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RemainAtto
RemainAttoLv.11
UnicornEditor
长篇翻译
T
Updating

那些塔维所说的(The Things Tavi Says)(15/200)

Original links: 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279865/the-things-tavi-says

This is a translation. Forwarding should be allowed by author and translator first.

回家的(Homely Things)

chrome_reader_mode 1,758 event 17 days ago thumb_up 11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40 forum 0

回家的


深红色的尖啸声

生锈的红色螺栓抵在钢铁上。

然后,一片宁静的蓝色薄雾遮住了一切。

我的眼睛一眨便醒了,看到周围挤来挤去的乘客。火车完全停了下来。

“到站!”列车长从外面喊道。他的声音混合着红色的急迫金色的欢笑,混合着一种美丽的琥珀色,使我的下巴发痒,露出微笑。”欢迎来到小马镇,各位。”

外面,世界在用绿色抱怨。鸟儿在金色的小径上划过,而白金云彩在茅草屋顶上盘旋。

我静静地、慢慢地叹息,在我面前的空气中填满洋红色的薄雾

回家了。

我咧嘴一笑,抓起耳机。我疼痛的身体拖着蹄步走出温暖的座位,进入更温暖的空气之中。一片蓝色的薄雾从火车引擎里冒出来,在我快步走上补给车时亲吻着我的球节。在那里,一只工作马员优雅地递给了我我的东西。我给这只年轻的雄驹一些小费,他呼出黄色的呼气,然后倾斜了自己的帽子行礼。我的墨镜反映了他的微笑。我转过身来,把旅行箱包在一只魔法拖车里,启程回去期待已久的家。

小马们叫我音乐家。他们中有几个甚至声称我是个非常杰出的。他们根本不知道,我只是一个音符,在于我们周围振动的美妙交响乐片中辗转。世界是一团缎带,我的耳朵和眼睛就像钩子,伸进去把冰山一角挖出来,让它们尽情地品味和歌唱。四轮小车在翠绿的大地滚动出红色。洒水器发出冷蓝色的敲击声,而古老的村舍在橙色的寂静中安顿在地基上。

大自然只是一个背景。小马是最伟大的贡献者;每一只小马组成了一个万花筒般的副歌,欢快的金色满足的琥珀色暴力的红色沉思的棕色。这是一张陆马的土制拼贴画,我就像一只快乐的小猪在穿过泥泞。

然后我到达了小马镇的商业区,那里的一切都是幸福和粉红色的。这里的声音像长笛、琴弦,还有蜂蜜。我感觉到一片薰衣草划过这一切,所以我才知道,车厘子小姐正在为菜贩跳她每周一次的华尔兹舞。我唯一的另一次沐浴在如此鲜艳多彩的声音,是公主亲自来访的时候。

冬季清扫并不是这个小镇歌唱的唯一一天。在这里度过的每一秒都是灵感激流中的速成课程,而我是一块在河床底歌唱的海绵,淹没在欢乐之中。

能知道这一点,我是幸运的小马,但我并不孤单。每只小马都能感觉到,即使他们的感觉不像我一样奇异。我的希望是,我可以分享这个城市的底蕴——每一个节拍、音符和副歌——通过我取材于此的样本和我制作的拼贴画。

结果是我的天赋,我的演出,我对所有可见和无形的事物疯狂的庆祝。那么,如果小马想把它们打包然后像加工食品一样转卖呢?我当然不能责怪他们,如果这是一条提高生活质量的道路,那么我就不是一个会带来麻烦的小马。但那会让我厌倦吗?那种……流油的富有?

我的某些部分会死。我的某些部分会不再在这些绚丽的色彩上跳舞,即使我是如此尴尬地被赐予天赋。我的那部分意识到她会富有到崩溃、衰败、并流进其他的东西……一些不那么鲜活的东西里。

考虑到是谁救了我的命,以及她为了救自己而放弃的东西,我非常怀疑自己是否愿意再做一次不必要的牺牲。

我转过Faust街的拐角,凝视前方。我们的公寓就在那里。而且,果不其然,其中的一半在寒冷的紫色薄雾中逗留。

我笑了。

她在家。还在睡觉。那我最好安静点……

因此,造化弄马,刺耳声钻进了我的耳朵。

“让这东西停下来,小璐!”

“我在尝试!”

“那就再用力一点!”

“踩刹车!”

“我——我不能!超载了!”

“到底是谁的主意想让我们得到相关金属的可爱标记?!”

“天啊——小心!”

“让开!我们不能停下来!”

我不是一只行动迟缓的雌驹。这时,我已经转过身来,发现了那辆载着三只小马的失控四轮小车,并尽我所能闪开。然而——在我的忙乱中——我把我的超昂贵超脆弱设备留在了原地。所以,我带着恼火的表情,冲回去把她们推开。

至于我自己……

“啊呀呀呀——”三个声音汇聚在我身上——两个是金色的一个是海洋蓝色的。我想是对她们异口同声的部分里最后一只小马的声音的突然好奇定住了我。我愣了一秒钟,迟了,三只小雌驹与它们不可避免的目标相撞。

一抹深红将我致盲。我记不清我的身体翻滚了多少次。我听到三只小雌马的呼噜声,带着微小的痛苦,这是我唯一的释然。我猛地摔在地上,发出另一道红色的闪光

一切都变得晕眩,把我深深地旋进世界的反胃绿色漏斗里,使我知道我的墨镜已经从脸上飞走。

我紧闭双眼,把不可避免的刺痛挡在外面。

呜,混蛋。

别再这样了……

thumb_up 11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Post your comment after logging 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