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SOUNDLORD
SOUNDLORDLv.1
Kirin
中篇原创
T
Completed

虽千万马吾亦往之

This is an original work. Forwarding should be allowed by author first.

影之复辟

chrome_reader_mode 9,435 event 6-27 thumb_up 11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94 forum 1

不计其数的影魔们在空中盘旋,形成了一个由影魔组成的、缓慢转动的、形如漏斗的巨型龙卷云。在“漏斗”的底部,黑晶的身体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像一个破破烂烂的等身布偶,内容物被挤出体外,漏得到处都是。他的身体机能没有还在运作的了,现在躺在这里的不过是盘踞着一团无主灵魂的死尸。

“太快了,太容易了。我本来预计彻底消灭他的意识需要很长时间,起码得以年作为计量单位。”瑞比亚看着躺在“漏斗”下的黑晶略显诧异,“荒原影魔不同于物理形态固定的生物、也不同于以聚能物为载体的能量基生物,要消灭一只荒原影魔的意志是相当困难的事情。要么是他不堪折磨自我消灭了——但这不可能,我们当初选择他来作为我们的解救者就是看中了他的意志力,否则他根本撑不到改造完成——要么是他舍弃自己荒原影魔的身份以后弱到了难以置信的地步。果真如此的话,我们是不是还要潜伏在这具身体里离开结界就值得好好商榷了。”

“我们不必一直潜伏在这句躯体里,瑞比亚女士。”她身边另一头高大的荒原影魔提议,“我们只需要利用这具躯体离开结界,之后就算真的还需要潜伏起来躲避来自公主的追杀,我们也可以夺舍其他的小马。”

“你说得对。比现在这个丢马现眼的黑晶强大的小马——或是其他生物——肯定多得数不胜数。实际上我想我们并不需要躲避公主的追杀了。现在的黑晶在小马们中间名声肯定还不坏,对不对?我们只要用他的身体摧毁水晶之心,就可以继续把恐惧和绝望散布到整个艾奎斯陲亚了。我们甚至还可以让某个强力的荒原影魔夺舍黑晶,作为我们在小马世界的内应,以防万一。”

“不愧是瑞比亚长老,轻而易举地就想出了万全的计划。”之前说话的那个荒原影魔说。

“那就不要浪费时间了。我们已经等得太久太久了。所有的影魔们现在开始进入黑晶的身体!年轻的影魔先进,年长者后进,先进听后进的协调。行动起来!”

随着瑞比亚一声令下,影魔的龙卷云如一支锋利的钻头一般从黑晶的尸身上大大小小的破洞钻入。那具躯体很快膨胀起来,眼看就要撕裂,但在影魔们调整好了自己的虚化程度和尺寸之后,它又恢复了本来的尺寸。现在的黑晶就像一个体内是无底洞的充气玩偶一样在地上快速抽搐着,伴随着小幅度的离地弹动,活像个超级面筋马。

“妈妈,为什么我们要把恐惧和绝望散布到全世界呢?”有一只小小的影魔扯了扯瑞比亚的蹄子。那是艾拉(Ira),瑞比亚年幼的女儿。她没有和侵入黑晶尸身的先锋一起行动。

“早在你出生之前几千年我们就一直在这么做了,这是我们的传统,是我们侍奉的伟大存在授予我们的天生职责。”

“可是为什么呢?恐惧和绝望又填不饱我们的肚子,也不能让我们有能力做更多的事,为什么伟大存在想要我们一直这样做呢?”艾拉继续追问。

“……也许因为这样可以让我们获得愉悦?”瑞比亚推测。

话一出口,周围的影魔们就变了脸色。瑞比亚从未用推测的语气讲过任何事情,她总是对自己所相信的东西坚信不疑,所有的影魔们也对她的意思坚信不疑。但现在她的语气无疑动摇了他们一直以来相信的东西。

“可我一点都不觉得开心。我觉得有希望辐光陪着我的时候比较开心。”艾拉小声说,闷闷不乐。

“那是因为你还没有长大罢。等你长大了,一切就好了。”瑞比亚勉强搪塞道。

“瑞比亚女士——”

龙卷云里传来一声悲鸣。瑞比亚循声望去,一开始还没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渐渐地,她发现了:现在不是影魔们在主动进入黑晶的身体了,反倒是黑晶的身体像一个黑洞一样在疯狂地把周遭的影魔吸进去。影魔群的所有个体完全没有能力逃离那股巨大的吸力,他们不再有秩序有队形地进入黑晶的身体,而是乱糟糟地被挤压在一起向里塞去。

“那是怎么回事?是黑晶的后招吗?”瑞比亚怒道,“全体戒备!”

但是太晚了。那股吸力迅速提升,瑞比亚也无法逃离了。黑晶的身体上方似乎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影子。瑞比亚本能地感觉到了危险,那个影子的性质似乎和自己没有多少不同,但却极端强大。在黑晶死后还会有这样强大的荒原影魔存在吗?接着她发现了,那个巨大的影子上浓烟滚滚,似乎是由刚刚被黑晶吸入体内的影魔组成的。瑞比亚和剩下的影魔也被巨大的吸力牵引过去,像被挤压进一个橡皮管子一样死死地叠在一起,互相绞缠,无法行动。

“哼,这就是他的计划?就这?他以为这样便能困住我们了?”瑞比亚不屑一顾,“是我看着你长大的啊,黑晶!论斗智你怎么可能斗得过我?同胞们,把自己的虚化程度提到最高!彻底没有物理形体的话,看这玩意儿还怎么困住我们?”

影魔们听从她的号令,纷纷化为烟雾。这个策略看起来成功了,那个巨大的影子身上炸开无数浓烟。虚化的荒原影魔会彻底变成精神生命体的状态,在这个没有实体的状态下任何物理性的阻碍都不成问题——但这只是一个开始。很快瑞比亚和其他影魔们就发现,他们各自的意志似乎丧失了独立性,纷纷开始融化,朝着一个统一意志的方向合并着。他们拼命反抗着,但是无法哪怕是延缓这个进程;在黑晶的身体里,无数的影魔们的力量和意志被强行挤压到一起,互相之间的界限被瓦解,就像碰撞在一起的肥皂泡;而这一切都是随着他们将自己彻底虚化之后发生的,甚至现在想要再降低虚化程度也已经做不到了——

“这也在你的计算之中吗?黑晶——”发出最后一声绝望的吼叫,瑞比亚的意志也随之消灭了。所有影魔们的独立意志都被消灭了。

那个巨大的影子化为了一滩流体,像流过山谷的烂泥一样落下来,淹没了地上黑晶的尸身,把影之监狱里化作一片烂泥的汪洋。但很快,烂泥的水位线就下降了,速度之快以至于没过多久就露出了黑晶的身体——这个时候这幅身躯尽管已经被烂泥浸染,但是却重新变得完整了,上面的破洞和伤口都不存在了;看起来是这幅身躯在不断地吸收着这些烂泥一般的不明物质。直到最后,影之监狱里一丁点这样的烂泥都在黑晶身下消失了。

那对眼睛突然睁开了。它看起来熟悉得可怕:那血红的瞳孔和投出邪恶绿光的巩膜,以及眼角如细烟般不断升起的黑魔法的具象化,都曾经出现在每一匹水晶小马最可怕的噩梦里。现在的黑晶的独角泛着冷酷的血光,上面魔力迸射,打在周遭的地面上,留下一个个被炸出来的圆形小坑。

“我……是谁?”黑晶用一只蹄子按住自己的脑袋。他头痛欲裂,感觉脑袋要被突然涌入大脑的大量记忆和无意义信息撑裂了,要从这样庞大的信息流里挑选出能够解答他的处境的有用信息无异于大海捞针。“我……我这是在哪里?”

这些记忆大都是哭嚎声,求饶声,燃烧声,还有灵魂被黑暗淹没时发出的不可名状的声音。他不能确定这些记忆都是属于自己。实际上,他甚至不能定义“自己”的存在。他看到深渊中的眼睛,看到垂死的奴隶揭下蒙在金字塔顶端的幕布,看到坏疽上钻出的蛆虫啃噬周围鲜活的血肉,看到一只长着两只巨大弯角的不明生物,看到了一个挂满眼球的紫色独角兽——

那个奇特的独角兽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他开始忽视其他一切信息,专心追踪那个独角兽。

很快,他就找到了最近的一段关于那个生物的记忆。他放松自己,令自己沉浸其中。
他感觉到自己的一侧身体很温暖。他发现了身边的一个火堆,但记忆里的他没有去看,似乎知道旁边有一个火堆。他无法改变记忆的拥有者在记忆里的行动,于是顺从着,静观其变。

他的目光被固定在前方。那里有一匹银亮鬃毛的紫色独角兽的背影,小小的,头也不回地往前走着。她在地上留下的蹄印似乎伴随着一些滴落在地上的液体。他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是记忆的拥有者似乎不想挪开注视着那独角兽的目光,所以他也没有办法仔细观察那些液体滴痕。他不知道一只普通的独角兽的背影有什么好一直看那么久的,这又不是他要来找的那个奇特的独角兽。

随着那独角兽消失在视野里,他感觉到一股气流从自己的嘴里扫出,似乎记忆的拥有者长长地叹了口气。随后,他感觉到自己把脑袋搁在了地上,毫无停留地撕碎自己的意识,直接堕入梦乡之中。

他在梦乡里却保持着异常的清醒。他不知道这是他清醒还是记忆的所有者也保持着清醒,但他耐心地等候着。“罪梦灵,滚出来!我知道你在这儿。我知道你想对我做什么。出来我们谈谈条件。”他听到自己的喉咙里吐出这样一串话。

面前出现了一个奇形怪状的独角兽,看起来轮廓和之前记忆的拥有者一直注视着的那个独角兽很类似。他一眼就认出这就是之前在庞大的信息流里吸引了他的那个东西。

“‘罪梦灵’是露娜的东西,而我是属于你的东西。我想有个自己的名字。”那个异形软绵绵地说,“你就叫我夺魂辐光(Radiant Rope)好吗?”

“随便你。”他又感觉到自己的喉咙振动着,“你想要我的灵魂和身体,想污染现实世界,而不是像这样被永远困在梦境里,对不对?”

“啊,我还以为你不会替我着想呢。这个世界可吓马了,你知道吗?我们上次见面的后半头我被那个该死的露娜带来的一大帮暗杀者吓得不敢冒头呢。这个世界太危险了。”夺魂辐光开始绕着他移动,“不管露娜对我的前辈罪梦灵做了什么,她肯定想杜绝我们这样的存在再次出现了,那个暗杀集团我想就是她专门为对付像我这样的存在而存在的。”

“听着,我时日无多了。你不是想要身体和灵魂吗?你不是想要恐惧吗?我带你去一个地方罢,那个地方你可以夺取无数灵魂,而且他们之中的每一个都是散布恐惧的大师,和你一样。”

“你竟然会对我这么好?”夺魂辐光调笑道,“不会是想引我进一个陷阱好消灭掉我吧?你忍心这么做吗?不像其他的生灵,我可是永远会对你不离不弃的哦?”

“我没必要这样做,反正你可以把我看作一匹已经死去的马了。问题在于,你觉得夺取我的灵魂再侵染现实世界,和夺取成千上万恐怖大师的灵魂再来侵染世界,哪个效率会比较高?还是说你对自己这样不自信,觉得你的本事和真正的恐怖大师比起来不过是小孩子的把戏?”

“哈!有意思。我现在十分确信你是想带我去一个陷阱了。”夺魂辐光不怒反笑,“那我就单刀赴会一个给你看看,谁才是真正的恐怖大师。等我要了他们的灵魂再来要你,也没有区别。赶紧醒了带路吧,黑晶,我的挚爱。”

“黑晶……所以这是我的名字。或至少是我的一部分的名字。”他从这段记忆离开,感觉豁然开朗。他突然理解自己的处境了。

那个叫做黑晶的家伙,无论是谁,都是一个厉害角色。他利用夺魂辐光的性质来消灭影魔们,因为前者暂时无法脱离梦境,只能对精神生命体下手。而半是精神生命体的影魔们面对困住他们的夺魂辐光选择了虚体化——如果他们选择了实体化可能就会是另一个故事了,可惜黑晶算准了他们在面对未知的困境时必定会尝试虚体化来脱离这一点——在消去了实体后,面对夺魂辐光无异于自寻死路,就像把自己从小麦加工成面包一样送进了她的口中。但是夺魂辐光没有梦境的支撑是无法存在的——黑晶利用了死亡的瞬间对于时间感知会无限延长的精神漏洞,强行设法在自己的意志被消灭之后将夺魂辐光留住。他是如此聪慧,死前主动把灵魂交由夺魂辐光来让她获得出现在现界的能力,每一步都精确地在他的计算之内。夺魂辐光和罪梦灵一样是能够污染整个已经被意识到的现实世界的强大存在,影魔的力量和她又是同质的,同质化再多的影魔也填不饱她,反而会让她更加强大。但是,黑晶的陷阱最高明的地方就在这里:同质化所有影魔的精神,意味着黑晶的精神也被同质化了,也就是说夺魂辐光赖以存在的基础被她自己消灭了。于是夺魂辐光和影魔们都被消灭了,而无主的灵魂则流回了黑晶的躯体内,聚合成了新的自主意识。

“可惜啊,可惜,你们机关算尽,却都被黑晶摆了一道,还是在他死掉以后。死黑晶走生魇魔,呃?”此刻占据着黑晶的身体的那个意志说。他走进黑晶的记忆。他看到黑晶那壮绝的破坏力,看到他只身一马包围整个水晶帝国的勇悍,看到他和之前其他所有肆虐的影魔都不可同日而语的残酷。他和黑晶记忆里的自己一起狂笑起来,震得影之监狱摇摇欲坠。“一将功成万骨枯啊!”

他的身上猛然爆发出一股庞大的力量,排山倒海,摧枯拉朽,瞬间将整个影之监狱寸寸崩裂。冰原上,那个矗立在那里不知道多少个世纪的红色结晶柱轰然炸裂了,黑晶的身体站在它原先所处的地方。

“多么强大的力量……这比任何影魔,任何罪梦灵,黑晶活着的任何时刻都更加强大!我一匹马就可以把整个艾奎斯陲亚翻个底儿朝天!”他狂笑着,如回响在地狱的灼热狂风,如千年前这具躯体发出的同样笑声,“我既是黑晶,又不是黑晶;我是重生的黑晶,我是重生之王!颤抖吧,小马们……我黑晶王卷土重来了!这一次,从情感的中转站水晶帝国开始,黑晶王将用恐惧浸染全部有生命存在的土地!”

黑晶王狂笑着,染血般的猩红独角闪烁几下,面前的雪地上一块巨大的黑晶尖锥破土而出。晶体飞速地向上延伸,直插云霄,几次呼吸间一座巨大的结晶黑塔便拔地而起,怪诞诡异,阴森恐怖。整个水晶帝国都笼罩在这座黑塔投下的巨大阴影之中,黑晶王甚至能够听到帝国居民惊恐的尖叫。

多么令马赏心悦目!在恐惧下产生的哭泣与尖叫织成的乐章,正是这世间最完美的曲谱……这通天魔塔将是他的霸王之路的起点。很快,艾奎斯陲亚将处处竖起这样的通天魔塔,所有的小马都将成为恐惧的奴隶对他顶礼膜拜,而这恐惧将被这些通天魔塔互相折射,交织成牢不可破的恐惧囚笼,把世界都收入囊中!他要在这些小马们面前折磨他们爱戴的公主,让世界体验痛苦,就像那曾经的黑晶王对爱茉公主做的那样!他要把恐惧之花种满大地,开遍天下!

还没等他进行下一步行动,黑晶王本能般地察觉到了什么,转过身来抬头看向天空。一个小小的黑点出现在他眼里的太阳中心,尽管看起来不甚明显,却在迅速放大。换做一般的小马或许还要好一会儿才能看清来者何物,但黑晶王凭借他身为荒原影魔那堪比离朱的超级视力直视着夺目的似火骄阳,轻易地分辨出那是一头巨龙。——很怪的巨龙。

巨龙猛然展开双翼,黑晶王能看到他的翅膀上不是翼膜,而是一根根光洁如镜的结晶柱,如鸟羽般排布着;他调整那些结晶羽的角度,就像一个巨大的透镜一般将穿过自己的太阳光折射到特定的角度,汇聚到一点来——这个点正是黑晶王现在站着的位置。

黑晶王冷笑一声,一只前蹄猛跺,面前一块厚实的巨大黑色结晶板应声而起,灼热的太阳光线照射在墨色结晶上泥牛入海般消失不见,根本无法穿透。也正是因为黑色能够吸收所有可见光的原因,结晶板的温度瞬间提升,它周遭地面的积雪迅速开始融化:现在黑晶王的四只蹄子都浸在雪水里。他皱皱眉,在脚下也升起黑色结晶,避开了积水。

巨龙如流星赶月般迅捷而轻盈地着陆——但以他的体积和质量,无论多灵巧地着陆都会造成巨大的破坏。他在地上划过一道长长的痕迹,经过黑晶王面前,那块防御太阳光线的结晶板被气浪击中,立时寸寸崩裂;黑晶王的斗篷和鬃毛也被气浪向后掀起,但他自己却屹立原地岿然不动,眼皮都未曾抖动一下。

黑晶王仔细观察巨龙。这头巨龙不同凡响,和他印象里一般的龙类很不一样。巨龙体表没有任何可见的鳞片,却被厚厚的绒毛包裹;两只眼窝里本该是眼睛的地方被两块毫无生气的晶石取代;长满结晶的双翼在阳光下熠熠生辉;身后拖着三条粗长的尾巴,每条尾巴尖端都有一块尖锐的结晶:好一条被结晶包裹的畸形怪龙。这倒跟他也算是棋逢对手了——毕竟他的绝活儿就是结晶魔法,他很好奇到底有没有生物能在这方面超越自己。

“自从我把结晶塔设置在这里之后这么多个世纪过去,还是第一次感受到这么大的威胁。”那巨龙转身看着黑晶王说话了,声音出乎意料地清秀,就像是一个即将成年的龙族少女的声线,“我的结晶洞穴有一半都被你的魔法占据了。看得出来,你修的是结晶魔法的邪道,黑晶魔法,是吧?”

“修?老东西,我天生就精通黑晶魔法,用得着修吗?敢不敢跟我比划比划?”黑晶王狂妄地大笑起来,心念一动,巨龙周身就竖起一圈黑色的结晶壁,像是原地立起一座火山将他禁闭在内。“你试试从我这坚不可摧的磁力牢里出来看看?只要是被我锁定进磁力牢里的目标,任你如何尝试也突破不了!”

“概念魔法。了不起。”巨龙摸了摸那些结晶壁,并没有尝试去破坏它,“能够理解并掌握概念魔法的生命本就世凤毛麟角,还将它与黑晶魔法结合,创造出一个逻辑上无法逃离的牢笼,还故意露出顶部的天空给囚犯以不可能获得的希望……无论是从魔法造诣上还是犯罪艺术上,你都是个不世出的天才,对一般的小马来说。”

“那你还敢来挑战我?今天谁也别想阻止我攻陷水晶帝国!”黑晶王又狂笑起来。

“可惜,你的对手并不是普通的小马。”巨龙说着,一只爪子虚空一勾,从空气里勾出一支结晶杖来,“所有修习结晶魔法及其变种的生命都可以算我的徒子徒孙,而你,雕虫小技竟敢班门弄斧,不知天高地厚,根本没把你的祖师爷放在眼里。”

他用结晶杖的顶端敲了敲黑晶壁,从被敲的部分开始,整片结晶壁立即活了过来。它缩回了地下,又在另一处地面钻出来,本来是用来困住巨龙的结晶壁现在是一条巨大到难以置信的结晶沙虫口中的板牙。黑晶王不笑了。

“我的结晶洞穴遭到入侵,本来我只是来看一看发生了什么事情,想不到是一个像你这样的大奸大恶之辈所为,而你接下来还想占领这个所有修习结晶魔法的生命都该尊敬的创始之地。那末你便休要怪我今日替天行道了。”巨龙用结晶杖向前一指,结晶沙虫猛地向黑晶王站着的地方砸下,板牙将他紧紧钳住,要把他咬碎。

黑晶王丝毫没有惊慌。他让自己的身体化为黑烟,让沙虫失去咬合的目标,巨大的咬合力反将它自己的板牙挤碎。黑烟遮蔽了天空,蔓延到了水晶帝国上空,也把巨龙和结晶沙虫包围在里面。

“原来结晶魔法真的是龙创造的。你是真实存在的。”黑晶王的声音从黑雾里传出,巨龙看到面前的黑烟里出现了两只眼睛一只角,“可惜啊,可惜,你要是早来一天,我也不会落得这步田地。”

他的角突然向前伸长,一柄发光的红色利剑出现在黑雾里,这利剑一挥,结晶沙虫就被剖成两半,在地上摔得粉碎。巨龙看着黑雾,举起结晶杖,保持戒备态势。

“不过你现在来得也不晚。我还有很多想向你请教的。而且,多一个盟友就多一份力量。”黑晶王狡黠地说,视线在巨龙身上游走,让他感觉受到了冒犯。

“你以为我会帮你?”他说,语气里透着浓浓的讽刺,“帮你抬棺吗?”

“你会站在我这一边的。因为黑晶魔法从来都不是我的底牌。”黑晶王说着,眼中凶光毕露。随后他的眼睛和独角从黑雾中消失了。

巨龙左右谨慎地看了看,将结晶杖横在胸前。四面八方都是浓浓黑雾使得他无法判断下一波攻击会来自哪里,但无论黑晶王从哪个方向攻过来,他的反应速度都足以做出防御动作或有效反击。

“臣服于我吧,老东西。你最大的盟友太阳现在也帮不了你。”那声音从巨龙的脑中响起。

“摄魂魔法。看来你比我刚刚所料想到的要邪恶得多。”巨龙把结晶杖插在面前的地上,随后两只爪子并在一起。他的爪子看起来很不寻常:三指,但中间一指的爪却长得出奇,而另外两指则好似退化般很不起眼地萎缩着,看起来就像他的双腕前伸出了一对利剑。随着巨龙的动作,结晶杖顶端的蛇头口中含着的宝珠亮起,就好像那里点了一盏灯。

浓浓黑烟之中到处都开始依次迅速降下烟熏魔,朝着巨龙扑去。这是黑晶王施展的一种分身魔法,每一个烟熏魔都具有实体,就像是他自己提升了虚化程度后的样子,拥有不下于本体的精神攻击力。然而,结晶杖顶端的宝珠却精准地——不论方向上或是时机上——射出拖着陨石尾焰般光雾的魔法弹,这些魔弹精确地落在烟熏魔接下来必经之地上,在烟熏魔流窜到该地上方的时候突然升起结晶地刺将其刺穿。这些结晶地刺自带即死的诅咒,被刺中的烟熏魔无一幸免,当即失去机能,散作烟雾。不管烟熏魔的动作有多迅速、行动轨迹有多多变,结晶地刺总能准确地出现在它们接下来要经过的轨迹下方,没有一个烟熏魔成功地给巨龙带来伤害。

“哎呀!这招是什么?因果律魔法吗?”黑晶王的声音再次响起,巨龙依然无从判断他身在何处,“不愧是你,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啊!”

烟熏魔一头接一头地被刺穿,但它们源源不断地从黑雾中降下,周遭的地面已经成为了一片结晶森林。接着,巨龙突然将双臂向下一挥,双翼展开,从结晶杖顶端的宝珠为起点扩散出一圈半球形的强力光波——他刚刚一直在准备的法术就是这个——直接驱散了所到之处的全部黑烟。太阳重新照在大地上,满地的结晶地刺闪闪发光。

黑晶王依旧不见踪影,这倒是有些出乎巨龙的意料。他本来的思路是既然找不出这黑烟的那一部分是他的核心,那就把全部黑烟都消灭就好了,但现实是即便如此他也没有显形。莫非是自己高估了他,实际上影魔之主已经随着黑烟的消灭而被消灭了?

四周寂静无声。巨龙拔出结晶杖,用杖尾顿了顿地面,结晶地刺便全部粉碎,碎屑铺在地上取代了雪地。极地荒原现在看起来像是水晶粉末组成的沙滩,亮得耀眼。

“老东西,很有两下子嘛。”黑晶王的声音在巨龙的头脑中再次响起,“可惜啊,可惜,方才我的降影攻击也不过是障眼法罢了……我想要的效果已经达到了。”

“……”巨龙没有说话。他意识到了问题出在哪里。这个声音自始至终都在他的脑子里。

“这才发现问题出在哪里吗,老东西?”黑晶王的声音哈哈大笑,“我早就稀释了我自己,混入了你所呼吸的空气中了,在你和降影纠缠的时候依然在继续……你以为在呼吸道内置过滤魔障就能阻止我吗?我的本体的每个部分已经在你的脑袋里会师了!太晚了,成为我伟大的影魔之主,黑晶王永世的奴隶吧!”

巨龙还想做些什么,但他已经开始七窍冒烟。黑烟从他的鼻孔里、喉咙里、眼窝处的晶石后、耳腔里冒出来,眨眼间凝聚在他的脑袋外面,固化成了一个头盔:曾经的他所惯用的精神马辔。巨龙试图抵抗,过程持续了相当的时间,显然他的精神力比黑晶王预计得要坚强得多,但最终还是顺从了。

头盔再次化为黑烟飘起,凝聚成一团之后现出黑晶王的实体。他站在通天魔塔的塔身中途向外延伸出的一个平台上,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巨龙。

巨龙现在看起来和他刚刚降临在这里的时候很不一样了。尽管眼窝处的晶石无法展现眼神,但它们也明显地浑浊了起来。他现在看起来呆板而笨重,像是一个巨大的提线木偶,无所事事地傻站着。

“你知道吗,我一直以来都有个遗憾,我纵观了我能调用的全部记忆,觉得我这个王当得实在是没意思。”黑晶王看着巨龙那张呆滞的脸,“贱民们天生就是要被王统治的,奴隶们天生就是要被王压榨的,嫔妃们天生就是要被王征服的。我所有的一切都是顺应天道的,是理所应当的,是我必然会得到的。这太无聊了,太让我提不起兴致了。

“但是你就不一样了。在我了解的范围内,结晶魔法是被一个被流放的龙王创立的,而我刚刚见证了那不只是一个传说而已。你也是王,和我一样,魔法造诣和意志力也不在我下。王是不该臣服于王的,只有统治、压榨、征服了其他的王,才能证明我,黑晶王,是万王之王,是众王之中也出类拔萃的存在,不是么?在黑晶面前跪下。”

巨龙收拢翅膀,四肢着地,放低身姿,缓缓地伏在了闪闪发光的地面上。他的动作僵硬,神情刻板,傀儡般地遵循着他的新主的指示,向着那个体积在他面前微不足道的小马五体投地。他的声音依然清秀如少女,但却没有了之前的灵性,就像一个被迫站在讲台上百无聊赖地棒读准备好的演讲稿的工具女学生。

“Long live the king①.”


注①:王者万岁。


Radiant Rope  夺魂幅光

黑晶所创造的罪梦灵将他记忆中的希望幅光妖魔化后的样子,也可以被视作是黑晶版的罪梦灵本尊的化身。因为昔日的梦魇之月和黑晶王所使用的黑暗力量本质上是同源的,再加上黑晶和露娜公主相似的经历和品性,在潜意识里创造夺魂幅光对黑晶来说是必然的。

就像露娜公主创造的罪梦灵一样,夺魂幅光在黑晶的梦境里无处不在、无所不能,即使是身为魇狩领袖的露娜公主也无法在梦境中干涉夺魂幅光。

名称来源于1948年的希区柯克电影《夺魂索(Rope)》。

thumb_up 11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Sorted by Time Ascending
乐梦Brella Lv.4 Earth Pony
Commented on 影之复辟

超级面筋马……

看2号,这匹马一边奔跑一边伸长,真是太令人震惊了,它的身体被拉长了,它就是一匹super面筋马!

S9的憨憨黑晶也出现了,现在这样的国王不得不说确实有那味了:ftemoji_flutteryay:

10 days ago

Post your comment after logging in.

Channels including 文章
  • 反派聚居地

    L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