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Ewigkeit
EwigkeitLv.4
Earth Pony
长篇原创
T
Updating

光子传说:走进小马(雾)

This is an original work. Forwarding should be allowed by author first.

第三十五章 尊敬

chrome_reader_mode 3,500 event 12 days ago thumb_up 7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23 forum 0

 

“啊哈,看看我发现了什么!一只野生的小女仆艾斯蒂尔!嘘,我们悄悄的接近他,然后从背后,啊呜,抢走他的马芬!咦,这味道!不愧是我心爱的艾斯蒂尔!”休息室的大门突然打开,玲在光子的注视下,假装悄咪咪的来到他的身后,然后用念力把光子吃了一半的马芬塞进嘴里一口吃掉。

“是的,嘎嘣脆小姐。”光子无奈的看着面前空掉的盘子,有气无力的回答道。他的晚餐!

“吨吨吨。哇,果然果汁是最棒的,学校里那些少妇们天天就想着模仿上流小马,咖啡红茶咖啡红茶咖啡红茶,真是难喝死了。”一边喝掉剩下的半杯苹果汁,玲一边吐槽起学校里的同学。整个身子都压在了光子的背上。

“好啦好啦,都已经是大小姐了,就不要抱怨泥浆难喝了,想吃什么我随时都能做。”被压住的光子无力的把下巴放在矮桌上,光子当然知道所谓的上流社会是个什么样子,所以他完全不想帮玲的同学辩解些什么,把那种无趣的东西当成目标的马生真是可悲。

“哎呀,还是跟你一起自在,让那些小马自己去开舞会吧。我现在就想偷个懒。”玲反身滚到了隔壁的软垫上,打起滚来。

以玲大大咧咧的性格,在中心城这样的地方,怕是很难交到真正交心的朋友吧。看起来她还是那个当年和自己一起到处乱跑的野丫头,一点都没变。

“还记得老妈小时候教我们的那句话吗?”光子看着仿佛咸鱼转世的玲说道。

“哪一句?”

“不要害怕没有朋友,你只需要选定一个目标,然后把这件事做到极致,朋友自然就会来到你的身边。”

“老妈什么时候说过的?我怎么不知道?”

“那次老爸把我吊起来抽时候......”

“...”

休息间里莫名的安静下来。

又休息了一会,光子的肚子里传来了咕噜噜的声音。玲这才想起来光子从跟着她们买东西到现在,应该都没有吃过东西。

难得的,玲脸红了一下,起身带着光子前往厨房偷吃...好像完全不需要...

光子跟着玲一进厨房,所有的女仆小马和厨师小马都停下手里的活向着这位干练的单马尾辫女仆点头行礼。光子利落的扫视了整个厨房,发现大部分食物都还有剩余,足够一整晚的舞会消耗,果汁什么的,只需要鲜榨就行。他便让小马们去忙自己的事情,自己则带着玲霸占了一个烹饪台,准备给自己做点喜欢吃的东西。

鸡蛋灌饼!

之前制作面食还有剩余的面团,胖嘟嘟的面团被搓成长条,然后揪成小面团。再用擀面杖弄成面皮,把中间刷上一点油,两片面皮一合。全部准备工作就完成了。

放在锅里一煎,等到面皮中间鼓起来,就从侧面戳开一个小口,倒入一点打好的鸡蛋液。

从擀面到装盘,只需要三分钟。

滋啦啦啦,油脂在锅与面饼间欢快起舞,由于没有抽油烟机,那加热的香气很快就飘散在厨房里,和以往完全不同的美妙气息,让其他工作的小马都咽着口水望了过来。

光子装盘的时候注意到了这些渴望却有些不好意思的眼神,叹了口气,把饼子推给玲让她去分,然后自己继续埋头制作。一直到第十二个饼子,光子才得以吃上一口热乎的晚饭。

外皮的酥脆,配合香喷喷的嫩鸡蛋,这最佳食用时间只有一分钟的鸡蛋饼,让饿了大半天的光子都快哭出来了。那虔诚的模样,看的过来蹭饭的小马们有些不好意思,果然不愧是艾斯蒂尔大人,对食物是如此尊重,难怪可以制作出那么多美味的食物。

不知不觉间,女仆小马们对这匹小小只的年轻女仆的称呼已经带上了尊敬。虽然她橘黄色的领结只代表了实习女仆的身份。可谁管它呢,厨房,可是女仆们的战场!

吃饱喝足,光子跟着玲去会场转了一圈。

还没靠近舞会,悠扬的旋律就从会场里传入耳朵。

找了个视野还不错的角落,两马拿着果汁打量着舞会。

“啊!是奥塔维亚!她的音乐超级好听。”顺着玲的视线,光子看到了一匹正在闭目演奏着大提琴的灰色陆马雌驹,可爱标记是一个高音谱号。

“Frühlingsstimmen...(春之声圆舞曲)小约翰斯特劳斯的曲子。”奇怪的词语从光子嘴里吐出。仔细分辨,光子分离出乐团里不同乐器的声音,确实拉的不错的样子。

“光子你还听这些曲子?”玲疑惑的看着光子,她只是觉得好听,让她分辨这些曲子的名字就有点难为马了。

“你要是过去跟她说,想听D大调卡农,我保证她会用提琴砸你。”看着巨大的提琴,光子想到了一个笑话。

“哈?”

“D大调卡农里她的乐器总共只有八个音符,从头循环到尾...”光子解释了一下。

“嘻嘻嘻...”对于她那样的艺术家,确实会讨厌这首曲子。玲忍不住想象了一下那样的景象。配合乐团练习?然后好几天就只演奏八个音符,连变调都没有....好像挺惨的样子。

一曲落罢,换到了蓝色多瑙河圆舞曲,舞池上的小姐们开始旋转起来。直看的玲想打哈欠。

“要不...咱们摸了?”喝了一口果汁,玲无聊的说道。

“......行。”喂喂喂,你是鸡河王鱼吗?

在学院门口,已经脱下衣服的光子和玲分别,带着几个又从厨房拿的夜宵马芬向着提前预定的马厩走去,黑色的马尾辫一甩一甩的,配合上尾巴就是双马尾了~。

“噗哈哈哈哈,你这是什么造型。哈哈哈哈,好像还有点可爱”果然,马厩里,崔克茜一边吃着光子带回来的夜宵,一边哈哈大笑。小呆也在边上偷笑。

“马芬还堵不住你的嘴嘛!帮我把美瞳卸一下,我自己弄不下来。”虽然脱了女仆装,可用发胶定型的鬓毛还没处理过,脸上的妆容也没有洗掉。

好不容易卸了妆,洗过澡,光子终于躺在了床上。

闭眼...十秒之后,细微的呼噜声响起。

梦境空间-唐怀瑟

图书馆里,光子睁开了眼睛,眼神中,轻微的疲惫一闪即逝。

难得的,今天光子不太想研究什么了。

随蹄点开协会的论坛。

眼前立刻出现了秘密密密麻麻的信息,其中几条引起了光子的注意。

兑区的教育与信息科在拍摄纪录片时遇到了麻烦,现有的摄影设备无法满足使用需求。新设备的研发请求被提交到了区的后勤支援科,后勤说咱不负责这个,连对摄影器材有研究的小马都么得。

然后请求又被提交到了区的魔法科技区,魔法区的法师们说:我们有可以提取记忆的魔法,你们只需要去看看,然后我们帮你们把记忆弄成影相就行。

这样外行的说法自然遭到了信息科的吐槽。

最后,摄影器材的相关研发工作被区(军事区)的东云研究所承接。光子也顺便向东云研究所发了一条对高速摄影机研发的请求。他还记得隔壁东云研究所的所长是一匹只比幼驹大一点点的雌驹模样,也不知道是模型设计的小还是真的就是小小年纪的天才。

另外一条,是区后勤支援科的,关于基础设施建设时遇到的敌对有害生物处理。小马利亚强大的魔法生物有不少,大部分都偏安一隅,智商也不算高。可要论起危险程度,有些对小马来说是致命级别的,比如离小马镇不太远的死亡峡谷,那里的岩石鳗就曾经给小马镇水坝的修建造成过麻烦。

稍微远一点的永恒自由之森里,更多危险魔物简直随处可见。光是致命级别的就不在少数,石化鸡蛇,蝎尾狮,九头蛇,星座熊等等,还有贪食灵这种,出了森林就算危险外来入侵物种的玩意。

这项议案在内部讨论无果的情况下,已经提交到了露娜公主那里,露娜公主直接开了一个相关的讨论帖,鼓励所有协会成员积极发言。

在这个问题方面,光子是绝对小马至上主义者。愿意成为小马的同伴,那就没问题,产生威胁的就让产生威胁的东西消失。等到有小马成为受害者的时候再来反思?你TM倒是去和死掉的小马说啊?

光子的同情心不会出现在如此廉价的地方。也不会因为某些东西长的可爱就动恻隐之心而忽略了它的危险。用各种神奇的榨汁机和它们谈笑风生,然后告诉它们什么叫游戏体验太差才是曾经的他的风格。

不过光子不会在这次的讨论里发表自己的看法,他知道自己的想法有多极端。也不一定正确。正是因为有争论,所以小马才会进步,不是吗。

他只需要做好自己该做的,为可能出现的一切状况做好准备,比如等同情心泛滥的小马后悔的时候,帮他们准备好后悔药。

还有几条信息也很有意思。

区(资源调度区)区(医疗与应急处理科)区(后勤部)分别发出了对飞行器的研发请求。

他们都表示现有的气囊飞空艇无论是速度还是装载量都无法满足日益增加的货运需求,并且对小马利亚的基础设施建设感到绝望,并且吐槽了小马利亚神奇小火车运输能力。

天马的空天马车就更不用说了,谁真指望过天马能拉着几十上百吨的物资飞上半个小马利亚的?

光子呵呵一笑,建了一个小群,把三个区提出相关请求的负责马拉了进来,然后丢进去一份关于古罗力亚斯级(荣誉/荣耀级)空地支援舰的设计图和相关可行性论证。

设计长度250米的空天飞行器,12个可以停泊小马利亚主流飞空艇的泊位,说它是空天航母都不为过。

这单子,他十三工坊,接了。

 

 

 

我在想要不要章节后面添加一个词条解释,稍微解释一下章节里某些东西的出处之类的,需要的小马举个蹄呗~这些内容可以用黑条贴起来~

thumb_up 7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Post your comment after logging 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