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celestialbeam
celestialbeamLv.3
Earth Pony
长篇翻译
T
Updating

27盎司

Original links: 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1868/27-ounces

This is a translation. Forwarding should be allowed by author and translator first.

第八章:一杯不信

chrome_reader_mode 17,087 event 14 days ago thumb_up 7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40 forum 0

27盎司:

一个关于八个半小马的故事

作者:Chatoyance

 

第八章:一杯不信

正在全息终端的另一面冲着艾力克西.维纳莱宁大喊的人是078诊所的主治医生。他的名字是普拉巴卡尔并且他想让艾力克西清楚地明白,他不仅仅是缺少环戊丙酸睾丸素的补给,而且如果他有的话,艾力克西也会是他最不想给的人。

帕斯特医生没告诉艾力克西她要雄性激素干什么,但是那没关系。艾力克西知道他在这个世界上的工作:世上总是会有需求,并且这就是他的天赋,他的能力,他的对于完成需求的使命。采购对于艾力克西来说是个游戏,是个谜题,是个他发现在解开途中充满无限乐趣的谜题。获得无法获得之物,创造所有人认为不可能完成的奇迹,这样的挑战令他兴奋不已。但更好的感觉仍然是知道自己成功地给他人得到了他们的所需,当其他人无法办到的时候。艾力克西没有在这方面表现得过于复杂化;他只是由衷地享受让他人获得快乐的感觉。

很明显转化局诊所的储存物资除了是用于主要功能的外,就没有什么其他的了;他们的医务室存储的医疗补给种类比他想象中的要少,并且除了必不可少的急救箱外,基本上就没什么东西了。

艾力克西需要把搜寻范围扩大到转化局之外,那基本是意味着黑市。艾力克西对于地下社会不是个新人,但自从他干起了042诊所的职位,他就尽自己所能地努力来把他生命中的那一部分扔在身后。尽管在黑市里有好人,但那里同样也有掠夺者和偷盗者,并且那里总是存在着危险的元素。艾力克西不喜欢危险的人;他们往往没有耐心,很容易被激怒,并且他们的价格总是过于高昂。

帕斯特医生非常坚持这是件重要的事情,并且艾力克西感到她在指望着他。他不能让她失望。

艾力克西在他大床的框架下面搜寻着。他费力获得这张尺寸过大的床不仅仅是为了舒适,它还有另外一个作用;东西可以储藏在它的下面,在角落里,在一个只有愿意爬进去才能拿到它们的地方。用着一只小型笔形电筒,艾力克西找到了这个蓝色的盒子,然后把它从存储着它的锁箱中拿了出来。

这个蓝色盒子嗡嗡作响地向所有超网终端的扫描平面发送着全息数据流,让量子加密的数据接入仅仅是知晓其存在就会被惩罚的资源和节点。艾力克西锁上了他的房门,但在这么做之前,他还在外面放上了一个纽扣型信标,就在门框的一角上。这个信标可以警告他任何种类的接近。艾力克西同时也从他的床底拿出了另一个装置;一个扫描隐藏装置。这个小盒子不间断地监听任何种类的搜索脉冲,并且用反向的回声来进行抵消,让搜寻的源头一无所获。世界政府在所有的电器里面都装有自动间谍和跟踪装置,还有任何产品里面。

他已经尽可能地保护自己了。艾力克西使用‘神秘量子咒语’来打开通往地下社会的超网端口。这是科技版本的‘黑魔法’,并且艾力克西曾经是位小有名气的‘黑魔法师’。这里有着他可以联系的人,其他‘魔法师’们,那些肯定可以达成帕斯特医生要求的人 — 但是其可能需要的价格才是值得担心的。

一张脸出现了,浮在了全息终端前。这不是一张愉快的脸,因为它属于一个过着不愉快生活的人。带着对于他的呼叫感到的惊讶,艾力克西发现自己辨认了出来。关于浮在他面前的那张臭脸的主人,艾力克西和他之间关系不是最好的。不过,这个人毫无疑问地有着艾力克西需要的东西,同样 — 也有点令人恐惧 —  在一个都需要那种方式生存的世界里,这点无所谓了。

▄■

当罗根.伯特伦非常年轻的时候,他喜欢坐在马赛湖贫民窟的码头残骸上。当然,那里的湖水不安全,没人会想在里面游泳或从里面喝水。尽管如此,湖水还是相当漂亮,罗根会坐着让粼粼的波光将他引入半睡半醒的梦乡。在头脑里那片温暖,安静,梦幻般的地方,他感到世界的神奇住在了他的心中。

罗根享受着他作为世间万物一部分的感觉;他感觉他在漂浮着,他感觉自己是个不受肉体束缚的灵魂,四周围绕着所有的昆虫和变异老鼠还有人们。就好像那些细小的叽喳声是在直接对他吟唱着,就好像那些小小的生物们正在和他交谈着。

一天,着迷于以往一直都伴着的催眠般的湖水,他半睁半闭着他的双眼。罗根想象着自己变得透明,变得飘渺,聚集起了所有他能找寻的幸福感。他坐在远离码头的地方,安坐在了一个破损的巨大机器上。透过他上眼皮几乎碰到下眼皮间的细小视线,他看到了一副奇怪但是令他惊叹的景象。几只野生的变异老鼠被吸引了过来,它们通常小心翼翼地习惯不见了。它们全都坐在后腿上,就好像是在他面前的听众。

他感觉自己好像变成了一个平和的佛陀,善待万物,这些围成半圆形的动物们在这里是为了表达对他所取得成就的尊重。在那一刻,他变得兴奋于自己成就了某些神奇事物的想法,并且他内在的平和变成了一股骚动。尽管他努力保持平静,但是那些好奇的变异老鼠听众们很快就消失了,不知怎么地注意到了罗根状态的变化。

太迟了,它们消失了。但是这次经历让罗根坚信世间存在着某种魔法,某些超越他想象的宝贵东西。

罗根独自和他父亲住在一个政府分配的拖车里。他的父亲曾经学过工程学与科学,并且他有一个世界政府里面的某种次要职位。罗根从没完全确定他父亲的职位是什么,但他的爸爸是个非常有野心的人,而且没有过于受到道德方面的约束。罗根最好的猜测是他的父亲是为政府工作的线人和密探;被雇于渗透各种活动和社会团体,有时候让他们陷入到足够大的麻烦中这样他们的消失就会得到大众的赞同。

罗根的家庭经历的总是看上去比其他家庭的多。罗根的父亲确保他受到教育,和他严酷并且愤怒的父亲在长夜里的学习让罗根知道了比他父亲的拳头多得多的东西。罗根识字,他知道最基本的科学,历史还有文学的概念。这样让他和贫民窟里的其他孩子们产生了隔阂,他把大部分时间花在了独自一人和在家的附近。

他敢去的一个地方是附近一所荒废的大学的废墟。在校区还剩下的地方,那里有着古老的书籍,很多还处在可以阅读的状态。但是踏入那里充满着危险,因为那里有着会揍他的恶霸和无赖,如果他们抓到他的话。罗根不是一个爱运动的孩子,同样他也不擅长于打架。

当他父亲看到别人给他造成的淤青和衣服上的损伤,罗根会确定他会再次挨揍。作为,就如他父亲说的,‘一个他妈的该死的娘娘腔’还有‘软弱的小废物。’

但是大学的图书馆给罗根带来了最大的快乐;童话书。他找到了莱曼·弗兰克·鲍姆的作品;几乎两本和四分之一的《奥兹》系列图书,还有一本托尔金的《霍比特人》几乎完整的拷贝,甚至还有分之三邓萨尼爵士的《奇幻之书》。它们是他最珍贵的宝藏。

罗根知道他的父亲会怎么看待这些故事;它们一点都不切实际,它们愚蠢而且没用,并且对于在这个世界上取得地位毫无价值。罗根的父亲对孩子没有耐心,他想要一个得力助手来帮他一路高升。这就是为什么罗根会小心翼翼地把他的书藏在床下,在地板下面的一个洞里。在他敢于拿出其中一本来重新阅读的时候,他会确定他是独自一人。他找到了把书悄悄地藏在身上,并且能在任何人接近的情况下让它们消失的方法。

他这样一直都成功了直到一天晚上他的父亲提前回家。罗根的父亲喝醉了,被由发酵营养口粮制成的棚屋烈酒所灌醉。喝棚屋烈酒在贫民窟里是最受欢迎的消遣方式,并且每个人都被要求捐赠口粮来制造这种难喝的混合物。罗根的父亲那晚愤怒并且暴力,因为和这个人一起喝酒的是经常揍罗根的男孩的父亲。他们把罗根叫做娘娘腔,并且说其中的原因肯定是罗根父亲的生殖器缺陷。

罗根在读《奥兹国女王》的时候被抓住了。他立即被扇到了墙上,他的卧室被翻的七零八落,并且他的书在床下被找到了。罗根看着他的父亲在他面前毁掉了他的书籍,他父亲冲他大喊于胆敢留着它们。奥兹国女王永远消失了,还有桃乐茜,比尔博,还有索林,半人马谢泼尔克(Shepperalk),还有那些给了罗根真正乐趣的美丽世界。

罗根当然哭了;他生命中最宝贵的东西从他身边被夺走了,并且他无力来对抗做出这一切的野蛮怪物。

事情现在将要不同了!罗根会学习战斗,他会更加努力地学习,他会有所作为!父亲有他的计划,他打算让罗根加入渗透警察,并且像个男人一样工作。罗根会长大并且不会表现地像个小女孩一样 — 如果他不上进,他的父亲会把‘娘娘腔’从他身体里给打出来。

很快,罗根的世界就只被学习战斗和数学,学习科学和集团原则所组成。他的父亲梦想着一天能爬到渗透密探的头把交椅,能成为集团的全职员工,能在纳米工厂或者一个科技中心有一席之地。他对他儿子的期望丝毫不减。

没过多久,那片湖泊就没有了力量来赋予罗根魔法般的片刻平静。中土世界和吉力金国的灰烬在他的脑袋里尝出了腐烂的味道。他曾经是多么的愚蠢。他曾经是多么的荒唐。父亲的毒打让他知道了现实世界的真实性。他的父亲把现实揍进了他的身体里,只有此时此地,只有能被索取和利用的东西才是真实存在的。里面唯一重要的想法是合理的:没有任何人和任何东西能被信任,因为这个世界严酷无比,并且外面的所有人只为自己的利益考虑。生命的目的除了生存和自我改进外别无其它;并且要让所有挡在路上的人遭殃。大众是没用的废物,他们会被信仰和故事操控。

任何明白那些道理的人,都会得到权力和地位。罗根跟随着他父亲的脚步。

当他23岁的时候,罗根给自己在黑网分部找到了一个位置。这个极大地取悦了他的父亲。罗根负责巡逻坐落在曾被称作普雷西迪奥的一个世界政府的小型工厂。其中的命令是维护整个地区的治安;从这个地方开始,标准的生存口粮被发放。罗根穿着黑网盔甲并且拿着一个全自动武器;他被授权杀死任何未经许可从任何方向靠近他视野中的人,甚至连那些只是看上去在靠近的也不除外。

这就是罗根遇到尼古拉斯的地方。

尼克比罗根稍微大点,并且他非常有魅力。尽管他非常强悍和强壮,但是他的面部精致并且几乎有着精灵般的俊美。尼古拉斯激起了罗根头脑里失去已久的书籍的记忆,还有童话大陆和神奇生物的记忆。罗根发现自己被尼古拉斯给迷住了,并且会情不自禁地瞥他一眼,当他肯定周围安全的时候。

一个早晨,罗根独自一人在基地的更衣室里。他正在努力脱掉他的黑网盔甲的上半部分,碳纤维材料一如以往地坚硬并且牢固。他把盔甲脱到头上了,试着扭动他的胳膊到正确的接口。突然,他感到一对强壮的胳膊抱住了他。

“你一直在看我。”是尼古拉斯,而且他的声音很强硬。罗根感到了害怕,并且开始颤抖起来,等着猛击的到来,等着痛打的开始。

“我想你欠我的。”罗根发现黑网装甲突然被拉了下来,他的头一下子从上面露了出来,他的胳膊仍然纠缠在它上面。突然,尼古拉斯亲了他。

黑网分部不允许成员间建立关系;这样有时候会引发集团首脑懒得去管的复杂问题。如果他们中有人离开了黑网,那就会产生问题,但是谁也没有。尼古拉斯,因为他喜欢当一名集团的士兵,至于罗根,因为他的父亲。

他们尽其所能地将他们的罗曼关系进行保密,但是在紧密联系的人们中间,这样的关系很难真正持续下去。不久,罗根和尼古拉斯就发现在他们面前摆上了来自于他们指挥官给出的选择;断绝关系,或者离开分部。

罗根爱上了尼古拉斯,他从没感到如此快乐过,自从他的童年以来,自从他的书籍和在湖边的时光。尼古拉斯为黑网而活,而罗根为尼古拉斯而活。他会辞职,让他的父亲见鬼去吧。

罗根在远离他父亲和基地的地方找到了一个家,一个他慢慢修好的棚屋。在他生命中的头一回,罗根感到了充足。在白天,他有时候会坐在这片灰色,死亡的大海岸边,有时候,波光粼粼的海浪几乎让他入迷。在夜晚,尼古拉斯会回家,并且罗根知道的只有快乐。

随着时间的流逝,尼古拉斯回家的次数逐渐开始变少了。很显然,黑网部队参与了夜间训练,并且有变化正在发生。世界上发生了某些事情,传言说那是政府机密。然后,突然,再也没有机密了;一个空间的小型裂隙在太平洋的某处打开了。一个通往其他宇宙的球形洞口与地球发生了碰撞,或者是来自于其他领域的扩张,或者其他类似的东西,并且它每时每刻都在快速变大。

现在尼古拉斯几乎不回家了;基地一直处在警戒状态中,贫民窟里的人们开始担心了。传言说在大海里的那个奇怪泡泡很危险,有人说有些地方去的话已经不再安全了,有一种奇怪的疾病缠绕着他们。恐慌在升级,并且黑网部队需要准备好应对潜在的暴乱和反叛。

罗根着迷地看着尼古拉斯以前带回家供他们一同观看的便携式全息终端。这个巨大泡泡的直径仅仅数月就扩大到了一英里,并且没有迹象表明它会停下来。在它附近盘旋的直升机记录下了其内部绿色和蓝色的简短画面,增强的图像表明在那个球体的内部是一片陆地,有着山脉和河流还有森林。里面有着如此巨大资源的想法让世界集团垂涎欲滴。

这样就开始了几波宗教狂热中的第一波。这个世界病了;有人说这个世界正在死亡。当然这是世界末日,然后在这里,在海上升起的东西,是一个充满绿色和田园的领域。有人称它为极乐世界,有人称它为有着千年和平统治的世界,有人认为它是来自于上帝的礼物。宗教狂热席卷了全球,即使世界集团已经制定了开采这个新资源的计划。

但是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物理实体能穿透这个球体的闪亮边界。

当这个球体的直径变成四英里并且仍然在增长的时候,世界政府宣布他们收到了来自于这个正在融合过来的宇宙中的某种信息。机器人探测器会被允许进入到里面,但是人类不行。

罗根惊叹地看着来自于这个新领域的首个图像。它就是奥兹国。它就是中土。它是所有梦幻变成的现实,真实并且存在。绿色,茂盛并且美丽;它的景色是如此激动人心,这几乎可以弥补他三个月没听到或者看到尼古拉斯所产生的难过。基地很明显被锁住了。罗根决定等着;尼古拉斯会回来的,一旦这次危机结束。他会留着他们的家迎接他的回归。

致罗根.伯特伦@量子代码 ++X++X**X 加密信息如下:

罗根:

我很抱歉将你拖入到充满罪恶和堕落的生活中。我被撒旦和世俗的邪恶所吞噬。我祈祷你能原谅我。我在‘神之教化部’找到了新的生活,并且发誓将我的灵魂献给我们的救世主。你肯定已经看到了上帝之国的降临,我祈祷那会劝服你远离罪恶并且对你的一生进行忏悔。

以兄弟情谊

尼古拉斯.泰维尔

罗根盯着全息屏幕上的信息。它插播了一则最新的新闻:与新领域的居民进行的联系已经持续了几乎一年;他们的统治者会亲临到这个世界,并且世界政府和这些外星人达成了某种协议或者共识。如同这一切给他带来的震惊,心碎同样也是他能想到的全部。

罗根哭喊着用拳头击打着他棚屋的墙壁,那些该死的传教士们夺走了他的尼古拉斯。他们利用那个新宇宙带来的恐惧偷走了尼古拉斯。罗根诅咒这些迷信的疯狂行为,他诅咒所有的神和所有的信仰,他痛斥这种有害的故事和残忍的神话中的残酷。

尼古拉斯据说在一个宗教家庭里长大。他提到过他曾经信仰宗教。罗根越来越生气。尼古拉斯怎么能做这样的事?他怎么能让他的担心毁灭来自于爱的珍贵礼物?尼古拉斯怎么能变成那样?这不是真的。这不是。

在全息屏幕上,在放着尼克信件的矩形漂浮平板前,出现了降临到这个世界上的奇怪生物的脸。她不是人类;一根长角伸展出她的头部。波动的色彩取代了头顶的头发。这个生物的眼睛巨大并且充满明亮的色彩,不知怎么的,它们同时传达出了温柔和令人恐怖的力量。这个存在正在说着一些与政府达成的一个协议相关的事,关于‘转化’这个不管是什么的东西。这一切对于罗根来说都没道理。罗根所知道的只有尼古拉斯走了,他的尼克走了,就像他的书,就像从他身边一直被夺走的所有美好事物。惩罚。这是对于离开黑网部队的惩罚,惩罚让他的父亲失望,再次的。

门上出现了敲门声。尼古拉斯!肯定是尼克,没其他任何人来过这里。尼克回来了,他改变了他的主意 — 很明显那个奇怪的泡泡宇宙不会是某些圣经事件;奇怪的大眼外星人住在那里,没有耶稣也没有上帝。尼克终于回家了。他理清头绪了!

罗根跑向大门然后开始拉开插销。尼古拉斯!尼克在这里!

拳头狠狠地揍在了罗根头部的一边。撞击导致他嘴唇周围脆弱的皮肤被撕裂了;一滴滴鲜血溅在了他的衬衫和地面上。罗根相当知道那个拳头。它属于他的父亲。他的父亲怎么会在这里?

罗根突然感到一个膝盖和一条腿顶在了他的胸口;他变的难以呼吸。一只粗野的手抓住了他的头发,随着脑袋被剧烈地摇晃,他眼前的世界也开始天旋地转起来。当他的视野变清晰的时候,他眼前的整个世界变成了离他鼻子只有几英寸远的一个物体。那是手枪的枪管。在那把手枪后面的,是一张红色的脸,还有在他头上他父亲那张大喊着污言秽语的嘴。

“爸爸……你怎么……求求你了……这是为什么……”

“你这个肮脏的,该死的一文不值的*!你这个小*,你怎么敢用你称作嘴的烂洞来和我说话!我他妈的应该打死你,就在这里,就在现在。你这坨*!”罗根的父亲很显然今晚不是对他很高兴。罗根的头脑在急速思考着。这是怎么发生的?

罗根盯着这把枪的灰色金属。它的枪管看上去大的不可思议,就像一门大炮。他可以闻出它金属物质的味道。突然,一阵温暖在他的裤子上扩散开来,一直蔓延到他被压在泥地上的屁股上。在罗根的一部分意识里,在他的恐惧中心,有趣地发现恐惧真的可以导致膀胱失禁。这不是个杜撰或幻想出来的故事。他飞奔思维中的另一部分好奇地发现他竟然能在这种时候这样抽象地思考事情。

罗根有着非常复杂的头脑。

“你的小男朋友……”他的父亲吐出这些词语就像是他不小心吞了一只昆虫“……给我寄了封信。你知道那封信上说了什么吗?”

罗根相当知道那是什么。

“很显然我的儿子是个肮脏的小*婊子!很显然他住在一个小小的爱巢里。看上去他的基佬男朋友找到了上帝并且想确保我知道,这样我就也可以帮我的儿子找到上帝了。那不是很有爱吗?啊,基佬?”

罗根很难呼吸。膝盖把他的胸口顶的很疼。尿液开始变冷并且开始发痒了。他不敢相信他能在同一时间里意识到这么多事情。

你想让我帮你找到上帝吗?啊?你这个小蛆虫?你想吗?我他妈的现在就能帮你见到上帝!你想吗?”枪管占据着罗根的视野。此时此刻,它看上去就和天空一样大。他可以看到里面的膛线。他几乎可以尝出它的味道。

罗根的内心突然变冷了。他父亲的眼神是死亡的眼神。罗根的思维清晰地集中了起来,明晰地如同星星。“等等?你是说那个混蛋尼古拉斯?那个基佬还在想着搞我。爸爸,爸爸,爸爸,你怎么能相信像那样的垃圾?妈的,爸爸。那就是你在这里的原因?”这是场赌博,罗根知道。这完全取决于他父亲不想相信多少。罗根把赌注压在了否认上面,那种他父亲希望去想的那一方面。‘相信’是控制弱者的工具;他的父亲教过他。

罗根知道他的父亲想相信那些全不是真的。罗根知道他会活下来,或者死掉,基于他父亲内心对于否认的需求强度。枪还是没动,充满了罗根的视野。

突然,他父亲的表情变了。他的眼神放松了下来,并且有那么一刻歪斜了一下。他的嘴唇从野兽般的狞笑变成了某些几乎是在沉思的东西。罗根可以通过他父亲的表情看出来其内心的争斗微妙地起伏在了脸上。

那把枪收了起来,压力从他的胸口上移走了。

“我不知道什么是真的,我不想知道。如果我再看到你,我会杀了你。”他父亲现在站在门口,手上拿着枪。“你知道了吗?”他的声音很平静,就好像他在谈论午饭吃什么。

罗根知道。一清二楚。他没有任何的疑问或者困惑。

他的父亲快速地左右看了一下,然后转过身快步走回到黑暗的夜晚中,回到贫民窟里。

罗根看看四周,现在一切都恢复正常了,除了那扇被打开的门。占据着全息屏幕正在说话的人们正在讨论小马利亚统治者的降临。罗根的裤子又湿又冷,但是他活下来了。

他艰难地站了起来。他感觉自己就像是处在了某种奇特的震惊状态中。他发现自己恐惧于他的父亲会从那片黑暗中再度出现来结果他的性命。

罗根拿上能拿的东西,然后踏上了逃命的道路。

▄■

贝瑟尼正坐在042诊所的前台里,在和043诊所的接待员聊着天。她的名字是神香草,现在正在值班休息中。她带了一杯茶,熟练地平衡在了她右蹄的蹄叉上,她时不时地会抿上一口。神香草大约在两个月前进行了转化,但是选择留在了诊所里,因为她由衷地喜欢这份工作……还因为她对于住在小马利亚感到有点紧张;她在那里不认识任何马,并且她害怕孤单一马住在一片奇怪的大陆上。

艾力克西从后面走了出来。他在经过贝瑟尼和神香草的时候向她们挥了挥手。他的脸上带着一个奇怪的表情,手上拿着某种小型装置,这个装置正在轻轻地发出嗡嗡声。他小心翼翼地打开前面的安全门,中途一直在研究着这个这个嗡嗡作响的机器

神香草继续解释着前几天012诊所发生的事,关于一匹新生马驹试着吃巴洛尼亚香肠然后把整个地方搞的一团糟……

艾力克西在胳膊下夹着一个笨重的包裹通过安全门回来了。那个小型装置仍然在嗡嗡作响。“艾力克西?“贝瑟尼感到很好奇,她打断了神香草的故事。

“只是一些要给帕斯特医生的东西。但是……“艾力克西来到桌前弯下身子,他的脸靠近了贝瑟尼的脸。”这件事从没发生。今天没东西送过来。知道了吗?“艾力克西没有命令,而是在请求,在恳求。

““我什么也没看见,什么也没。”贝瑟尼已经习惯于艾力克西的做事方法了,但最重要的是,她知道要是没有了他的能力,042诊所里就没什么事能完成。

 “我希望我们也有一个艾力克西。”神香草叹了口气。“我们总是用完,好吧,事实上是所有的东西。”

艾力克西把这个包裹带往医务室。现在快到下午两点了,帕斯特或许已经和今天的第二个申请者呆在一起了。艾力克西意识到他一直在忙于达成交易,甚至都没记起要做播报。这是他最喜欢做的事!或许现在还不迟。

艾力克西关闭了小型安检扰码器然后把它放进了他的口袋里。他敲了敲医务室的门。

 “嘿,艾力克西!我就要做第二个转化了 你不是应该播报我们的下一匹小马吗?”帕斯特正在终端完全关闭前储存她目前的状态,随后完成了终端的关闭过程。“出什么事了?”她注意到了艾力克西胳膊下面的包裹,还有他脸上担心的表情。

“在这里。把这个放到安全的地方。睾丸素。我得拿上一整盒。这比你需要的多的多。不管怎样,我希望是这样。”艾力克西把盒子给了帕斯特医生。“听着,这箱东西有点棘手,所以……我等会可能会需要一些稍微…… 更有争议性的东西来偿还这个债务。求求你告诉我这和你说的一样重要?”艾力克西看上去很担忧。

帕斯特想把这个盒子放在医务室里的某个地方,但是又重新考虑了下。把它放到转化室里会更安全。“这个可能会救一个好人的命。我只能这么说。”至少,她欠艾力克西很多。

 “棒极了。很好。很好。”艾力克西转身准备离开。“这事……从没发生,是吗?”

“什么从没发生?”艾力克西给了帕斯特医生一个微笑然后走下了过道。

 

               

罗根正躲在他的房间里。现在已经接近了两点,快到他转化的时间了。他已经焦虑了好几天,一种混合着兴奋,害怕,幻想,还有渴望的冲动。这种情形的奇怪感现在不知怎么的对于罗根来说变的清晰了起来;在几分钟后,他就不再是人了。

这有点像被关在死囚牢里,罗根想。或者这像是面对某种改变生命形式的手术。不对。这一点都不像那些,不是的。这是独一无二的,这次转化。他知道他不会死;转化局还没正式失去过任何一个申请者 尽管有传言说最开始的测试对象没活下来,这是合理的,或许。他所看到的每个走进转化室的人出来的时候都更快乐,更健康,还有,好吧,比他们进去之前更好看。

但这仍然是一个巨大的变化。一个物种的改变!一个全新的生活方式。一个全新的……一切。一个新身体,新眼睛,新感官,新大脑。罗根知道他本质上还是自己,在转化后,但他同样也从他人身上观察到自己也会在某些方面变得不同。或许小马转化就像中风一样会轻微地改变人格;人还是同样的人,但他们在某些方面也有着不同。不对,中风是伤害,是一种损失。转化不会残废任何人,所以它不是伤害,但它是变化。

变化总是有点吓人,他想。在那之后他会是谁

扬声器里传出的声音稍微有点接不上气,就好像艾力克西是跑着去拿麦克风的。“好……了,小马们和准小马们,还有等待者们(会轮到你们的,给它点时间)我们的小镇就要有一匹新的公马了,快到小马转化圣殿这里来,幸运的家伙,让我们来给那唯一的罗根.波特伦…….欢呼!”

罗根听到了从公共休息室里某个地方传来的一声微弱的欢呼声。他不确定是谁的。

罗根最后一次环顾了他呆了两周的地方。他什么也没有,只有身上的几件衣服,还有一些基本用品,几件换洗的内衣,替换的袜子,他的牙刷和牙膏,那瓶尼古拉斯曾经从黑网基地仓库里给他拿的古龙香水。罗根把它们全放进了进来时带的破破烂烂的袋子里,然后带上了它们。

穿过公共休息室,他看到一匹新生马驹在沙发上。这匹小马是褐色的,有着白色的鬃毛和尾巴。罗根之前没看到过这匹小马。这肯定是……伊利亚。伊利亚已经完成了早间转化。现在是作为小马的伊利亚。罗根记起了来自于公共休息室的那声孤零零的欢呼声。那肯定是他发出的。“哈喽,伊利亚。你感觉怎么样?”

巨大的酒红色眼睛向上看着他。那种眼神充满着友善但是有点害羞。“这感觉真的很棒,罗根。这是种全新的感觉,但是……这真的感觉很棒。突然小马伊利亚发出了微笑,那种感觉就像蒲公英飘在阳光中。罗根不知怎么的感觉好多了。

 我……想我会等会见到你,小马驹。”罗根走了一步然后停了下来。他短暂地转了下身,突然间羞愧于过去所有的时间里都在和伊利亚争论。“谢谢。只是……谢谢。”罗根转过身去然后直接走向了转化室,在食堂前面。他没注意到伊利亚正在他的身后对他轻柔地说“做个好梦”。

在食堂里,罗根把他破破烂烂的装着私人物品的包悬在了大垃圾箱上。他再也不需要任何这些东西了。这些是他地球生命形式的最后一丝痕迹,除了他正在穿的衣服。他把包扔进了垃圾箱里。突然间,他想到了尼古拉斯。随即愤怒涌上了心头,他大步走出了食堂。

琳恩正站在转化室的金属大门前。“啊,伯特伦先生,进来吧,让我们来给你做转化。今天是属于你的一天!”琳恩把罗根引领了进去,然后关上了身后的大门。

“我们来看看,罗根.伯特伦,24岁,男性,两个黑网安检标签,一个在手腕里,一个在……屁股上,很显然。一个颅骨皮下插口,电感型,没有其他的大型增强物,对吗?”帕斯特医生正忙于她的终端。

“是的,帕斯特医生。”罗根抬起他的胳膊这样琳恩就可以测量他的生命体征。他感到了自动臂带开始挤压他的胳膊。“医生,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当然……姆,等下,过敏种类……C.需要拿出其他的麻醉剂。还好我检查了两次,哈?”帕斯特医生在罗根等待的时候捣鼓着杯子和瓶子。“好了。全都准备好了就差倒入血清了。你的问题是什么?”帕斯特转过去看着罗根。

 “你大概已经看到过很多人在这里经历过转化……他们改变了多少,在这上面?”罗根指着他的头。

帕斯特医生笑了。“事实上,罗根,他们‘在那上面’一点都没变,真的。所有的改变看上去发生在这里。”帕斯特医生用她的手指戳了几次她胸部的中心。她思索了片刻然后把她的手指稍微向左调整了点。“好的,这里,更准确地来说。”只有一名医生才会担心手势中这种程度的小细节。不知怎么的,罗根发现这个行为很让人宽慰,考虑到将要在他身上发生的事。

“如果你必须得概括小马转化如何改变人类,你会怎么描述?” 在琳恩的催促下,罗根现在已经脱完了衣服,并且正在把自己支撑到桌上,背对着桌子。他尽力让自己的上衣或多或少地盖住他的胯部;对于如此的暴露,他感到了尴尬。

 “好吧……那是个问题。”帕斯特已经往一个杯子里准确地倒入了三盎司的紫色血清,这个大锥形瓶里面现在只还剩下十二盎司。“如果我必须得挑选一个词来说明,我会毫不费力地说出‘更好’,但那不是个非常清楚的答案。姆。我想我得说小马转化让人类变地更接近于他们喜欢假装的人,那种通过历史表明他们完全不可能成为的人。”帕斯特医生转过身去然后把白色杯子拿给正坐在桌上的罗根。

“人类喜欢想象他们高尚,诚实,好施,激情,忠诚,理性,讲理 — 全是那些好的东西。一个‘好人’的理想化观念。但我们真的不是那些东西。”帕斯特旋转着杯子里的溶剂。“我们想变成那样,我们一直想,但是离开南非草原后一万五千年的进化,与世界与彼此的争斗却说出了不同的看法。小马转化让人类变成了某些真的能让那些理想实现的东西。这杯……”帕斯特医生拿着这个白色杯子端详了起来。“……带来了将我们托出地狱的长着翅膀的天使,我想。”

罗根拿过帕斯特医生送过来的杯子。“我不喜欢宗教方面的描述,但是……谢谢,医生。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我的内心会失去人猿的暴力,但是本质的‘我’会保持不变。不管怎样,我从没喜欢过我暴力的那一面。”

“把它全喝完,尽你所能地快,罗根。它起作用的速度相当快,并且你需要喝掉每一滴。”

罗根端详了一会这个杯子,里面的紫色液体闪烁着光芒并且时不时地闪出星光。一阵淡淡的人造葡萄气味让他的鼻子发痒。看着这杯旋转着的纳米液体,罗根记起了马塞湖。他记起了那些变异老鼠,记起了他是感到多么的天真与平和。立即的,他一饮而尽。

甜腻的粘液滑下他的喉咙;在他的嘴突然变的麻木前,里面充满了人造葡萄的味道。随后他的喉咙接踵而至,突然间失去了感觉。罗根感到他的头垂了下来,但是他没感到它撞到了桌子上。

               

 “艾力克西?我很担心你。请告诉我出什么事了。”随想挤进了艾力克西的房间,他很惊讶他没锁好门。他一直都是锁着他的房间的。对最近交易的担忧给他造成的分心肯定比他想象中的多。

“我的小小粉红公主,你在说什么?艾力克西很好。好得很!”他拿出了他最僵硬的笑容然后将其挂在了脸上。

随想低下头,撅着脸。她动了动她的前蹄。“总是要和我说实话,艾力克西。我总是和你说实话。”

在他的整个一生中,艾力克西从没感到过如此羞愧。“我……我很抱歉,随想。我不想让你担心。我不想给你带来任何不快乐的事情。我保证再也不会瞒着你任何事了。”艾力克西是认真的;他不是完全明白其中的原因,但他甚至都无法想象再次对她说谎。

随想变得灿烂了起来。艾力克西的内心感到了千倍的明亮。

 “我得给帕斯特医生找到某些东西。她需要的东西非常难以找到,所以我得求助于一些在我加入转化局之前的旧生意伙伴。他们不是好人,亲爱的,并且如果我没找到办法来偿还他们的话,事情对我来说就不会那么好了,我想。”艾力克西耸了耸肩,但他的脸上露出了担忧。

“如果有任何人想要伤害你,我会用我的蹄子踢他们。”随想极度认真,但艾力克西很难忍住不对着这个笑出来。如果有人来的话,他们肯定带着枪,并且到时候艾力克西最不想发生的事就是让随想在他附近的任何地方。仍然,她只是太……嗯哼,艾力克西心想。

“他们要什么?”随想抬头看去,她明亮的绿色眼睛闪闪发光。

 那是个问题,一个大问题。”艾力克西用手指刷了刷他的金发。“他们想要一个红色箱子。他们想要二十七盎司的小马转化血清,要包装在原先的箱子里。我真蠢。我告诉他们那是有可能的,但并不是。现在,艾力克西陷入大麻烦了。这就是我为什么在开始的时候没说实话。这是我的错,我想我得找出个办法来脱身。”

随想用着如此强烈的情感端详着艾力克西以至于他担心起她可能会做的事。“你在这事上不是孤单一人。你总是不遗余力地帮助他人。这就是我想要你的原因之一。不要害怕。我会保护你。”说完那个,随想突然转过身去离开了,留下了哑口无言的艾力克西。她会保护我?他想,不好了。这些人不是好人。她会受伤的,甚至被杀死。

现在艾力克西有着比他自己可悲的生命重要得多的东西要担心了。他从不应该告诉她。笨艾力克西。笨死了。

               

现在是五点。帕斯特医生告诉过艾力克西不要在四点的时候做通常的转化播报,看上去她有点失望但是她理解。

自从这个包裹到来后,帕斯特医生就让瑞恩过来做小剂量的注射。帕斯特医生发现,在通常的情况下,变性者每周注射50到100毫克的睾丸素,但也可以高到250到1000毫克。尽管如此,那样也有缺点,大量的睾丸素被身体转化成了雌激素化合物,起到了和病人想要的完全相反的作用。但那个过程同样有着延迟,在身体能做出这种化合物反转前的时间,就是她指望的那部分时间。

既然瑞恩已经到了他两周培训的结尾,加上他对于试着在诊所外靠着自己生活感到不安全,他决心今天被转化。在考虑了一些事情后。罗丝琳推断让瑞恩继续使用荷尔蒙毫无意义,在经过五年时间对它们的使用,他已经为他所要成为的做好了准备。但她想要确保两件事。

罗丝琳想让瑞恩的血液和组织里面有着足够多的睾丸素,这样小马转化纳米机器就会被强烈地说服作用的对象是雄性,即使这和他们体内的染色体分析结果相冲突。她同样希望给任何在瑞恩染色体上漏掉的甲基化标志物加把劲,确保所有的‘雄性构造’基因开关完全设定好。它们看上去很像已经被设置好了,但是瑞恩的荷尔蒙使用史是断断续续的,因为他很难及时获得那些药物。

在5点之前,任何普通的医生都会为瑞恩担心;他的睾丸素水平极高。在数小时内,他的肝脏会开始把这些化学物质分解成雌性化学物;但瑞恩不久后就不会再有那个肝脏了,他的健康也不会是个问题;他会重生成为小马利亚物种的一员。

罗丝琳完成了她能做到的每件事。她在瑞恩的装有血清的杯子里加入了雄性表观基因控制溶剂。她给瑞恩注射了高剂量的睾丸素,他正在感觉到它的作用;头昏脑胀,疼痛的肌肉和后背,牙龈中的酸痛。转化的时间就是现在。

 瑞恩,这就是了。”帕斯特递给了瑞恩.捏奎斯特那个装着他未来的白色的小杯子。里面的液体现在不是紫色,而是像深夜的颜色,这是添加了控制溶剂的结果。它闻上去仍然是人造葡萄味。“我尽了我最大的努力,瑞恩,我真的尽力了。我真诚地希望你能有极大的概率作为一个真正的公马醒来。”

瑞恩裸着坐在转化桌上。他不想脱衣服,也不想解开自己身上的束带;但是暂时的不好意思总好过让他正在变形的身体被勒住。琳恩给了瑞恩一条毯子来裹住他自己,她这么做真好,但这在最后是毫无意义的 — 不管发生了什么,帕斯特和琳恩在他昏迷后都会看到他的身体。管他呢,他想。这是最后一次他处理他叛徒版的胸部了,还有缺少的男性生殖器官。让这个‘恶毒’的身体最后欢呼一次吧。

 “帕斯特医生。琳恩。我想谢谢你们所作的一切。我知道你尽了最大的努力。我知道是我把你拖进这个境地的,由于我没告诉你我的真实身份直到一切都太迟了。非常对不起。”瑞恩低头看着他的敌人,他的身体。他的乳房,他宽阔的臀部。所有否认他作为一个男人的东西。“不管发生了什么。我知道你尽力了。”他抬头看着帕斯特医生。“谢谢你。”

瑞恩仰过头然后一口喝干了这杯液体。他快速翻到他身体的一侧,然后躺在了那里。“医生?”

“什么,瑞恩?”

“我只是想……”

有那么一刻,什么也没发生。

然后,瑞恩的皮肤开始变得蜡化。细小的波浪在皮肤下面的起伏,就好像瑞恩的身体是一个帕斯特医生扔了一块石头进去的池塘。

琳恩弯下腰去检查瑞恩的头部。他手指的血肉接踵而至,就像融化的蜡烛。那些手指融合到一起,被扭动的组织拉扯,随后变成了一体。瑞恩的手背变软了,同时开始伸展。一波接一波的肌肉,脂肪,血液和皮肤流下瑞恩的胳膊,给他正在变长的手部增加物质。他的拇指淹没了进去,就像一头粉色的小海豚潜入血肉组成的海洋中。不久,瑞恩的掌骨聚合在了一起用来变成马类前腿的肢骨和赘骨。

在琳恩的观察下,这个正在搏动的曾经是瑞恩指尖的球形物开始挤出一只蹄子。随着蹄子从这团血肉中的一小块上扩展出来,她可以看到蹄冠的形成,然后是蹄缘,装饰着蹄子的最边缘。琳恩之前从没真正如此近距离地看过手部如何变成蹄子。每次转化看上去都给她提供了一些独特的新体验。总有一天,她知道,所有这些令人惊叹的事情会发生在她自己的身上。

这一直是个让琳恩充满敬畏的想法。

琳恩!”帕斯特医生在指着某些地方。“我想这会成功的!”

这两个女人同时挤到了一起,紧张地仔细观察着这匹正在快速成型的马类生物模糊的大腿。“检查下臀部。”琳恩围着桌子走着的同时开始汇报。“有完全的闭合,还有阴……的消失,它们在形成阴囊。就像胎儿在子宫里发生的通常变化一样。我还没看到睾丸的形成,但是它们有自己的方法经过身体里出来。你从你那边看到了什么?”

视野方面的问题可以通过抬起瑞恩的腿部来解决,但是帕斯特医生不想干扰转化过程。她做过在转化过程中把变化中的四肢不小心扯了下来,结果让病人永久残废或者畸形的噩梦。相反,她试着在腿的下面查看,尽她所能地看向股间的地方。“有东西……有东西在突出来。它仍然看上去有点像阴蒂,但是……不对,在中间有着一个完全形成的尿道。几乎在中间。组织正在尿管的周围形成,我想它看上去变清楚了。我希望我有更好的视野,该死。”

琳恩感觉她们在播报一场比赛。从某种方面来说,它是的。这是场关于瑞恩的男性生殖器能否在转化结束前完全形成的比赛。代价是瑞恩的生命。如果某些重要的东西出错了,其结果会是一场灾难。尿道会闭合,可能会造成尿道下裂,或者瑞恩会留下两性生殖器官。一千种可怕的事情都可能出错。它们中的一些有潜在的致命性。

“有任何睾丸吗?”如果瑞恩的卵巢快速进入了新形成的阴囊,变成了睾丸,那将会是个大量不愉快的结果得以避免的明确标志。这是在转化过程中会正常发生的事;所有的生物在最原初的阶段,都是以雌性存在的,雄性本质上是这种原始状态的一个突变。在这里,帕斯特和琳恩正在看着这个过程快速地在一个成年生物身上发生。帕斯特医生突然意识到她应该全息记录下这一切。真是太可惜了。

“没,还没有。”琳恩交叉起了手指。真有点蠢,但不知怎么的这有用,在心里方面。

琳恩站了起来。转化过程从根本上看上去已经完成了。现在留下来的是长着皮毛,鬃毛和尾巴的生物。“我不认为我们得到了一个完整的男孩。没有睾丸。这里有阴囊,但是……”仍然,她让自己的手指交叉着。她还不愿意在瑞恩身上放弃希望。“在形成阴茎上他进行的怎么样?”

帕斯特考虑了下。“据我所知,那没问题。我们完成了尿道的外围,或者至少看上去是那样的,直到所有东西被包皮覆盖。”帕斯特思索了片刻。“在听到他能正常排尿前我不会感到高兴。如果他不能……那就意味着要做手术。那不会值得高兴的。”

转化一直以来都很容易直到瑞恩。一杯粘液,坐回去然后看着,结果一直都没问题。她们都养成了把令人惊叹的过程几乎当成一种玩笑的习惯。如此对待这种完全的转变让帕斯特感到了一些羞愧:开玩笑和打赌病人会变成小马的种类。六个月来的头一次,她的内心震撼于转化是多么的不可思议,多么的令人吃惊。

把奇迹当成平凡之事是如此的心安理得。不知怎么的,人类的思想就是那样,她想。人类是一种让奇迹变得让人腻烦的动物。

瑞恩的皮毛开始快速生长出来,长满他的全身。他的头很明显是阳性,长而直的鼻子表明是一匹小马利亚的雄驹。头发开始覆盖他新形成的光秃秃的头部,紧接着短芒毛的是又长又厚的针毛。瑞恩会变成一匹黑灰色的小马,几乎是黑色。他的皮毛在灯光下温和地闪烁着光芒。

琳恩再一次检查了瑞恩的臀部。什么也没有。她对这匹新生马驹感到难过。即使他会成为一匹相当于被阉割的马,她也希望一切器官都工作正常。

瑞恩的鬃毛开始像从线轴上绕下来的线般生长出来。他感到眩晕无力,就和所有新生马驹开始的时候一样,但很快头脑就会变得清晰。当然,他的第一个问题是帕斯特医生的实验有没有成功。

帕斯特医生仔细地检查了瑞恩。据她所知,瑞恩变成了一匹正常的公马,但缺少着两样重要的东西。“没关系,医生。真的。这比我所能希望的好多了。这是任何像我一样的人所期望的结果中最接近成功的了。真的。你一路帮了我这么多。我能……接受。”瑞恩看上去充满了真诚,但是罗丝琳仍然感到了难过。她是真的想帮助这个可怜的人。

瑞恩试着用他自己的蹄子站起来。帕斯特希望他能多等一会,但他看上去想亲自控制自己的新身体,靠自己站起来看上去对他有着那方面的意义。由于他很虚弱,他做了些努力才让自己离开桌子,但帕斯特和琳恩一起帮着他慢慢来。

随着他慢慢地把后腿滑落下桌子,他第一次将自己的后蹄放到了地板上。他在这么做的时候,他疼地大叫了一声。搀扶着这匹新生马驹的帕斯特和琳恩立即愣住了。“怎么了,你身上发生什么了?”帕斯特的大脑里飞奔着那些恐怖的可能性。如果她的尝试导致了瑞恩的骨头变得脆弱,并且有一根已经断了?如果他的尿道系统闭合了,或者扭曲了,或者他的膀胱在他的身体里被撕裂了?

“啊……老天,又来了……”瑞恩又大喊了一次,这次的声音甚至更大了。他的一只亮蓝色的眼睛里面含着泪水。“老天,老天,老天。”瑞恩低下他的头到转化桌子上,沉重地呼吸着,很显然处在巨大的痛苦中。“你想回到桌子上,还是想保持这种姿势?你需要什么?瑞恩?”琳恩非常担心。

 “就保持这样……在这里,现在。”瑞恩痛苦地说出这些词语。他的呼吸看上去逐渐变得轻松起来。

“你能告诉我们什么地方出错了吗?试着告诉我们你的感觉,瑞恩。”这匹新生马驹开始变得重的难以搀扶,罗斯林不确定她还能稳住他的重量多久,以他的身体半边在躺在桌上,半边离开桌子的状态。

“呵。”瑞恩仍然处在痛苦中,但他现在正在咧嘴笑。“它们掉下来了。”

“它们……琳恩!当然!你能看到吗?快检查!”琳恩靠瑞恩更近,她试着把头倾到足够低来观察瑞恩尾巴的下面。瑞恩主动地抬起了它。

“我们有蛋蛋了。重复,我们有蛋蛋了!”

现在是晚餐时间,在过道下面,在挤满人群的食堂外面。这个地方充满了喧闹,就如往常一样,伴随着餐盘啪嗒啪嗒地碰撞声,人类和新生马驹的笑声和说话声,还有人们的吃饭声。所有的这些声音都被一个单独的词语所掩盖,喊出来的声音大到甚至可以穿透转化室的装甲墙壁。

这是瑞恩大喊出来的声音:“太好了!!!!!!”

thumb_up 7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Post your comment after logging 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