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笔墨纸剑
笔墨纸剑Lv.3
Unicorn
长篇原创
R
Updating

铁马星河

This is an original work. Forwarding should be allowed by author first.

序章 第二节 卒7进1

chrome_reader_mode 3,101 event 16 days ago thumb_up 15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81 forum 0

“唉,不过你要是匹天马就好了,我一定会将你培养成整个学院,不,整个小马国第二忠诚勇敢的战士——”黛西站起身来,她一只前蹄紧握于胸前作演讲状,另一只前蹄则向后摆起如鱼尾,极富穿透性的女声从她上撇的嘴角中滔滔涌来,她那夸张的动作像极了皇家花园里健美的雕塑。

“只可惜独角兽和陆马学员不归我管,姑娘,”说到这里,黛西稍显沮丧的垂下了头,但她很快又爽朗地笑了出来,“不过呢,就算你成为不了一名优秀的星舰伞兵或者飞行员,你也一定可以成为一名优秀的陆战队员,加油了,好姑娘!去二楼报道处领取你的院服吧。”

“遵命,长官!”我再次向上校行了个军礼,将那笺信封仔细收好后,我的步伐也变得轻盈了许多,因为正值开学季,教学楼内亦是比肩继踵,不过往来的马群却顺着走廊井然有序的分成了两边,丝毫没有拥挤的感觉。

鎏金的阳光透过走廊两侧各色的水晶窗化作了一地斑斓逶迤的碎影,穿过走廊便来到了大厅,学院大厅呈卵圆状,火焰般的花纹游走在它那金灿的理石地板上,俯视而看好似一颗硕大的凤凰蛋,两道云纹旋梯自大厅两侧伸展而出,如同米色的藤蔓般蜿蜒而上,两道旋梯之间则是一扇巨大的全息屏幕——那上面正播放着军事学院今年的招生宣传视频:《铁马星河》。

望着那如深海巨鲸般在夜空游弋的星舰,巍峨的崇敬之情也在我心中拔地而起。

——暮光沉沦之处,必有星河闪闪其中,铁马倥偬,星河如梦。

笃定思绪,我踏上了旋梯。

旋梯的角度设计的十分精妙,每一步都会给马以不同的感受,前一步方才觉得身轻如燕,后一步又会有一种莫名的踏实感,恍惚之间,我已经走上了二楼。

新生与老生其实很好辨别,倒不是他们气质截然不同,而是因为新生们得到了梦寐以求的院服往往会如获至宝的将它们穿在身上,但老生们则更倾向在课余时间穿着便装。

不过我在二楼却没看到一名新生。

——上校的面试这么简单,怎么会有马过不了呢?

我百思不得其解,按照APP的指示,我在一处雕花金丝楠木门前停下了步伐,这里大概就是登记处了。

礼貌性的敲过了门,一阵罗绮般细腻丝滑的女声便从门的另一侧慢条斯理的传来——那声音从容之中带着些许华贵,好似在阳光下微微融化的金箔巧克力。

“先生请进。”

怀着三分不解七分好奇,我缓缓推开了那扇木门,而门内,一匹戴着眼镜的雌驹正端坐在办公沙发上,只见她衣香鬓影之间,珠围翠绕,正可谓林下风致,但她又没有丝毫的架子,看起来更像是个邻家大姐。

“我叫瑞瑞,少校瑞瑞,哦…真是冒犯,没想到你是个漂亮的小姑娘,”瑞瑞将眼镜摘了下来,她白皙的面庞上半是欣喜半是惊疑,她显然有些难以置信,“黛西负责了两天的面试,你是目前唯一一个在她蹄下合格的小马,我还以为你是像雪花哥那样五大三粗的雄驹呢…见笑了。”

按照程序下一步便是领取我的院服了,但这间屋子里除了瑞瑞和她的全息平板以外什么也没有。

——院服被领光了?真够倒霉的。

瑞瑞仿佛看透了我的想法,她用前蹄捂住嘴巴礼貌地笑了笑,随后走到了我的身旁轻柔抚摸起了我的长鬃。

“真是件艺术品呢,要是没有那场战争我一定聘请你来当我的礼服模特,说起来我也好久没有做过礼服了…”瑞瑞的语气由轻快逐渐过渡到了凄伤,她一边说着一边用浮空术从抽屉里拿出了一把干净卷尺。

听到了前辈的夸赞,我的心中自然如吃了蜜糖般欣喜滋润,但看她有些悲伤,所以我只是保持了沉默。

“抱歉。”瑞瑞优雅的舒了口气道,在雪青色的魔法荧光下,卷尺紧紧贴住了我的肌肤,虽说勒得我有些胸闷,但力度却拿捏的恰到好处。

“稍等。”瑞瑞迅捷地坐回了办公沙发上,她点击起了屏幕向上面中输入了一组数据,我猜那应该是我的胸围臀围一类的,不过我并不感兴趣。

细碎的阳光披在她那宝石般的卷鬃上,虽说她已年近四旬,但毕竟美貌如佳酿美酒一般,经过了岁月洗礼才更加富有韵味。

——嘀——

一阵机械音过后,一盏青色的化妆盒似的圆盘从电脑中弹了出来——那盏圆盘只有蹄口大小,光洁的外表与圆润的外形让它看起来十分养眼舒适。

“试一下吧,这个智能系统叫做欧泊,她就是你的校服,把她放在胸口就好。”瑞瑞不露牙齿的微笑了起来,她的杏眼也随之眯成了一条缝。

我将信将疑的用浮空术将欧泊佩戴在了自己的胸前,而就在她触碰到我胸口的那一刹那,无数气泡般的材料从她的四周喷涌而出,那些浅灰色的气泡瞬间覆盖了我的全身,直教我痒得快要笑了出来。

“跳一下,我的姑娘。”瑞瑞挥了挥前蹄,而我也遵循着她的命令高高的跳了起来。

随着我的起跳,那些覆盖着我全身的气泡在一瞬间噼啪爆裂,气泡底下,已然是一件浅灰色的紧身衣——这件衣服通体由六边形的模板拼接而成,看起来如同蜂巢一般,触感则像极了凝胶果冻,虽说看起来闷得慌,但实际上却十分透气,而在胸口的部位,一个由盾牌与利剑共同组成的标志也如同探出海面的鲸豚一般缓缓的浮现了出来,那便是我们学院的院徽。

“学员编号20202020,欢迎入学。”圆盘此时已经化作了一枚胸章,随着光点的闪动,轻快的女声从其中传来,也就在欧泊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一串墨黑的条形码已然出现在了我的袖口与领口。

与少校挥蹄作别,我急不可耐奔向了宿舍的方向。

宿舍楼与教学楼之间由水晶栈道相连,走在透光的栈道上,有如行走在云端,虽说我并不恐高,但一阵酥麻感还是漾遍了我的四肢百骸。

透过全景窗远眺,这里与我曾经就读的独角兽天才学院倒是大相径庭——苹果树与鸢尾花共生,可谓雅俗共赏,复古风格的建筑与科技感十足的设备同在,亦是相得益彰,在军事学院里,往来者没有自视清高的“天才”,只有谦冲自牧的新兵与不怒自威的长官。

当然,除了刚才那匹戴着黑口罩从栈道上一掠而过的雄驹。

由于面试截止到上午九点,所以作为最后几名报道的学员我并没有选择宿舍的权利,也难怪,我的父母这几日来一直水火不容,直到今天我才有机会来面试。

——无所谓,有个能住的地方就好。

我伸出前蹄,将条形码对准了宿舍握把旁的识别器,随着一声清响,宿舍门应声而开。

——我觉得自己像个被挑出来的番茄,扫过码后便被扔进了一袋子番茄里,而这个番茄袋子叫做W201,它也是我今后三年的第二个“家”。

“嗨,番茄。”望着那匹坐在“床”上的雌驹,我下意识的打招呼道,遣词造句不过大脑便脱口而出。

“你好,玉米。”那家伙抬起了脑袋,由于窗帘被拉的死死的,所以我完全看不清她的毛色,只能依稀判断出她是一匹陆马。

我蹿到了阳台上,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试图将那厚重的窗帘拉开,但那窗帘却像铁板一样沉重。

“歪比歪比,歪比巴卜。”那匹雌驹念咕了起来,而“窗帘”也直接变成了透明的模样。

——原来那是一面墙。

在醇厚的阳光下,我得以看清了宿舍的环境:这是一间一百平米见方的八马宿舍,宿舍中间是一扇黑曜石圆桌,上面摆着各式电子设备,宿舍两侧各有一扇门,其中一扇门后应该是洗漱室,另一扇后则应该是健身房,宿舍内的主体是八颗胶囊一般的椭圆床——因为那匹雌驹正躺在其中一颗胶囊中,所以我姑且称之为“床”。

我仔细端详着每一个胶囊,低声咕哝起上面的名字,毕竟提前认识一下舍友是非常重要的。

“卷羽…爱罗…维可…伊拉…潇兮…”

“席拉,席拉·杰德,土著。”那匹坐在床上的雌驹突然向我友好地摇了摇前蹄,暖烘烘的阳光将她米白色的皮毛映照的好似羊脂般细腻,她那铂金色短鬃蓬蓬松松却也显得她神采奕奕,而她那翡翠般的一汪秋波更是如同有精灵寄居其中,空灵,纯粹。

“艾莉克斯,叫我艾莉就好,也是土著。”在听到了她的自我介绍后我也不假思索地回答道,随后便与她认真地握了握蹄。

缘分有时候就是这样,当你看到一匹小马很顺眼后,你便会发自真心的想与她成为朋友,自来熟这种事我以前并不相信,不过现在我相信了,或许,这就是友谊的魔力吧。

thumb_up 15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Post your comment after logging 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