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暗夜追随者
暗夜追随者Lv.1
Bat Pony
短篇原创
E
Completed

新途

This is an original work. Forwarding should be allowed by author first.

chrome_reader_mode 3,646 event 17 days ago thumb_up 2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57 forum 2 collections_bookmark 1 star 0 file_download 3

梦,梦总是我们内心最真实的写照。

“很好,你的情报很又用,这次潜伏很成功。那么,这次…”

“抱歉,虫茧陛下”索瑞斯低着头“我恐怕不能再执行任务了”

“呃,你是该好好休息一下。”

“事实上,陛下”索瑞斯顿了顿,毕竟有些话难以开口“我想弥补一下我亏待过的友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所以你想重新和小马交友?别开玩笑了,友谊什么都是空谈,不过是利益互换罢了。再说,如果他们知道你是幻形灵而非小马,你觉得他们还愿意和你交友吗?”

“试一试或许….”

“呵呵,别做梦了,想想你为了情报背叛了多少马吧。你究竟是谁,是善是恶,你清楚么?”

“我..我不是”

“忘却了吧,你永远无法抹杀你做过的事的,忘却友谊吧,追求利益才是真实的你!才是你本性!!”

“啊,不”索瑞斯惊醒了“怎么又是这个梦”

“嘀嗒,嘀嗒”,索瑞斯紧张盯着车站站台上悬挂的表盘,不时张望铁道尽头,频频向咨询处询问着列车的消息,甚至没注意到咨询处已挂出了“暂时休息”的字样。终于,远方渐渐变大的小点给予了它答复。伴随着尖锐的金属摩擦声,列车稳稳停下。在拥挤的马群中,索瑞斯来回打探着他所期待的面庞。他感觉到后面有什么东西在紧紧抱住他。猛一回头,只见一个覆着紫色鳞片的小龙问他:“索瑞斯?”龙的体型与它无异,索瑞斯很是惊奇,他知道自己明明换了一个与上次不同形态,竟然还是被眼前的小龙认了出来,只得无奈回了一句:“斯派克,怎么又被你猜出来了!”“你头上戴的不就是上次我送你的帽子吗?这可是我托瑞瑞专门定制的,整个小马利亚都不会有第二个。”不知怎的,每当提起瑞瑞这个词,斯派克脸上总是泛起一阵红晕。 “索瑞斯你还好么?怎么出这么多汗?”“车站里有点挤,唔…热的很?”“是吗?”斯派克打量着周围已经散尽的马群,从旅行包中掏出围巾,带上毡帽,毕竟,这里可是水晶帝国啊,小马利亚最北端。

两个老朋友都很高兴能再见到,不知不觉便唠开家常。

“所以你最近有没有结交新朋友?”

“自然是有的,身为友谊公主助手的朋友,我又怎能不精习友谊呢?”

“那很好。”一匹米黄色小马从他们面前经过,索瑞斯很友好地叫了一声“凯西”,米黄色小马一脸迷惑,“先生是在叫我吗?我们认识吗?”

尴尬作别后,索瑞斯暗自嘀咕“一天就把我给忘记了,不会吧。”“你确定上次见她的时候用的是这种形态?”

索瑞斯低下头,“看来知道你真实身份的人还是只有我。”“为什么不让他们知道真相呢?”

“我…我…”

“你还是不愿去面对真实的你。”

“有谁愿意和幻形灵交友呢?”索瑞斯的声音又低了下去。

“记住,朋友之间是灵魂的互通,并不会在意的你的外在,而这,必须要你足够的真诚。”

“只是…只是..”

“好吧,看来需要我帮你一下。让我想想,新朋友…新朋友,有了,下周的马哈顿时装节。”

夜,这像眸子一般深的夜,最适合思考了。索瑞斯起身,借着洁白如水的月光摸索到水边。望着水中的倒影,索瑞斯不禁犯难了。“到底真正的我是什么样的?”索瑞斯心想。在水边,他变换着形态,“这是我,还是这是我?我是朋友还是叛徒?我对得起我背叛的朋友吗?我内心深处,是正是邪,是善是恶”湖边,哀嚎声响彻云霄

独自一马行走在陌生的城市里,索瑞斯心里总觉得多少有些不自在。斯派克自然是陪他来了,但早早便见不到他的人影了,只留下一张字条说自己找瑞瑞去了。但马哈顿的繁华深深吸引他。只能硬着头皮上了,索瑞斯心想。

不得不说,这样繁华的城市在小马利亚也是少数,索瑞斯潜伏时也去过不少城市,但眼前的景象还是让他震撼。那一幢接一幢的大厦,港湾里一艘接一艘的航船,以及高耸的雕像,无一不让他目瞪口呆。

“多么盛大的场面啊!”索瑞斯暗自赞叹道。确实,无论是那琳琅满目的展台,还是那络绎不绝的马群,都彰显了这次盛会的空前绝后。

小马利亚确实是一个神奇的地方,如此欢乐当真只有魔法才能做到。

但索瑞斯敏感的神经还是让他察觉到怪异。当他走过,身旁小马总会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不时还会有马对他指指点点,悄悄议论一二,并微笑着对他点头示意。危机感不觉涌上了心头。“难道被马发现了?不应该啊,我还没来过这里执行任务。”

斯派克的话语突然浮现在他脑海中“这是整个小马利亚最大的时装活动,几乎所有的设计师都会参加。”“该不会是…吠城…该死”索瑞斯想着,压低了帽檐,快速朝住处走去。

“这位先生,请等一等。”听见叫喊,索瑞斯后背直冒冷汗,略微加快步伐。但那位叫住他的雌驹,还是小跑着追上他。索瑞斯只得停下来问:“我能帮助你什么吗?”

“没什么太大的事,只是觉得你的帽子很好看,刚刚许多人都在议论,是你自己设计得吗?你也是来参加时装节的?”

这下清楚了,小马们的眼神不是针对他,只是他头上的帽子。索瑞斯松了一口气。这下倒让他不好意思了。索瑞斯不自然地脱下帽子,面对眼前蓝色雌驹的一连串问题,他也不知道从何说起,只得支吾着“呃…对…呃”

“不管如何,你对帽子的品位一定很不错,看你的样子,不像是本地人,不如我带你参观参观。”“对了,敢问先生尊姓大名。”

“索…索瑞斯”

不得不说,这位叫妮米娅的姑娘真的很是热情,不仅带着索瑞斯逛遍马哈顿,还给他讲了许多自己最近的有趣经历。“看,这是马哈顿的地标建筑——自由马神像。”

“还有上次…”

“是你吗?水晶马蹄?我就猜到你回来的。”一听到这声音,索瑞斯便知道麻烦来了。他不安地看着身边的妮米娅,希望不会被看出什么纰漏。

“嘿,嘿,兄弟你还好吧?”索瑞斯这才回过神来。“没什么,最近休息不太好”

“可不是么,从吠城那么远的地方来这里可不轻松。况且还有如此壮观的盛会,就连我也睡不着。”“你也是来参加盛会的吧。我早该想到的,作为服装设计师,你肯定回来的。只是这三年怎么都没见过你,每次找你你都不在,你是又去哪里转了?这下再见,一定要好好叙叙。”

索瑞斯凭借自己三年前断断续续的记忆,努力应付着眼前的小马应付着。妮米娅则在一旁静静地听着。

“我还想邀请你进行一场讲座,不知有没有时间。”

“应该可以。”

“这是贵宾券,还请笑纳。”

猛然,扑通一声,蓝色的雌驹晕倒在路旁。“妮米娅!”

“水晶马蹄吗,有趣的艺名。”妮米娅嘀咕着。

听见这话,索瑞斯慌张的神情渐渐安定下来,“你还好么,怎么突然晕了。”

“老毛病犯了,可惜药用光了,工资…哎….”

“有方子吗?”

“这…怎么好意思呢”

“我们不是朋友吗?”

“朋友…是啊朋…友”

“终于安顿好了”索瑞斯自言自语道,“想不到她如此健康的身体竟患如此重病。虫茧保佑。”索瑞斯抹了抹眼泪,变回原形。“终于能放松一下了”

“咣”索瑞斯立马警觉起来,换好形态冲出门。“谁?”周围并没有什么马。“或许是我神经太敏感了些。”只是索瑞斯并没有注意到隔壁门口飘落的几根蓝白羽毛。

夜,总是最美好的,但在马哈顿,看起来或许有些不大一样。夜里金碧辉煌,犹如白昼。

“美吧”

索瑞斯痴痴看着山下马哈顿,点点头。

妮米娅几度试图再说一二,却总是欲言又止。

静默…尴尬的静默

“所以你并不是小马?是吗,索瑞斯?”

索瑞斯先是愣了一下,然后轻叹一声“看来你知道到了。”该来的还是来了“所以,刚才是你吗?”

“是”

“那还好”

“所以你究竟是谁?”

“我就是索瑞斯,但只是”

“幻形灵吗?”

一段沉默后,索瑞斯先开口,“我很抱歉隐瞒了一些事…那么..就此诀别吧”

“你可真有意思,怎么说着说着就诀别了”

“怎么,你还愿意接受我这个叛徒?”听到“叛徒”一词,妮米娅哑然失笑。

“跟你交往一天,我发现你本性不坏,纵然你是幻形灵,想必也有你的苦衷,愿意讲讲你的故事吗?我倒想知道水晶马蹄是怎么来的,嘻嘻”

索瑞斯讲完他的故事,自嘲道“罪孽深重吧”

“其实还好,毕竟你也有苦衷”

“很高兴你愿听听我的心里话,也能理解我,但我还是原谅不了我自己。”

妮米娅想了想,说:“看这马哈顿,漂亮吧。但你要知道就算马哈顿这样繁华的城市也少不了贫困者的悲哀,流离者的沮丧。这是任何绚烂浮华所掩盖不掉的事实。看那片黑暗之地,那里是贫民窟。那些民工为这座城贡献了一切,却只能遭到上流社会的鄙夷,这岂是人力所能改变的。其实,我也来自那里。”

索瑞斯满脸震惊,妮米娅擦了擦眼泪,讲述了她的身世。

“我也做过些苟且的事,我奉承过,攀比过,早就对友谊失去希望,身边也有过”朋友”,但也只有平时寒暄一二,一遇到问题完全指望不上,直到遇见你这样一个为不熟识的马也倾尽所有。”

“我只是想告诉你,我的朋友,每个马都有自己的善恶,有时会迷失,但那绝不是真实的自我。不论你什么样的,他人危急关头所表现出来的,才是你真正本色。”

“谢谢”索瑞斯哽咽着。

“呃,还有件事想请小姐帮忙。”

“说吧”

“就是..就是…讲座”

“当然了,我们是朋友啊!”

“是啊,是朋友,朋友真好”

车站上,一个黑色的身影显得格外突出,蓝色的雌驹挥手作别她的幻形灵朋友“珍重”

“你也是”

索瑞斯在众马的注视下走进车厢,安心睡着了,他从未睡的这样沉,这样深。

thumb_up 2
0 thumb_down
share file_download
file_download share
Sorted by Time Ascending
大黑星 Lv.8 Kirin
Commented on 新途

ε=(´ο`*)))唉,每座城市的诞生都离不开那些默默无闻的工人的付出...可生活在最底层,保守排挤和歧视的却也是他们...

16 days ago
魔法师T_T Lv.22 PegasusManager
Commented on 新途

幻形灵的存在主义危机。感觉他们变久了可能自己本来长什么样子都忘了

16 days ago

Post your comment after logging 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