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LightningThunder惊雷啸啸
LightningThunder惊雷啸啸Lv.5
UnicornSupporter
长篇原创
R
Updating

日月同辉

This is an original work. Forwarding should be allowed by author first.

第六章 乱世

chrome_reader_mode 8,420 event 16 days ago thumb_up 9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40 forum 0

自小马历史大变动的那一天起,已经过了一个月了。

 

神奇的是,这一个月来,南狰国和北狞国相安无事,各领地内也没有再发生大屠杀的悲剧。狰和狞似乎真的要和小马们和平共处了。

 

因为狞似乎心里有自己的算盘,而且她的处理方式也非常迅速地就让小马们接受了,那匹独角兽代理已经派小马将狞的统治主张下达给了北狞国的其他城镇,在传信使者的解释下,那些受到迫害的小马虽然不是很敢相信狞这么快就把他们原来的生活还给了他们,可是看到现在统治他们的依旧是小马,他们悬着的心就有些放松了。很快,北狞国的小马们就回到了原来的生活,不同的是,在此之前他们需要先修复那些被破坏的基础设施。

 

至于后续独角兽代理又请回了白金公主和智者克罗佛,把统治权交给她们一事,在此就不过多赘述。总而言之,北狞国现在井井有条,一切都朝着有利于小马的方向发展,至少表面看起来是这样的。

 

而背后涌动的暗流,只有那头隐蔽在丛林中的城堡里的大蜥蜴才知道。

 

而南狰国,还远远没有到安定的地步。

 

这一个月里,狰走遍了他的领地,向每一个他能找到的小镇和村落传达他的命令,那就是还给小马们从前的生活,只要小马们不要来招惹他,他就不会无故虐杀小马们。与小马们共处一个月,狰能感觉到心里某个坚硬冰冷的部分正在慢慢融化,尽管这感觉十分陌生,但他还是知道,这是曾经属于贝恩的东西。小马之间和睦的气氛正在唤回他抛弃的过去。

 

当然,此行他带上了那匹橘色的雌驹,不得不说,她做的糕点真的很对狰的胃口。习惯了小马们松软温热的食物,他可以肯定,再让他“重温”过去的食谱他一定会疯掉的。他也问清了雌驹的名字,柔美甜云,每次看着她做糕点的温柔神情,狰都会有一种错觉,仿佛她蹄下的面团不是面团,而是她可爱的孩子。当然,这些出自甜云蹄下的“孩子”总能给他不一样的体验,但毫无疑问,无论是什么样的体验,他都没有办法拒绝。

 

自己似乎和以前不一样了呢。但是狰并不排斥,甚至还有点喜欢现在的自己。至于自己到底是哪里和以前不一样了,他也说不清楚,只是知道,他特别珍惜看着甜云做糕点的每一秒。看着她为自己忙前忙后的身影,自己在莽荒里积攒的戾气都会不自觉地减轻几分。透过那个橘色的曼影,他隐约看到了,一个心心念念的故人。

 

他每天都渴望和甜云讲话,喜欢看她甜甜的笑。这么长一段时间的接触,甜云对他的抵触感已经大大减少了,他现在甚至敢伸手去摸她云一般蓬松的鬃毛,但这总会惹得她生气。但即使是生气的样子,也依旧让狰看傻了眼。

 

他也曾和甜云躺在草地上看着星空,然后漫不经心地和甜云说出了他的故事。甜云默默听完后,没有说什么话,却主动靠得更近一点,温柔地摸着狰的脸。她甚至还主动拉起狰的手放在自己的鬃毛上,狰相信,自己永远也忘不了那个夜晚,那是自己此生从未有过的体验。他看着熟睡在自己臂弯里的小马,感受着喷在他身上浅浅的鼻息,满意地叹了口气。

 

自己到底对甜云产生了怎样的情感啊?这么复杂的情愫,他既不知道怎么说,也不好意思说出来,那就把它埋在心里变成美好的秘密吧!

 

但是命运似乎还没和他开够玩笑。

 

一个月的时间,他们已经接近了南狰国的东部边境。当他和甜云在残破的小镇面前驻足时,他的独眸微微收缩了一下。

 

这里是他在小马国大开杀戒的第一个小镇。

 

走进小镇里,狰感受到的就是死气沉沉,那些在大屠杀中幸存下来的小马此刻诚惶诚恐地匍匐在地,生怕一不小心惹怒了这位恐怖的存在,又一次招致灭顶之灾。

 

狰看着面前这些为数不多的,害怕得什么都不敢做的颤抖的小马,心里生出了一丝不忍。真是奇怪,和小马在一起的这段时间让他产生了很多以前绝不会有的情感。他简单地把他的命令传达一下,然后突发奇想,何不让甜云为他们做一些美味的糕点来安抚他们呢?自己确实给这里的小马带来了难以数计的伤害。

 

于是他俯身和甜云商量了一下,甜云很爽快地答应了,她最喜欢的就是用自己的蹄子做出能够安慰受伤心灵的糕点来。狰咧开嘴微微笑了下,然后就僵在了原地。不知从何时起,他就已经在莽荒残酷的生活中,完全忘记了笑是什么样子的。他不由得看向了那橘色的曼影,就是这匹可爱的小马,正在帮助他重新变回贝恩,那个还有妈妈的贝恩。

 

狰很识趣地退到了一旁隐蔽的角落,避开那些小马们。如果甜云安抚她们时,自己还在旁边看着,恐怕再好吃的糕点对他们而言都是味同嚼蜡。

 

他还是随意找了个地方躺下,品味着和甜云在一起的点点滴滴,不知不觉就坠入梦乡

 

梦里,他本来是和甜云在一起的,不过甜云说她要去找点原材料做糕点,自己先离开了,留下了站在原地等待的狰。可是过了好一会儿甜云都没有回来,正在他着急时,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便从远处传来,但又戛然而止。他的心里咯噔一下,随即疯狂地展开他的精神力去寻找甜云,同时声嘶力竭地呼唤着甜云的名字,以期望得到甜云的回应。

 

然而甜云没有回应,他脑海里的全息地图里也没有那个可爱的橘色身影。

 

天空似乎垮塌下来压住了他,他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起来,怎么办?怎么办?甜云在哪里?她出事了吗?

 

求求你,求求你,千万不要出事啊,我不想失去你啊!

 

狰瞬间惊醒过来,这才发现自己已经出了满身的冷汗。正当他挣扎着起身要去寻找甜云时,一匹他不认识的小马走了过来,端着他熟悉的糕点走了过来。

 

“尊敬的暴君殿下,这是甜云小姐为您准备的糕点,请您慢用。”

 

一听到甜云的名字他就放松下来了,然后抓起一个糕点正要往嘴里送,突然想起了甜云,随即漫不经心地问道:“那甜云现在在哪里呢?”

 

“哦,甜云小姐正在给其他小马发糕点呢,她怕您饿了,先让我拿过来而已。”

 

狰点点头,刚要把糕点往嘴里送,但是就在离嘴一厘米的地方停下了。他敏锐地捕捉到一些异常,空气中的有一些很不安分的精神波动,而面前这匹小马的精神波动自从他提到甜云后也有些紊乱起来。

 

但他可以理解成这匹小马是因为害怕才会有这样紊乱的波动,至于不安分的波动,应该是其他小马还没有从恐慌中稳定下来。

 

和甜云在一起久了,他也愿意和甜云一样,把事情往好的方面考虑,所以他也没有习惯性地把精神力伸展出去。

 

“怎么了吗?暴君殿下?您怎么还不吃?这可是甜云小姐准备的糕点啊。”那匹小马局促不安地用右前蹄摸了摸左前蹄,不时瞄了瞄停下动作的狰。

 

“怎么?我看你好像很想让我赶快吃下这糕点啊。”

 

“啊,哪有……暴君殿下请随意吧……”小马赶忙低下了头,好掩饰自己紧咬的牙关。

 

“你怎么还流汗了?和我呆在一起没必要这么紧张,我已经向甜云许诺过不再随便杀小马了。”

 

“哦哦,好的……暴君殿下。”小马的头越发低下去,都快和他的胸膛贴合在一起了。这下就算狰想往好的方面想也没办法了。这匹小马太紧张了,似乎是带着什么目的来找自己的。

 

正在狰开始怀疑之时,从拐角处传来了甜云撕心裂肺的喊叫:“不要,不要吃下去!”

 

狰瞬间展开精神力之网,一下子就捕捉到了那匹心心念念的小马……还有追在她身后几匹凶神恶煞的公马。此刻的甜云满身淤青,腹部还有一个触目惊心的创口,她惊恐地看着越追越近的小马,绝望地用最后的力气逃跑,希望能再靠近狰一点。

 

离甜云最近的公马一跃而起,扑倒了甜云,狠狠地一蹄子打在甜云的脸上,甜云的脸瞬间就糊满了血。

 

那公马继续一蹄一蹄地砸在甜云的脸上,后续赶来的公马也加入到殴打甜云的队列中,嘴里还恶狠狠地重复着“叛徒!”

 

狰的怒火一下子就被点燃了,大吼一声:“甜云!”随即迈开大步就往甜云所在赶去。可是身后那匹小马突然的暴起让他不得不警惕起来,他的精神力准确地预测出了他的动作,所以狰一个回身,躲过了他的攻击。他竟然想把糕点塞进自己的嘴里。

 

小马落地后微微有些喘气,那是长时间处于高度紧张状态以及突然的剧烈动作所致。他略微理顺气息,然后就开口叫骂道:“该死的怪物,杀害了我们那么多同类,你和那个叛徒都要死!”

 

狰的气息一下子就阴冷了下来:“你可以骂我,但是我不允许你骂甜云!”

 

那小马阴阳怪气地冷笑两声:“她?和小马族最大的仇人同行,难道她那么快就已经忘了那些猩红的日子了吗?我们不会接受这种忘记深仇大恨的同类的!你说你答应她不再杀害我们?真是可笑!你以为我们会相信你吗?如果我们相信你的谎话,怎么对得起游荡在这片大地的那么多孤魂!”

 

狰现在不想理会他,他只想早点赶到甜云身边救出她,于是释放一个强力的精神动乱,让所有的小马都陷入精神恍惚状态,然后大步跑向了甜云身边,一把扫开所有站在她身边的小马们,满身血污的甜云一下子就映入他的眼帘。

 

他颤抖着跪下来,轻轻地抚摸着甜云的鬃毛。她的鬃毛因为血污的凝结已经不再柔软,他的爪子总被数不清的打结缠住。再看看甜云满布伤痕的身躯,他就止不住地心疼。

 

“甜云……甜云……快告诉我发生了什么?”狰带着哭腔颤抖着问道。

 

甜云艰难地睁开了眼,看到了平安无事的狰后如释重负,然后颤抖着伸出她的蹄子,狰连忙一把抓住。甜云用尽最后的气力,艰难地开口说道:“他们……想害你……我没答应……他们就把我打了一顿……答应我……不要恨他们好吗……仇恨的锁链一旦接上……就无法解开……这是两个种族之间的悲哀……狰……谢谢你……喜欢我做的糕点……”言罢,甜云就闭上了眼,一滴晶莹的泪缓缓滑过她的脸。

 

狰慌了,他爪子里的蹄子开始变得软绵绵的,然后无力地滑脱。

 

“甜云!!!!”狰撕心裂肺地吼道。此刻他的怒火已经将他的精神力燃到顶峰,他强盛的精神力碾碎了这些殴打甜云的小马们,然后一口吞下所有的灵魂,复杂但是却足够完整的信息在他的脑海里炸开:


当甜云端出热气腾腾的糕点吆喝大家来吃时,几匹神情神秘的小马们悄悄地找上她,将他们的计划告诉了她。原来他们看出狰对她有着绝对的信任,所以绝对不会怀疑她端去的食物。因此,他们只需要在糕点中下剧毒,就可以轻易除去这个虐杀小马的魔头。


甜云大惊失色,连忙挥挥蹄子拒绝。“你们没有接触过他,所以对他认识不够。我承认他确实犯下了滔天大罪,可是他今天这暴虐的性情是有原因的。如果不给他赎罪的机会,怎么帮助他重新开始?我相信他,他一定能成为一个对小马友好的统治者……”


为首的小马暴怒地一挥蹄子打断了她:“住嘴!你为什么要帮他说话?难道他杀的小马不够多?还是你已经忘记了他的罪行?你相信他,可能需要付出的代价只是你个人的生命。可如果我们相信他,需要付出的很有可能是全小马的未来!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我们不能把小马族的希望押在一个独眼怪物身上!”


甜云难以置信地摇摇头:“你们怎么这么不可理喻?仇恨的链条一旦连上就无法砍断,你们就没想过,万一你们今天没有杀死他,他肯定会杀了你们,那你们的子子孙孙都会被这锁链束缚,永生永世无法挣脱。”


那匹小马不再说什么,只是一脸阴翳地死死盯住甜云。甜云有些害怕了,不自觉地往后退了几步,警惕地说:“你们要干嘛?”


那匹小马突然一声暴喝:“拿下这个小马族的叛徒!给她一点教训!”于是,一众公马黑压压地朝甜云逼近,甜云被逼到了墙角,再也没有退路时,其中一匹小马突然暴起,恶狠狠地朝着甜云的侧腹踢去。甜云惨叫一声,剧烈的疼痛一下子就让她失去了意识。然后,这些疯狂的小马对着倒在地上的甜云一顿殴打……

 

后来他们商议后决定,由为首的小马给狰送去致命的糕点,时机不对如果能够强行塞进他的嘴里那就这么做,一旦成功他们就是小马国的大英雄了!

 

但是他们都低估了甜云对狰的关切,这给了甜云难以想象的力量。她很快就清醒过来,然后找准时机趁看守的小马一分神,立刻纵身而起,用尽全身力气提醒他注意,可是很快她就被追击而至的小马扑倒了……

 

狰掐断了记忆的最后一点信息,他不想重温让他伤心的事情。

 

他伤心地看着地上甜云残破的身躯,经历了内心长时间的斗争,他最终做出了决定。他张开嘴,小心翼翼地把甜云的灵魂抽取出来,但控制住了自己的吸收能力。这是他第一次细致观察灵魂的形态,多么纯净洁白的光团啊!就像天上最甜美的云朵一样,和你的名字一样。然后,他把这团光球小心地移入自己的脑海里,这样,他就能继续和甜云在一起了。

 

他闭上眼感受着那个漂浮在自己识海中洁白的光团,这是他污浊昏暗的精神世界里唯一的光。甜云,我会保护你一辈子的,这个承诺直到我死才结束!我的一切美好只与你有关。至于你说的仇恨锁链,我已经答应你,不再滥杀小马了,我就一定会遵守的,但是那些伤害你的小马也要付出代价!放心,我已经想到除了杀戮之外的第二条道路。

 

狰收起脸上的温柔,然后一个闪身抓来了激进分子的为首小马,从精神上奴役他。看着面前这个向他下跪的仇人,他冷笑道,然后命令他去将剩下的同伙全部清理干净,就用他们想要毒害他的糕点。清扫结束后,这匹小马就是狰在这里的代理人。

 

小马点点头然后离去,他将坚定地执行主人下达的命令。狰则小心地抱起甜云的尸体,走出了小镇,将她葬在了一处风景优美的山坡,从这里可以清楚地看见每天的云卷云舒。

 

狰继续他的旅程,只是从和甜云结伴变为了孤身前行。

 

剩下的旅程,但凡对他有敌意的小马都被他变成了自己的奴隶,这些奴隶成为了镇压其他反对狰的小马主要力量。

 

此行过后,再也没有敢反对狰的小马了,有勇气的小马已经近似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了,他们的“勇气可嘉”给了其他小马沉痛的教训。所以,南狰国现在也逐渐趋于稳定,狰确实给了小马们从前的生活,他们开始将工作重心放在重建家园上来。

 

似乎,一切就这么结束了,狰靠着暴力镇压和威慑控制住了局面,狞则是凭借着完美的行政安排达成控制的目的,同时消失在其他小马的视野中。但是故事真的有这么简单吗?

 

接下来的故事就是所有的统治阶级都不可避免的欲望。

 

正所谓利欲熏心,又所谓欲壑难填。当狰开始品尝到权力的甜头时,他开始疯狂地压榨其他小马们,好不容易有一点恢复起色的南狰国开始陷入水深火热之中。小马们为了满足暴君的贪欲,不得不过上饥寒交迫的日子,为了填饱暴君永远都无法满足的胃口,他们被强迫为暴君建造华丽的宫殿,每天都要给他供上数不清的物资,可他们都知道,区区一个独眼怪用不了那么多物资,他只是搜刮所能搜刮的油水,将小马的血肉换一种形式吞进肚里,当然,现在暴君的肚子就是那个铜墙铁壁的要塞,他所有的精神奴隶都驻守在要塞周围,他自己则安稳地在富丽堂皇的宫殿里享受着从南狰国各地搜刮来的新奇事物。

 

很快,没出几年,狰就无法再满足于南狰国的小马提供的那少得可怜的物资。他把目光投向了北狞国。于是,独眼暴君率先撕毁休战十年的条约,向黑鳞主宰的北狞国发起了进攻。白金公主并不想伤害同类,她知道战争的真正祸源是那个贪得无厌的独眼怪物。为了保全那些被暴君强迫发起战争的小马的性命,她采取了只防守不进攻的策略。双方久持不下。

 

关键时刻,狞出现了,当她从丛林里走出来,出现在皇宫的那一刻,所有小马都惊讶地发现,她的实力有了极高的涨进!

 

狞一个瞬移就来到了狰所在的大本营,只一个照面就将狰击伤。狰害怕极了,他通过榨取大本营中其他小马的精神力来达到能够击退狞的力量,然后狼狈地带领大军逃出了北狞国。

 

此战之后,狞继续消失在丛林中,而这一战让狞赢得了极大的爱戴,因为她仅凭一己之力就结束了这场突然的战斗,至于她在丛林中有什么奇遇,他们已经不关心了。恰当的时机,让狞用自己的行动彻底消除了所有小马对她的顾虑。狞在消失前告诉白金公主,如果狰再度来犯,可以没有顾虑地击杀那些精神奴隶,因为无论能否逃脱控制,他们对这个世界而言已经是死马了,所以,这样击杀奴隶时他们就不是在残害同类,而是给那些饱受折磨的小马以解脱。

 

狰回到了南狰国,开始疯狂地进行修炼,最快的途径就是大肆击杀小马,可那样一定会引发大规模的暴乱。所以,他便以派奴隶们定期为他抓来一匹 “有罪”的小马,无论罪名是什么,然后由他亲自行刑。小马们又活在了新的恐惧中,生怕某一天就会被那些暴君的奴隶以莫须有的罪名抓走,成为他修炼的资本。

 

但是,狰最大的问题并没有解决。他的寿命不是无限的,换言之,他变强的时间是有限的,想要在有限的时间借助有限的资源去触碰无限的实力,显然无异于天方夜谭,况且他的对手也在不断变强。这是一个复杂的追击问题。

 

那么就只剩下几个比较荒唐的答案了。一个是杀光南狰国所有的小马以疯狂地提升自己的实力,但这样的方法即使最后战胜了狞,他的胜利也是没有意义的。他可不想守着一片荒无马烟的废土作为领地。还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尽可能延长他的寿命,最好能够达到永生的地步。

 

虽然第二个答案更加荒唐,但是相比之下他更愿意选择后者。所以,他又一次动用自己的权力,让领地里的所有小马都去搜集小马国内有没有关于永生的信息。

 

虽然不抱希望,但没有管束的权力的确可以让狰为所欲为。

 

往后的年岁里,狰也不敢发动大规模的战争,他害怕再次见面的狞已经有了远超他的实力。所以,他只能时不时骚扰北狞国的边界。而驻守边界的独角兽们放下顾虑,痛击狰的精神奴隶们。双方僵持不下。

 

七十年后的某一天,事情终于出现了转机,僵局裂开了一丝裂缝。他的奴隶抓住了一个在南狰国边界游荡的妖精。被带到已经垂垂老矣的狰面前的妖精只是略一感受,就知道自己在这个老家伙面前没有任何胜算,所有他用一个狰渴望已久的消息作为换回自己性命的筹码——永生咒!

 

妖精的确会永生咒,那是他们族里上古的传承,但他岂会如此轻易地交出这样重要的东西!他给狰的不过是一个能够短暂延长寿命的咒语,而且副作用极大。老家伙的脑袋哪有年轻妖精的好用?

正当妖精洋洋自得,期待着从狰的口中吐出释放他的命令,狰却一声不吭地碾碎了他的脑袋,然后直接从他的灵魂中读取到真正的永生咒。现在的他除了自己,还能相信的就是自己的奴隶和尸体,这是数十年的统治生涯教给他的最宝贵的经验。他已经不再是原来的狰了,他重新变成了新的存在,独眼暴君。现在的他,很可能早已经忘了甜云是谁了,甜云的灵魂,孤零零地漂浮在他越发污浊的识海里已有数十年之久了。这数十年来,暴君从未问津过那一处角落。

 

永生咒需要外在的介质,所以暴君选择了皇冠。他下令让最优秀的工匠为他打造一顶最奢华的皇冠,历时一个月,这个能够帮助狰成为永生永世的暴君的宝贝终于交到了他的手上。为了避免这顶皇冠被其他有心人拿走,暴君又从那个精灵的记忆中读取了能够巩固永生咒的辅助咒语,同时还设定只有自己能够拿下那顶皇冠。

 

于是,南狰国的暴君在那一天迎来了新生,他剩余的生命被无限地拉长了。这也就意味着,南狰国的小马以及他们的子子孙孙都将永远活在被暴君统治的恐怖之下!

 

……

 

几乎是和狰得到永生的同时,一直在潜伏在丛林中的城堡里的狞也缓缓睁开了闭上了七十年的眼眸。她长舒一口气,站起来活动了一下二十年来没有活动过的身体。

 

“终于吸收完了,这丛林里蕴藏的巨魔力之源竟然如此庞大,当初我只是吸收了百分之一就能超越狰那家伙,现在我的实力不知道能不能秒杀他呢?”正当她打算释放一个超远距离瞬移魔法时,识海中一个奇怪的光团吸引了她的注意力,她将心神沉入其中,片刻后回到现实中,一脸惊异:“原来这股魔力之源是上古时期妖精族某位大能留下的魔力碎片,经过长期的吸收才达到了今天的规模。而且,最让我开心的就是,这里竟然有他留下的永生咒!!是啊,我吸收了七十年,估计也命不久矣了,好怀念自己曾经光滑细腻的脸庞啊,还好,至少我不会再继续衰老了,以后再看看能不能找到逆生咒之类的魔法变回来吧。”

 

狞也不约而同地选择皇冠作为媒介,不过她直接施展意念具象咒语直接变出一顶来。戴上的那一刻,狞一下子就感觉到身体的老化被暂停了。当然,和狰的想法一样,她也加上了其他辅助咒语以保证这个皇冠只有自己才能拿下来。现在没有寿命的后顾之忧,狞自然要去做一些她早就应该做的事了。

 

“已经这么多年没有出现在小马们面前了,不知道他们还对我有印象吗?不如我先去魔法学院看看吧……”一声轻微的爆鸣,狞就消失在城堡里了……

 

黑鳞主宰回来了!自那一场大战之后,她就再也没有出现过。白金公主早已经把权力交给了其他有能力的小马,而年轻一代的小马真的对狞没有印象,只是从父母口中知道有这么一位主宰存在。

 

现在,北狞国的小马们也迎来了他们新的命运。没有谁能够逃得过权力的诱惑,狞七十年前的布局只不过是骗取了小马们的信任,让她有足够的时间吸收魔力之源。现在,她开始做着和狰一样的事,只不过迟到了七十多年罢了。不同的是,她清楚无节制地压榨小马会引起大规模的暴动,所以,她并没有像狰那样过分,小马们平时的生活只是多了几分痛苦。

 

但无论如何,小马国的所有小马,无一例外都在狰和狞戴上永生的皇冠后,陷入了永世的痛苦中,无论是狰和狞的压榨,还是南狰国不时发动的战争和北狞国的自卫战。

 

又一个长达数百年的乱世,正式开始。

 

thumb_up 9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file_download share

Post your comment after logging 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