去后,邪茧看清了里面的情况,那里除了余焰,只留下了一块正在融化的冰雕。

 

 

             邪茧心中一惊,赶紧回头,这时一根手指速度戳了下她的额头,幻形灵女王感觉一种麻痹酸痛的难受劲传遍全身,随后她白眼一翻,昏了过去。

 

 

             “目标,已被击倒。”

 

 

             我搬起倒在地上的幻形灵,用瞬间移动离开了。

 

 

             画面一转,我来到了霜晓所在的位置,也就是离那片风雪之地不远处的一片小空地处,她正坐在椅子上看书,后面是一捆捆被魔法锁链绑住的幻形灵,刚才还在吵吵闹闹的他们看到我背上昏迷不醒的幻形灵女王,都安静了下来。

 

 

             “霜晓,看样子你动作还挺快的。”我把邪茧放在地上。

 

 

             “是你太爱玩啦,二哥。”霜晓从椅子上站起来。

 

 

             “陛下!你这畜生,对她做了什么?!”

 

 

             “别太暴躁,这位小姐。”我微笑着看向一脸怒容的雌性幻形灵,“我只是让她睡一觉,你不是应该感谢一下我没有把她独自丢在风雪中冻死吗?”

 

 

             “我是不会放过你的!”她想挣脱出来,可那是无用功。

 

 

             “对了,黑晶王在哪里?”我问道。

 

 

             霜晓指了下旁边悬浮在空中的护罩,黑晶王正在里面急的鸡飞狗跳。

 

 

             “很好,这样一来就好办多了。”我走到护罩前。

 

 

             “可二哥,你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我活捉他?”

 

 

             “很快你就知道了。”

 

 

             我右爪亮起蓝绿色光芒,把黑晶王从护罩里硬生生扯了出来,黑晶王因为我的魔法动弹不得,我张开左爪,一股黑色的能量在我左爪上聚集,黑晶王发出痛苦的叫喊。

 

 

             幻形灵们都惶恐不安起来,霜晓忍不住开口询问:“二哥,你这是在做什么?”

 

 

             我不回答,接着做我手中的事情,一分钟后,左爪所持的黑色能量球已成型,我松开了黑晶王。

 

 

             黑晶王气喘吁吁地跪倒在地上,他抬头望着我,眼神不是那种嚣张且自命不凡,而是充满了他熟知的那种感觉,恐惧。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黑晶王问道。

 

 

             “没什么,只是拿走了你的魔法而已。”

 

 

             “什么?!!”

 

 

             黑晶闻言十分惊恐,开始试着在独角上蓄积魔法,但,什么都没发生,连一点黑色的火花都没有。

 

 

             “把我的魔法还给我!”黑晶王怒吼道。

 

 

             “你的魔法,相当有趣,等我研究完后自然会还给你。”我顽皮地笑着。

 

 

             霜晓站在我旁边,紧咬着嘴唇,一言不发。

 

 

             “陛下!陛下!你去哪里了?”一只幻形灵突然喊道。

 

 

             “陛下她不见了!”另外一只幻形灵也开始大喊。

 

 

             我和霜晓听到这些话,急忙回头,刚才还放着邪茧的地方,已经只剩下了空气。

 

 

              “二哥,邪茧不见了!”

 

 

              “诶?两分钟前明明还在这,怎么说不见就不见了?”

 

 

              就在我们争论邪茧的去向的时候,一道金色的光束从空中飞了下来,我和霜晓马上进行回避,可黑晶王由于失去了魔法,无法及时躲开,他直接被炸的连灰都不剩。

 

 

              “哎呀呀,看来我不用还了。”马都没了叫我怎么还魔法?

 

 

              “二哥。”

 

 

              我转头望去,三只天角兽,一只独角兽和一只夜骐,外加两只幻形灵工兵正看着我们,眼中分别带着不同的情感。

 

 

              他们来的真及时,不过好像有点太及时了。            

thumb_up 58
2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Post your comment after logging in.

Channels including 文章
  • FOEtale

    Haiter

  • 优秀穿越、平行宇宙以及变马文

    Sealevel

  • 人类在小马国(HiE)

    ComradeSpark

  • 转化/Transformation

    ShadowN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