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笔墨纸剑
笔墨纸剑Lv.3
Unicorn
长篇原创
R
Updating

铁马星河

This is an original work. Forwarding should be allowed by author first.

序章 第一节 黑先红后

chrome_reader_mode 2,540 event 16 days ago thumb_up 15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107 forum 0

望着紧闭的卧室门,我知道我的父母又要吵架了。

准确来说他们平常都是如胶似漆,甚至于亲密的有些让我这个做女儿的感到有些腻味,只不过近日来他们彼此之间却散发着一股凛冽的敌意,好似寒夜的鬼魅,冰冷彻骨,幽幽难尽。

——或许是因为我吧。

——一定是因为我。

想到这里,我的心中不免有些自责,如果我选择就读友谊大学的话,那么…可我毕竟还是选择了小马国军事学院。

嘿,其实我并不是什么打仗的好料子,而我之所以选择军事学院,更多的还是因为自己的一腔热血,毕竟作为战后一代,听遍了先辈们的光辉事迹,自己也会憧憬起铁马金戈的峥嵘。

我的父亲倒是十分支持我,而我现在面对的最大难关,便是我那固执的母亲,不过也能理解嘛,毕竟我是他们唯一的女儿。

“艾莉,妈同意你去面试了。”母亲突然推开了屋门,顶着一脸疲倦从卧室里走了出来,她向来是匹爱美的陆马,决不会将自己的枯槁留到第二天。

“收拾收拾吧。”父亲释怀地吐了个烟圈道,常年的吸烟让他的声音听起来像陈年的磁带。

“亲爱的,别忘了吃早饭。”母亲有些不自然的笑了笑,她那一身雪白的皮毛看起来也有些黯淡无光,我知道她的心中依然是不希望我成为一名星河陆战队员的,所以她此番的让步才更加让我感动。

“谢谢你,妈妈。”

我扑了上去,紧紧搂住了她的脖子,淡淡的茉莉香水味,嗯,熟悉的气味,好像我很久没有和她这般亲近了。

“艾莉别这样了…三年零十五天没叫过我‘妈妈’了,弄的我都怪不好意思了。”母亲有些害羞的挠了挠她那一头飘逸的浅蓝色鬃毛,她现在看起来倒像个初尝爱果的少女。

“走啦!”我仰头亲吻了一下她细腻的前额,又扭头亲吻了一下父亲粗糙的脸颊——母亲的肌肤顺滑似绸缎,而父亲的髭髯却像麦芒一般尖锐。

“我会和你们报平安的!”我迫不及待将行囊一背,冲出了家门。

“囡囡,每个周打个电话!”

“——好——”

但我没有回头,因为怕他们会哭。

小马国军事学院是一所全日制高校,所以虽然离我们家不是很远,但除了夏日节之类的假期,平常便很难再见面了。

“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他们一定又会变得如胶似漆了吧。”

街道两旁熟悉的景色列车般从我身边飞驰而过,我的蹄下好似卷起疾风,我穿过熙熙攘攘的马群,掠过鳞次栉比的房屋,喜悦与忧伤在我的心头酿成了甘醇的美酒,令我恍惚而沉醉。

借助腕表上的全息导航,我一路从新中心城的市区跑到了郊外,而我心向往之的小马国军事学院便坐落在这里。

雄伟,壮丽,史诗。

搜刮了整个脑海,我只找到了这三个词用来形容这座学院。

罗曼式的城堡好似雍容的贵妇撑起裙摆,而那铺陈着米黄色阳光的大理石穹顶则像极了漾着红晕的少女面庞。

主建筑周围也有着几座稍小的建筑,虽说同样浑厚庄重,却在那城堡的对比下显得有些羸弱单薄。

我将蹄里的招生海报用魔法折成了纸飞机远远地扔了出去,毕竟那上面所描绘的远不及我亲眼所见的十分之一。

除了叹为观止,此刻我的心中只剩下了交响乐般的崇敬之情回响不息,然而就在这时,一匹巡逻的卫兵挡在了我的面前,他笨重的动力装甲在阳光下闪耀起了粼粼的金属光泽。

“新兵,来面试的吗?”他的语气中透露着一丝不屑,显然他觉得我只不过是一匹心血来潮的小雌驹罢了。

“是的,中士阁下!”我瞥见了他肩膀的军衔,虽说有些鄙弃他,但在军队中论资论辈,他还是我的长官,所以我只得恭敬地行了个军礼。

“嗯…不过今天的面试官是黛西上校,她可是出了名的严格,注意点。”中士点了点头,他那金属脑袋与胸甲相碰,发出了清脆的响声,他看起来已经有些欣赏我了。

“多谢长官。”我将前蹄放了下来,随后缓缓舒了一口气,在听到面试官是黛西上校后,我浑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都仿佛雀跃了起来。

——云宝黛西!曾经以一己之力摧毁了一艘火星马运输舰的空军英雄!

我激动地跺起了四蹄,没想到自己竟然有机会……不行,我需要冷静,否则我先前的一切努力都要付诸东流了。

迈着坚定的步伐,我终于鼓起勇气走入了学院,六色水晶铸成的大门敞然而开,仪仗卫兵戴着蹩脚的礼帽,他们四目相对,为我收起了骑枪,在那一刻,我觉得自己仿佛成为了某一部故事的主角。

根据蹄环上的指示,我来到了教学楼一楼的面试处,怀揣着忐忑与激动,我颤巍巍地推开了那扇涂着清漆的红木门。

“立正!”略带沙哑的女声从房间的另一端传来,不过我还没看清上校的面庞,便被她那威严的声音震慑住了——此时此刻我浑身上下的每一个关节都如同被冻僵了一般坚硬晦涩。

“笔试成绩排名198,还算不错,从哪里来的?”黛西似笑非笑的撩拨了一下眼角,她那彩虹般绚丽的鬃毛也随着窗外的寒风轻轻飘飏了起来。

“报告长官!新中心城!”我扯着嗓子吼道,虽然我平日里表现的像个淑女,但我觉得在军队中还是有必要改变一下自己的形象的。

“没有新中心城,明白了吗,新兵!中心城从来没有被外敌毁灭过,只要这片土地上仍有小马生活,那么中心城便永远存在,听清楚了吗!”上校狠狠的一拍身前的橡木桌,甚至将上面的纸笔拍的震了起来。

“是的!长官!”我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甚至于我已经能感受到我从后颈流出的冷汗了。

——冷汗淌过脊背,有如毒虫蠕动。

“换做是小蝶做面试官,她或许会把这十几张图片拿给你看,耐心的问你一大堆问题,但我没什么耐心,我的问题也只有一个。”黛西一边说着,一边将桌子上十几张罗夏墨迹塞回了抽屉,她将窗户一关,霓虹般靓丽的鬃毛也顿时偃了下来。

“长官请讲!”汗水已经流到了我的眼角,酸胀的感觉直教我有些睁不开眼。

“向我射击,”上校扭了扭脖颈,从军装里掏出了一把小巧的蹄枪与一盏精致的浅色信封,“窗户和墙壁是隔音的,我这里有封遗书可以保你平安无事。”

我接过了蹄枪,不假思索的扣动了扳机。

——服从命令是军马的天职。

但我却打空了。

子弹贴着黛西的鬃毛射了过去,空气中只留下了一阵若有若无的焦糊味道。

——她竟然歪过脑袋将子弹躲了过去!何等匪夷所思的速度!

我咽了咽唾沫,惊诧的望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在那一刻,黛西紧绷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开怀的、爽朗的笑容,宛如天边的彩虹。

“打开信封吧,陆战队员。”黛西拍了拍我的肩膀道,在那一刻,无数难以言明的情感在我的心头奔涌起来,化作漩涡,化作雷霆,流光溢彩,斑斓竞秀。

我迫不及待的撕开了信笺,那上面只写了这样一句话:

——你被录取了——

thumb_up 15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Post your comment after logging 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