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SOUNDLORD
SOUNDLORDLv.1
Kirin
中篇原创
T
Completed

虽千万马吾亦往之

This is an original work. Forwarding should be allowed by author first.

公主军团

chrome_reader_mode 12,595 event 6-27 thumb_up 11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105 forum 1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水晶集会的日子。而这一次的水晶集会与会阵容十分豪华,不仅有惯例的水晶公主韵律和她老公银甲闪闪,甚至艾奎斯陲亚的其他三位公主塞拉斯蒂娅、露娜和暮光闪闪以及她的五个最好的朋友也出现在了水晶帝国。不过与往常喜气洋洋的庆祝氛围不同的是,这次水晶集会似乎没有民众参加。大街上空无一马,也没有遍布马口密集区的活动展会。水晶之心孤零零地在水晶城堡下旋转着,维持着风雨不动的防护罩。防护罩的边境由许多卫士镇守着,不仅是水晶帝国本身的兵力,甚至还有从中心城调来的兵力;他们围绕水晶帝国的边境线排开阵型,严阵以待即将到来的什么东西。

“辐光,再说一遍,黑晶是为什么又要掀起战事了?我已经从世界的各个角落收到了关于他和你的善举的见闻和报告,我到现在还不很相信他再度为邪恶效力了。”塞拉斯蒂娅公主把一只蹄子搭在身边小小的丁香色的独角兽身上,忧心忡忡。她们此时正聚集在水晶城堡下,保护着水晶之心。

希望辐光吸了吸鼻子,晃了晃身体。她好像受了很大的打击,有些站立不稳。“我不知道。反正他就是又变坏了。我不清楚是怎么回事。”

“会不会是前天仪式的失败给他的打击太大了,让他的精神能相对更容易地被一些邪恶魔法渗透进去?”韵律公主提出,“黑晶之前的许多魔法都建立在消极的情感上,如果换做是我长期使用这样的魔法也会吃不消的……”

“我觉得这是很有可能的。”露娜公主也说话了,“前天夜里我在他的梦里发现了一个类似罪梦灵的家伙。尽管我的魇狩及时破坏了那个梦境,我恐怕罪梦灵也给他造成了不小的影响。他从来都没有原谅过自己,这对他造成的心理压力可想而知。”

“那也就是说,只要我们可以帮助他走出阴影,就能拯救他和水晶帝国了?”暮光推测。

“哈!那有什么难的,姑娘们,这种事情我们以前也做到过,对吗,露娜公主?”云宝黛西抢先说(“云宝黛西!”阿杰出言阻止了她,因为露娜的脸色当时变得不太好看了)。

“不会那么容易的。我……我恐怕这一次他必须被消灭了。”希望辐光说。

她神情恍惚地抬起头,却发现所有的小马都瞪着她,好像突然不认识她了。

“发生什么事了,亲爱的?”瑞瑞问,用的是礼貌但坚决的语气,“你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呢,能和我们分享一下吗?我是说,毕竟你那样爱他……”

此言一出,气氛突然紧张起来。希望辐光今天的表现确实太反常了,很难解释她一切行为的动机。如果她是什么其他生物假扮的,问题就大了。两位公主都出现在水晶帝国,中心城现在没有她们坐镇,如果有什么东西心怀不轨,轻而易举就能攻破防线。

尽管情绪低落,辐光还是意识到了自己的处境。她看了看其他小马,然后把目标锁定在露娜公主身上。“请允许我自证身份。”她说,撩起了露娜的裙子。尽管露娜大声抗议并立刻把裙子放下去重新遮盖了腿,但大家还是看到她的一只前腿上有一只银圈一样的东西箍着。

“我的好妹妹,这可不是能随便往身上戴的东西啊!”塞拉斯蒂娅公主被哪个银色的圈圈吓了一跳,“我这些年来都在断断续续地把星璇收藏在雅典娜宫(Athenaeum)①里的小玩意儿拿出来研究它们的性能和效力,有价值的保存起来,有危险的销毁。这个零号维娜锡安(Venusian Zero)具体的效果我还没有弄清楚,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它绝对不是一匹小马就能驾驭的,你别看到了就往腿上套啊……!”

“姐姐,不要!”感觉到塞拉斯蒂娅试图把那只银色的圈圈褪下,露娜想要抵抗,但是她的姐姐轻而易举地把那只银圈从她的腿上移走。接着大家看到,那条腿原先被银圈挡住的部分是一道深深的伤口;随着银圈被拿走,那条腿从伤口处断开,啪叽一声落在了地上。

“你……这个东西把你伤到了?”塞拉斯蒂娅惊惶地问,同时一脸嫌恶地看了看那个圈圈。

“不是……昨天日出的时候我刚下班回到现实世界就发现我这条腿断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我很累,我想睡觉,我不想去专门找医生帮我接骨,最不想让你发现然后大惊小怪的。我看见你放在房间里的这个东西,就用它把我的腿先固定在一起得了。”露娜说完,一脸埋怨地瞪着希望辐光,“我不明白揭穿我和你自证身份之间有什么联系。”

“我是治疗师,我能看出来你想隐瞒的症状,也能治好它。”辐光说,独角一闪,那条断腿就自动接了上去。露娜诧异地活动了一下那条腿。它完好如初,甚至能仅靠这一条腿支撑起整个身体的重量。

“我想除了希望辐光之外,很少有其他的小马能把接骨术施展得这样轻松了。毕竟,她的可爱标志可是千年难遇的双蛇杖啊。”塞拉斯蒂娅公主说,“她当然是真正的希望辐光了。”

北方传来一阵颤动,接着是一声久久回荡着的巨响,所有小马都吓了一跳。

“出什么事了?”韵律看向老公,“有没有报告?”

银甲闪闪摇了摇头。“卫士们只说那是极地荒原传来的。”

突如其来地,刚刚传来爆响的那个方向又传来一阵激烈的震动,随后一根极其粗大的黑色结晶尖锥刺向天空,就像雨后春笋一样迅速拔高,很快超过了水晶城堡的高度。整个水晶帝国都被笼罩在它投下的巨大阴影中,水晶小马惊恐的叫声四处响起。

“不要让民众看到避难所外面的事情。”塞拉斯蒂娅指示道。韵律点了点头,切断了避难所获知外界情况的实时影像魔法。“准备战斗。不惜一切代价保护水晶之心。”

不论水晶小马们开始了怎样的恐慌,众马都庆幸塞拉斯蒂娅的指示下达得如此及时,不然民众的恐慌程度或许会成为极大的不安定因素——那黑晶魔塔出现没多久,她们就看到远方的空中的太阳光被集中在一起向魔塔的底部打去,仿佛那里出现了一个无形的透镜。接着是一声又一声的巨响和剧烈的魔法波动,似乎那个地方正在发生一场激战。

“帝国郊外的居民疏散了吗?”露娜问银甲闪闪。

“疏散了,现在所有的水晶小马都安置在水晶城堡底下的折叠空间里了。这个避难所的存在还多亏了黑晶。”银甲闪闪说,“我想他可能本来是想把那里作为新房吧——那个折叠空间几乎是水晶城堡的倒影了,空间相当大,向下的螺旋阶梯周围的壁上到处是开凿好的空房间,没有布置东西。我想可能是还没来得及吧,毕竟开凿的痕迹也比较新,大概是上一次影魔之乱的时候做的。”

魔法波动越来越剧烈了。谁也没想到的是,从波动产生的地方突然扩散出巨量的黑烟,速度之快堪比一整瓶墨汁被倒进了一碗清水里,迅速把天空遮蔽了。现在从水晶之心的防护罩向外看去除了这浓密的黑烟什么也看不到,水晶帝国内的光源也只剩下水晶之心一个,四处都笼罩在黑暗之中。

“要不要我派一队探子去外面看看出了什么事?”韵律提议。

“没必要冒那个险了。这就是黑晶王的法术,我认出来了。他真的又堕落了。”塞拉斯蒂娅皱起眉头,“如果他又变回了荒原影魔,那便意味着他还无法完好无损地出现在任何有水晶之心的光芒辐射到的地方。他暂时还进不来,但不排除他很快能想到进来的方法的可能。我想我们应该分散到边境线上去。卫队可能应付不来这种程度的敌马。”

“可是那样的话谁来保护水晶之心呢?”暮光问,“水晶之心一旦有什么闪失,我们可就拿黑晶王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你和你的朋友可以和希望辐光一起驻留在这里作为最后的防线。在紧要关头——”

又是一道纯净的光波扩散开,把黑烟一缕不剩地驱散了,重现的强烈日光让所有小马都禁不住眯起了眼睛。

“这又是玩儿的哪一出?”云宝黛西抱怨着,用翅膀挡住她的眼睛。其他小马也或多或少受到影响,小蝶甚至被强光刺激得泪流不止。

“哇……我想,我想这是很高级的结晶魔法。”暮光说,大家都扭头看着她,“结晶是灵魂的实质化,黑晶魔法也遵循结晶魔法的基本原理。一匹马使用黑晶魔法越是得心应蹄,越是说明他的灵魂污浊不堪(当然,前者只是后者的充分不必要条件)。只有纯净的灵魂和积极的感情才能够施展出凌驾其上的结晶魔法——某种程度上来说,水晶之心的魔法也属于广义的结晶魔法,但实际上能不能归入系谱还没有定论。也就是说,不管这驱散了黑烟的魔法是谁施展的,它都很可能有匹敌水晶之心这个级别的资格。”

众马凛然。水晶之心尽管强大到能够拒绝黑晶王,但是如果另一个精通结晶魔法的强大存在也在这里,结果就不好说了。这个结晶魔法的使用者不会受到水晶之心的制约,如果这个存在决定与水晶帝国为敌,显见会给战斗的结果造成极大的变数。

“呣,大家不要太担心了,暮光不是说纯净的灵魂才能做到这样吗?”小蝶似乎看出她的同伴们都在不约而同地想的东西,“那个魔法师一定是在和黑晶王战斗,对吗?”

“灵魂纯净的生物并非是绝对无害的,小蝶。”暮光跟她解释道,“灵魂纯净指的是主观上的定义而不是客观上其他生命对该个体的定义。我这么说吧——记得那个无恶不作的邪茧吗?不管她的行为给其他生灵带来了多大痛苦,只要她发自内心地相信她这样做是为了她的族群能够存续,那么不管她害了多少马,她的灵魂依旧是可以被定义为‘纯净的’的。”

就在此时,银甲闪闪的独角突然闪烁起来——他收到了卫队的报告。“有些东西进入帝国边境了,水晶之心的力场无法拒绝它们。还不清楚它们的目的,也无法阻止它们的前进,但是目前为止它们没有对攻击尝试做出任何回应,也没有展开任何破坏行动。”

“是什么样子的东西?”韵律问。

银甲闪闪用独角把收到的讯息投影到众马面前。那是一个大致上是菱形的冰块般的结晶锥,侧面还有三个围绕着它悬浮的小型结晶锥;它的主体上有一只圆形的发光器官,四下转动着,形似一只冰蓝色的眼睛;它整个通过未知的反重力魔法悬浮在地面上方,平移着前进。

“这是结晶魔法的产物吗?”露娜看向暮光。

“我想是吧……但我不知道它的具体原理和存在意义。结晶魔法其实是失传了很久了古代魔法了,你知道的,要不是黑晶王跟我们都打过交道也许我们连黑晶魔法是什么样的都不会有切身体会。”暮光挠挠头。

“卫队没有办法阻止它们的话,水晶帝国已经相当危险了。谁知道那些东西的动机是什么、会做出什么样的举动?”塞拉斯蒂娅说,“散开,每个单位负责广场一角的方向,看到有这种东西出现就先把它们定在原地再说!银甲闪闪,让卫队不要继续在边境停留,撤回市街布防!”

塞拉斯蒂娅、露娜、韵律和银甲闪闪、暮光和她的朋友们分别占据了水晶城堡下广场的一角,等待着。四下里寂静无声,无论是卫队还是之前报告的东西都连个影子都没有。

“我和卫队失去联系了。”银甲闪闪说。

突然,露娜的方位,一个刚才那样的悬空结晶锥体晃晃悠悠地漂浮过来了,冰蓝色的瞳孔状物四下变换着方向。露娜刚刚来得及向同伴发出警告,那只瞳孔就盯在了露娜身后的水晶之心上;接着,那只眼睛立刻燃起黑色的火焰,将它烧得赤红,一只爬虫类的红眼球嵌在已经变绿的周遭活动范围里,正如黑晶王的眼睛一般;那黑炎迅速在它的其他部分扩散,它的整个身体几乎是立刻变成了黑色,正如黑晶王的魔法时常从地上召唤出的那些黑晶一样。

……

“啊,看来战斗已经打响了。”通天魔塔下,黑晶王惬意地靠在一个刚刚打造出来的王座上,用魔法摇晃着一只水晶杯里的浓稠液体,“你的结晶魔偶还真厉害,是不是,晶焰?”

先前的那头巨龙此时看起来缩小到了难以置信的地步,看上去体积只有黑晶王的两到三倍大小。他正以极其屈辱的姿势匍匐在黑晶王蹄下,不过看上去倒是十分受用。

“官家觉得好用,我便十分开心。”他说。

黑晶王看了看被他称作晶焰的龙,叹息一声,“这样固然是有趣,但是若是你心甘情愿地这样侍奉我才是最好的。像这样被我控制着奴颜婢膝,终究只是我在自娱自乐罢了。”

“官家若是用心调教,假以时日,奴就算意识清醒,身心也会是官家的了。”晶焰答道。

“嘿!真有意思。你这算不算是为老不尊?”黑晶王被这昔日龙王的奴性提起了兴趣,“不过,你真的是头老龙吗?虽然于情于理应该是存在了很久的龙了,可是你看起来嫩滑得跟个小姑娘似的,鳞都没长全一样。这又是咋样回事?”

“只要心态年轻,多大年纪也是小龙;若是未老先衰,小小年纪也可称作老龙了。”晶焰回答,“奴最早开始研究结晶魔法不过是为了永生,熬过那放逐奴敬爱的老龙王的天平,为奴敬爱的老龙王讨回公道。如官家所见,奴成功了。奴现在是不死之身,亦不会增龄,永远定格在奴魔法大成的巅峰年纪。官家尽可以随心所欲地折腾奴,直到官家玩腻了奴为止。”

“嗯……在我听到的传说里,天平放逐了前任龙王以后就自立为王了。那你其实从未成为过龙王?”黑晶王想到了什么不可忽视的问题。

“奴在老龙王的时代确实被视为最有竞争力的龙王继承者之一,但是没错,天平篡位后大部分龙族便倒向了她,奴从未登上王位。”晶焰平静地回答,就像在历史课上照着书本念一个与自己毫不相干的条目一般毫无感情。

“嗨,那便没了趣味。看来你只能当个工具,当不了玩物了。”黑晶王说着,把水晶杯随意地王地上丢去。

“只要官家开心,奴随官家处置。”晶焰说,三条长尾甩向前方,精准地接住了杯子,就连杯中的液体也一滴都未曾洒出。

“哈,也许你作为工具倒是挺有用的。毕竟,把黑晶魔法埋入结晶魔偶的核心,让结晶魔偶入城索敌,锁定水晶之心后立即转化成黑晶魔偶的点子我就想不到。到底是姜还是老的辣啊,经验太重要了。”黑晶王满意地接过杯子,抬头看了看通天魔塔。塔内此时已经形成了一整套生产流水线,结晶杖插在流水线的起点制作结晶魔偶的核心,而完成的结晶魔偶则源源不断地离开通天魔塔,向水晶帝国的方向输送过去。“可是我怀疑水晶帝国的家伙已经察觉到了危险,刚刚你跟我整出那么大的动静,不采取措施那真是傻子了。光靠黑晶魔偶,破坏水晶之心感觉并不能十拿九稳。但是我自己因为体质原因被水晶之心的魔法拒绝在它的光芒之外,这很不好。晶焰,你说说,既然你能把黑晶魔偶送进水晶帝国,有没有法子让我也进去?我怎么样才能从此不再被水晶之心的魔法伤害?”

“官家若是想这样,奴以为甚是容易。不过,官家大约需要付出一些代价。”晶焰答道。

“什么代价?”黑晶王追问。

“官家彻底忘却概念魔法便可。没有了概念魔法,水晶之心便再也奈何不了官家了。”

“那有何难!有你给我当工具,我还要概念魔法做什么?”黑晶王哈哈大笑,“但是为什么是这个方法呢?你若是给不出令我信服的依据,我便治你欺君之罪!”

“官家先听奴一言,若是觉得奴言之无理,奴随官家处置,绝无怨言。”晶焰说,依然保持着那个离奇的姿势,“拥有稳定物理形体的生物通常很难掌握概念魔法。因为具有物理形体的生命思维基于就是他们对于和物质世界进行的交互,在他们的常识里形而上的概念是被形而下的实体所决定的——自然,身为龙,奴也是这样。要打破这个认知上的壁垒非常艰难,这也绝非简单的主观唯心就可以掌握诀窍。

“但是,对于影魔们来说,修习概念魔法具有先天性的优势。官家自体就是荒原影魔,当甚解奴所言,因为影魔们有着在物理世界和精神世界之间转化的能力。对于影魔们来说,概念魔法就像呼吸睡觉一样正常。也是因为这样,影魔们可以任意改变自身的物理形体,可以扩散到非常辽阔的面积,也可以压缩到极小的一团,这也是官家在征服奴的过程中展现出来的。

“以官家现在聚集全体影魔们的强度,实际上水晶之心的魔法已经根本奈何不了官家了;但是官家的身体却永远处于物理形体和精神形体中间的量子态。这样的机能本来是生物演化的过程中赋予官家的,也是官家能随意施展概念魔法的基础,但这样的量子态会使得官家的身体过于分散,在面对水晶之心的魔法时依旧会被判定成无数影魔们的个体受到等同的伤害而非一个荒原影魔的整体受到单一的伤害。若是官家忘却概念魔法,则量子态就会失去其存在的意义,官家就能够以所有影魔们叠加的强度来承受水晶之心会对单一普通影魔造成的伤害了,自然水晶之心的魔法对官家而言就微不足道了。到那个时候,官家不会失去虚体化的能力,却又战胜了水晶之心,所需代价不过是官家掌握的众多魔法之中微不足道的一门罢了。”

黑晶王安静地听完,在心里自行计算了一下得失。“水晶之心一旦被毁,此世再无任何存在能够与我抗衡,到那时没有概念魔法似乎确实无关紧要。”他发出了属于他的标志性的狂笑,“好,晶焰,我就按你说的来。毕竟,我不需要概念魔法也能轻松对付你……你这个工具当真好用的紧。也许我会大发慈悲地把你留在身边。”

“奴谢官家隆恩。”

“那么现在,没有了最后阻碍我称霸的东西,我要御驾亲征了。再没有什么能阻止我的了。”黑晶王站起来,踏在晶焰的脑袋上,顺着他的脊背跨到最高处站定,看着远方那仍然笼罩在水晶之心神圣光辉形成的防护罩里正在大乱的水晶帝国,“准备好在怪兽之王面前跪下了吗,小马驹?”

……

公主们的抵抗左支右拙,顾此失彼。她们没有办法把防线扩张到水晶城堡下的广场外:黑晶魔偶实在是太多了。这每一个黑晶魔偶都能够施展黑晶王的魔法,简直就是一个个中转站,黑晶王本尊通过这些黑晶魔偶向水晶帝国展开攻势。但这还不是最糟糕的,与黑晶魔偶一同攻进来的还有之前安排在边境防线上的卫队。这些卫士们戴着造型奇特的凶恶头盔,和千年前黑晶王迫使水晶小马们臣服于他所用的精神马辔一模一样。公主们在对付黑晶魔偶的同时还要应付这些训练有素的卫兵的干扰,还不能伤了他们性命,实在是投鼠忌器。

“照这个打法我们撑不下去的!”暮光用魔法光束打碎了一尊黑晶魔偶,又把扑上来的卫士甩到一旁、让他们物理性地暂时和民宅的墙壁融为一体,限制住他们的行动,冲着她的老师和兄嫂喊道,“今天本来是水晶集会的日子!如果我们能让水晶小马们给水晶之心充能,这些黑晶魔法的产物就能被一波扫清!”

“你疯了吗,暮光?”苹果杰克喊道,她刚刚踹飞了一对卫兵,声音有点发颤,“卫队都经不起这些玩意的精神控制,你让民众们出来给黑晶王送壮丁啊?”

“韵律!你和银甲闪闪都擅长护盾魔法,能不能把这些魔偶隔绝到远一些的地方?”塞拉斯蒂娅对另一角的韵律夫妇喊道。她面前堆积的黑晶魔偶碎片比其他几个角都多,似乎黑晶王认定有塞拉斯蒂娅镇守的方位最难攻破,为了不让她有帮助其他方位守军的空隙额外增派了许多兵力到这个方位。

“我……我……让我试试……”韵律已经快要撑不住了,现在是银甲闪闪用一个单向的魔法盾牌在抵挡三个黑晶魔偶的远程攻击。韵律努力地试图用魔力凝聚成小型护罩,但她的消耗比其他几路守军都要大,魔力难以为继,无法展开护罩了——正面对抗对她来说相当吃亏,毕竟韵律并非以正面作战的能力见长。

“黑晶王这些魔偶可真是歹毒!他知道韵律的魔法对影魔和影魔产物有特攻,就在结晶魔法造物的基础上暗藏着黑晶魔法。这样不仅能突入水晶之心的结界,就算韵律能展开护罩把黑晶魔法一扫而空,这些魔偶的结晶素体也会留存着,暗藏其中的黑晶魔法照样能把这些魔偶再次变成黑晶王的爪牙!”露娜也叫道,“姐姐,顾不得这些建筑了!房屋被毁了还可以以重建,水晶之心若是再落到黑晶王蹄下那可就永无翻身之日了!”

塞拉斯蒂娅咬着牙点了点头。“妹妹,帮我把我们这边的小马、被控制的卫队成员、还有水晶城堡都标记成友军,至少绝对要保住能让水晶之心施展出护盾的城堡;银甲闪闪,在水晶之心上加上你能施展出来的最强的护盾,尽可能保护它不被接下来的魔法波及;暮光,你们在我准备施法的时候守住全部四个方向,拖延时间!”

“可是我要怎么才能……?”暮光话未说完,便被一匹凶狠地扑过来的天马卫士压倒。那匹天马有着橙色的皮毛和海蓝色的鬃毛,力气大得难以置信,叼着长矛便朝暮光的眼睛捅去。一旁的斯派克眼疾腿快,一脚踢在暮光的脑袋一侧,令她条件反射地向另一边一侧脑袋;长矛划破她一边脸颊扎在地上,一时难以拔出,暮光抓住机会用击退魔法将他甩了出去。那匹天马的脑袋撞在旁边的建筑上,头盔裂开,露出他的面容。

“疾电阿坤!?”暮光惊叫道,但对方没有任何停歇,又朝她扑了过来。

不过这次他没能得逞——一台闪闪发光的金色狗拉雪橇一样的东西滑了过来,把眼冒绿光的疾电阿坤铲在上面推走,任凭后者如何挣扎也挣脱不了那个小小的铲斗。

“萍琪!这是……你是从哪里把友谊铠甲刨出来的?我明明——”暮光看着那“雪橇”后面推着的粉色小马,大吃一惊。

“别管啦!赶紧上吧!”萍琪派从那装置后面跳将出来,把一个玻璃瓶朝暮光甩过来,瓶口准确地插在了她的嘴里,里面的半瓶液体咕嘟咕嘟全部灌入腹中。

“唔……”暮光头昏脑涨地被萍琪派拖到那金色的装置后面,随后她的身体爆发出一阵魔法波动,等大家反应过来的时候,广场上的每个小马身上都套上了一副金闪闪的铠甲,斯派克则是变成了半个水晶城堡高度的巨龙——就像邪茧对艾奎斯陲亚发动的最大规模的那次侵袭②的终局时候一样。

“喔……可能剂量有点猛了。”萍琪没头没脑地补了一句,“别管这么多啦!上啊!”

获得了友谊铠甲力量的谐律守护者们作战能力突飞猛进,她们六马一龙轻易地把所有来犯的黑晶魔偶拒之场外。过了一阵子,露娜飞回广场,表示敌我标记已经完成。塞拉斯蒂娅低下头,把独角抵在地上,从她的角与地面接触的地方掀起剧烈的波澜,就像平静的湖面被一石激起千层浪一般;地面的震荡快速扩散出去,所过之处,黑晶魔偶纷纷粉身碎骨。同时,水晶帝国的建筑也被震荡波破坏殆尽,偌大的国土上现在只剩下水晶城堡还矗立在原地,余下都是一片断壁残垣和满地的黑水晶碎片。被控制的卫队成员则纷纷瘫倒在地上抽搐着,震荡波暂时瘫痪了他们。

及时用魔法保护住自己的希望辐光给广场上的其他小马施了一道魔法,解除了她们的抽搐状态。塞拉斯蒂娅略显疲惫地坐在地上,“大家赶快调养气息,恢复魔力,我恐怕这只是黑晶王的先锋而已。”

“你猜得不错,公主。”一个声音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传来,令水晶帝国的保卫者们神经再次紧绷起来。接着,满地的黑水晶碎块里浮起一只红色眼球一样的东西——黑晶魔偶的核心。它发出了黑晶王的声音,熟悉得让辐光心痛。

暮光在那个核心有机会做其他的事情之前便轰散了它。然而,许许多多的核心从满地碎块中升了起来,黑晶碎片也如蜂群一般缠绕着它们,聚合在一起,组成了一个比现在的斯派克还要大好几倍的黑晶巨偶。

四位公主集火向黑晶巨偶的核心打去,黑晶巨偶再次被粉碎,但碎片立即组合成许多小型的黑晶魔偶,虎视眈眈,“放弃吧,公主!黑晶魔偶斩之不尽,杀之不绝,你们根本不会有任何机会!当然,黑晶王是仁慈的。你们放弃抵抗,把王冠丢在我的蹄下,跪在我面前亲吻我的蹄蹬,宣誓做我的奴仆,我便会保全水晶帝国及其民众,还会帮助你们重建她因刚才的战斗造成的损耗。如何?”

“住口!无耻之徒!”银甲闪闪冲那个声音叫道,“你这伪善的懦夫!终于还是暴露了你真实的面目吗?你不可能征服水晶帝国,想都别想!我前天居然还让你这样的家伙接触小小的凝心雪儿,想想真让我恶心!那时候起我便感觉你在刻意隐藏个性,原来被你藏起来的是这样恶毒和肮脏的心!”

“他不是这样的!”希望辐光忍不住叫出声来。

“哦,他就是这样的!他就是恶的化身,恶的代言者,恶的救世主!”那个声音哈哈大笑起来,“很好,公主们,既然你们不愿意做我的奴隶,那便做我蹄下的尸骸吧!”

轰的一声,保卫者们集体看向空中,水晶之心的护盾顶部出现了一道放射状的裂纹,外面有一朵看起来微不足道的黑云。那朵黑云比起数年前的水晶集会上遮天蔽日地包围整个水晶帝国的黑烟群是那样渺小,甚至不仔细看都注意不到它,但它和水晶之心的护盾接触却毫发无伤——要知道当年的黑晶王可是连碰到韵律公主施展的护盾都折断了角。

又是一声巨响,那一小朵黑云再次轰击在护罩上,裂纹现在扩散得很远了。

“塞拉斯蒂娅公主,现在考虑开始水晶集会我想还来得——”暮光说。

那朵黑云退后相当的距离,第三次狠狠地轰击在护盾上。哗啦一声,坚不可摧的护罩就像一块玻璃一样碎掉了。黑云现出实体,黑晶王伴着漆黑如墨的烟雾重重地落在水晶城堡前,落地引起的剧震令城堡都向他的方向倾斜了三分。

“能一口气把四个王收入囊中真是令马心情舒畅啊!”黑晶王在蹄下升起黑晶,俯视着水晶帝国的保卫者们。他真的很喜欢站在高处。

“妹妹,我们来助韵律一臂之力!”塞拉斯蒂娅说,和露娜一起把魔力集中在韵律身上。韵律那承袭自爱茉公主的魔法是荒原影魔的天敌。

受到两位公主的加力,韵律尽全力向黑晶王射出青色的光柱,这次输出的功率远远超出了她自己所能达到的极限。可是,光柱打在黑晶王身上却没有任何可见的效果,甚至还让他打了个呵欠。

“这就是影魔特攻的爱茉公主的魔法?”黑晶王甩了甩鬃毛,“哈!就像给我冲凉一样让我神清气爽!你不会以为你能比水晶之心更有威胁吧?在我集全部影魔们之力于一身的现在,水晶之心都奈何不了我,何况你这小小的公主!”

他一跺蹄子,踩着的黑晶柱便寸寸碎裂,同时黑晶魔偶们集体行动起来。黑晶王则绕着水晶城堡飘荡了一阵,躲避着追上空中的塞拉斯蒂娅和露娜的攻击,显得游刃有余。

“在我的宫殿里藏匿贱民?亏你们想得出来?”黑晶王发现了藏身在他所开辟的折叠空间内的水晶小马们,“可惜啊,可惜,如果你们刚刚跪在我的面前,这些贱民就不用死了!”
黑晶王独角一闪,水晶城堡的中段——大殿所在的位置——就爆炸了。他彻底摧毁了他设置在水晶城堡里的折叠空间,把避难所里的民众纷纷被抛入正在交火的战场上。

“凝心雪儿!”银甲闪闪大叫一声。凝心雪儿被他和韵律安排给隙日照看,和其他水晶帝国的居民一起安置在避难所里。现在避难所被破坏,她也一定被混在群众之中一起扔了出来,而隙日的作战能力显然不足以在这样的乱局里保护她不受伤害。银甲闪闪几乎就想冲出去寻找女儿,但想到他虚弱的妻子现在的状态在成群结队的黑晶魔偶面前几乎没有抵抗能力,还是硬生生刹住了蹄子。

“对不起,小心肝儿,爸爸爱你。”闭着眼留在了原地,银甲闪闪展开了护盾,把欺身而上的黑晶魔偶群弹开,泪如泉涌。

“你这无耻之徒——!难道你的愧疚和负罪感都是装出来的吗?难道你可以有意识地操纵你的潜意识来欺骗我吗?”露娜冲他喊道,但她的攻击却被对方一偏脑袋就躲过去了。

“愧疚?你是认真的吗?我为什么要为这样美妙的感觉愧疚?”黑晶王大笑着,把一只水晶小马向她抛去,露娜不得不改变路线去接住她,但自己却被黑晶王一炮从空中打落,摔在地上。

“露娜!”塞拉斯蒂娅虚晃一枪,也急忙落在露娜身边,把她和她抱着的那只水晶小马从黑晶王接下来的致命一击下拖开。露娜呻吟着,抖了抖翅膀,她不能飞了——落地的冲击力把她一侧的翅膀折断了。

“让我看看。”辐光紧张地凑上来,眨眼间便把露娜的翅膀接好,随后便到战场上去救助受伤的民众了。露娜接着就想再升空去对黑晶王穷追猛打,却被塞拉斯蒂娅按住。

“不论黑晶王经历了什么,他都更强大了。他每一次和我们战斗都能体现出比上一次更强大的魔力和更娴熟的战斗技巧。上一次我们便已经不能战胜他,当时还有个邪茧拖他后腿,这一次我们直接上也没有胜算,何况我们还要注意不要伤到满地都是的民众。”塞拉斯蒂娅说,看着在角落被银甲闪闪护在身后的韵律和还在和黑晶魔偶群苦战的暮光她们,“我们需要团结在一起来和他对抗。”

“我们也没有各自为战啊?”露娜说,“放开我,让我去——”

“我一开始还不理解零号维娜锡安的发动要求是什么意思,但现在我知道了。黑晶王团结了影魔们的力量……那我们就用它团结公主们的力量。”塞拉斯蒂娅说完,冲银甲闪闪喊道,“银甲闪闪,把韵律借我们用一下!”

“你们要做什么?她现在没办法战斗了!”银甲闪闪喊道。

“把她交给我们,我们来帮助她恢复魔力!你去找凝心雪儿!”塞拉斯蒂娅喝到。她的声音带着不容置疑的威严。

略加思索,银甲闪闪便扛着韵律来到了公主姐妹身边,把妻子放下。“她就拜托你们了,感激不尽!”说完,他便冲出了广场,一边协助群众避难一边去寻找他年幼的女儿去了。

塞拉斯蒂娅晃了晃韵律,后者疲惫地撑开眼皮。“蒂娅,我……”

“不是你的错。现在我们需要像黑晶王团结影魔那样团结在一起,才能有一战之力。”

“团结……?”韵律慢慢地说,不知是因为虚弱还是因为没有理解塞拉斯蒂娅的话。

“和现在的黑晶王战斗就相当于和全体影魔们战斗,而且我想他现在比当初被爱茉公主封印的全体影魔更加强大得多。我们只有目标完全一致才能打倒他。”塞拉斯蒂娅说着,把之前被露娜套在前腿上的那只银色的环放在面前的地上,伸出一只蹄子按在上面,并点头示意露娜和韵律也这样做。

“我希望黑晶王再也不能伤害其他小马。”塞拉斯蒂娅说。

“我希望所有小马再也没有梦魇。”露娜说。

“我希望水晶帝国能从此幸福安康。”韵律说。

那只圆环开始发光,光芒进而把三位公主的身体笼罩进去——对三位公主来说,这是个好现象。这是它认定目标一致的标志。提取出三位公主的愿望,就能发现它们重合的部分,那就是打倒面前的黑晶王。

“My name is Legion, for we are many③.”三位公主异口同声地念道。

那道光芒飞上了半空,挡在以半烟雾化的状态飞行的黑晶王面前,打了他一个措蹄不及。黑晶王撞在那道光芒上,被狠狠地击退,向后飞出数百步的距离才稳住身形。

“来者何马!?”黑晶王怒吼道,斗篷闪烁着红光,一道光束打向那光芒,却被光芒之中伸展出的一对羽翼弹开,打在下面一个巨大的黑晶魔偶身上将其粉碎。接着,另外两对羽翼也在光流中展开,光芒渐渐消去,现出三位公主的形象——但她们看起来和之前不太一样了。

三位公主被金色和银色的圆环绑定在了一起,六只翅膀在身体两侧展开,宛如天宫派下来的使者,浑身散发着圣洁的光辉。与其说是三个个体,不如说是一个整体:三位公主看起来都精力旺盛,魔力充沛,之前战斗中消耗造成的疲惫和伤痛都一扫而空了。

“你是什么鬼畜缝合怪?”黑晶王嘲笑道,“你们不会以为把自己粘在一起就能与我抗衡吧?让我击碎你们那幼稚的幻想!”

黑晶王再次提气蓄力,毫无保留地一炮射出,赤红光流直奔公主们袭来,仿佛铺开一趟通往地狱的红地毯。塞拉斯蒂娅咬住露娜的角,把走神的露娜拉过来与自己和韵律看向同一方向,三道闪电般的魔法从角上奔流而出,和黑晶王的光束撞在一起,毫无停顿地将其推了回去。

“什么——”黑晶王难以置信地咆哮道,他的独角被打断了,整个身体不受控制地垂直向上冲去。他竭尽全力才稳住身形,再生出血红的独角,此时他发现自己身边满是向上浮去的黑水晶碎片。

意识到大事不妙,黑晶王冲回战场,发现公主们正在秋风扫落叶般地清除黑晶魔偶。凡是被那闪电一般的魔法攻击擦到的魔偶都会碎裂成细小的碎块,而后碎块被未知的作用力毫无停留地升上天空,宛如从水底冒向水面的串串气泡,再也没有可能威胁到水晶帝国。瞬息之间,全部的黑晶魔偶都被清除了。

“你以为这样就能占据优势了?我的魔偶军团取之不尽!”黑晶王喝道,一批新生产出来的黑晶魔偶进入了水晶帝国的疆域,“只要我还能站起来,水晶帝国就一定是我的!”

“那就让我再次把你送入永眠吧!”三位公主同时说,此时她们心意相通,异心同体,“记好你的终结者的名字——雷吉翁公主(Princess Legion)!”


注①:官漫主线第17话出现的、星璇用于存放待解明魔法物品的地下要塞。

注②:见官漫2017年刊。

注③:我的名字叫雷吉翁,我们是多数的。


Princess Legion  雷吉翁公主

塞拉斯蒂娅、露娜和韵律公主在相同愿望的驱使下发挥了魔法器物零号维娜锡安的威力,被绑定成三位一体的状态。合体状态会维持到三位公主共同的愿望实现之时,或是她们承受了足够的伤害之后。

因为高度一致的目标,雷吉翁公主的三个大脑会同步思维,反应更快,同时魔力水准也比单体时的总和更高。通常她(们)会使用标志性的反重力魔法波来作为万能的攻防手段。

thumb_up 11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Sorted by Time Ascending
乐梦Brella Lv.4 Earth Pony
Commented on 公主军团

槽点过多无法吐槽

10 days ago

Post your comment after logging in.

Channels including 文章
  • 反派聚居地

    L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