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KAWORU
KAWORULv.2
Earth Pony
长篇原创
T
Updating

逆转是魔法

This is an original work. Forwarding should be allowed by author first.

逆转的铁锤——1

chrome_reader_mode 6,737 event 15 days ago thumb_up 15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25 forum 0

1

好重……好像有什么东西压在身上。

好疼……好像全身的骨头都快要散架了。

我挣扎着,想爬出来。像是在掘土的鼹鼠,扒开包裹着自己的东西。在一片漆黑的地方,拨开面前可能拨开的一切。

直到刺眼的光芒照在了我的脸上,视野也更加开阔了。我本以为,我会在这黑暗中停留的更久一些,没想到很快就找到了出口。

我毫不犹豫地拖着因疼痛有些不听使唤的身体,向着那照进光来的裂缝继续爬着。

推开压在我身上的东西,我回到了熟悉的地面上。不过也并不是那么熟悉,迎接我的不是普通的“地面”,而是一片废墟。

还是在白天,烈日炎炎。火焰还烧在刚刚成熟的庄稼上,倒在一旁的小马们血还在不停地流着。

而我回头看了看压在我身上的东西。断裂的房梁,粉碎的瓦片,不知是遭到了何等暴力的对待。鲜血自瓦砾中流出。顺着血流的痕迹,原来是一对刚刚双宿的夫妇。他们相拥在了一起,倒在血泊之中。

我突然发现,他们就爬在我刚刚爬出来的地方。同时,我也注意到了自己也是满身是血,但都不是我自己的。虽然全身火辣辣的疼痛,但是我没有受到能流出这么多血的致命伤。

火焰蔓延至他们身上,他们的身体开始熊熊燃烧着。毛发化作灰烬,脸上的微笑,也随之消散。而从他们身上传来的味道,更加让我毛骨悚然……

我在哪儿?我环视着周围末日般的景象。

就在这时,我的余光捕捉到了什么东西闪烁了一下,是来自很远很远的地方。

我下意识地看向了蔚蓝的天空,一道彩虹自天边飞来。就像是在水面上激起了层层波纹一样向这里扩散着,七彩的光芒在蓝天白云的衬托下格外的炫酷。随之而来的,是雷鸣般的巨响。仿佛是在宣告:这是个充满了祝福和美好的美丽光景,似是在庆祝一个让小马们为之感谢的节日。

“所有小马,都应为这一天而高歌。所有小马,都应在今日欢喜雀跃。”那渐渐远去的彩虹像是如此说着,它所传达的,正是全小马国的福音。

我在目送那道彩虹远去时,一个巨大的身影挡在了我的面前。

高大的身姿囊括了我全部的视野。一对似是可以遮天蔽日的翅膀,一个似是刺穿云端的独角,还有那漆黑如墨的毛色……她是一只天角兽,此前我从未亲眼见过。

她既不是塞拉斯蒂亚,也不是音韵公主。她低着头看向了我,猩红色的双眼让我不寒而栗。她的眼神,好像一个在草丛玩耍的孩童,看到了一只奇形怪状的爬虫。

我看不清她的表情,也看不懂她的眼睛。可是她的嘴却一张一合地,好像在对我说什么。可是那些都不是小马的语言,我完全听不清她在说什么。

“什么?”

我问道,对面前的一切,我竟然没有感到一丝一毫的恐惧,冷静地如置身在梦境之中。

她的嘴中依然说着我听不懂的言语,一字一句在我的脑海里发出轰鸣。

————————————————————

“龙儿,醒醒!”

有谁摇晃了我的肩膀,让我从梦中醒了过来。

“龙儿,该起来了。我们马上就要到小马谷了。”

刚刚睡醒的我,还没有分得清这是梦还是现实。朦胧之间,我看到了我的老师雅克希希一只蹄子搭在我的肩膀上。

“快点,收拾一下东西,我们就要下火车了。”

我自己搓了搓脸,甩走了倦意。我这才意识到,我现在正在前往小马谷的火车上。

“对了龙儿,你把我的水晶球放哪里了?”

“在行李箱。”已经清醒过来的我,马上回答道“在行李箱,用棉被包着呢。”

“你可真贴心。”雅克希希微笑道“对我来说,除了漂亮的姑娘还有你,那个水晶球就是我的一切了。”

我的老师雅克希希是一匹棕色独角兽,身材偏高偏瘦,有着一双亮黑色的眼睛。长长地盘起来的橘黄色的鬃毛带着一些天然卷,眉宇间透露着书生气息。他的身上还披着以星象为花纹的披风,彰显了他在占卜魔法上的卓越成就。他小小的胡须和眼镜,让他看上去会比自己的实际年龄更加成熟,打理地整整齐齐的胡须让他时刻都充满了魅力。当然,后面半句只是他自己常说的……

“今天是小马谷的送冬节,”他为自己的蹄子上穿上棉鞋“不过可不要想得太暖和,我上次可是被冻得生了病,在医院里躺了一个星期。”

他脸上的表情很认真,好像一个临危受命的兵士一样·。在穿好棉鞋后,他冷笑着对着空气打了几拳。

“嘿哈!来吧!暴风雪!来吧寒风!来吧在冬眠中惊醒的毒蛇!让你看看棉鞋的厉害!”

外面天气有多冷,我很清楚。不仅仅是外面,刚刚睡醒的我,对温度非常敏感。光是现在坐在座位上,我都觉得冷气正使劲地向我的毛发里钻,好在我也早就做好了准备。

伸展了一下因为久坐而有些发硬的身体,然后我也穿上了棉鞋。同时,我也重新打理了一下自己的围巾。

我望向了车窗外,却没有看外面不停倒退的景物,而是看着映在玻璃上的我自己。

刚才的梦境,就像是扎根在我记忆深处的荆棘。我对它畏之远之,却永远也无法忘却的记忆。

那时我只有八岁,我看到了末日般的景象,和一只陌生的天角兽。在那之前的记忆我全部都忘记了,随之而来的,就是被救下,被送到孤儿院,然后再被其他小马收养。

后来,我遇到了雅克希希老师,和他一起周游世界。他是一名非常优秀的律师,在世界各地解决了各种悬案,同时他的占卜非常准确,因此还被大家尊称为——【先知】。

提雷克逃狱,水晶帝国重现,无序解除封印,这些切切实实发生过的事件都是老师向塞拉斯蒂亚公主发出了警告,小马国才会那么快的应对。

不过现在他还在咋咋呼呼地对着空气挥舞着蹄子,让小马根本没办法对他有任何敬意。

这一次来到小马谷,我是充满了期待的。因为友谊公主就住在小马谷,没有什么能比这更让小马兴奋事情了。更重要的是,这里有我过去记忆的线索。

要说到天角兽,普通的小马们不会经常见到。全世界只有那四只天角兽——塞拉斯蒂亚公主,露娜公主,音韵公主,还有暮暮公主。不过最近从水晶帝国传来的新消息,音韵公主的女儿凝心雪儿,也是一只天角兽。所以,严格来说,现在小马国一共有五只。

在坎特洛特的塞拉斯蒂亚公主和露娜公主是小马国真正的领导者。塞拉斯蒂亚公主会在早晨升起太阳,打理小马国上上下下,参与各式各样的仪式。露娜公主则负责在晚上升起月亮,并在梦境中守护全小马国的子民。音韵公主远在水晶帝国,和闪耀盔甲打理着帝国的事务。以及,在小马谷的友谊公主——暮光闪闪……

她们各司其职,治理着小马国上上下下。来到小马谷,一方面是来找暮暮公主询问关于我记忆里那只黑色的天角兽的事情,一方面就是我记忆中的【彩虹音爆】。自天边如水上波纹般扩散开来,伴随着巨响的现象,只可能是【彩虹音爆】。而在小马谷,恰好有一名天马可以做到。

不过谁知道呢?也许那只是谣传罢了……再说了,友谊公主怎么可能是说见就能见到的?会那么顺利吗?

————————————————————

火车到了站,冷风刺骨,让我打了个哆嗦。

太阳才刚刚升起来,如果要去觐见友谊公主就必须尽快了。因为很快,送冬节的送冬就要开始了。到那时,她应该会很忙。

老师曾经来过小马谷,是在六年前的送冬节。那个时候,暮暮也还没有成为公主。老师是作为在魔法学校的前辈而受到了暮暮的邀请,他被邀请来帮助解答暮暮在占卜魔法上的一些难题。

“她把我比作占卜魔法领域的白胡子星璇。”雅克希希老师偷笑道“起初我没太放在心上,占卜魔法只是我的爱好。我终究是要献身于法律的小马。但是现在可不一样了。如今她已经是公主了,还是塞拉斯蒂亚公主的大弟子,还是掌握了友谊魔法的大魔法师。她的话就是魔法界权威,我会因此转行也说不定。”

我也笑了笑,我知道他是在开玩笑的。我了解雅克希希老师,他对于自己律师的身份,有着连我也无法理解的执着。

“献身于此”这种说法一点也不为过,甚至让我感觉到非常让马敬佩。我曾经见过老师在法庭上战斗的样子,他几次绝境逆转,为无辜的被告拿下无罪判决。

而每到那时,他都会笑得像个孩子一样。孩子吃到糖果,露出了甜甜笑容。

“那个应该就是她现在住的地方。”在路上,老师指着远处那个散发着七彩炫光的水晶城堡

“你的确说过她住在树里面。”

“实际上,当初她是住在真正的树里面,现在升级成了水晶大树。”

连真正的树都住过的吗……

我望着那座城堡,突然觉得有些眼熟。坎特洛特的那个也好像是半山腰上长出的一颗参天大树,这么一想,我反而不觉得有多奇怪了。

很快,我们就到了城堡下面。老师上前敲了敲门,过了一会儿,便有小马打开了门……确切的说,是一只紫色的小龙。他开门的时候,还揉着惺忪的睡眼,冲着天空打了一个长长哈欠。

“你们好,请问你们找谁?”

“穗龙,是我。”老师走上前“我是雅克希希,我是来找暮光的。”

“哦!是雅克希希先生。好久不见!”发现是久别未见的熟马,他看上去精神了些“暮暮还在睡觉,你们可以先进来坐坐。”

老师的表情变得很疑惑。我也觉得有些奇怪。我以前就听老师说,友谊公主是非常勤奋好学的小马。她爱书如痴,有着丰富的知识储备,不管做什么,她都会提前准备好,并且会在第一时间去执行。她虽然还年轻,可是在魔法领域有着极大的权威,都是她如此努力的得来的。

很难想象,这样的小马会在送冬节这天睡过头。在来的路上,我已经看到了陆陆续续有小马穿着厚厚的衣服,带上各种各样的工具,有的还在背着今年送冬时的新歌词(那是什么鬼?)。

“外面还冷,快进来吧。”穗龙把大门敞开,挥动着自己的爪子示意要我们进来“我正要去做早饭,你们可以和我们一起吃。”

“谢谢,你真是太体贴了。”老师也毫不客气,直接走了进去。

该说真不愧是友谊公主,进她家就好像进自己家门一样……我本以为这里会有一些守卫来拦着我们。

 

我跟在后面,扫视了一下玄关。这座城堡不仅仅是外面,就连里面都是由水晶打造的。蹄子踩在地上,会发出非常饱满的脚步声,听上去可以让走在上面的小马感到舒适安心。好像你永远也不用担心蹄子下面会打滑,也永远永远不用担心在这里摔倒。

水晶的颜色呈青蓝色的淡紫色。明明都是非常清冷的颜色,室内的空气竟是感到温暖宜马。我抬头看了看上面,原来秘诀就在于太阳光的折射。每到清晨,太阳的光线会在水晶中折射,汇聚到正上方。太阳的光线和热量笼罩了整个空间,此时那些清冷的颜色,反而看上去更像是在温暖的春季绽放的五颜六色的花朵。

只是,放在大厅的这个土黄色的古老壁画,和这梦幻般的场景格格不入。壁画上好像画着一群我从未见过的生物走进了一扇门,然后有什么东西从蛋里破壳而出,陨石天降,大地燃烧,简直就是天灾末日的景象。不管怎么说,把这种东西作为装饰品,让我很怀疑房子主人的品味……

从玄关过去,就是楼梯,通向二楼。在二楼有许许多多的门,而且看上去都非常相像。穗龙在把我们带到客厅后,就去厨房做早餐去了。而我出于好奇,在二层的走廊到处逛一逛。然后我就发现,我迷路了……

在两侧一扇又一扇的门,让我连上下左右都快分不清楚了。直到老师出门的时候我才发现,原来我已经回到了客厅门口,我在不知觉间在二楼绕了一圈。

刚来到陌生的地方,果然还是很难就一次就认清路。有时你觉得你已经走了很远,可实际上,你只是绕了回来。

可是等我再次进入客厅的时候,有一匹紫色的小马坐在了老师对面的沙发上。

我第一眼看上去,以为是公主来了。不过再仔细一看,又好像不是。我不太确定,因为我也没有真正见过友谊公主。

她有着紫色和碧青色相间的鬓毛,打理的长而柔滑。一束刘海绕过头上的独角垂下来,另一束挂在左耳上,顺着耳后披下来。看上去有着端庄儒雅的成熟雌驹的魅力。而发丝的末梢又很是调皮地向上翘起,却又让她不失身为少女的俏皮。深紫色的大眼睛有些惊讶地看着我,然后露出了微笑。

“你好呀!”她挥着蹄子冲我打着招呼

“星光熠熠小姐……”老师很自然地说着她的名字“这就是我刚刚和你提到的,和我同行的克星龙二。”

“你好,星光小姐。”出于礼貌,我也和她打了声招呼“我是克星龙二,不过你还是直接叫我龙儿就好了,这样会顺口一些。”

“龙二……龙儿?”她重复了一下,然后笑着点了点头“这么叫确实朗朗上口。”

在我出去瞎逛的时候,老师已经和星光互相认识了。老师说,她是友谊公主的学生,在这里学习友谊。而且,在幻形灵入侵小马国的时候,就是她和现在幻形灵的国王,还有一个叫无序的神明拯救了所有公主们。

“龙儿,你是做什么的?”

“我和老师一样,是一名律师。”我很骄傲地回答道

“虽然到现在一个案子都没有接,不过好歹拿到了律师徽章。”老师毫不犹豫地那我开起玩笑来

不过老师说的也没错,我也不过是在一个星期前才刚刚拿到律师资格证。和老师这样身经百战的律师不同,我现在连个菜鸟也算不上。我心里也一直期待着能赶快接下一个案子,赶快开始我作为律师的工作。

“律师吗?”星光愣了愣“还真是少见的职业。”

星光会有这样的反应也并不奇怪,律师在小马国确实是非常少见的职业。小马国犯罪率低的可怜,有的大多都是一些民事纠纷。凶杀案更是少之又少,其中大半还是意外死亡。在过去,律师这样的职业,不过就是看谁吵架更厉害的职业罢了。

可是最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小马国的犯罪率开始逐年上升。在法庭上不再只是千篇一律的民事纠纷,凶杀案也不在少数,这件事得到了公主们的极大重视。

三年前,友谊公主暮暮撰写了小马国的全新法律制度。树立了序审法庭这种高效的审理制度,而且为了不让冤假错案发生,清楚被告无罪的时候会立刻下达判决,若对真犯马还存在疑问,将会由其他的律师和检察官接手,对疑问进行审理。有些情节恶劣的案件,还会进行陪审团制度,从平民中抽选陪审员,陪审员的决定可以影响裁判的走向。

因此,律师和检察官的工作也变得更加艰难。

不过,这些对我来说还太早了。我们此行的目的,也仅仅是来询问一些关于我过去记忆的事情而已。

既然暮暮现在不适合出来会客,她优秀的学徒应该也能解决我们的问题。

而在我们问起暮光闪闪为什么今天会睡懒觉的时候,她的回答却非常出乎意料。

“暮暮昨天去了一个遗迹调查,回来的途中不小心闪到了腰,现在正在养伤。”

“(汗)闪……闪到了腰?”我怎么想也没想到公主赖床的原因是这个……

“暮暮最近对考古非常痴迷。在听说灰琪发现了一个远古文明的遗迹后,她马上就和灰琪一起去遗迹考古了。哦!灰琪也是我们的朋友。她对岩石的了解,能够计算出遗迹年龄。”

“哦?”老师好像很感兴趣“是什么样的遗迹呢?”

“是一个在小马文明之初就存在的一个遗迹。”星光解释道“雅克希希先生对【巨灵】族有多少了解?”

“巨灵族吗?这我倒是头一次听说……还有这样的种族吗?”

“是的,是非常古老而又强大的种族。在陆马,天马还有独角兽统一之前,就已经在这片土地上生存了。遗迹上的壁画记载,他们通过占卜预见到了一场灾难就要降临这片土地。为了躲避灾难,他们打开了一个通道,是去往另一个世界的通道。虽然他们成功躲过了灾难,但是之后就好像再也没有回来过。壁画上还记载了引起灾难的,是某个生物的诞生或是降临什么的。”

“这可真是有趣的发现,如果这个这个遗迹背后的真相被查明,一定会成为轰动全世界的考古发现的。”老师听得津津有味“可是,那些巨灵们去了哪里?”

“这个,就不知道了。可能去了一个我们根本想象不到的世界。”说到这里,星光的眼睛下意识地看向了什么地方,脸上带着有些无奈的笑意“暮暮想把整块壁画都拿回来研究,费了好大力气用传送魔法把遗迹的壁画传送过来,”

原来放在玄关的壁画,是用来研究的。

“雅克希希先生,暮暮也正想邀请你来一起研究。”说着,星光从沙发上跳下来“很遗憾,小马的历史在这方面的记载非常少。那个时候,小马文明才刚刚开始。而您是占卜魔法领域的白胡子星璇,如果能用您在占卜魔法上的知识弄清楚巨灵们是如何预言灾难的到来,或许能搞清什么。”

“嘛,我只是天生比较擅长钻研占卜魔法,占卜界的白胡子星璇倒称不上。但我很乐意……”

你之前可不是这么说的喂!

老师很轻松地答应了下来,但是随即,他又有些担心地皱了皱眉眉头“暮光她现在没事吗?”

“你放心好了。”星光却好像一点也不担心的样子“她只是最近看书的坐姿不太对,再加上咖啡不离蹄子地去研究,积累的劳损让她吃了点苦头而已。所以,她才会在使用强力的传送魔法时闪到腰。相信我,你不会希望看到她现在在床上趴着的样子的,她也不希望被其他小马看到。”

她几乎是忍着笑意说完的,圆圆脸颊都鼓了起来,看上去很是可爱。

“对了龙儿,你是第一次来小马谷吧?要不要和我一起出去看看今年的送冬进展的如何?”她走到我面前“暮暮因为出不了门,所以委托我来负责策划今年的送冬,我已经列好了清单。”

“这样也好,我去看看壁画,你和星光一起去看看小马谷的送冬节吧。”老师也很赞同星光的提议

“当然!我很乐意。”我也很快就答应了

早听说小马谷的送冬节每过一年都是空前盛景。是所有小马们团结一心,扫清地上的积雪,拨开天空中的乌云,还会唤醒在冬眠中的小动物们。而且,独角兽在这一过程中都不会使用魔法,这也是为了纪念建立了小马谷的陆马们。

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

thumb_up 15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Post your comment after logging in.

Channels including 文章
  • 交叉故事

    希望晨曲

  • 喜欢故事杂烩集

    寒星与分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