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六零轩
六零轩Lv.2
Unicorn
长篇原创
T
Updating

《艾奎斯陲亚传奇》卷一修改版

This is an original work. Forwarding should be allowed by author first.

第三十二章

chrome_reader_mode 10,828 event 12 days ago thumb_up 5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21 forum 0

“伊文教授,就您近几日来在基地里的……一些行为,我需要和您谈谈。”鲍里斯劝走尤里后,绕开那两兄弟来到伊文的研究室里面。

 

这里面用一个字就能概括——乱。

 

虽说所有实验室都免不了有杂乱的时候,就是一直井井有条的尤里也不例外。

 

但伊文从不收拾实验室,使得实验室到目前为止一直杂乱不堪,和其他实验室形成鲜明对比。

 

最普遍的情况是上一个研究项目的相关物件,会被现在的研究项目的的相关物件压在下面,但过不了多久就会被下一个项目的相关物件再压在下面。

 

好比现在,鲍里斯刚踏入实验室,蹄边就摆着几个没有锁上的红色铁箱,上面清清楚楚的贴着“爆炸物危险”的标签。

 

这是上上次研究工兵炸药快速组织没有用上也没有处理的爆炸物。

 

旁边另一个上上下下贴满“火焰注意”标签的铁箱,一颗填满了火焰元素的水晶球卡在了边缘,随时带有掉下来的危险。

 

“不用那么急,中校同志。来,我们边喝边谈。”与尤里梳着同样发型的伊文抖了抖羽毛乱糟糟的双翼,再顺蹄一抹在实验桌上清扫出一片空间,然后俯身钻进桌子下面。

 

但伊文这一下造成了一系列连锁反应。扫下桌子的几本文件砸在一个脏兮兮的迷你发动机上,发动机不怎么得动了一下。继而导致桌角边被阴影遮住的一个东西“呼!”的一声,射出一片锯片。

 

锯片擦过伊文的背部,出鲍里斯头右边飞过,飞出实验室后惊险的从那两兄弟杂志上飞过,免去了第二笔维修费。

 

“我可不是来找您喝酒的。”确定没有问题后,鲍里斯顺着伊文留下的“通道”来到实验桌前,“就我现在所知,您在一天之内已经触犯了四条《实验安全条例》里的危险事项。”

 

“那又怎么样?只要我没死就得继续留在这里做实验。”摸出半瓶伏特加和两个小酒杯,伊文先自顾自地倒了一杯。

 

“对,您闹得再大上面也不能把您赶走。总不能让您去祸害其他集团军吧。”

 

“喂喂喂,我的名声已经这么差了吗?”

 

“从北地集团军到南海岸集团军,无马不知您的恶名啊。”

 

“不就是炸的多了些吗,至于这样?”

 

郁闷的伊文收起了小酒杯和伏特加。然后从桌子下面摸出一瓶大瓶装的伏特加,直接用软管喝。

 

“总之,请不要再搞那么危险且不稳定的实验了。”鲍里斯露出诚恳的表情,“我们的经费有限,经不起折腾。”

 

“那把沃尔科夫叫回来。”伊文直接抛出自己的条件。

 

“再等等吧,大概……嗯。”鲍里斯想了想最近的军事调度,“最多三个月他就回来了。”

 

“这还差不多。”吸了一口伏特加,伊文摆摆蹄子,“你这次回来是因为年中统会吧,快去快去,别迟到了。”

 

———————————————————

 

【使用者严重昏迷,强制注入药剂】

 

“呃……”

 

一股“洪流”猛冲莱德伦的大脑中,使他的双眼微微胀痛,但也一扫他混混沌沌的感觉,大脑又飞速运转起来。

 

现在莱德伦尽管头脑略微清醒,但身体个别部分还是有一点点麻痹感,最直观的感受就是他现在感知不到自己戴着的拟态爪,也不清楚它现在是什么形状。

 

当前他摸不到“魔焰”,只能用之前的光膜罩住双眼,进入“夜视”模式,并习惯性地左右观察。

 

莱德伦不断地移动视野,快速地将身处区域“映入眼帘”。

 

向下看“第一眼”,莱德伦就看到了电梯顶部的那个十字轴——只不过现在呈现出向下凹陷的样子。十字轴一则的金属板严重向电梯井方向扭曲,那畸形机械断钻头的一节就被卷在里面。另一边的金属板则反方向向电梯内部弯曲,“魔焰”就卡在左侧的缝隙里。

 

抬起头,电梯门就在上方并不高的地方,莱德伦轻轻跳一下就能抓住边缘。

 

伸嘴叼过“魔焰”,莱德伦用牙活动几下,然后门牙要紧“魔焰”末端,娴熟地用舌头把“魔焰”调到最低档,再褪去眼睛上的光膜。

 

在“魔焰”的光芒下,莱德伦看到了拟态爪,它现在已经恢复到最初的样子——马蹄的形状。

 

“嗯,智能恢复系统还有派上用场的时候。”侧脸把“魔焰”插入十字轴破碎的中央,莱德伦双蹄托腮,上下颚节奏地合闭张开。随后他甩一甩双蹄,拟态爪顷刻变回“原样”。

 

握起“魔焰”,莱德伦先爬出电梯井,入眼便看见不知道怎么来到电梯外面的贝蒂和AK。而AK的翅膀……

 

将“魔焰”插入地板缝隙,莱德伦右蹄变换成一把极有弧形,颇似螯肢的短刃。蹄起刀落,瞬间割下AK的右翼。

 

左蹄拾起AK那被尖刺钻头撕扯的面目全非的右翼,莱德伦翻来覆去,最后切下一截就整个右翼而言最完整的肌腱。再从领口扯出一个小袋,小心翼翼地把肌腱装入并收好。

 

然后莱德伦从怀中拿出五颗玻璃珠大小的奶白色小圆球,用拟态爪快速捏平并覆盖在AK右翼的断截面上。随后切开自己衣服的内衬,从中割出几截“布”,快速地包扎AK的伤口。

 

至于莱德伦现在感觉背部有些难受……但忽略了不就好了。

 

处理完AK的伤口,莱德伦把贝蒂和她拉到电梯门旁,万一出意外他可以尽快处理。然后就跳入电梯井内。

 

落到十字轴上方,莱德伦小心地把“魔焰”伸进电梯内部,过几分钟且并未遭受到攻击后,才小心地把头探入其中。

 

电梯内部严重扭曲,电梯之下便是那畸形机械。借助万有引力与电梯掉落过程产生的能量,那三根原本用于支撑电梯的粗壮的金属停柱贯穿——应该是反向砸穿了畸形机械残余的身体。

 

莱德伦伸出拟态爪扒开金属板,跳入电梯内部,后肢站立装甲末端扩大展开,两前一后的站立辅助模板启用。

 

稳定地站在金属停柱上后,莱德伦放低“魔焰”,以求能看清畸形机械破损的情况。至于“夜视”?那可看见的范围太小。

 

畸形机械残余躯体经过“贯穿”和电梯与停柱的碰撞,现在挤在三根呈正三角形排列的金属停柱至今。它那破损的躯体与破碎的电梯底部混合挤压在一起,可谓一片混乱。

 

莱德伦不想浪费时间,直接看向畸形机械的头部。所幸它的头部仅仅只是挤压的稍微有些变形,并没有粉身碎骨。

 

莱德伦跳到畸形机械的头部,右蹄刺刃顺着细微的缝隙慢慢掰开畸形机械的头部。割开一堆错综复杂的电子线路与原件,莱德伦找到了他现在在找的东西。

 

他从畸形机械的中央处理器中去除一小片银色的芯片,上面激光雕刻着一个词组。

 

“Thinking and soul”。

 

莱德伦屏住呼吸,在去除银色芯片后右蹄的拟态爪变化成一根长长的镊子,又用牙将“魔焰”调得只剩下星星之火,从轻轻地把“魔焰”往下放。

 

银色芯片之下,一片只有米粒那么大的金色迷你芯片,正是莱德伦的附加目标之一。这种芯片他略有耳闻,结构极不稳定。

 

莱德伦慢慢地把“镊子”降到下面那片银色芯片边缘,再让拟态爪进行液体形变,右边半支形变为液体流入下方,然后……

 

“叮!”

 

随着右蹄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快速抬起,那金色迷你芯片和它下方固定着它的银色芯片被一并提起。而刚才被去除的那一小片银色芯片被一股黄色色的魔法光芒包围,迅速飞上来,而后缓缓地与下面的那片银色芯片拼合在一起。

 

待右蹄拟态爪恢复原样,莱德伦才放心把芯片贴身藏起来,离开电梯井。

 

一跃而起抓住电梯门的边缘时,莱德伦心中突然咯噔一下,但仔细感知周围后他发现无数嘈杂的金属尖刺刮擦陶瓷板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

 

“AK,贝蒂。”自知已经浪费了不少时间,莱德伦爬上来后立刻赶到AK她们身边。

 

两支不明液体分别滴入AK和贝蒂的鼻孔后,贝蒂一阵抽搐后一下子坐立起来并恢复精神,但代价是在鼻腔强烈的刺激下涕泗横流。

 

AK同样抽搐了一会,但睁开眼后她感觉身体多处关节非常疼痛,头昏眼花。

 

“啊,我们还活着?”鼻腔内的不明液体被排出后,贝蒂才完全抹掉眼泪并环顾四周。

 

“哇,赛拉斯蒂娅在上!叶琳你……”

 

“我……”AK看了一眼身体空荡荡的右侧,一时之间不知怎么开口。

 

“你的伤口严重感染了。”莱德伦直接打断贝蒂并轻轻抚摸着AK的伤口,“这是下下策,你的右翼彻底被破坏并且较长时间没有处理,不得已而为之。”

 

“但也不用直接把她的翅膀砍下来吧!不过,为什么伤口没流血了?”

 

“一点简单的处理,”莱德伦抱起AK就准备走,“现在赶快走。”

 

“为什……对,它们还在。”贝蒂跌跌撞撞地站起来,并看着AK身体右侧巨大且已经肿胀的伤口说到:

 

“她现在的情况不太妙啊。”

 

“是。我怀疑她可能已经因为伤口感染导致淋巴结出现了问题,引发了败血症。”莱德伦边走边说:

 

“我们现在身边没有药物,要抱着她的安全我们现在得立刻赶去最近的医院,哪怕是社区的医疗诊所。”

 

但刚快要走到一楼大厅,那繁琐的声音随即从四面八方围来。莱德伦和贝蒂当即停下,然后莱德伦突然一把把AK放在贝蒂背上,转头对猝不及防差点摔倒的贝蒂说:

 

“稍等一下。”

 

说完,双蹄拟态爪握着“魔焰”,大踏步往一楼大厅。

 

“夜视”模式下,莱德伦漠然看着眼前那一小片区域内的小型畸形机械,轻描淡写地放平“魔焰”,将喷口对着前方。

 

然后再大幅度地轻拧“魔焰”末端。

 

随即一道肉眼看见的红色火焰窜出几十米远,霎那间照亮了整个大厅,并差点给偷看的贝蒂造成视觉损伤。

 

那些畸形机械面对“魔焰”喷射出来的赤焰,非但不避开,反而成群结队地一起快速冲向莱德伦。

 

见此情况,莱德伦索性一闭双眼。拟态爪拨开“魔焰”末端顶部,快速拨动那里面的轮盘。

 

“魔焰”喷射出来的火焰随即以肉眼可见——如果不惧视力损伤的话——速度变化颜色,由红慢慢变成橙色,在半分钟后定格为纯白色。

 

“魔焰”的火焰颜色变成了什么样,莱德伦不知道现在也不想知道,反正左右移动烧便全场就是了。

 

最后,莱德伦反拧关上“魔焰”后才缓缓睁开眼睛,然后发现拟态爪和“魔焰”粘在一起了。

 

但问题不大,莱德伦回头对后面的贝蒂说了一句:

 

“好了,走吧。”

 

……

 

电梯井内。

 

“哇奥,哇奥。”(未知)

 

电梯井的井壁上,一个身影缓缓从墙壁上爬下来。然后一言不发的看着莱德伦他们直至“魔焰”亮起。

 

“虽然鲁莽了一些,但就现在情况而言,没有问题。”(未知)

 

———————————————————

 

“乒!”

 

克苏卡列夫闭眼提起AK—47,照着“玻璃门”的几率方向就是一枪托。“玻璃门”瞬间破碎,不知道碎成什么样了。

 

“嗯,走吧。”握着卫戎戟,阿塞尔双眼紧闭,先一步踏着较大的碎片进入载具内部。莱可森支着金剑紧跟其后,克苏卡列夫依旧防备后方。

 

“嗯,这里面还不错。”阿塞尔用力擦了擦自己的眼睛,“至少眼睛不用遭罪了。”

 

“阿德,注意一下前方有没有监控摄像头之类的东西。”后面同样擦了擦眼睛的莱可森说到。

 

“知道。”刚回了一声,阿塞尔就发现一个长长和影子从前方拐角的另一边慢慢的移过来。

 

阿塞尔急忙高举捏成拳头的左蹄,然后快速转过头并左蹄的“食指”、“中指”指着双眼,而后又指向前方,再由拳变掌垂直向通道右侧劈下两次。

 

后面的莱可森和克苏卡列夫自然会意,就跟着阿塞尔快速贴近右侧墙壁。而阿塞尔背靠墙壁后就“手心”向前推了一下后又做出波浪式动作,然后双手握着卫戎戟有手有脚地往前走。

 

渐渐的,那个影子的主人马上就要走到拐角,阿塞尔轻轻用“手掌心”敲了一下自己的头盖骨。把卫戎戟塞会空间口袋后再把右蹄上的钩剑换成麻醉毒刃,阿塞尔便悄无声息的移到拐角边。

 

等对方即将拐过来时,阿塞尔先发制……马,弹出毒刃如Hunter一样一个飞扑扑向那个影子的主人。

 

然而他失算了。阿塞尔径直扑到了一个高大“金属物件”上,并被反向撞开。

 

“嗷,看来我应该跳得更高一些。”摔倒在地的阿塞尔抬着头看向前方,如是说。

 

他们三个眼前,站立着一匹马型生物,身形巨大,目测肩高至少两米。浑身上下裹在一具护甲中,看似上金属但在灯光下没有一丝反光。

 

至于护甲样式,参考胸口没有反应堆的马型马克2型。

 

初见阿塞尔他们,这个生物一愣,就那么呆呆地站在原地。阿塞尔见状火速爬起来,对着莱可森说了一句“姐,你和克苏卡列夫想办法放倒它”,然后后腿发力一跃飞扑扑向那生物,然后如Jockey骑在它的头上。

 

被阿塞尔骑在头上后,那生物踉踉跄跄地往后面颠簸的移动了一小段距离,随即猛甩自己的头部并撞向四周的墙壁,试图把阿塞尔弄下来。

 

阿塞尔现在侧骑在它头上,前腿抱着它的鼻子的部位。后腿一条搭在这个生物的头盖骨上,另一条踩在对方护甲腿部关节的肩甲上,并快速在头盔摸索着颈部以上可以下刀的地方。

 

但这个生物带着的头盔几乎密不透风,唯一有可能有破绽的地方是头盔与颈部相连的部位,由一圈形似齿轮的护颈之间留有些许缝隙。

 

未等阿塞尔有所动作,那生物快速侧移撞上自己右边的墙壁,并狠狠地把头往墙壁上一撞。

 

“唔!”脊背遭受撞击后,阿塞尔差点前腿一松掉下去。趁这家伙还没有踏出下一步,阿塞尔前左蹄抓住对方左耳位置的一个隐藏的凹槽,发力使自己身体归正,骑在这个生物的脖子后面。

 

随后阿塞尔举起(真)铁拳,照着这生物的头盔两侧狠狠地招呼过去,并且重点照顾可能是太阳穴的位置。

 

这生物隔着头盔遭受重击后,整个脑袋里混成了一团浆糊,四条腿不由自主地挪动起来。

 

这边阿塞尔和那生物纠缠时,那边莱可森刚放好金剑时,克苏卡列夫就已经抄起AK-47冲了过去。

 

刚刚赶到时,那生物已经开始摇摇晃晃,但依然没有要倒下的迹象。克苏卡列夫握着AK-47,跟着那生物不断前后左右移动,并一直绕在它的身边伺机准备动手。

 

终于在一个瞬间,那生物把自己右前腿内侧暴露在它身后的克苏卡列夫眼前。克苏卡列夫抓紧机会,抬起AK-47照着那生物右前腿关节砸了下去。

 

那生物向右前方一歪,半个身子卧在原地。阿塞尔见状熟练地从那生物头上跳开,而克苏卡列夫绕到它身前,对着这生物的头就直接来了一枪托。

 

克苏卡列夫这一下,不仅使对方头盔嘴部的地方凹陷,同时使那生物浑身一颤,身体摇摇欲坠但还不至于立刻倒下。于是克苏卡列夫绕又后来到他的身后,对着它的后脑勺再狠狠来了一下。

 

又遭受重击后,那生物头往上一挺,脑袋猛然往下一垂,随后轰然倒地。

 

———————————————————

 

“呃啊……我们这是要去哪?”

 

首都城黑暗的钢铁森林之间,一丝微微的光亮照亮了“钢铁巨树”间极小的一点区域,短暂的驱散了数万年笼罩于此的黑暗。

 

光亮的源头,自然是莱德伦握着在拟态爪中的“魔焰”。现在莱德伦左蹄举着“魔焰”,右蹄拿着“法萨马科”蹄枪。

 

背上背着由畸形机器的零部件编成的”背篓”,断翼的AK就被放置在里面。“背篓底部连接着两条锁链,锁链的另一端接着载着贝蒂的拖车。

 

贝蒂不是不能自己走,她自身也没有受到多少伤。但莱德伦烧掉那些畸形机器,准备带着AK和贝蒂离开时,贝蒂却摇摇晃晃根本无法站稳。

 

询问贝蒂得知她的视觉和触觉没有问题后,莱德伦估计要么是她的小脑出了问题,就她的内耳前庭出了问题。

 

这两个地方出问题,恰恰是莱德伦自己无法直接解决的,毕竟涉及身体内部,莱德伦没办法只能一并把AK和贝蒂一起带着走。

 

整顿点所设在的大楼是一部分是酒店,理应又一些拖车之类的东西。但莱德伦搜遍一楼大厅,就只在休息区的茶水间找到一个没了上半部分的茶壶推车。

 

莱德伦当然有办法把AK和贝蒂塞进这还没有半米宽的推车。但考虑到AK的伤口,他必须想港折中的办法。

 

于是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

 

“综合中心医院。”莱德伦扫视着周边的环境,“首都城最大、设备最全,唯一有资格在地图上标有名称的医院。”

 

”那为什么就它有资格?”贝蒂仰面躺着推车内,像动动身体就会“碰壁”。

 

“第一,它是艾奎斯陲亚——这个——国家直属医院,属于国家管理、经营;第二,它的规模绝不是首都城内其他国家、个体经营的医院可以相提并论的。”

 

“更何况,”踹开一辆挡路的破购物车,“那里绝对是现在有可以运行的医疗器械的地方。”

 

“为什么?”

 

“因为那里装有‘衔尾蛇’系统。”莱德伦扯了一下锁链,拐过一栋居民楼。

 

“吞噬自己尾巴,而形成圆环的蛇对吗?”贝蒂活动了一下两条前腿,“这个系统,能使什么什么,无限大?”

 

“不,贝蒂。”刚刚转醒AK说到:

 

“衔尾蛇的含义特别多,最为学界大部分小马所接受的,是‘无限大’以及‘循环’。如果系统与无限大没有关系,那这个系统是能循环什么,对吧?”

 

“没错,‘衔尾蛇’系统是‘合金齿轮’软科技部的杰作。”莱德伦回过头,“该系统可以在平时以及应急情况下,都可以给医院供给能源。并且传闻在首都城周边地区设有数十个巨型能源库,可以供给首都城极其艾奎斯陲亚中部地区各个特殊设施——包括拥有‘衔尾蛇’系统——在最低运行情况下,足够四万年用的能源。”

 

“这时间是不是……”贝蒂张张嘴,“太夸张了?”

 

“很夸张吗?”莱德伦回过头,“只不过是震旦历史的五分之二,而是有具体文物可考(两重)的历史。”

 

“还有,抱歉。”莱德伦尽量看向AK,“情况紧急,我不得不出下策。你的右翼,到了综合中心医院,我会帮你恢复的。”

 

“啊?怎么恢复?AK的整个右翼都没有了。”

 

“到了那里,自然有办法。”

 

……

 

“这个石台是干什么的?”

 

离开“钢铁森林”,莱德伦一行来到一处开阔地。与之前那些“金属”街道不同,这里的地面是洁白的石砖铺的。

 

往前走出几步,在“魔焰”最大照射范围中,出现了一座庞大的石台。石台整体洁白无瑕,但颜色较地面更深。石台呈梯体状,因距离原因高度暂时无法估量。

 

“这是……‘天角兽守卫者原型机纪念台’?”莱德伦拉着推车,一“手”握着“魔焰”一“手”捏着蹄抄本,缓缓靠近并盯着那座石台。

 

“艾奎斯陲亚最大、最强悍的陆地巨型载具——‘天角兽守卫者’原型机纪念台。”莱德伦看着蹄抄本 “按地图,这里是纪念广场,紧邻首都城核心——中央丘。”

 

莱德伦抬起头,仿佛透过石台看到对面。

 

“广场正对面,就是综合中心医院。”说着,莱德伦立刻快步绕过石台,向着石台的另一边走去。

 

但很快他又停下了脚步。

 

“哦,这有点难办。”莱德伦瞅着眼前如被犁过的广场,特别是前方严重凹陷的巨坑中的两个巨大的物体如是说到。

 

———————————————————

 

“嗯……国防军要举行年中统会?”

 

小马国中心城皇宫内,赛拉斯蒂娅仔细阅读了情报部几分钟前转交的国防军近期新事项的报告。

 

“这么多年了,就这一点完全没有变。”赛拉斯蒂娅快速批阅了该报告,“年年都要来两次,一次年中,一次年终。”

 

“7月11日?他们选得时间还真是挺巧的。”

 

塞拉斯蒂娅将报告封好,卷起放进一个金属圆罐。而后起身来到壁炉旁,轻轻敲击右上边的位置四下。

 

墙壁上的一小块壁纸隐隐消失,壁纸下的砖石则从中间向内转动,露出内部的空心管道。

 

塞拉斯蒂娅把金属圆罐推进墙壁内的空心管道,注视着它慢慢地向下到达一个位置,然后“呼”的一下快速消失在下方的黑暗中。

 

……

 

“叮!”

 

中心城结构内部某处,金属圆罐到达了管道重点。一匹待命于此独角兽起身拿起金属圆罐,快步来到桌前,将金属圆罐装入一旁的小硬纸箱中。

 

封好小硬纸箱,他再将小硬纸箱放在一脸小推车上,用蹄子一推推出房间。

 

……

 

中午13时。

 

中心城邮局,快递集散地。

 

“4号指令。”躲在角落里小马推出一个没有贴上任何标签的硬纸箱,而后消失在暗道内。

 

听从指令,蓝色的陆马叼起小硬纸箱,来到马车前。她俯身钻入马车,用嘴打开车轴前的暗格,小心翼翼地把小硬纸箱安置在里面。

 

……

 

下午15时12分。

 

“呜~!”

 

“通知铁路沿线的暗哨,保护好火车。”

 

“嘀嘀嘀嘀嘀嘀……”

 

中心城某处,在经过隔音魔法处理的房间内,几十匹独角兽各自坐在一台机器前。听从房间中央长桌上的指令,操作着机器。

 

……

 

黄昏时分。

 

小马国某处。

 

“报告已批复,传给各集团军指挥部。”

 

一匹独角兽拿起塞拉斯蒂娅批复的报告,缓缓走入一旁的房间。倒着插入面前机器倾斜的传送带口,看着报告慢慢被“吞入”机器中。

 

……

 

“嘀嘀!嘀嘀!”

 

“喂?”

 

小马国北部,一辆南下的火车上。

 

鲍里斯轻轻为飞板璐盖好毯子,然后摘下绒毛帽,用魔法从夹层内拿出一个黑色的小盒子,并且还在发出细微的响声。

 

掀开盖子后,鲍里斯随即将它贴在右耳上。

 

“报告批复下来了。”小盒子内穿出娜塔莎的声音,“公主殿下已经批准了,把飞板璐送回去后尽快回来。”

 

“不是还有半个月吗,再说我们不是早早就准备了吗。”

 

“你是要负责安排基地会议时的安保和自主运行的,赶快回来。”

 

“知道了知道了。”

 

……

 

小马国某处。

 

“他们发展得不错啊。”他或者她趴在显示屏前,“通讯系统就其他部队而言特别发达,天空上都有信号基站。”

 

“不过他们没有想过,还应该防备头顶之上吗?”

 

……

 

午夜,马哈顿。

 

“今天天气真好,适合观察星象。”

 

马哈顿大学的天文台,一名天马学生通过天文望远镜,观察着星空。

 

“嗯?刚才那个黑点?”

 

———————————————————

 

“%@&#$%#!”

 

“闭嘴,还骂。”阿塞尔和克苏卡列夫合力拼命压着这个马形生物的四肢,“骂了这么久了,还没发现我们听不懂你说的话吗?”

 

“是我幻听了吗?为什么我总感觉它好像说了几句法语。”莱可森捏着一根金色的绳索给这个马形生物身边继续捆束时突然这么说到。 “就算是它真的说了那么几句法语,”阿塞尔抓过绳索的一端绕着蹄子缠绕几圈,“我们也不可能完全理解它到底在说什么,它现在就像野兽嘶吼,并带上些许几句听得懂,但断断续续的话。”

 

最后打上一个死结,阿塞尔拍拍绑在一起的四只蹄子,试着扯了扯绳索。

 

“话说姐,这是绳子结实吗?”

 

“当然结实,”莱可森扶起金剑,“除非它说实话。”

 

“那我放心了。”阿塞尔抓着绳索,对克苏卡列夫说到:

 

“克苏卡列夫,过来帮忙。我们找个地方把它藏起来。”

 

……

 

“藏哪呢?嗯,到底了。”

 

阿塞尔和克苏卡列夫拽着马形生物走在前面,跟扶着金剑的莱可森漫长的通道内。但过了一会,他们就走到了通道的尽头。

 

“不对劲,我们这一路上墙壁都一模一样。”克苏卡列夫观察着通道,“没有发现任何门之类的。”

 

“说得对。”阿塞尔环顾四周,“整个通道里,除去我们走过的那个拐角,没有任何去往载具其他地方的分叉通道,和隔开房间的门。”

 

说完,阿塞尔放下绳索走到通道尽头,趴在通道墙壁上观察墙壁间的缝隙。同时不断轻轻敲击墙壁,辨析回音。

 

“你觉得,这里和以前亚历山德里亚献祭场周边藏着晶石的无瑕管道一样?”莱可森很快明白阿塞尔的行为,放下金剑并来到他身边。

 

“是的,除了这以外我就真的不知道这里还有什么名堂了。”阿塞尔跺跺右后蹄,地板传出了不一样的回音。

 

“好,”阿塞尔趴下来,“下面有空间,我不确定下面通往哪里。”

 

“同样也不知道怎么打开它。”克苏卡列夫如是说到。

 

莱可森没说话,上前拉起阿塞尔并被他推到一边,然后轻轻地往通道尽头的那块地板一踩。

 

“咔咔咔……”地板下陷并逐阶分成阶梯,变成向下的楼梯。

 

“走。”莱可森又扶起金剑,慢慢往下走去。

 

“这就是身边有一个欧皇中的欧皇的好处。”拉着马形生物的阿塞尔如是说到。

 

走下大概一百多级台阶,眼前又是一个通道,不过也就十几米长。尽头是一个敞开的站台,连接着……更长的通道。

 

“怎么又是通道。”走过闸门,克苏卡列夫看着规模更大的通道这么说到。

 

“这里是这个生物的基地。”阿塞尔拍了拍马形生物,“做落在山体内,空间一定安排的满满的,说不定下一个拐角就是个‘大广场’呢。”

 

话音未落,他们右边的墙壁突然分开,一大队这种马形生物自尽头向阿塞尔他们迎面而来。

 

“快快快,”莱可森快速背起金剑向前跑去,“规避!规避!”

 

阿塞尔和克苏卡列夫急忙拉起马形生物,快速跟上莱可森。而等阿塞尔跑去一段距离后回过头一看,那些马形生物通过墙壁上新分开的通道去往了另一边。

 

“好了,可以停下了,它们……嘭!”阿塞尔话刚说出一半,他和克苏卡列夫就突然撞上一个东西。

 

待后退几步站稳后一看,好家伙,另一群更多的马形生物堵在阿塞尔他们面前,往后一看都看不到尽头。

 

突然遇敌,阿塞尔他们轻轻后退一步,暂时不敢轻举妄动,而那些马形生物则停下了脚步。

 

被阿塞尔后克苏卡列夫撞上的那个马形生物后退了几步站稳,和它并行的同伴疑惑地望着突然出现阿塞尔他们,一时之间脑子没有转过来。它们后面的那些马形生物因为前面停住脚步而不得不停下了,靠得近的则伸出头询问发生了什么。

 

“姐!克苏卡列夫!现在快走,趁它们现在没有反应过来,以最快速度从它们身边穿过去。”

 

阿塞尔敏锐地察觉到前方马形生物的情况,对克苏卡列夫和莱可森提醒了一句后就俯下身体,用四蹄奔跑从那些堵住前面的马形生物身体之间的缝隙间快速穿过去。

 

莱可森闻言把金剑往背上一背,“双手”裹着“黑墨水”对着俘虏的马形生物身上的金色绳索的死结做了个剪刀的动作,瞬间剪断了绳索,随后拽过绳索往腰上一系固定住金剑,再紧跟阿塞尔从马形生物间的缝隙间而去。

 

莱可森做那些动作时,克苏卡列夫已经收起自己的征召兵帽子,转而戴上了防空步兵的钢盔。收起AK—47冲进马形生物之间,同时还不断随机地撞击这些马形生物。

 

被堵住通道内马形生物还没有搞清楚前方发生了什么,突然有一个小东西从自己身边窜过去,并且还被其中一个狠狠撞了一下。

 

这个队伍立刻混乱起来,各个马形生物在不经意间相互碰撞,从而产生矛盾。你踩到了我的蹄子,我撞到了你的头,从而口蹄相争,这期间还有几个小东西从身边窜过并不断撞击,至使马形生物的队伍开始混乱。

 

等到整个队伍彻底混乱,甚至互相对对方出蹄之时,阿塞尔率先钻出马形生物的队伍。莱可森背着金剑紧随其后,克苏卡列夫则在钻出队伍时还撞了一下队伍末尾的一个马形生物。

 

三人会合后,头也不回的往前跑去。这期间莱可森不断拍击墙壁,拐过几个拐角后很快就打开了一个通道。

 

“呜!呜!”

 

刚打开新的通道,一阵警报声从墙缝间传出来,紧接着一阵急促脚步声从四面八方,没有出现的通道里传来。阿塞尔他们直接钻进莱可森打开的通道,并往深处跑去。

 

“好吧,阿德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办?我们已经被发现了。继续向下吗?”途中莱可森这么说到。

 

“我们现在恐怕只能往深处去了。”阿塞尔取出卫戎戟并挥挥手示意克苏卡列夫准备武器,“想出去得把握好时机,等到它们在搜查中放松哪怕一刻,我都能带你们出去。这次没有在外面设置扫描球真的是失误。”

thumb_up 5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file_download share

Post your comment after logging 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