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左岸
左岸Lv.4
Pegasus
短篇原创
R
Completed

骄阳似火

This is an original work. Forwarding should be allowed by author first.

第二章:茧中蜕变

chrome_reader_mode 3,873 event 12 days ago thumb_up 11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85 forum 0

我将他安排在了我们医院专门收治轻症儿少患者的开放病区,在这个病区,他们可以阅读、游戏、听音乐、参加体育运动……不同于封闭病区,这里没有闭锁的病房和束带。一般来说,只要是不会出现危险的事情,他们都可以在这里做,我相信比起强制束缚他,让他呆在自由的环境里会康复的更快而且痛苦更小。

晞阳是一个充满艺术细胞的小马,而且有很强的社交能力,第一天来到这里,他就用吉他与同病区的小马打成了一片。他的年龄在这群儿童和青少年中也算是比较大的了,因此他也会帮助我们的护士陪伴小朋友,不到一天,我们的医生和护士也都记住了这只粉色的小马。晞阳此时的任何行为,都表现出了他的阳光、活力、乐观和自信,我真的很难想象为什么这样的一只小马,会患有这么一种少见而隐秘的精神疾病。

傍晚,我结束了一天的门诊,来到了晞阳所在的病区,准备对他进行第一次的治疗。

对于性受虐障碍,临床上的治疗可以选择直接一些的厌恶疗法,也可以选择不那么直接的心理疏导。厌恶治疗是一种建立在经典条件反射学说上的一种治疗方法,其方法是通过电击、催吐等手段,让患者对不良习惯产生厌恶恐惧,而对于性受虐障碍,一般优选的是催吐。而心理疏导往往采用认知治疗的方法,通过访谈解决患者对性的不正常认知,从而帮助患者克服性受虐的想法。尽管厌恶疗法起效会快一些,但是对患者本身可能会造成较大的伤害,而且根据我的临床经验来看,对于这种快乐驱使的行为,厌恶疗法更容易让患者对某种快乐产生痛苦,从而影响接下来的生活。因此,我决定对晞阳进行心理疏导。

“晞阳,你准备好了吗?接下来我会通过认知疗法的方式,对你进行心理疏导。在疏导期间你有什么想说的都可以告诉我,我保证我们接下来的对话是安全的,同时也会是隐私的。”我清了清嗓子,微笑着和坐在沙发上的那只有些拘束的小马打了招呼,准备开始第一次的治疗。

“好的,医生,我准备好了。”晞阳点了点头,在他的肯定回答中,这次治疗正式开始了。

“晞阳同学,我已经简单和你聊过了一些,你的困惑是BDSM行为带给你的苦恼吗?当然,我不会评价你个人,也不会觉得你这个人是肮脏的,我们只是探讨一下这些问题以及这些问题带给你的苦恼。”看着晞阳紧张的样子,我笑了笑,然后单刀直入的开始了访谈。

“其实……我其实更多的是觉得这样太脏了……我这样做是不好的,而且我每次,都会幻想自己是个12岁的小女孩儿,但是这个小女孩被卖到了妓院,做了一个妓女……可能我觉得,我就是一个肮脏的马吧。

“为什么你会这么想呢?”我发问道。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马生中第一次遗精,我还记得很清楚。在那天晚上我照常带着蹄铐睡觉,不过身体下面突然硬了,我就开始蹭被子,结果就……那天晚上我好害怕,赶快用卫生纸收拾好,然后悄悄的处理掉了那些卫生纸。老实说那天我的幻想是我是一个犯错的小女孩,必须接受惩罚,只是没想到……不过从那之后我就觉得这样的行为好脏啊……”晞阳听到这个问题脸一下子红了,然后有些不好意思,但是他却描述的很清晰,想必这件事已经压在他心里好多年了,只是没有说的机会罢了。

“带蹄铐?晞阳是很小的时候就自己会自己带这些东西了吗?”我重复了晞阳的话,并问出了自己的问题。心理咨询中,反问是一个很好用的技能,可以帮助你获取很多有用的信息。

“是的吧……不过蹄铐是我到了初中才偷偷去情趣用品店买的,在那之前我一直是用的家里的绳子,在那之前,我应该至少有一年多被束缚起来睡觉了吧。”晞阳低着头不敢看我,但是依然配合的回答着我的问题。

显然,我之前的判断是正确的,晞阳并不是一个典型的BDSM爱好者,因为在BDSM的核心唤起在于性。而晞阳在青春期之前就有了自缚的行为,也就是说他的自缚行为是出现在性唤起之前的,束缚对于他的含义远远不止性那么简单,或许,这里面有更多的问题值得深究。

“那么,晞阳从这之后捆绑和性就有了联系吗?”接着刚才的问题我开始深入挖掘晞阳的行为,希望找出一些他内心深处的问题。

“其实吧……并不是,在很久的一段时间,我都是不敢这样的,因为我觉得这样太……肮脏了……直到我参加了初中的交换生计划后,我才开始频繁的这样。”晞阳回答道。

“为什么是在初中的交换生计划中呢?”

“那……那是段恐怖的经历……我当时很喜欢北境那边的艺术,因此初中我就参与了一学期的北境学校的交换生计划,但是在那里,发生了可怕的事情……”

“嗯?”我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在那里……我被我同寝室的小马……性侵了……那时候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我只知道我被做了一件很恶心的事情……”晞阳呢喃着,他说话的声音变得细若蚊蝇,同时他的表情也陷入了呆滞,在我看来,他似乎进入了一种呆滞的状态。

“别怕,如果不想说的话,我们可以缓一缓的,先喝口水吧。”我起身倒了一杯水,递到了他的手边。他呆滞了一会儿,水的温热让他意识到了杯子的存在,他接过了杯子,抿了一小口,然后轻声的说道:“没事,我继续吧,每次想到这些,我都会进入一种濒死的状态,感觉自己不悲不喜,没有任何情感,连思维也慢了很多。那天晚上发生那件事情的时候,我也是这样的,甚至感觉自己冰冷的可怕,我都不知道我是怎么回到床上的。”

“没事,在这里,你是安全的。”我出言安慰道。

“那会儿我根本分不清雌驹和雄驹的区别,我甚至还对自己的性别没有一个清晰的认识,不过从那次之后,或者说从那天晚上开始,我就觉得自己是一个女生了……一个只有12岁,喜欢粉红裙子,喜欢被束缚的女生……就像那晚他用蹄子把我压在身下的时候一样……”

“所以说,你之前说的那个妓院里的12岁小女孩,是在那天出现的吗?”

“是的……从那之后,她总会断断续续的出现,不过一般是出现在我受到刺激或者被捆绑的时候……或许她变成了我的另一个人格吧。”晞阳说道。

我大概知道了情况。在那天伤害发生的时候,他出现的应该是分离障碍。分离障碍又称癔症或歇斯底里症,是一种表现于心理或行为的病症,它不是器质性疾病,往往不会有器质性改变,但是会出现丧失记忆、行为怪异、意识缩小、木僵、丧失意识等症状。这种症状在患者受到应激性刺激时很容易出现,同时儿童时期的创伤也很可能是成年患者出现分离障碍的原因。而在晞阳的病程中,分离障碍的表现是:转换为12岁女性身份、意识缩小,而在他接触到类似的刺激源时,他的表现也同样是这样的。

“在那之后,我似乎变了一个人,刚开始我拒绝他,后来我开始喜欢被他侵犯,再后来我甚至想带着蹄铐被他侵犯……在交换生计划结束后,我在家中也很怀念那种感觉,不只是性的刺激,而是我很想进入那种不悲不喜的状态,因为那种状态下我真的很舒服。所以有的时候,我会使用绳子、蹄铐和玩具让自己进入这种状态。”晞阳补充到。

“我理解你,而且不会觉得你这样是肮脏的,你进入的状态在医学上我们称之为分离状态,而这种状态往往是应激环境导致的。在这种环境下你也会大量的分泌内啡肽,因此你会有这种奇特的感受。当然,除了内啡肽,精神问题也是导致你进入这种不悲不喜的状态的一个主要原因。”我看着他的状态似乎不是那么焦虑了,于是我开始向他解释道。

“嗯,我知道了。”显然我的解答让他轻松了许多,至少他知道,这并不是他做错了什么。不过我仍然没找出他喜欢被束缚的原因,毕竟在性侵和遗精发生之前,他就有了长达几年的捆绑经历。

“那么,你还记得你第一次有捆绑想法是什么时候呢?”我结束了刚才的问题,继续发问道。

“大概是我小学的时候吧,我小学的时候,就有梦到过自己带着蹄铐被关在笼子里,那时候我不但不反感,甚至还很想试试,后来开始在家用绳子捆绑自己的蹄子,不过第一次买蹄铐还是上面说的时候了。”现在的晞阳已经不那么害羞,可以正常的回答我的问题了。这次,他直接将时间线拉到了小学。

“那时候的你为什么喜欢被捆绑呢?”我发问道。

“其实……我想我应该是喜欢那种被束缚的感觉吧,想逃,又逃不掉,然后我就在束缚下做让自己觉得好玩的事情,感觉……这样会让我很满足?”晞阳不确定的回到。

我听了晞阳的回答,根据他其中的矛盾点问道:“被束缚应该是一种不好的行为吧,我想任何一个人被限制都不会高兴吧,为什么晞阳喜欢这种感觉呢?”

“我觉得……这可能让我想起了我和我母亲对抗的感觉吧。”晞阳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笑了。

我问道:“和母亲对抗?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

“大概……就是我小学时期我的母亲总会限制我出去玩,因此我总是会被禁足,而我每次都会闹得很凶,不过闹也是没用的。然后我就会一个人在房间里生闷气,不过我会在脑子里构想场景,比如是母亲意识到自己这样做不对然后觉得后悔,或者自己打败了母亲,然后过了一会儿我心情就好了。当然在那之后我可能也会很不明显的反抗母亲,反抗程度轻的可能连她都没意识到,不过我在这种被束缚的无奈和反抗中找到了乐趣。”

“所以说,从那之后晞阳就喜欢上了被束缚和反抗束缚的感觉吧。”

“嗯……大概是吧。那场景有点像我把自己捆绑起来的样子。”晞阳挠了挠鼻子,冲我笑了笑。

“嗯,所以说这就是晞阳的经历与喜欢BDSM的原因了吧。”

“嗯,应该是吧,感觉之前还不是很清晰,但是今天和医生你聊过后,我觉得清晰了不少。”晞阳用调皮但带着赞同的表情看着我,回答道。

我低下头,看了看我的手表,然后说道:“今天的时间差不多了,我们也讨论了你为什么会喜欢被束缚,以及整理了你的经历。接下来的几天我会给你安排一些团体治疗项目和音乐治疗项目,然后下周的同一时间,我们再聊聊解决方法,可以吗?”

“嗯,可以,谢谢医生!”晞阳冲我顽皮的点了点头。

“那么,下周见了。”我笑了笑,结束了这次心理治疗。

thumb_up 11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Post your comment after logging in.

Channels including 文章
  • “搞黄色”

    魔法师T_T

  • 星云影盾的吃灰书架

    星云影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