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八重樱
八重樱Lv.1
Earth Pony
短篇原创
R
Completed

八爷(铁马星河二次同人)

This is an original work. Forwarding should be allowed by author first.

八爷

chrome_reader_mode 2,501 event 12 days ago thumb_up 4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11 forum 0

八爷擦了擦他的前蹄。

 作为一名医者,他最喜欢的便是在进行一场酣畅淋漓的外科手术后充满仪式感的擦擦前蹄,一并将熏着血腥的蹄套扔到一旁。

 不过说他是医者,他又留着一副痞里痞气的莫西干头,眼镜虽是镶着斯文的金边,里面的眼仁儿却是倒吊成一个三角儿,凶神恶煞,杀气凛然;说他不是医者,他却又有着回春妙蹄,只要钱到位,死马也可医成活马。

 八爷的名声无马不晓,中心城的黑道白道都要敬他三分,一名江湖郎中自然没有这般能耐,而八爷的另一个身份便是…

 “感谢八爷救命之恩…”病榻上的雄驹强撑着抬起斗大的脑袋,抖筛子似的摇起了前蹄。

 “丢死马了,眼睛瞪得和牛蛋似的,大老爷们儿唧唧歪歪,话说你知道谁要杀你吗?钱多多。”

 “金川财阀…马萨伊尔?”

 “你这不是很懂吗,你挡了他的道儿,自然要挨枪子儿。”八爷不耐烦道。

 “这…我什么时候出院?”

 听到这里,八爷噗嗤一笑,蹄里的活计也慢了下来:“五分钟后我送您,我这儿一条龙服务,遗言?”

 “慢着!”

 “我看着表,嘿——”

 钱多多慌忙起身,腹部的剧痛却绞的他动弹不得:“我给你很多钱了,钱,我全给你,全都给你!我还有我的女儿…”

 “有些东西可是钱换不来的,比如…友谊,你知道我和马萨伊尔的交情吗?”八爷一边说着,一边拿起了一根粗壮的针头,随着活塞的抽动,里面黄澄澄的液体也滋出了半米,“他是我的并肩子。”

 “我钱多多叱咤商界多年,问心无愧,你们早晚会受到制裁,云宝黛西她们已经注意到你们了…你们的死期不远了。”钱多多大气一喘,死期将近,他倒好一个大义凛然了起来。

 “哦?实际上她们一直对我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你知不知道‘阴阳’,黑道和白道相生相依,就像动脉和静脉,九年前抗煋战争的胜利还不是有我们黑道一份功劳苦劳?”

 “还有两分钟,对了,来来来,刚才是他朝你肚子上打了一枪吗?”八爷一面说着,一面示意一名喽啰走了过来,而钱多多定睛一看——正是半小时前袭击他的那杀手。

“你们…”钱多多脸色顿时吓得煞白,他没想到自己竞被这文弱医生摆了一道儿。

“唷,你喜欢喝草果汁吗,甜草果园的苹果汁?”还未等钱多多回答,八爷已经将针头扎进了他的静脉中。

钱多多的面容缩水海绵般扭成了一团,急性败血让他的体表迅速浮肿了起来,血栓堵塞了他的动脉,他的每一次呼吸都在做着无用功,他声嘶力竭的喊叶着,不过声音也变得皱皴巴巴。

五分钟。”八爷打了个哈欠,将怀表阖了上去,他的脸上却丝毫没有负罪感。

对他而言,收钱消灾与替友出头是两码事,一码归一码,两不相干。

“丢死马咯。”八爷将钱多多浮肿的尸体搂在了怀里,像是跳着蹩脚的拉丁,狞笑的陆马挪挪碎步便将他径直扔出了窗外——窗户是碎的,因为他扔出去过不止一具尸体,而环形山的居民们也习以为常声,在肉体与金属碰撞的巨响过后,陆行艇的报警声也嘈杂了起来。

窗外的天幕一片乌蓝,灯红酒禄的中心城容不得芊颗虽星的放肆,哪怕是皎月的先辉乜在夜景之下黯淡了姿色。

“八爷,那云宝黛西正在往这里赶。”喽啰跑断了腿,上气不接下气。

天王盖地虎,入了我的堂口她插翅难飞。”

“额…回八爷,可她本来就会飞啊。”

“闭嘴,我说她不能飞就不能飞,哪里轮到你这崽子插话?”八爷狠狠一拍桌子,喽啰打了个激灵,低下头来战栗不止。

其实八爷早就知道黛西她们要来劈友,他自然可以准备火海刀山亲为她们洗尘,不过这会坏了他们的大计,其实作为黑帮能知道军方的行动部署也并非匪夷所思,军方在他们这边安了金蹄子,他们自然也在军方那边安了金蹄子,黑道与军方心照不宣罢了。

“麦克锥尔那边可讲数好了?”

这一次喽啰长了心眼,他低三下四答道:“回八爷,麦爷会全力支持我们,那边名叫席拉的小雌驹会拾我们提供情报。”

“那些佛爷文雀儿呢?登梯子了?”

“回八爷,他们搞到的陆行艇都交到了咱们帮的蹄上。”

“好。”

“八爷,瓢把子那边呢,咱这可是一枪药的事。”

“不是你这芽儿该问的,你的问题是不是有点多?”

“小的不敢…”喽啰跪在了地上,豆大的汘珠断了线似的滴下。

八爷早就知道这喽啰是军方那边的金蹄子,不过留着他这条命其实也是留着与军方他们斡旋的余地,毕竟云宝黛西和草果嘉儿都不是好惹的茬儿。

“小八,别来无恙。”彩虹鬃毛的天马突然出观在了八爷身后,敢直呼八爷名讳的,整个中心城算上那三位俊俏公主,不过十匹马尔。

 “并肩子你踩宽着点,再进去叮是条子扫,片子咬。”八爷冷笑一声,右蹄的机械臂也化怍了一把脉冲枪。

“别以为我会扯呼,你们串蔓子的勾当嘉儿早就调查的一清二楚。”云宝走上前,鼻子喷出的热气在空中聚成白花花一团。

我们‘血蹄帮’在这地头安窑立柜,条子们与我们也没结梁子…”

“废话少说。”云宝伸出离子光刀,炽热的火焰将八希的脖颈烫出了一条黑钱。

“动一下片子,星光熠熠的瓢可就要开花了。”八斧将雪茄柱光刀上一蹭,沉稳地塞进了嘴里。

“什么?”

“那么你以为观在的友谊大学校长是谁?”

听到这里,云宝黛西怔在了原地,她的思锥向来直来直去,遇到这样的麻烦,她的脑海中已是一片乱麻

“不过我既然把这些事告诉了你,你觉得自己还能走吗?”八爷冷静地挣脱了云宝的束缚,他散起步来,于窗边驻足——并没有马去管钱多多,他们连多看一眼也不想,他孤零零挂在陆行艇上,鲜血淌了一地。

“指令‘疯房子’。”

四面而来的纳米虫围墙顿时如牢笼一般将云宝彻底困住,但她已经放弃了抵抗,她只觉得自己已经变成了一颗棋子,致命的棋子。

嘉儿,萍琪,暮暮,小蝶,瑞瑞,星光,坦克,闪电飞马队的各位…”云宝喃喃自语道,她蹲坐在了牢房中,往昔种种浮现在她的眼前,她脸上一切骄傲都蘸着回忆化为了乌有。

八爷擦了擦他的前蹄。

注:

并肩子:朋友,哥们

天王盖地虎:详见《智取威虎山》

堂口:地盘

崽子:喽啰

劈友:打架/找茬

金蹄子:金手指,泛指内鬼

佛爷/文雀:盗贼

登梯子:带来礼物

瓢把子:帮派头目

一枪药:只有一次本钱,没有后退余地

芽儿:小火汁

片子:刀

并肩子你踩宽着点,再进去可是条子扫,片子咬:朋友你悠着点,再往前走就用枪扎你,用刀砍你。

扯呼:退缩

串蔓子:买卖军火

安窑立柜:建立根据地

结梁子:结仇

thumb_up 4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file_download share

Post your comment after logging 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