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威廉
威廉Lv.4
Unicorn
长篇原创
T
Updating

【长篇】辐射小马国—废土进行曲

This is an original work. Forwarding should be allowed by author first.

第五十九章:无处可逃(下)

chrome_reader_mode 4,953 event 10 days ago thumb_up 53 thumb_down 1
visibility 75 forum 5

    ***

  “靠天靠地不如靠自己。”我费力得拉开无比厚重的保险门,我在距离碰见滑翔•满嘴胡话小姐哪个房间不远的一座大号仓库前,这里看上去是空军基地警卫队的军械库,但内部杂乱不堪,很明显已经遭到了洗劫,但我怀疑造成这一切的元凶并不仅仅是外面的掠夺者。

  我看向倒在地上的锁柜,根据爆炸和她的大炮族人所说,这里的军械库贮藏着足以让任何废土军火商嫉妒到咬牙切齿,或是惊掉下巴的武器装备,成排摆放的火箭筒,40mm榴弹枪,导弹发射器,被手榴弹,地雷塞满的炸药箱数不胜数,但更妙的是,大炮族的骄傲—那些巨大的火炮的炮弹也储存在这里,我看向墙上悬挂着没有被破坏的照片。一群面带微笑,身着改版避难厩制服的小马围在一门巨大的火炮旁,我仔细观察着,不是迷你仿制版IF—1000,也不是模型,是货真价实的IEG—130mm榴弹炮,但军队仍然习惯叫它们“陨石”。

  但现在,除了照片以外,所有的装备全都不翼而飞,只剩下空空如也的房间和角落一个不起眼的铁箱,我打开这个格格不入的箱子,里面静静躺着我的武器,仅仅只有一部分,真有她的。

  我的嘴角勾起了一丝笑意,然后是遏制不住的冲动,我笑了起来。如此的疯狂,如此的荒诞,我居然有那么一瞬间想相信这个在我脖子上装上了炸弹的混账。

你的判断力都去哪里了?威廉?嗯?跟你的左眼一样落在旧荣邦了吗?

  我的脑子里嗡嗡作响,那个声音又来了,更加尖刻,更加讨厌,更加……清晰。我尽全力把那个声音驱逐出我的脑海

  当情绪平息后,我从箱子里里面拿出我的左轮枪和警棍。然后开始拿里面分配给我的.44弹药。

  我将装满大口径弹药的左轮枪放入枪带,然后重重带上了身后的房门,我已经厌倦了被各式各样的混蛋利用,哄骗了,一想到被种种的利用,胁迫,滔天的怒火差点湮灭我的理智,但我强行将它压下,保持着近乎冷酷的意志,多年以来我掌握的经验告诉我如何管理怒气,最好的方式是将它们储存起来,在需要的时候再释放出来。

  我需要一个计划。

  又是计划?哦,塞拉斯蒂娅在上,你让整个过程变得太无聊了。

那个声音再次响起,这次听起来她在说话前还吐了吐舌头。

  如果你想教唆我用炸药炸毁基地的话还是省省吧。我在脑中回应,这里之前是大炮族的家园,我们需要把它完好无损的还给他们。

  谁知这番话引起她的一阵狂笑,当她停下来时,她说,你瞧?我就说咱们是一体的,宝贝,你知道我在想什么,我也知道你想说什么,因为你就是我!

  这番话经她之口说出,我感觉自己的肚子像是挨了一蹄子一样。

  该死。

  ————————————————————

  打开一道门。

  是啊,这道该死的巨型铁闸门,上面用黄色的喷漆写成的数字“31”已经被岁月侵蚀得差不多了,我看了看自己所处的地下室,这里起码没有遍地是小马的骸骨,意外的空旷,或者说整洁,我正想多调查一下周围,但这个动作让我重新想起了自己脖颈上的爆炸项圈,于是我打消了在这里闲逛的念头。

  避难厩开关静静的矗立在墙边,我擦了擦上面的灰尘,然后拔出了哔哔小马的插头,插入了操作面板上的接入端口,最后摁下了开启大门的红色按钮。

  巨大的轰鸣在大门被启动后从四面八方传来,不断震动的地下室不时落下些尘土,我向上看了看,然后无所谓的站在门前等着那年久失修的大门被后面的液压装置重新打开。

  十分熟悉的腐烂气味扑鼻而来,门后的接待室一片漆黑,视觉增强魔法没让我探测到任何生物,所有的一切看上去都十分的诡异。

  我点亮独角,在黑暗中摸索着前进,在接待室的出口边,我看到了指示用的路牌,这座避难厩只有三层,我所处的这一层是教室,娱乐区和警卫室共存的楼层,第二层是食堂,第三层则是生活区,够容纳接近两百名小马,而我的哔哔小马的指示地点正巧是避难厩的监督办公室里。

  我用法力握紧左轮枪,然后按下了打开房门的按钮,幸运的是,备用发动机在过了接近两百年等我时间依然运作着,这扇门被打开了。但不知为何备用应急灯却没有一点发亮的迹象。

  监督的办公室离得很近,但很快,我在接待室外就遇到了一些麻烦。

  我的视野内出现了一些零散的红点,并且盖革计数器开始缓慢的嘀嗒作响。我把左轮枪飘到身边,在这里碰到与辐射作伴的生物多半不是什么好兆头。

  我缓慢拉开了医务室的门,桌子上还整齐的摆放着手术用具,针筒,手术刀,镊子,医用棉布,我打开急救包,找到了一些还可以饮用的治疗药水和注射剂—X,房间里最占地方的是一个类似于给牙医工作用的手术台,在我专心致志的试图在病患报告中找到一些关于这里发生了什么的线索时,我的视觉增强魔法猛然间向我发出了警告。

  有什么小东西用力撞向了我的后腿,我迅速反应,将那个东西一蹄子踢远,然后左轮枪冲着那个东西连开三枪。

  那只变种老鼠发出了凄厉而令马毛骨悚然的尖叫,它的尸体瘫软下去,被辐射污染的血喷洒在地板上。

  但令我不寒而栗的是,这只大号老鼠发出惨叫后,一阵又一阵的吼叫声从这座避难厩的每一个角落传出。

  该死,老鼠是群居的杂种生物。

  简单的生物学理论在此时狂笑着向我讲解着,而很快,第一波鼠辈已经携带着饥饿与尖牙利齿找上门来了。

  我拔出匕首怒吼着割下第一个扑向我的老鼠的头颅,鲜血再次在空中绽放,尸体摔入不知名的角落痉挛着,而变种老鼠们接二连三的开始攻击我的全身。

  我把一只试图钻入我衣服中的小杂种扯了下来,顺势扔出了窗外,随后用左轮枪杀死了至少四只在我身上上窜下跳的啮齿怪物。

  末日后的高度核辐射不光没有彻底杀死这些令马作呕的生物,甚至在这些老鼠体内产生了变异,它们的体型和攻击的欲望成倍的增长,当然,增长的还有他们的胃口。

  “给我撒开!”我怒骂着,一只老鼠不知中了什么邪咬着我的尾巴不放,我用枪托把它打下去,它的嘴中还有我的一小撮尾鬃,我挥舞着匕首,把它当做战刀一样劈砍着无穷无尽的变种鼠大军。

  但我终归还是落入了下风,他们的数量庞大,而我的精力可不是无限的,在我飘起一张桌子把面前整整一排发出刺耳尖叫的鼠辈砸出房门后,我开始利用自己争取到的宝贵时间来思考怎么脱出这个困境。

  我来到避难厩医生的工作台前,快速的翻找着,一些过期的药品,目镜不翼而飞的显微镜,一副假牙和圆形眼镜,我忽略身后传来牙齿利爪摧残桌子表面的声音,专心致志的寻找着那件东西。

  终于,我拉开了橱柜,里面摆着的密封医药箱中我找到了几瓶医药酒精,我的运气好极了,它们居然完全没有挥发的迹象。

  我将左轮枪重新装填好弹药。然后飘起这几瓶酒精。

  我还需要引燃用的东西。

  一只变种鼠突然跨越了桌子,向我扑来,我在条件反射下进入了哔哔小马的辅助瞄准系统,左轮枪瞄准了在空中的老鼠。

  砰!

  它的残骸摔在地上,撞进了一个类似于小型橱柜的地方,就像是被指引的一样,我探头向里面看去,然后找到了几盒香烟,看来这里的医生也有一点个马爱好。

  我紧接着又耐下性子翻了几下,一个铜制的防潮火柴盒出现在了我的蹄子上。

  “中奖了。”我松了口气,把所有能找到的布料包裹住一根桌子的桌腿。

  这根火把的寿命肯定会很短,所以我必须在有限的时间里找到监督的办公室,按照常理来说,每个避难厩的监督办公室都像个小堡垒一般,在那里我暂时是安全的。

  想到这些,我再次检查了一下弹药,随后将酒精泼洒在火把上缠绕的布头上,一根火柴被点燃,然后,火把燃烧了起来。

  在这片黑暗中,我用魔法紧紧的抓着火把,仿佛它是柄天底下最锋利的宝剑,仿佛是整个世界最坚固的盾牌。

  “接招!”我踢开桌子,那些老鼠被闪烁的火光吓了一跳,看来我的猜测有一部分蒙对了,它们常年在黑暗的环境下生存,繁殖,对于光亮的刺激一定会措手不及。

  我狂笑着挥舞火把与匕首,那些变种老鼠在火光的恐吓下发出尖尖的惨叫声,它们对于火焰最原始的恐惧终于使得它们的进攻崩溃了。

  它们尖叫着,盲目的互相践踏着,毫无秩序的逃窜,我不想浪费自己本不宽裕的弹药,于是抓起匕首,狠狠地刺向那些躺在地上半死不活的变种鼠,它们发出了凄惨的哀嚎,我则希望这些信号能让那些幸存的耗子知道我不是好惹的。

  就像我说的,这根火把的寿命极短,我拆下来的木头桌腿并不是耐烧的材质,并且包裹用的布头也少的可怜,我用法术包裹着仅剩的“火棍”匆匆离开,向着剪头所指的地方继续前进。

  老实讲,我缺乏在地下避难厩中闯荡的经验,毕竟除了差点将我冻成“僵尸肉”的那个避难厩以外,我就再也没进去过类似的设施了。

  好在监督的办公室离得并不远,走了大约二十米后,一个被撕扯开的自动门出现在我面前,我透过缝隙一看,里面正是监督办公室的陈设,于是我矮下身子,钻入了房间内。思考在三,我将室内最沉重的沙发拖拽过来堵在了那扇被摧毁的门后作为防御。

  但门上的缺口也让我起了疑心,那缺口实在是太大了,超过了小马所能创造的尺寸,是某种更大,更凶猛的东西造成的。我皱了皱眉,按理来说,这里应该是全避难厩最坚固的地方了,如果连这里也被攻破了的话…………

  我把左轮枪握紧,同时用魔法将匕首牢牢抓住,浑身肌肉紧绷。看来我还没有安全呢。

  我看向墙上的诸多照片,上面的应该是一代代世袭下来的监督。

  “长夜少校………”我擦去第一个相框上的灰尘,相框内露出了一个白发苍苍,眼神坚毅的黑色陆马,他的避难厩制服上还挂着一排勋章。

  这时我注意到了,相框下还夹有一张接近腐烂的纸,可能一碰就会碎掉,我只好保持距离,阅读着上面已经模糊不清的字样。

  “少校在练习佩戴勋章,上尉在温暖的房间内享用晚餐,连长在偷喝营地的酒,列兵?列兵挂在铁丝网上。嘿……去他女……

  我笑了两声,无奈的摇摇头,将目光放到下一个相框上。

  “黄铜公爵?他也活下来了?”我认出了照片里面的老头子,他一如既往,看上去怒气冲冲,相片貌似是在他正准备张开嘴破口大骂之前拍下来的,他胸前只有一枚勋章,但好像被仔细的擦拭了很多次。他的相框下同样也夹着一张纸条。

  “看来某个火爆小马比起个马卫生问题更喜欢打理勋章。呕~

  我挑了挑眉,径直来到了最后一个相框前。

  里面那个金发绿眼睛的独角兽看上去容光焕发,他双眼冒光,仿佛,而一口被刷的洁白无比的牙齿毫无保留的暴露在空气中,我简直要怀疑他的脸在拍完照片后会不会抽筋。看来他拍照时高兴的都快发疯了。

  同样,下面附上了一张纸条。

  “呜哈!现在谁才是最牛逼的小马?哈哈!他们终于发现谁是整个避难厩里的合格领袖了,我就是座他妈的希望灯塔,每只小马都应该排队来和我握蹄子!他们怎么会发现的这么慢?附上签名:超级无敌吊炸天的瑞迪克鲁斯•塞寇先生!”

  我打了个鼻息,如果这个自恋狂就是他们所能选出的最好的货色,那我也只能对这所避难厩的其他居民感到深深得遗憾。

  随后,我的注意力被监督办公桌下的一个秘密通道吸引了,通道里的金属阶梯并没有受到太多的侵蚀,跟外面破败不堪的办公室形成鲜明对比,这也意味着,它是最近才打开的。

  我步步为营的向阶梯踏去,我听见自己的蹄子在楼梯上发出咚咚的响声,,在下到底部后,周遭的环境已经进入到了低头看不见自己蹄子的情况,我打开了义眼的夜视功能,在宛如洞窟的隧道中前行着,没有尸体,没有残骸,甚至在其他洞窟中最常见的真菌,藓类植物也没有。

  当我在步行了大约十分钟后,终于来到走廊尽头前的那扇门时,我注意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抓痕,跟之前在自动门上看到的破坏痕迹十分相似却又略显不同。

  在仔细得将耳朵贴在门板上也没有听到任何动静之后,我小心翼翼的用魔法握住把手,然后轻柔的按了下去。

  里面很亮,亮到我不得不退出夜视模式,有四根火把放置在房间四角,让室内宛如白昼一般,随后,我看到房间中的一侧立着与墙壁同等高度的巨型书架,而一个比书架只大不小的黑色阴影正背对着我,沙沙的翻书声在我开门后戛然而止。

  随后黑影缓慢的转过身,在它转身的空隙中,我发现那阴影不过是一件尺寸大到离谱的斗篷,而此时,我也看到了房间主人的真面目。

  “哦,你好啊,威廉•莱切尔,你来的有些早了。”

  一只面目狰狞,头上长有两个扭曲弯角,皮肤苍白无比的死亡爪平静得对我说。

  

  

  

  

  

thumb_up 53
1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file_download share
Sorted by Time Ascending
圆月之狼 Lv.8 Unicorn
Commented on 第五十九章:无处可逃(下)

哇!加封面了!:ftemoji_wahaha:

死亡爪会说话?!我记得它只会战吼啊?:ftemoji_twieek:

10 days ago
Haiter Lv.16 Unicorn
Commented on 第五十九章:无处可逃(下)

回复60728 @圆月之狼 :

辐射二里有种变异高智力死亡爪是会说话的

10 days ago
Haiter Lv.16 Unicorn
Commented on 第五十九章:无处可逃(下)

终于有头图了OHHHHHHHHH

可以写个贺文(指我写)

10 days ago
Sealevel Lv.14 Unicorn
Commented on 第五十九章:无处可逃(下)

回复60728 @圆月之狼:

对的

8 days ago
很烦的九键 Lv.1 Bat Pony
Commented on 第五十九章:无处可逃(下)

6 days ago

Post your comment after logging in.

Channels including 文章
  • 辐射小马国

    CelestAI

  • FOEtale

    Haiter

  • 欢乐向日常喜剧

    DreamsSet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