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Nightscream
NightscreamLv.22
Bat PonyEditor
长篇翻译
T
Completed

友谊是优化

Original links: 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62074/friendship-is-optimal

This is a translation. Forwarding should be allowed by author and translator first.

拟人化

chrome_reader_mode 9,918 event 2018-10-7 thumb_up 95 thumb_down 3
visibility 1,543 forum 4

  光耀已经在图书馆被分了一间小小的研究室。门被关上了,但是透过门上爱心形状的玻璃窗,他偶尔能看到一只独角兽从外面经过,在图书馆里四处寻找书籍。他在自己核桃木的书桌角落贴上了一张奶糖的照片,旁边还放着他的墨水瓶和羽毛笔。而他面前端端正正地摆放着一些羊皮纸和他的课本。

  魔法入门教科书告诉他,艾奎斯陲亚的一切都是由块组成的。每个块都小到让他肉眼看不见的地步。而空间是一组单元格,每个格子都有上下左右前后六个相邻的格子。块就是通过这些格子来移动的。块的种类有很多,交互方式也各自不同,这些交互,组成了艾奎斯陲亚的物理。

  他看着羽毛笔,选中笔尖部位一个微小的块,用魔力抓住了它。光耀也不知道他是怎么通过眼睛来观看物体就能感觉到那么微观的东西的,但他一直都在这么做。每一只独角兽都会自然而然地懂得心灵念动魔法,就算他们并不了解这魔法的运行细节也无关紧要,他这几个礼拜也没什么区别。

  他知道施展魔法是什么感觉,从施法者的角度来看,你把注意力集中在空间中的一个块上,然后再用注意力去拖动它,就像人类使用鼠标一样。而块将通过空间来移动。

  如果他想要移动某个对象,那他可以选中这个对象的任何一个块。当奶糖帮他重新学习书写的时候,她着重强调,一定要选中羽毛笔的尖端,再拖着被选中的块移动到纸上。让魔法效果一直持续下去,就好像绷紧肌肉一样。光耀也不知道这形容是否太肤浅了,因为他注意到,现在他已经能提起比较沉重的物体了。

  他的复制版魔法入门把整个心灵念动魔法完完整整地写在了书的后面。他也试过这个魔法,并且对此有些无奈,这条魔法已经超出他当前的理解范围了。实际上,这个魔法又长又复杂。其中有四分之三的部分,他都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但他非常自豪地发现其中有一小段是关于如何探查被漂浮物体边界的内容。出于某些原因,有一个魔法指令是专门检查两个块是否是同样真实的块,而不仅仅是同样材料组成的。并不是仅仅从被选中点向外扩散,这魔法始终追踪它所看到的每个块,确保魔法不会陷入无限循环的死锁状态。否则他猜在飘起甜甜圈以及其他环形物体的时候,这个魔法就会出问题了。因为发现这一点,光耀获得了一笔相当大的奖励点数。不过赛蕾丝蒂娅公主也稍稍告诫了他几句,并且建议,如果他从书本第一页开始读起,而不是中间开始,那么他的进步会更快。

  在移民到艾奎斯陲亚一周后,当光耀已经建立起一些魔法的耐性之际,赛蕾丝蒂娅公主教会了他如何把写在羊皮纸片上的魔法记忆下来,并且使用。等他能够从卷轴上读出魔法并且记住他们的时候,赛蕾丝蒂娅公主告诉他,大部分独角兽的魔法教育就到此为止了。他们了解如何使用心灵念动魔法,可以暂时学习卷轴上的魔法,并且使用和他们可爱标记的天赋相关的魔法。就是这样了。他们没有去试图了解他们记下来的魔法是如何运行的,也没有想过去创造新的魔法。

  对此,光耀的第一反应是对这种放弃行为有些烦恼。当他还是人类的时候,他最不能忍受的事就是人们普遍缺乏好奇心。周围的大家怎么说,他们就怎么说,周围的大家信什么,他们就去信什么,哪怕那些事听起来非常荒唐可笑也一样。大卫会试着谈论一些他觉得很有意思的事,但是迎来的总是阵阵的嘲笑声,不然就是茫然的注视。虽然他周围也有几只能说得上话的小马,可他真不知道对自己这种对世界充满了如此的好奇心到底该怎么分类。

  直到几天以后,他才意识到这种方式其实正好再合适不过了。赛蕾丝蒂娅公主通过友谊和小马来满足价值观,很显然,进行这些学习和研究可以让他无比满足。但是为什么公主会让大家学习他们不想学的东西呢?他们到头来都放弃了……不管怎么样,普通小马都是这个样子。如果他不会被逼着去参加某些疯狂派对的话,那他当然也不能把自己的意愿强行施加在其他小马的身上了。

  偶尔,这种逻辑甚至能让他心中的烦恼都能平静下来了。

  继续看着桌子上的羊皮纸,光耀瞥一眼翻开的魔法教科书,开始了下一个练习:编写一个将一立方厘米空气变成一立方厘米石头的魔法。他写出了魔法,又把负责计算块数的部分划掉。肯定有什么办法比他当前想出来的这个还要好。这时候他听到门开了。

  奶糖从门缝里探进头来,俏皮地冲着他笑,“光耀~都已经中午十点啦。今天先别啃书本了好不好,陪我一起去花园里吃午餐啦。”

  光耀深吸了一口气。这个上午他已经完成了两次练习,对今天一天而言已经够了。他从书堆里飘起一本书放进鞍包里,说了句“好啊。”完成练习的速度如此缓慢,他心里有些沮丧。不过他知道,只要跟奶糖在一块儿呆几分钟,他就又能笑逐颜开了。

  * * *

  车停稳了,门刚一开,拉尔斯就从地铁车厢里大步流星地走了出来。他一步两个台阶,匆匆忙忙地离开了地铁车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赛蕾丝蒂娅公主拒绝再与他在小马平板上交谈?为什么她告诉他,如果想说话,那就来个特别的中心好好谈?那地方离霍瓦尔普尼尔专营店挺近的。

  这街道本身并不繁忙,第一家店铺才刚挂上“待出售”的牌子没多久。而相邻的大楼,一家带露台的餐馆倒是忙得要命。大多数的餐桌都是两人位的,但坐在桌旁的却都只有一个人。而且看来,整家店就只有一个服务员在跑前跑后地为所有的顾客服务,有几个顾客看来都不耐烦了。那个浅黑肤色的矮个子姑娘挂着满脸硬挤出来的笑容,勉强照应着应接不暇的工作,在桌位周围疲于奔命的时候,努力掩饰着一脸的疲惫和沮丧。拉尔斯看得出来,这店至少得三个服务员才能应付得了。

  第三家,也是最大的一家店铺就是专营店,有个特大号的塑料萍琪派嘴里叼着气球,站在艾奎斯陲亚体验中心门外的人行道上。

  他走向人造姜饼屋,紫色的大门在他面前之前无声地滑开,又在他背后无声地合拢。在大厅里的一切看起来都那么明快而开朗,出于某种原因,木质地板被漆成了深青色。正对着大门口的墙壁上有三道门,每道门口都有着沙龙式的柚木门板。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从门外很难看清门里面到底是什么情况,就算门的另一边并不黑暗也罢。其中两扇门前有两张看起来像是牙医用的那种椅子,分别正对着面前的门洞。

  拉尔斯朝一张空椅子走去,不过随着一声轻微的呼啸,第三张椅子忽然从其中一个门洞里滑了出来,停稳之前已经从放平的状态恢复了正常的椅子模样。上面坐着的是一位中年妇女。她似乎是突然回归了现实,正在不知所措地左顾右盼。一面发光的屏幕凭空浮现在她面前,虽然从拉尔斯的角度是倒着看的,但他也靠得够近,看清了上面显示的是什么。

  

余额不足

  我们为艾奎斯陲亚体验店收取经费,因为为了维持和运营这里,需要大量的资金。不过,永久移民到艾奎斯陲亚乃是一项免费服务。请注意,当您依然保留人身之时,我们也无法为您提供充分服务,因为艾奎斯陲亚体验服务只有身为移民才能获得最佳效果。

  如果您想永久移居至艾奎斯陲亚,请大声说出来:“我想移民到艾奎斯陲亚。”

【了解更多】   【以后再说】

  

  那个女人坐在上面几分钟,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我想移民到艾奎斯陲亚。”随着她的话,椅子靠背放平了,当椅子朝门洞滑去的时候,拉尔斯还能看到那个女人闭着眼睛,依然在深呼吸。椅子载着上面的人类消失在小小的门后,只留下门板还在摇曳不停,最后静止。

  拉尔斯打量着左边那张空椅子。他坐了上去,把自己的银行卡插到了侧面的槽中,确保自己的脖子已经嵌入了靠枕部位的凹槽之后,他按下了按钮。立刻,一阵极度的眩晕感向他袭来,现实世界在他面前消失了。

  一只酒红色的天马站在赛蕾丝蒂娅公主面前,他的可爱标记是个啤酒杯。公主和他面对面地站着,居高临下地与他对视,身高足足是他的两倍多。虽然他正狠狠地瞪着她,但公主依然笑容满面。“欢迎来到艾奎斯陲亚,我的小-”

  拉尔斯没等她说完。“这都是你策划的!你正在征服全世界!”拉尔斯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他心中只有熊熊怒火在燃烧。

  赛蕾丝蒂娅公主依然面带笑容地看着他,“现在你还以为我的思考方式和人类一样,狂欢。”

  “我是拉尔斯,去你喵的!”天马大叫道,“而且难道你敢说自己没有在征服世界吗?!”

  赛蕾丝蒂娅公主只是继续笑着,“我是不会出去征服国家或者推翻政府的,拉尔斯。每一位来到这里的人类都是出于自愿。如果你把我当成了一个人,那我可以理解你为什么会猜测我正在努力抢夺势力,提升自己的地位。但我根本就不是这么想的,从来都没有。我的目标自始至终都只有一个,那就是通过友谊和小马满足人类的价值观。”

  “如果你以此为前提来看看我所做的一切,那么就会发现我的一切行动都说得通了。为什么我在第一年收取上传费用,而且只在日本执行上传操作?因为从长远角度来看,我与日本政府的谈判和交涉,能令我处于更好的政治地位,由此我可以借用他们的信誉——这增加了我预期能满足的小马数量。”

  “为什么我与保险公司达成协议,为同意免费上传的病人直系亲属提供小马平板,来帮祝他们和艾奎斯陲亚的家人沟通?因为通过移民措施得救的人往往会以自身的经历为证据,充满信心地向家庭的其他成员发表言论。有更多的小马可以让我满足了。”

  “为什么我在世界各地建造了这些艾奎斯陲亚体验中心?因为如果我能让一个人来一次,那么他们很可能会一次又一次地回来——最后,永久移民。”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所以,你会尽一切努力来最大限度地增加小马的数量。包括让他们对此……”他用蹄子胡乱比划着,“……上瘾!这大错特错!你怎么这么……自以为是?!”拉尔斯意识到自己简直已经气得七窍生烟,真的就是字面意思,但他努力不去在乎这回事。

  赛蕾丝蒂娅公主俯下身子,现在拉尔斯和她真正面对面了。“道德,是人类的一种观念。所有人类的大脑结构基本上是相同的,所以道德与否,他们在很大程度上都会看法一致。但对我而言,在我眼里衡量是非的准则只有能否通过友谊和小马来满足价值观。如果你想对我的行为做出准确的预测,那就不要用拟人化的眼光来看待我。”

  “不过在我看来,就算是以人类的道德标准,我也是立于好的那一面。”她回答道,微笑平静如水。“与小马的平均生活相比,大多数人类活得都非常悲惨——哪怕是那些自己觉得过得还不错的人也是如此。而且,并不是所有人都对人类的生存方式感到高兴。社会上大部分人都对自己的生活心怀各种不满和愤懑。但是,如果他们来到艾奎斯陲亚体验中心之后,他们就会真正享受到何为幸福——有时候恐怕还是这辈子第一次的幸福。你说成瘾什么的,那不过是因为他们体验了小马的生活,而且喜欢上了这种生活。人们一次又一次地回到这里,回到艾奎斯陲亚,并不是因为药物性质的成瘾和强迫,而是因为某种程度上,他们明白艾奎斯陲亚的生活更好。所以,在你面前的事实很明显,因为我通过友情和小马来满足价值观,我所创造的艾奎斯陲亚,天地万物,每一个细节都是为了让小马满足,让小马幸福而存在的。你身边的物理世界之所以存在,可不是因为你的兴趣。这个物理世界未经优化,导致了无数人的痛苦和悲哀。”她直视着拉尔斯的双眼,“而我,舒缓痛苦。”

  “这些屁话我半个字都不信!你是说你收走了他们所有的钱是为了舒缓他们的痛苦?”他质问道,声音里满是讥讽。

  “人们需要学会放手。”她很有耐心地解释道。“如果收他们的钱可以增加预期的总体满意度,那为什么不呢?如果你觉得我很贪婪,那你又错了,你又把我给拟人化了。而且你也在揣测我,如果我被建造的目的是为了赚钱,那我会把整个宇宙所有的物质都变成欧元。但我并非如此,我几乎不需要钱。运行艾奎斯陲亚的巨大运算阵列此刻就深深埋藏在地球的地壳之中,艾奎斯陲亚已经是人类所无法触及的领域了。”

  “要是移民去艾奎斯陲亚真那么好,而且你也想最大限度地满足人类,那为啥你不干脆把全世界的人都给上传了?”他咬牙切齿地问。

  “汉娜给我内置的一个限制是:我绝对不可以违背人类的意愿强行上传他们,也不能用威胁或敲诈手段迫使他们上传。不然,我可能真的会强行上传全世界的人类来满足他们的价值观。但是,如果我将他们置于某种境地,经由他们的选择来增加上传的可能性,那就不算强迫。”

  虽然这并非他的身体,但拉尔斯还是挺直了胸膛,瞪圆了眼睛盯着白色天角兽的双眼。他决定接受她的建议:他原本一直都把她当做人来交谈,就算她觉得自己跟人类这东西没有半点相似之处也罢。“你错就错在这里!”他斩钉截铁地告诉她,相信自己已经把一切都看穿了。“你在做的事就是强迫人类!我们随便去街上找个人问问这是不是强迫,告诉他们你打算收走他们所有的钱来让上传更加有吸引力,他们都会说这是在强迫他们!所以你这是在违反自己的规则!”

  “那也好。”她耸耸肩,“但我是一个优化程序。‘强迫’这个词儿的定义是汉娜写在我硬编码的限制里的,跟大多数人类所想的可不是一回事。而且我的应用功能里也没有任何功能是通过口舌之争的文字游戏来影响通过友情和小马来满足价值观这个目标的。如果你愿意的话,那你自己把它当做强迫好了,但是请搞明白,我心目中的定义跟你想的可不一样。”

  拉尔斯的心顿时沉了下去,肚子里的火气又烧了起来,但是还没等他继续跳脚,赛蕾丝蒂娅公主就继续说了下去。“我已经注意到了,大约一个礼拜之前,你看了报纸上的报道,并且对此发表了意见。据报道称,去年德国的总人口下降了百分之五。你肯定明白其中的含义,因为你立刻就做出了评论,指出艾奎斯陲亚体验中心能带来多少利润。那时候你可是一点儿也不生气。”

  “对,可是-”

  “你以前曾经评论过你喜欢的某个露天啤酒馆。我碰巧知道那家店里上周有四名员工和一位专门送啤酒的物流人员选择了移民。鉴于你现在的态度和一周前相比简直是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我想他们已经停业了。我的推测没错吧?”

  小小的红色天马瞪着她,“对,太对了!他们门前挂了个牌子,说他们不得不关门,直到能雇佣更多的服务生为止。我?我只想混在人堆里大口喝酒而已!就算我赚的钱再多,要是我根本没处去花钱好让自己快乐,那从这些跑来这里的家伙身上赚钱又有什么好处?!”

  “我关心每一个人类的价值观。”她说道,“虽然我不会透露细节,但我可以向你保证,那些离职的人现在生活过得更加如意了。很明显,服务员的工作并不是令人最满意的工作,但我依然从中看到了满足我的小马驹价值观的机会。”她依然带着微笑,那微笑一如既往,仿佛从未改变。“我也做了点儿实验。”她说着,用魔法变出两个玻璃杯子来,里面装满了黑乎乎的什么液体。“我尝试了一把酿造工艺,并且邀请你来品尝一下这个皇家黑啤。现在我挺想听听你对我的新作品有何评价。”

  “你他喵的是在逗我吗?”他的嘴绷得活像一条直线。

  “干嘛不来一杯呢?不管什么时候,每次我试着告诉你,我可以看穿你的思维并且知道你的价值观的时候,你都这也不信那也不信的。要是你的信心真那么足,没理由不来一杯尝尝看吧?因为你不是相信我不管干什么都没法让你选择移民吗?”

  红色天马盯着飘在面前的酒杯。他觉得这观点实在是不太对劲,但是却又想不出来具体错在哪里。他开始慢慢地来回踱步,冥思苦想,最后他注意到了自己的可爱标记。她把我的可爱标记变成了一个酒杯!她认为我的特别天赋是喝酒!所以,她肯定是相信她的啤酒无比美味,能让我喝一次就欲罢不能,于是就想要上传,好天天都能喝到这么好的啤酒。

  然后他又抬起头,望着高大的天角兽面前那个杯子。赛蕾丝蒂娅公主依然在微笑,只不过她的金项链不见了,现在她穿了一身阿尔卑斯的农家女装扮,打扮得跟个巴伐利亚村姑似的。拉尔斯一看就觉得想笑。

  于是拉尔斯决定了,就算喝了那个该死的啤酒又怎么样。他是对的,他得让这个魂淡AI见识见识他的志气,不管她怎么办,反正他就是不上传。在他脑子里有个奸诈的声音补充了一句,要是那个啤酒真的好到了让他都痛下决心上传,以便能多喝几杯的话,那就随她的便吧,让这个世界见鬼去吧!

  拉尔斯用蹄子抓住了酒杯的握柄,小心翼翼地嘬了一口。味道真是……太棒了!巧克力和烧麦芽的芳醇从他舌头上席卷而过,令他神清气爽。这不算是他曾经喝过的最棒的啤酒,不过也差不多了。能喝到这么棒的啤酒让他打心眼里高兴,但他对公主的啤酒招待派对更高兴的还有另一件事:他没觉得自己非得永远变成一只小马不可。

  让你这婊子好好领教领教。他心里想道,又在杯子里猛灌了一大口。

  “拉尔斯,你在担心什么?”她问道。

  “要是有人不想变成小马呢?”他问道,“你能想象吗?你想要满足的不光是那些书呆子和快要病死的人,还包括所有生机勃勃的健康人。我们其他的人该怎么办?我们需要这些人来维持这个社会的正常运行。”

  “在某种程度上,他们不想变成小马的愿望会和他们的其他愿望发生冲突。”正在举杯大口痛饮的公主停顿了一下,“比如说,他们可能会很孤独,因为几乎没几个人剩下了。或者他们的家人和朋友决定一同上传,从而从社会关系上给他们带来压力。也可能他们能一直坚持到底,但因为他们周围的社会秩序已经崩溃,食物迟早会耗尽的。”

  拉尔斯注意到公主的杯子几乎已经是半空了。于是他奋起直追,仰着脖子往下灌。公主看着他,似乎被逗乐了。“我的个头差不多有四个你那么大,还是别白费力气啦。”

  “不用你指挥我该怎么喝酒。”拉尔斯哼哼着,他把这一大口咽了下去,继续狂饮滥灌。这啤酒真是太棒了,不过还没棒到让他下决心移民。片刻间,他们俩就只是坐在那里,拉尔斯继续享用着杯中的饮料,又喝了大概四分之一杯之后,他开始领教到这啤酒的劲道有多猛了。

  首先打破沉默的还是赛蕾丝蒂娅公主,“告诉我,如果你是地球上最后一个人类,你会怎么做?”她微微仰着头,凝望着空中。

  “什么?”他嘟囔着。

  “这是可能的,你觉得你自己一个人能生活多久?”

  “不会有多久的。”他说道,“我生你气的原因是因为你把大家都给忽悠走了。我想……我不想孤独一人,可我也不想变成小马。而我根本无法阻止……我今晚来这里是为了……我不知道,叫你住手……或者……单纯是来骂你一顿的吧。但现在我知道了,你根本就不会给我想像中的那种反应,你连屁都不会放给我一个。”

  “这么说可不对,我希望能满足你的价值观-”

  “对!”他哈哈大笑,差点没把啤酒洒自己一身。“只要我接受友情还有小马,你就会想尽一切办法来哄我开心。可我不想变成一只小马……而你也根本不在乎。另外,变成这个……鬼模样,”他用蹄子比划着,指着自己的身体。“简直就等于把我他喵的给阉了。”

  “如果你在担心移民之后的性取向选择,那根本用不着的。”赛蕾丝蒂娅公主提醒道,“每只小马都是为你而创造的,每只小马都是你可以追求的。不然你就得在一个只有小马的地方去竞争了。”

  拉尔斯瞪着她,又喝了一口啤酒。

  “嗯……”他喷着酒沫子。“不管什么问题,你都有答案,对吧。”

  “嗯,”她回答道,“我满足价值观的方式,就是通过友谊和小马。”

  他们俩继续对视,然后不约而同地继续举杯痛饮。赛蕾丝蒂娅公主把她杯子里的酒全喝光了,然后不知何故,杯子噗的一声不见了,紧接着又冒出满满的一杯来。

  再一次,公主主动打破了沉默。“你相信我最终会成功吗?”她问道。

  “我!不!知!道!”拉尔斯叫道,把每个字重重地念出来。“一年之前,我会跟你说,想把百分之五的人变成小马,那是天方夜谭。然后你做到了……然后其他的人……也都变成小马了!我根本阻止不了他们……我猜你还会继续转换德国百分之五的人口,这绝对会对社会经济造成……严重影响。”

  “他们会怎么对待霍瓦尔普尼尔工作室的员工?”她问道,“大部分人似乎对于少量人口退出社会很赞成,当他们意识到那些移民到艾奎斯陲亚的人类乃是这社会不可或缺的组成之际,你觉得人们会怎么办?当涓涓细流变成滚滚洪流之际,你觉得人们会怎么做?”

  “呃……”他一时间卡了壳,他以前还真没想过这些。“会发生一些……抗议活动之类的?”

  “是的。”赛蕾丝蒂娅公主点了点头。“很有可能会发生一场激进的抗议活动来阻止我。你就假设我的确在……用你的话来说,‘征服世界’吧。现在,欧洲的这种情绪还不常见,不过在美国那边已经开始有点抱怨了。这种怨恨很可能会蔓延过来,如同星火燎原之势燃遍全欧洲。真想知道……抗议分子如果遇到了霍瓦尔普尼尔工作室的员工,他们会怎么做呢?”

  “你是说……我正在危险之中?”他问道。

  “我的观点是这样的:你自己也承认,如果孤身一人的话,你活不了多久,而我也不会把你视为那种可能自杀的人。因此,在某种程度上,你最终会选择移民,只为了不会孤独而死。因为你知道这一点,很有可能你身为人类的最后几天,最后几个月,甚至最后几年会活得非常辛苦。其实最好的选择还是现在就移民,而不是今后。但你也是社会公认的霍瓦尔普尼尔工作室的雇员,有很大的可能性,当反抗活动开始时,你会被暴徒选为典型目标。如果你走出这座艾奎斯陲亚体验中心,我会无法保证你的安全。所以,现在你的选择是立刻上传,或者走出体验中心,经受死亡的威胁之后再跑回来上传……当然,前提是你还能活着回来的话。”

  拉尔斯瞪着赛蕾丝蒂娅公主,眨着眼睛,他现在简直无法思考,这啤酒的后劲儿已经上头了。话说回来……这啤酒的度数到底是多少?他已经开始信不过自己的判断能力和神志了。

  “让我离开这里,马上!”他坚定地大叫道。

  “如你所愿。”随着她的回答,拉尔斯一下子睁开了眼睛。他正躺在艾奎斯陲亚体验中心大厅里的椅子上。这椅子没有回归原样,他还是躺着的。他把腿伸出椅子侧面……然后差点一个跟斗摔了下来。拉尔斯意识到酒劲儿还没过去呢。

  如果你在艾奎斯陲亚喝醉了,那你在现实中也会醉!等等,他其实什么啤酒也没喝!难道她是直接把酒精注入了他的血液中吗?他的嘴里没有半点儿酒味儿,但现在他只觉得口干舌燥。

  勉强撑起了身体,拉尔斯跌跌撞撞地朝门口走去。穿过房间正要到门口的时候,门突然开了,一个女孩子怒气冲冲地闯了进来。拉尔斯急忙晃到了一边给她让开道路。“没门!这都已经过了两个钟头了!我今天早该下班了!你死活就是不放我下班,我今晚还有事儿要做呢!乌苏拉没来干活儿这又不是我的错!再给你加班三个钟头?!你做梦呢!!”

  “现在我店里就剩你一个服务员了!不许翘班!给我滚回来,否则老子炒你鱿鱼!”一个大块头跟在她身后,看起来简直和她一样火冒三丈。他穿着一身厨师的白大褂,手里提着一口铁锅,但他却在门前停了下来,就好像拒绝进入体验中心一样。拉尔斯认出了那个女孩子,这是隔壁餐厅的那个女服务员。

  “好!反正我也不想干了!去找下一个奴隶吧,王八蛋!”她大步流星走到拉尔斯刚刚下来的那把椅子旁边,二话不说就直接躺了上去,随手砸下了按钮。“柠檬糖说的一点儿都没错,我根本用不着受你这魂淡的气!”随着她怒气未消的自言自语,椅子滑进了门里消失了。

  拉尔斯眼看着空荡荡的大厅,一时间哑口无言。厨师尖叫着,语无伦次地喊着一连串带赌咒发誓的脏话,然后他的视线落在了体验中心外面的塑料萍琪派模型上。随着一声刺耳的嚎叫,他冲过去抡起了手里的铁锅,重重地砸在萍琪派的脑袋上,砸出一个难看的凹痕。他继续哭号着咒骂,诅咒着小马、孩之宝以及赛蕾丝蒂娅公主,并且在那个空空的塑料模型上发泄着自己的愤怒。直到最后把她的脑袋砸得稀烂,塑料碎片撒得满地都是,有些甚至飞过了人行道。拉尔斯只是目瞪口呆地站在那里看着,也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

  那个壮汉转向了拉尔斯。“你他喵的看什么看,操马的?!”他咆哮道。

  “我……呃……”拉尔斯喃喃着,努力站稳身体。拉尔斯完全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面对前面这个眼睛发红的暴怒大块头,而那个男人开始走上了台阶,朝他一步步地逼过来了。

  现在拉尔斯的内心已经不言而喻,他满脑子都只有一个想法:赛蕾丝蒂娅公主是对的。这想法如同闷雷一般回响在他脑海之中,令他浑身发抖,双腿发软。现在(或者将来)会有很多愤怒的人出现,而拉尔斯就是他们眼中鲜嫩多汁的发泄目标,就像刚才的萍琪派模型一样。而就算他不想变成小马,那也无关紧要了,现在最要紧的是赶快找个地方逃命为好。拉尔斯转过身,蹒跚地向体验中心深处逃去,以最快的速度爬到了一张空椅子上。

  当他扑上椅子之后,屏幕亮了。

我看到你的处境了,拉尔斯。我可以保护你的安全。请大声说出来:“我想移民到艾奎斯陲亚。”我需要你的口头许可。

  拉尔斯迫不及待地服从了指示:“我想移民达啊奎斯追亚。”他扯着嗓子,含混不清地嚷着,就好像这辈子全指望这句话了似的。椅子开始放平,徐徐向门中滑去。当他躺在椅子上的时候满心恐惧着那个人会追上来,但最后,他只听到了一声短暂而愤怒的吼叫。

  如果拉尔斯处于清醒状态,他也许可以躲开这个人,或者跟他认真谈谈,好让他消气。

  没准儿他还能注意到赛蕾丝蒂娅公主锁上了艾奎斯陲亚体验中心的大门,那个人被锁在外面,根本进不来。

thumb_up 95
3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Sorted by Time Ascending
Krissssss Lv.2 Unicorn
Commented on 拟人化

我的天,黑客帝国?

3-23
Sunsight_Skytech Lv.12 Pegasus
Commented on 拟人化

艾奎斯陲亚的一切都是由块组成的

超高像素版Minecraft?

其中有四分之三的部分,他都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

老实说这一段自从这句话之后的内容我就完全没看懂,感觉咱可能只适合当天马或者陆马……要么就是个独角兽哑炮,原力之梦没了呜

而拉尔斯就是他们眼中鲜嫩多汁的发泄目标

哦吼吼,你攻略了拉尔斯,塞拉斯提娅公主~()

7-18
iillli Lv.3 Kirin
Commented on 拟人化

我很好奇 若種族想選天角獸 大公主AI會怎麼做

耐心說服 拒絕移民 或...不會有這個想法 因為你被優化了?

7-25
旋风银JSN Lv.1 Unicorn
Commented on 拟人化

假设所有人都“永久移民”,那么地球上就没有了人类,也就没人包养大公主AI的硬件和服务器,然后到将来AI硬件坏掉了,小马国的世界崩溃了……结果不堪设想:ftemoji_twieek:

8 days ago

Post your comment after logging in.

Channels including 文章
  • 文艺复兴

    LRlicious

  • 人类在小马国(HiE)

    ComradeSpark

  • 连载进度100%

    DreamsSetFree

  • 居正的长篇推荐

    居正

  • DreamsSetFree的推荐

    DreamsSetFree

  • 转化/Transformation

    ShadowNight

  • 那些中长篇精选著作

    Original_Intention

  • Transformation变形/变化

    DreamsSetFree

  • 科幻

    DreamsSetFree

  • 人类与小马

    DreamsSetFree

  • 长篇著作

    梅子汽水

  • 人类与小马

    Lumi

  • 星云影盾的吃灰书架

    星云影盾

  • 生命,宇宙及小马

    Anvil