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殷佳俊
殷佳俊Lv.12
Zebra
中篇原创
T
Updating

心之所愿2 沙漠中的依米花 (小希x明琪)

This is an original work. Forwarding should be allowed by author first.

chrome_reader_mode 3,478 event 12 days ago thumb_up 3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18 forum 0

补心者塞纳,你好

云宝说她来讲这件事,我希望这封邮件来得及。整个事情都是我和和平部成员的决定,与她无关,也希望你没有生她的气。

你的任务是前往北岛的EUP基地帮助一名老兵,明琪黛西,我已经安排你于3天后启程。我们已经在明琪黛西的身上先后尝试了所有主流的心理治疗方法,但大都效果不佳。目前正在负责的是欧罗吉和你的同学向阳花,到达之后你可以从他们那里获取更多技术上的信息。

你应该明白补心者默认的保密协议,但是这一次,保密的要求更高。如果出现任何情况,你只能向向阳花、欧罗吉、和平部补心者分支支部长心闪、云宝黛西或者我汇报。

你的老师毒心推荐了你,他现在正因为燃尽反应接受住院治疗,没有生命危险。他认为,在已有的治疗不起作用的情况下,可以考虑用新的疗法进行尝试。他提出使用一名明琪黛西原本认识的补心者进行治疗——在大多数情况下,补心者之前与求助者认识都会影响治疗的效果,但这是我们最后的希望了。也因此,你需要明白,如果最后的结果不尽如人意,这不是你的错,我们已经做到了小马国所能够做到的一切。

明琪现在的状态……很危险。既是对她自己,也是对她身边的马。如果出现任何意外,我希望你能优先保护好自己。

非常抱歉没能早点通知你,尽管他们自己不承认,向阳花与欧罗吉的状态十分令马担忧,但他们需要的最大的帮助就是解决明琪黛西的问题。我已经另外派补心者接手奥莱恩与奥罗拉的工作。

 

——小蝶 小马利亚友谊王国和平部办公室

 

 

 

有马在想我。

这有点像是在聚会里突然听到有马叫自己的名字,我没有关心那匹马到底在想什么,甚至没有关心身边是什么情绪——但是我意识到那匹马正在想我,而且他现在离我很近。我忍着头疼,更专心地去感受——是莹虫,那个在等飞艇的时候动不动就跟我搭话、对补心者特别好奇的大妈。她现在正站在我的舱门口,犹豫是否要进来。

北岛位于斑马陆的北端,飞艇要飞上整整5天。而很显然,即使身为一匹天马,我的大脑拒绝接受我在飞的同时我的翅膀没有动这一事实。这是第一天,我已经把我的午饭吐了出来。

莹虫敲了敲门:“小希,是我。”

有时候,习惯了补心者的能力,真的很难想象没有它是什么样子。就凭着这个能力,我小时候从来没有被那种“转角遇到鬼”的把戏吓到过。

这么一想……那天是什么情况,云宝在门口我却没有感觉到?

“进来吧。”我说。

莹虫推门进来。她是一匹淡棕色的天马,约摸40岁,可爱标记是一个电影胶卷,穿着晚礼服,打开门的时候甲板上播放着的音乐也涌了进来。这是第一天晚上,飞艇上正在举办舞会,让大家互相认识一下——这是艘小船,只有大概10个乘客——顺便把那些容易变质的东西先吃掉。

而我只能躺在这里。我感觉我的胃还在想吐,但已经没有东西可以吐了。

“感觉好点了吗?”她走进舱室,小心地把门带上。

我要是好了还会在这躺着吗?

“躺了一会,稍微好一点了。”我微笑着说。

“第一次乘飞艇吧?”她问,轻轻把一碗汤放在我的床头。白萝卜的味道,我没有任何食欲。

我点点头。

“你就想着,这就是妈妈的摇篮,你就跟着飞艇一起摇,就不会晕了。”

胡说。晕船是半规管的问题,这个你骗不了我。

妈妈……也许我小时候她真的把我放在摇篮里过呢。可惜那时候太小,现在想不起来了。

“咱们这趟的厨师是坎特洛特两星级餐馆里出来的,这汤真的很不错,你尝尝?”

即使现在头晕的要死,我还是习惯性地读了一下她的情绪——她是真的关心我。

我……在担心什么呢?我又不是什么冒险故事的主角,谁会关注我这个不起眼的补心者呢?

之前我和莹虫谈起来的时候,她说她在北岛有个亲戚,这次是过去找他玩的。我知道她在撒谎,她知道我是补心者,也知道我知道她在撒谎。

有一个行走的测谎仪在身边……她难道不会觉得不舒服吗?

“我一会喝。”我打算把汤拿去厕所倒掉。

“欸,”她看着我,“现在的小孩子真的是太不容易了。”

我不是小孩子。“还好吧。”

“我像你那么大的时候,我就是去同学家里住,哪怕一晚上,也会想家的啊。”她坐下,“还是说你们补心者都这么厉害?”

“有可能吧。”我说。有没有搞错,我是17岁,不是7岁!她肯定是在舞会上碰了壁,要么是没有朋友,总之她只是想找一匹马聊天而已……对吧?

她不可能是真的关心我。

“我想睡一会。”我说。

“哦,抱歉抱歉打扰了,你先趁热把汤喝了,啊。”

“嗯。”

外面的舞会上放着DJ Pon3的电音,她推开门之后还回头看了一眼。我微笑到她离开视线为止。

房间里静下来之后,隐隐约约地还能听到外面放的歌。我本来就不想去。

我现在才注意到那个汤碗放在一个奇怪的架子上。那个架子是铁丝做的,是一颗树的形状,横向伸出来的树枝下面用铁链挂着碗架子,而树底部的铁丝则辐射开来、用来保持平稳。

我见过这种架子——是在毒心老师的办公室里。他提到过,这是斑马发明的一种小工艺,只要颠簸的幅度不足以让碗碰到架子边沿,水就不会撒出来,可是现在的孩子都觉得这是小马发明的。

毒心老师……

补心者得到可爱标记往往很早,而且大多都是在第一次使用心灵能力的时候——我是在8岁。我的可爱标记是一株依米花,那是一种沙漠植物,传说它从下雨到开花只需要不到12个小时。

觉醒补心者的能力,对我来说真的算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我可以很迅速地建立连接、感知到问题的所在,从那以后我就经常安慰同学、邻居。但毕竟是毫无经验的蛮干,幸好没有碰到什么严重的事情,不然我或者被我帮助的马很可能陷入危险。

12岁那年,那个时候还没有斑马战争,也没有和平部,补心者受小马国卫生部管辖,毒心老师发现了我的能力。协商之后,我便来到坎特洛特补心者学校寄宿学习。

应该不会有马来打扰了……我把衣服脱掉。即使是现在,一年之后,背上的伤口仍然清晰可见,一点毛都没有长出来。伤口呈裂口状,现在在上面能看见一条一条脉络分明的肌肉。

倒也不是什么大事,当时那匹马跑到我面前自杀了而已。

而毒心……

我非常担心他。

除此之外……还有另一种担忧。毒心老师的心灵能力远在我之上,而如果明琪的负能量足以让他都招架不住……我去了又能做什么呢。

我一直到那天云宝告诉我,才知道原来那天在集中营里遇到的淡粉色小马,就是后来击杀刀叉国王的明琪黛西。我跟她只有一面之缘,刀叉军团的士兵当着集中营里所有小马的面……轮奸了她。后来则是她带领囚犯们乘天马车逃离,我那时坐在她后面,给她领航,但那个时候……自身都难保了,也没有关心明琪的心理……

不知道为什么,在刀叉集中营里的那些记忆好像模糊了,就好像事情并不是发生在我身上一样。我猜这也是身为一名补心者的好处之一——在试图影响其他小马的心灵之前,要先能掌控自己的心。

我缩进被窝里,伸蹄关上了灯。

 

 

 

视线所及之内一片漆黑。

我试着扭头看向周围,但发现自己做不到——好像控制不了自己的脖子一样。但是,不对,不是脖子僵住了或者被卡住了——我感觉不到自己的脖子。

不仅是脖子,四肢,翅膀,都好像漂浮在空中,什么触感都没有,试图移动它们时也没有反应。我这时才意识到我连自己到底有没有睁开眼睛都不知道。我测试了最后一样东西——心灵能力——没有用,就像我还没有获得这一能力时一样。

愚蠢,弱小,幼稚。

这些概念突然就出现在脑海里,我没有听见或者看见任何东西——但那些概念,就好像是脑海中得出的结论一样。

情绪反噬时的感觉。

但这次不一样。我从训练中知道,遭遇情绪反噬的时候,先竖起心盾,然后寻找刺激来源。而这两者我现在都做不到。

弱小。

弱小?为什么我会突然冒出这个念头?……除非这是别的什么东西。

正确。

我确认了一下我现在的处境。首先我不是在做梦,梦里我是没法逻辑思考的;而且那个东西它能直接读取我的思想,那可以考虑魔法生物……或者,不,不会。它该不会是我的里人格……

错误。

好吧,典型的补心者会想的问题,我怎么证明我现在没疯?我怎么证明这不是我想象出来的?我怎么证明我不是泡在营养液里的大脑?我怎么证明我不是哪个低俗网络小说里的人物?

莹虫是夜之卫队的补心者,刚刚休完假期,现在自愿来到北岛负责临终关怀的工作。

你他妈谁啊?

莹虫知道。

好……等我醒来的时候肯定得找莹虫问一问了。可是……为什么找我?

明琪黛西。杀了她。

凭什么?而且为什么让我来?还有,明琪她杀了刀叉,我哪怕真想杀她我也打不过她啊……

推一把。

用补心者的能力引导她自杀吗,似乎是所有魔法生物共同的弱点……等等,不,绝对不可能,你谁啊,老娘凭什么听你的。

建议,不是命令。

给老娘滚!

沉寂了一阵子。他应该……走了,对吧?我是在梦里吧?

两只萤火虫。

然后我就醒了。

thumb_up 3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Post your comment after logging in.

Channels including 文章
  • FOEtale

    Haiter

  • Shipping♥CP合集之其他小马CP

    DreamsSet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